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运筹帷幄屈胖三
    这些从茶荏巴错世界尽头处的城邦外,那些僵尸巨人的额头上挖出来的眼球,蕴含着极为恐怖的力量,屈胖三跟我说过,它们甚至有法则之力。

    这样的东西,屈胖三一直小心翼翼地珍藏着,就好像是护着蛋的老母鸡,极为吝啬。

    我唯一一次瞧见他使用,是在港岛某个孤儿院的秘密基地之下。

    那儿是许鸣在港岛的老窝,与某位血族亲王一起合作的实验室外,屈胖三用这玩意将整个重型基地及里面的无数狂徒给轰得一片狼藉,有的甚至飞灰湮灭了去。

    这玩意的力量有多恐怖,我没有能够亲眼瞧见,却也感觉到十二分的危险。

    而此刻,屈胖三居然不要钱一般,将手中所有的巨人眼球,全部都抛洒了出来,没有一点儿保留。

    我知道,他是真的急了。

    这是在拼命。

    要知道,屈胖三这个家伙是多骄傲的人啊,他这一辈子最执着的追求,就是装波伊,他享受的是别人恭敬而敬佩的目光,而不是撅着屁股,恭恭敬敬地匍匐在地,叫别人为“主人”。

    这样子的生活,他会崩溃的,而即便是装模作样,他都受不了。

    然而就在刚才,他腆着脸的那模样,我看了都觉得恶心。

    屈胖三这么张狂不羁的人,要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呢?

    豁出去了。

    眼看着屈胖三抛洒这些巨大的眼珠子,无名又不蠢,自然知道这个小胖子在捣鬼。

    他并没有真正的臣服,只不过是在找寻最好的时机而已。

    可恶!

    愤怒在一瞬间累积,大概是想起了屈胖三刚才用量天尺重击自己无数眼珠子的旧仇,那无名怒吼着说道:“你这个卑劣的人类,给我去死吧……”

    力量在一瞬间传递到了缠着屈胖三腰身的那根触手之上,将屈胖三勒得死死,而其余的触手则抽向了那些眼球去。

    它张狂地说道:“就凭你的这几下子,能够奈我如何?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

    它的话还没有说完,忍着痛的屈胖三却完成了长长的一段吟诵。

    他显然是早就准备了的,只不过那吟诵一直存在于心中。

    此刻肆无忌惮地念了出来,我完全听不懂,却瞧见那些巨人眼球朝着无名头部的那些眼睛飞了过去。

    也有的落到了另外一边。

    总而言之,这些眼球的落点其实是早就在屈胖三的计划之中,十分有规律的。

    他算好了一切,谋定而后动,方才开始的行动。

    无名看不起屈胖三这最后的“挣扎”,毫不在意地挥出触手去抵挡,然而屈胖三却已经操纵着那些眼球落到了既定位置,还没有等无名嘲讽的话语说完,我突然间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震动,从前方传递而来。

    轰隆隆……

    巨大的炸响吞噬了一切,我感觉前方爆炸时产生的飓风就像海边的巨浪一般,猛然拍打而来。

    那种气息就好像是实质的一般,我被拍得腾空而起,而那一刻,我瞧见了今生难忘的一幕在黑红色的穹顶之下,一瞬间仿佛有十来个太阳骤然亮起,它们彼此相连,最终串成了一条锁链,倏然往下沉落,钻进了那无名如小山一般庞大的身体里去。

    而下一秒,无数的血肉从里面迸发出来,紧接着整个世界都充满了白色的刺眼光芒,它吞噬了一切。

    而爆炸时掀起的能量仿佛能吞噬一切,我感觉到了一种沙漠旅人的干咳,也知道自己濒临死亡。

    就在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之时,空间之中突然裂开了一丝缝隙来。

    就是这一丝缝隙,让我感觉到了希望。

    我感觉某种禁锢在这个时候,已经松动了,并没有了之前的森严。

    而在濒临死亡的那一刻,我几乎是出于本能,直接施展出了大虚空术来。

    这一次,再也没有任何力量拉扯,我成功地遁入了虚空,逃脱了能量风暴的席卷,没有被狂躁和横扫一切的能量风暴给吞噬。

    在遁入虚空的那一瞬间,我的心中生出了一丝明悟来。

    我之所以能够使用大虚空术,并非是幸运,而是屈胖三在此之前,就已经做好的布置。

    他早就预料到现在的场面,知道那神秘巨人之眼爆开之时的恐怖能量足以吞噬一切,也知道倘若没有破开这边的禁制,只怕会殃及池鱼,将我也给吞噬进里面去,最终死去。

    他算计好了一切,所以我才能够遁入虚空,逃过一劫。

    想明白这件事情的我,在遁入虚空的一瞬间,立刻选择找寻屈胖三的身影。

    然而让我失望的是,即便是在虚空之中,我看到的,也只是一片无边无际、茫茫的白色光芒。

    它充斥了一切。

    这手段,能够杀死那头远古神魔无名么?

