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平沙子的骄傲与难过
    啊?

    讲句实话,以户田尹模样出现的无名,它给我带来的感觉,是无边的绝望。

    尽管对方此刻化作了一个人形,但我并不会幼稚地认为将面前这个家伙给斩杀了去,就能够将无名给杀死。

    事实上,不管是斩头、斩腰还是大卸八块,又或者碎尸万段,都没有办法将其杀死。

    它还可以从那无边无际的血肉之中,重新塑造出另外一个户田尹来。

    或许它还可以塑造出另外一个我来。

    这就是无名,拥有着庞大身体和意志的远古神魔,与我们远远不是一个等级的生物,我根本没有办法将其杀死。

    就算是屈胖三,用尽了所有的手段,甚至放弃了尊严,委曲求全,最终也不过是重创了这家伙。

    屈胖三也没有办法对它造成什么致命的伤害。

    他只不过是尽力做好自己的事情而已。

    然而就在我陷入绝望之中的时候,就在我这儿就剩下我和昏迷过去的屈胖三之时,却又有一个人从血泊之中爬了起来,然后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听到那熟悉而刻薄的声音,我内心之中的激动,简直是难以言叙。

    平沙子。

    这个被我以为已经被吞噬咀嚼成了碎肉的男人,居然在这个时候,从那缺了半边的头部血泊之中,爬了出来。

    在无名体内存活着,显然不是一个比较好的体验,此刻爬起来的平沙子浑身都是脓浆鲜血,这些玩意布满了他整个的身子,有的甚至结了痂,使得从我的这个角度望过去,平沙子就仿佛一头从地狱里归来的恶鬼一般。

    然而平沙子终究不是恶鬼,他是一个人。

    一个当世之间顶级的修行者,一个流浪无数世界、最终走到了这儿来的一个浪荡道人。

    他刻薄、刁钻、浑身都是尖刺和棱角,使得他身边几乎没有朋友。

    但他却是无名最为恐惧的凡人。

    因为平沙子胸中,有屠龙术天人五衰。

    远古神魔是很难被杀死的,而即便是死了,也可以通过无尽之海获得新生,而那个时候的它依旧强大,所以这世间能够让它感觉到害怕的事情并不多。

    就算是屈胖三倾尽全力的这一下,这是指让它感觉到麻烦,感觉到愤怒而已。

    但平沙子的天人五衰却不一样。

    这是真正的屠龙术。

    在“天人五衰“施展出来的空间中,任何生命都将逝去,圣人之下,绝无存活的可能。

    就算是远古神魔,也将飞灰湮灭。

    用一句比较流行的话语来说,这就是降维打击。

    无名如何能够不畏惧?

    所以在瞧见平沙子爬起来的那一刻,它顿时就是一阵失神,恐惧地说道:“你、你怎么没有死?”

    其实我也在好奇。

    平沙子为什么没有死掉呢?

    然而在瞬间,我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因聚血蛊。

    我心中了然,然而无名却不知晓,反倒是平沙子显得十分平静,他慢条斯理地说道:“看得出来,你是被禁锢在这个地方太久了,以至于脑子都有些退化,实力与当初也是截然不同了你的身体无比庞大,却没有掌控这些的足够意志,想必你在操控那些触手的时候,已经忘却了吞噬我的那嘴巴,该如何动作了吧……”

    啊?

    听到平沙子的话语,我一下子就把握住了要点来。

    平沙子之所以能够活下来,固然是聚血蛊秉承着我的意志,拼尽全力在保他,但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却也是无名的身子太大了,意识没有办法处理太多的信息。

    它当时的全部精力,都在处理我这儿,后面又是与屈胖三血战,早就忘记了自己的体内,还有一个平沙子。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平沙子绝对没有办法瞒过无名的感知,但是在它与我们拼死的时候,却到底还是钻了空子去……

    从这一点来说,无名并非是不可战胜的。

    漫长的岁月,让它的实力大打了折扣,此时此刻的它,即便是能够压得住我们,但也是耗尽了心力。

    而倘若是巅峰时期的它,哪里还用这么麻烦?

