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九十九章 拼死
    万事好商量。

    面对着我们的先礼后兵,这位无名的应对手段,是先容它一天的时间想一想,结果回头就用我们不知晓的方式组织了异兽攻城,连带着七位剑主和户田尹的协同作战,想要将我们从肉体上面给予消灭,从而失去了与它正面交锋的威胁。

    然而当我带着平沙子和屈胖三两人来到了这个封印之地,而屈胖三又准备封印打开的时候,那家伙却又蹦出来,喊出了“万事好商量”的话语来。

    这家伙得有多卑劣,才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天下十大的五十候选人,这些人是当今之世最强的一批人,结果却有小半人已经殒命于此。

    而这些人,其实是间接死在了这家伙的手中。

    它的反复无常和歹毒阴狠让我们深有体会,此刻再抛出这么一句话来,想要将我们再拖延下去,谁人能够上当?

    至少我们这三人是不会抱着那样的侥幸心理。

    在这个家伙的欺骗下,我们已经死了一个惠华师太,虽然我对那位一脸严肃的老尼姑感情并不算深,但瞧见元晦大师和大通和尚那怒目金刚的模样,我也能够感受到他们心头的悲愤。

    血债,就得血来偿。

    就算你是什么远古神魔,旧日的支配者,那又如何?

    在你的眼里,我们这些凡人都不过是蝼蚁,但是在我们彼此的眼里,却是独一无二的珍贵,无法用任何东西来替代。

    必须死。

    这是我的想法,而事实上屈胖三也没有半分的犹豫,中指血敷在门上之后,他的身子开始疯狂颤动起来。

    随着这颤动,一股金光浮现,直刺他的胸口。

    而屈胖三却是早有准备,用那量天尺挡住了第一波凶猛的攻击,随后胸口处浮现出了一头五彩大鸟来,这鸟儿浑身透着光华,宛如虚影,却又充满了一种神性的光辉。

    凤凰,这便是凤凰。

    那凤凰投影与金光接触,不断地翻滚着,仿佛在融合,又仿佛在斗争,十分激烈。书阅ぁ屋

    旁边的平沙子瞧见,感慨一声,说你果真没有骗我。

    屈胖三皱着眉头,全神贯注地解开门口禁制,并不答话,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心头突然间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来,忍不住地大叫了一声,随后拔出了止戈剑,朝着屈胖三的身后猛然挥去。

    瞧见我突然间发动攻击,平沙子吓了一跳,只不过他的修为似乎要高出了许多,当下也是陡然出手,一剑荡开了我的这一下。

    我被平沙子一剑震开,跌倒到了七八米开外去。

    平沙子冲着我厉喝道:“你要干什么?”

    我却一脸惊容,大声说道:“小心……”

    啊?

    平沙子一愣,却有一把短刀从虚空之中浮现,插在了他的小腹之处去。

    啊……

    惨叫一声之后,平沙子猛然往后退开,结果随着那把短刀出现的,还有一个黑影子,他正在用尽全力,抓着刀,想要将平沙子给杀死。

    这个人,是个半秃子。

    户田尹。

    我万万没有想到户田尹居然出现在了这里,第一反应是用余光扫量四周,惧怕那七位剑主也来到了这儿。

    所幸的是出现的人只有户田尹,而这个家伙拥有着类似大虚空术的手段,突然间发动了袭击。

    我刚才挥出止戈剑,就是为了阻止此人。

    然而我以为他是要偷袭屈胖三,却没有想到,这个家伙最主要的目的其实是平沙子。

    如果斩杀了平沙子,消除了这个能够使出天人五衰的恐怖人物,那么屈胖三解开封印,其实是那个家伙最为乐意见到的事情。

    它费尽无数心思,可不就是为了挣扎出现在的牢笼么?

    现如今如愿以偿,自然是满心欢喜、乐见其成的。

    此时此刻,最危险的人,是平沙子。

    啊……

    又是一声惨叫,平沙子一剑挥去,户田尹消失无踪,只留下了一把肋差短刀,插在了平沙子的小腹之处。

    我匆忙走上前去,瞧见这短刀划出来的伤口十分恐怖,经过刚才瞬间的挣扎,居然有一大片的口子,鲜血像不要钱一般哗啦啦流出,而且还有肠子都流了出来。

    平沙子捂着肚子,恶狠狠地骂道:“艹,终日打雁,今天倒是被雁啄了。”

    我十分焦急,说你别说话了,让我给你看看。

    腹部的剧痛让平沙子的脸色惨白,嘴唇宛如薄纸一般,而即便如此,他却也是强忍着这样的痛苦,咧嘴笑道:“无妨,我若是使出了天人五衰,再如何也是逃不了一死,此刻受了一些伤,也是没什么妨碍的……”

    他说是这么说,不过还是把手拿开了来,结果手没捂住,那血就像水龙头一样哗啦啦迸射而出。

    就在我瞧见这触目惊心的时候,那种强烈到极致的感觉又出现了。

    这一次,出现的却是一把长刀。

    而它则又斩向了平沙子。

    “别动!”

