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九十八章 万事好商量
    七道剑光破空而来,将无数迷雾给斩破。

    随着剑光出现的,是七道青色身影,很显然那些没有太多智慧的异兽被屈胖三的迷雾法阵给阻拦,转不过来,而这些剑主的眼睛却是毒辣无比,知道唯有将布阵之人给予斩杀,方才能够将那迷宫一般的大阵给破去,让那些异兽得以继续前行。

    这些剑主出现在这儿的目的,就是将屈胖三给斩杀了。

    然而挡住这些剑光的,是无数从泥土山石之中浮现而出的黄巾力士,这些泥土构造的傀儡有着极强的奉献精神,纷纷朝着那剑光扑去,然后化作了漫天的泥沙。

    我不知道这满是迷雾的法阵到底是什么,但却知道这些黄巾力士的出现由来。

    听杂毛小道说起过,这是“太一拔罪斩妖护身咒”,出自于金篆玉函的顶尖杀招。

    当初屈胖三就是凭借着此法,将那个七曜摩夷天剑主给弄残的。

    然而屈胖三能够压得住一个,却未必能够赢得了这七人联手。

    当感受到那七人落于阵中,然后箭步朝着我们这边扑来的时候,屈胖三不敢跟这样的恐怖组合正面为敌,猛然一挥手,迷雾充斥场中,将整个空间给笼罩,伸手不见五指,随后将我拉扯,逃离原地。

    我们继续往上,却是放弃了这边的法阵来。

    屈胖三这家伙对于自己的法阵向来自傲,然而却并不是一个固执的人。

    他知道进退,知道何时该装波伊,何时该认怂。

    而此时此刻的他,认起怂来,简直是果断得让我惊讶,还有点儿觉得不像是他本人。

    两人狂奔,且战且退,大概拖了二十多分钟,屈胖三这些天来,在这一路上布置的法阵全部都被破了。

    这些有的是那七位剑主破的,有的是异兽用性命堆积而出的,而有的则是他主动放弃。

    而随后,在没有任何法阵遮挡的情况下,屈胖三拉着我撒腿就跑。

    我们赶回了圣心殿这边,听到古二爷大声喊道:“快进来,快进来……”

    他大声招呼,陆左等人便也发现了我们,匆匆上来接应。

    屈胖三走到了广场之前来,冲着陆左说道:“都准备好了没有?”

    陆左点头,说差不多了,不过……

    屈胖三说有屁快放。

    他说话霸气侧漏,显然也是没有时间注意什么语气了,而陆左也并不介意,解释道:“这外面的布置,能够挡得住多久?”

    屈胖三说挡不了多久,毕竟我们又没有什么狗屁东皇钟。

    陆左点头,说好,我们先进去。

    在陆左的带领下,我们走进了圣心殿里,大通和尚和元晦大师两人半躺在地上,正在行气,脑袋上冒着滚滚的烟雾,显然是受了一些伤,而王明、杂毛小道、平沙子等一众人都围了过来,询问我们的情况。

    屈胖三说一两分钟,那帮家伙就会杀上来了,这个圣心殿虽然有一些布置,但是想要挡住那帮家伙,恐怕不容易,所以得想办法。

    陆左开口,说刚才的时候我们已经紧急讨论过了,决定实行第一套方案。

    屈胖三说哦,是准备你们在这儿顶着,让平沙子和陆言下到地下去?

    陆左摇头,说不,不只是他们两个,还有你。

    屈胖三皱眉,说这圣心殿的法阵需要有人主持,没有我在,威力大打折扣,估计扛不了多久。

    陆左盯着他,坚定地说道:“我们守在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这儿是地底下那个家伙的出口,要不是这个目的,我们早就离开了,现如今我们身陷重围,估计是逃不出去了,事情的唯一曙光,就是将那东西给弄死只有如此,大家方才能够得活,所以得快,而想要快,封印住那家伙的远古法阵,就需要你来破解。”

    杂毛小道在旁边插嘴道:“我们这里的所有人,有可能破开那儿禁锢的,也就只有你可以了。”

    听到这话儿,屈胖三转头看向了平沙子,说你准备好了?

    平沙子点头,说对。

    屈胖三不管外面已经开始嘶吼起来的兽声,而是认真地说道:“此去便是死,凤凰涅槃说得好听,不过未必能够使得出来,若是死了,可有什么遗言?”

    平沙子摇头,说我师父死了,世界上最亲的人没有了,我也没有什么遗言和牵挂,唯一遗憾的,是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

    屈胖三听到,沉默了几秒钟,方才说道:“凤有五相,我是五色而赤者。”

    平沙子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惊讶地说道:“五彩而赤者,王凤?”