    我的心中充满了疑问,但唯一能够肯定的一点,是屈胖三恐怕未必能够扛得住这样的风暴洗礼。

    在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我的心中充满了哀伤。

    虚空之中,我无法流眼泪。

    但我心中的那份疼痛,却是难以纾解,让我沉浸在一种无法形容的情绪之中。

    我在虚空之中待了十来秒,感觉到光芒尽散,原本的封印之地到处都是烂肉,那远古神魔被炸得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蠕动的肉块和骨架,奄奄一息地躺在那里。

    我出现之后,没有任何的伤春悲秋,而是朝着屈胖三刚才待的地方冲去。

    我宛如疾电,冲到那儿的时候,在层层叠叠的烂肉之下,瞧见了屈胖三的身影。

    他没有死。

    这个家伙聪jiao明zha得令人发指,利用那些神秘而恐怖的巨人眼珠制造出了一起狂躁无比、吞噬一切的风暴,然而通过精心的布置和定点,他却又在自己的周围形成了一个稳定的中心点。

    就好像是恐怖的龙卷风一般,最中心的地方,却是最风平浪静之处。

    利用着这样的布置,再加上他预先放置在那儿的量天尺,屈胖三神奇地避开了最大的冲击,然而即便是如此的巧妙构思,最终还是被波及到了,躺在了无数的血肉之中。

    我俯身下去,将屈胖三从碎肉之中拔了出来。

    他的手中还握着量天尺,呼吸微弱,显然也是受到了极为严重的内伤。

    就在我准备叫醒屈胖三的时候,突然间前方肉山一般的无名居然动了一动。

    就是这一下,让我所有的欣喜若狂一下子就收敛了起来。

    现在并不是庆贺的时候。

    远古神魔强悍的生命力,让它即便是受到了这样毁灭性的伤害,却也没有死去。

    屈胖三已经是尽力了,瞧见陷入昏迷之中的这孩子,我的心疼不已,但是却不得不狠下心来,将他直接往远处抛了过去,然后没有再去管他,而是拔出了止戈剑来,冲到了前方的肉山之上。

    这位操控一切的远古神魔,本体就像是一条巨大的蠕虫,庞大的身体充斥了大半个空间。

    那些密密麻麻的触手,就是从它身体里长出来的。

    我冲到了它的头部之上,这儿就像是一个小山丘,经过屈胖三刚才的手段,这家伙的身子被炸得坑坑洼洼,脑袋都少了大半。

    那些镶嵌在脑袋上面的无数眼珠子,此刻却也没有几个能够存在。

    而即便如此,那家伙却也还是没有死去。

    当我攀爬到了它脑袋上面的时候,我听到了“呜、呜”地哭泣声。

    这是它的声音。

    我的脚下满是浸满各种血浆的缺口,哗啦啦的浓浆从里面往外流出来,里面的血肉在翻滚,这些肉就好像是屠宰场里面放过血的肉一般,透着一股白色,腥臭异常,而那声音则在愤怒地咒骂着。

    它骂得十分快速,我勉强能够听到几句,好像是咒骂屈胖三的欺骗。

    它都已经准备让屈胖三成为它之下的第一人,结果这个狗东西,居然欺骗了它不但欺骗了它,而且还让它尝到了千万年来都没有感受过的痛苦。

    它要用屈胖三的生命和灵魂,来祭奠这一切。

    说完这话儿的时候,那东西居然开始不断地扭曲起来,整个身子不断翻滚,在它破碎头部之上的我有点儿站立不住,一个不小心,脚下一滑,居然直接跌落到了脑袋缺口的里面去。

    当我费力从血肉里面挣扎出来的时候,却瞧见不远处站着一个人。

    那人是个半秃子,正冷冷地望着我。

    户田尹?

    他不是已经被我杀死了么,为什么又活生生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满心惊诧,而那家伙却开了口:“奇怪么?”

    我这才发现它居然是无名。

    哈、哈、哈……

    化成户田尹模样的无名猛然一伸手,我感觉整个空间再一次地被禁锢住,然后它从“自己”的头部处,缓步往下走来,一字一句地说道:“好疼啊,我好疼啊……可恶的凡人,蝼蚁,你们让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疼痛,而现在,将是我让你们后悔的时候了……”

    它寒声说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那头部的血泊之中,又有一个满是鲜血的人从里面艰难爬了出来。

    那人咬着牙,冷哼一声道:“是么?”

    <b>说:<b>

    国庆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