    我怒吼一声,然后止戈剑再一次飞起,只不过这一次平沙子选择了信任我,没有动作,使得我的止戈剑与那日本长刀猛然拼到了一起来。

    铛!

    一声巨响爆出,那人朝着后面倒跌而去,我没有任何犹豫,纵身一跃,冲向了那户田尹。

    我冲出去的一瞬间,平沙子大声喊道:“别管我,我立阵,他靠近不了我。”

    话音刚落,我感觉到平沙子就仿佛消失了一般,忍不住回头一看,却见他的头上居然飞出了一把油纸伞来,不停地旋转,在他的周遭形成了一个气流漩涡,而漩涡之中,仿佛迷雾一般,无法看清。

    他如此一弄,使得周遭气场模糊,户田尹的确是偷袭不了他。

    我纵身上前,与户田尹硬碰硬地拼了七八招,那人身子一扭,却是又遁入了虚空之中去,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跟随而入。

    同为虚空,尽管一切皆无,但是意识之中却有所感应。

    对方从虚空之中浮现于现实的一瞬间,那一点儿雏形无限放大,进入了我的视线感知之中。

    他这一回偷袭的,居然是屈胖三。

    铛!

    我又一次守护成功,拦在了那家伙的前面,手中长剑不断旋舞,与对方拼斗,而屈胖三感觉到旁边那凌厉之极的拼斗,也是十分不不耐烦,不得不分出几分心思来,将量天尺一抛,也罩住了自己。

    如此一来,在这囚禁之地的外面洞穴里,能够交手的,只有我与户田尹了。

    双方在短暂拼斗的十几个回合之后,户田尹再一次的消失。

    我几乎是跟随着他一起遁入的虚空。

    他没有立即出现,而是选择了隐藏,而我也忍住了性子,默默等待着他的出手。

    双方在骤然激烈的时候选择离开,然后比拼起了耐性来。

    因为经过刚才的守护,户田尹想必也是知道了一点,那就是谁最先出现,就会落于下风之处,给别人掌握了自己的行踪。

    就仿佛是比潜水憋气,谁憋不住,谁就输了。

    一、二、三……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感受到了虚空之中越来越强的排斥力,就好像是将皮球往水下按去一样,待得越久,沉得越深,受到的排斥力就会越强。

    我最开始学习大虚空术的时候,对自己进行过测试,差不多是十秒。

    随着对于这门手段慢慢的熟悉,我现在已经能够憋到十五秒了。

    但十五秒并不是极限,只不过我没有刻意去挖掘而已。

    我默默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让自己坚持得更久。

    此时此刻,平沙子被偷袭重伤,屈胖三别无退路,只有开启封印,所有的担子,全部都落在了我的身上来。

    我必须要让自己站起来,将责任全部扛下来。

    否则死的将不是我一个人,也不是我们三个,而是全部,包括上面的陆左、杂毛小道和王明。

    只不过……

    得到了无名的力量之后,单纯一个弟子都是那般恐怖,作为日本镇国级的高手,户田尹的强大也是让人惊惧的。

    我能够战胜得了他么?

    我的心中惶恐,而随着时间推移,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就在我即将崩溃的时候,突然间一股力量从虚空中传递而来,源源不断,抵住了虚空之中的排斥力。

    是聚血蛊,它在帮着我撑住。

    呼……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我感觉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撑不住的时候,户田尹最先败退。

    他浮现在了空地之上,然后试图朝着平沙子冲了过去。

    在他身子浮现的一瞬间,我也悍然而上。

    我在虚空之中,便已经挥出了那一剑。

    一剑斩。

    带着强大到了极致的虚空排斥力,以及聚血蛊加诸于我身上那恐怖的力量,再加上一剑神王的意识,这一剑让我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畅快感,仿佛自己拥有了全世界,就算是前面是一座山,我都能够将其斩断。

    我前面的不是山,只是一个人。

    户田尹。

    唰!

    冲向平沙子的户田尹身形迅速,在一剑斩的犀利之下,身子突然间化成了两段。

    他的下半身还在疾奔,而上半身却隐没于虚空之中。

    不过下一秒,这上半身又重新浮现,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惨叫声来,鲜血满地,然而还没有等我为斩杀户田尹而欢喜,这时却听到身后的大门处,传来了一阵轰隆隆的响声来。

    门开了。

    <b>说:<b>

    十秒、十五秒,那不是我的真实水平&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