    屈胖三点头,说应该是吧。

    平沙子肃然起敬,说原来如此,失敬失敬。

    这话儿说完,圣心殿的大门却是传来了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一声炸响之后,其余人皆散开,朝着大门那儿冲了过去,而平沙子却是朝着我伸过了手来。

    屈胖三朝着我另一边也伸了手去。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让自己处于绝对的宁静之中,双目开始不断转动,迅速判断着。

    地遁术并不仅仅用于距离的穿行,同样也可以地下行进,只不过很多时候,它都是不可实现的,毕竟节点很少,几乎等同于无。

    一旦遁入地下,给填在了泥土里还算是好,但若是挤进了岩石层中,那可就麻烦了。

    所以我从来没有尝试过往地下走。

    这是我的第一次。

    它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儿,毕竟如果让我们挖一个隧道下去的话,那可得等到猴年马月了。

    我全神贯注地计算着,找寻着空隙,而这个时候,平沙子却开了口。

    他指出了该遁向的方位,而他刚刚一开口,屈胖三也说了话:“听他的,别犹豫……”

    我对于屈胖三的命令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地执行,所以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一步跨前,往下放迅速遁去。

    圣心殿本身就是一个大法阵,不过此刻在王明的手中把握着,他倒也没有为难,直接放开了防备,让我自由出入。

    下去的一瞬间,带着两人的我顿时就感觉到了一种十分难受的憋闷。

    在陆地上地遁而走,不会有任何担忧,毕竟是空气,怎么着都没有事儿,然而往下走,难度简直是让人头皮发炸,却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屈胖三和平沙子两人都给我提供了不少的意见,而且这些意见几乎都是最为中肯的,使得我一路虽然迟缓,却到底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几分钟之后,我们纷纷双脚着地,不再是挤入泥土之中的尴尬模样。

    这个时候,平沙子和屈胖三不约而同地闭了嘴,没有任何指点。

    我左右望了一眼,发现我们已经穿过了许多艰难的地方,现如今已经处于一个开阔的地底空间来。

    这是一个巨大的溶洞,又或者是别的天然之地,周遭一片漆黑如墨,不过倒也难不倒我,开启了火眼之后的我迅速打量得出,这儿是一个十分巨大的溶洞。

    还没有当我打量出这溶洞的具体模样,便听到平沙子开口说道:“在那里。”

    我顺着他的手指方向望去,瞧见在两百米开外,有一处巨大的石门。

    石门巨大,高有两丈多,宽也有一丈半。

    石门之上,仿佛有着什么封印,当我定睛望去的时候,却瞧见上面似乎有一些法力的波纹在浮动。

    “走!”

    紧要关头,上面陆左、杂毛小道和王明他们在拼死抵御着那些发了疯的异兽、心怀叵测的剑主之时,屈胖三也没有了开玩笑的心思,足尖一点,人便如箭一般,冲到了那边的大门之前来。

    门是石门,仿佛是黑曜石的材质,整整一面,看不出什么缺口来,上面刻满了无数的符文。

    说是门,但真正走到跟前来的时候,它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坟墓的墓碑。

    上面无数游动起来的符文,就好像是墓志铭一般。

    我看不懂这些符文,但感觉出了是介绍对方的身份过往之外,应该还有一些我们说不知道的东西。

    屈胖三走到了跟前来,眯着眼睛,开始快速地打量起了。

    他的目光从左到右,从右到左,一目十行。

    而平沙子瞧见,也有些着急了,说怎么样,可以打开么?

    屈胖三仿佛入定了一般,根本不搭理他。

    尽管之前当着众人的时候,平沙子表现得十分大无畏,就好像是革命烈士一般,然而真正到了跟前来的时候,他还是有一些紧张,脸上不知不觉出了许多的汗。

    这模样可比带着两人用地遁术行走一路的我还要疲惫十倍、百倍。

    他很紧张,此次若是成功了,他死。

    若是失败了,他也得死。

    不过前者或许还有生的希望,但后者,估计只剩下绝望了。

    这事儿对他很重要,而对我们更是重要。

    大概算了一下我们下来的时间,估算着上面的战斗,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

    屈胖三打量了好久,方才走上前去,咬破了右手中指,将鲜血涂在了黑曜石大门之前,而就在这个时候,空间里却传来了一声惊恐的大叫声来:“停、停、停,万事好商量,你们别胡来!”

    <b>说:<b>

    队长别开枪,我是八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