    早就一根手指头,就把我们给碾灭了。

    无名没有等平沙子说完,怒声吼道:“我要杀了你……”

    它怒吼着,然而让我为之恐惧的那漫山遍野的触手却并没有再一次的降临,与之话语一同出现的,是无数的血肉凸起,从各个地方浮现而出,就好像是庞大身体的蜱虫一般,纷纷浮现,随后化作无数丑陋鬼怪模样的人形怪物,朝着平沙子这边飞扑而来。

    成百上千,密密麻麻,不计其数……

    这些词语用来形容无名的反击,再适合不过,而且这些玩意并不仅仅只是扑向了平沙子,还有一部分,却是扑向了我这边来。

    在无名的眼中,我也是它欲除之而后快的对头。

    然而瞧见这一场景,我的心中却发出了一阵狂喜来看得出来,屈胖三的手段并不是没有效果。

    那些神秘而恐怖的巨人眼球,已经将无名给重创了去,使得它不得不变换了手段。

    若是那无数粗长而又灵活的触手遮蔽天空地扑过来,我们未必能够扛得住。

    而现在,尽管手段一样犀利,但却给予了我们一线的生机。

    行百里路者半九十。

    屈胖三其实已经替我们走了九十步的路,最后的这一段路,就得我们自己走下去了。

    嗡、嗡、嗡……

    止戈剑在这个时候,被我强大的战意鼓舞着,居然发出了蜂鸣之声来,随后我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就好像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瞧见了一缕亮光。

    那亮光,就是求生的希望。

    杀!

    止戈剑在这一刻,一如在前面的那一刻似的,与我的身体深深融合在了一块儿,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候,它就仿佛我的肢体一般,开始带着我“飞”了起来。

    我挥剑,简简单单的挥剑,一剑一个小朋友。

    是的,那些恐怖莫名的人形怪物,在我的眼中,还真的就跟小朋友差不多。

    尽管只要我稍微怠慢半分,就很有可能被起扑倒,最终吞噬了去。

    但我依旧毫无畏惧。

    在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站在了世界的巅峰,意识在不断地扩展着,剑如我手,也如我眼,一切的轨迹都在我的眼中,而随后挥出去,斩在敌人最为薄弱的地方去。

    结果便是斩杀,坚决果断、凌厉无比的斩杀。

    在茫茫多的人形怪物攻击下,我与平沙子渐渐靠近,最终背靠背,几乎是零距离。

    两人背身而战,时而分开,时而聚合。

    他的剑法虽然不如我的犀利,却多了几分神秘莫测,精妙绝伦之处,更有甚之,而疯狂的拼杀之中,他没有回头,却对我说道:“我以为你只不过是一个鱼腩,陆左他们捧出来的人物,现如今方才知道,你特么的也是一黑洞。”

    我一愣,挥手斩杀了面前那家伙的头颅,然后问道:“啥叫黑洞?”

    平沙子说就是高手的意思。

    我咳了咳,谦虚地说道:“我算狗屁高手,陆左、萧克明、王明和屈胖三,个个都比我强百倍别的不说,就说屈胖三,若不是他将这畜生打得半残,你以为我们两个有这么轻松么?”

    平沙子有点儿无语,说我们这个,算是轻松吗?

    我说我艹,这个还不算轻松?比起刚才那无数的触手攻击,现在我们简直就是在过家家好吧?

    平沙子向前猛然一突进,手中的长剑撩起四五个头颅,然后回头白了我一眼,说我知道你们牛波伊,但是能不能别再我面前装波伊了?啊?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都被你们这帮家伙给颠覆了……

    呃?

    看着他一副恼怒至极的模样,我下意识地挠了挠头我是说错了什么吗?

    我明明是在说大实话,他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反应呢?

    不过没有等我挠头,暴风骤雨的袭击又是骤然而至,漫山遍野的人形怪物,茫茫多,让人有点儿喘不过气来,而这个时候,平沙子也是下定了决心,问我说我的天罗金刚伞呢?

    我说烂了。

    平沙子十分坚决地说道:“那好,你替我护法,给我两分钟时间……”

    我心中一跳,知道他是要施展天人五衰了。

    我也知道,一旦他施展出这手段来,我就算是拥有大虚空术和地遁术,都逃不了,只有死路一条。

    但我没有任何犹豫,点头,说好。

    然后我开始围绕着平沙子作战,几秒钟之后,我终于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来,问道:“我的虫子呢?”

    平沙子在入定,听到我的问话,睁开眼睛来,说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它就已经不在了。

    啊?

    我心中惊诧,不过却也感应不到小红的气息,不知道它的具体信息,只有硬着头皮抵挡着越来越暴烈的攻击。

    两分钟,这是平沙子再一次施展天人五衰的时间,然而过了十几秒钟之后,我就撑不住了。

    无名陷入了疯狂之中,因为它知道一旦让他成功,自己就会死。

    双方都在拼死,然而这个时候,却有一人出现在了我们的中间,开口说道:“平沙子,停下吧,不用了。”

    <b>说:<b>

    它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