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九十七章 力挽狂澜
    那七个手持长剑的青衣人,不用猜,就是剑主。

    而那个曾经被平沙子擒住,并且押送到了前进基地里面去关押的户田尹,却也出现在了异兽狂潮之中来。

    讲道理,这些异兽天性暴戾凶残,对于除了自己族群之外的任何生物,天性都有极强的攻击和侵略性,更何况是人了,然而此时此刻,它们双目之中的凶光,却全部都朝着这边散发而出,至于夹杂在它们身边的这些青衣剑主,以及半秃子、日本的镇国级高手户田尹,却都是视若无睹。

    这里面若是没有蹊跷,那就真的见鬼了。

    惠华师太惨死的那一刻,与她同出佛门的元晦大师和大通和尚一齐发出了愤怒的佛音来。

    阿弥陀佛……

    佛号震天,在半空之中浮现出了无数梵音符文,落在了长道之上,那大通和尚却宛如一头疯虎一般,冲到了惠华师太的尸身之前,猛然一脚,将刚才咬下惠华师太头颅的那头豹子一般的异兽给踹飞了去。

    然而这个时候,却有数道凌厉无比的剑气一齐刺来。

    铛!

    一声巨响,有一道沉重的物件挡住了诸多剑气,却是屈胖三拿着量天尺挡住了这些剑气,随后他回头,对抱着一具无头死尸的大通和尚喊道:“走,快走。”

    大通和尚不是磨叽之人,抱着那具无头尸体转身就走,朝着山上跑去。

    而这个时候,陆左也赶到了这儿来,他几乎是一路驭风而行,落地之后,手中的鬼剑朝着前方猛斩,剑气化作一大团浓黑如墨的迷雾,涌向前方,将那些疯狂扑来的兽潮赶退之后,冲着后面大声说道:“退,退,退回圣心殿去……”

    屈胖三将量天尺收回正常大小,然后对陆左说道:“我在山道上设置了一些法阵机关,能够拦住一部分时间。”

    陆左点头,说好,我帮你拖时间。

    屈胖三往后退去,而我则顶上了前面来,与陆左并肩而站,扼守住这上山的石阶,且战且退。

    此次攻山的,有七位剑主,一位日本镇国级的顶尖强者,然而这八人却一直藏在了后面,虽然也露了面,偶尔还会动手捡便宜,但并没有上前排来。

    他们让那些凶猛而疯狂的异兽来打前站。

    来到员峤岛的这么多天里,我们并不是没有接触过异兽,死在我手下的异兽也不知道有多少。

    所谓异兽,就是非常奇怪的兽类,它们或许有着现实世界猛兽的许多特征,但更多的则是非常之奇怪,譬如明明看上去像一头豹子或者老虎,但体型比一般的要大出几倍,或者又小上许多,多出几条腿,或者十几条腿,眼睛或者好几对,又或者只有一只,甚至一只都没有……

    总体上来说,就仿佛是无数野兽糅合在一起的丑陋组合,而即便是如此的丑陋,却又有各种各样、不同的组合,而这些乱七八糟的族群,形成了员峤岛上混乱的生态系统。

    而此时此刻,就好像员峤岛上所有的异兽都集合到了这里来一般,漫山遍野,无处不在。

    尽管在夜里,光线并不明亮,但还是能够看得到,在大河那边,还有无数的异兽朝着这边迅速狂奔而来,就仿佛蚂蚁一般,密密麻麻,看得人毛骨悚然。

    我与陆左在山道这儿扼守,他舞动着鬼剑,而我的止戈剑寒光四射。

    我们斩杀了十来头疯了一般的异兽之后,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对方。

    这儿并不是什么“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峻之处,那些畜生即便是不走石阶,也可以绕过旁边,从侧面,或者上面朝着我们包围而来,所以我与陆左并没有打算将这兽潮阻挡在山门之处,而是且战且退,尽量不被包围。

    陆左挥舞着巨大的鬼剑,对我说道:“我们给耍了。”

    他话语不多,但表达的意思我却清楚。

    的确,我们被耍了。

    在下午的时候,王明带着平沙子去给地底的那位无名下最后通牒,表明了你特么的不开门,大家就一块儿死的意见。

    平沙子的血脉特殊,即便是死去,也可以通过凤凰涅槃的手段重生。

    所以我们觉得这条路其实挺不错的。

    而事实证明,无名果然被吓住了,不但没有了之前的狂妄和肆无忌惮,而且还给了我们一个回复期限,说明天的时候,会给我们一个答复。

    我们以为这家伙最后应该会选择屈服,毕竟是活了那么长岁月的伟大生命,真正的死亡对于他来说,远比寻常人更加可怕。

    然而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它虽然害怕了,但并没有打算束手就擒。

    它选择的,是拖延战术,这边先稳住了我们,而那边,却用我们所不知晓的手段,联络了帮手。

    这些前来围猎我们的剑主,显然是他的帮手。

    那些剑主只有在跟无名达成了协议,方才会这么肆无忌惮地闯入其中,围猎我们这些天下十大的五十候选人。

    而能够弄出这样动静的,除了地底之下的无名,也没有别人了。

    这些疯狂的异兽别看相互攻伐,看着仿佛全然没有关联,但事实上它们最终都是无名的子孙后辈,而这些是无名不知道多少年前就已经备好的伏笔,就是等待着这一刻。

    无名开启了密码锁,这些原本互不统属的异兽,便成为了淹没我们的大潮。

    无名害怕了,但是它有这样的杀手锏。

    它想要一波将我们给灭了,避免被天人五衰感染,最终跌落凡尘,最终灰飞烟灭了去。

    好狠的算计,好歹毒而果决的手段。

    不愧是上一个纪元的旧日掌控者,我们所有人,都小觑了这个家伙,竟然以为一个被囚禁千万年的家伙,会是一个容易妥协的角色。

    无数凶猛袭来的异兽,让我和陆左发挥不了太多的手段。

    因为攻击太多了,太凶猛了,而且也悍不畏死,与人类,或者说智慧生物的格斗经验,并不能够给我们任何帮助。

    我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将对方的性命夺去,让它动弹不得。

    因为但凡有一点儿生命,它们都会爬起来,发出最后的一声嘶吼,仿佛是在给旁边的这些异兽加油鼓劲儿。

    那场面,让人心惊胆寒。

    终于,我抵不住了,连续的几个大虚空术,避免了丧命于此的结局,而陆左也没有再坚持,往后退去。

    轰!

    当我们退了上百米,屈胖三的布置终于发动了,滚滚落石而下,将许多狂躁的猛兽给直接砸得稀烂,然而这个时候,几点剑光浮现,却是朝着阵中冲来。

    居于阵中调度的屈胖三脸色严肃,左手一挥,却有一个巨大的泥土石人站立而起,朝着那剑光扑去。

    一声巨响之后,那石人四分五裂,而屈胖三却是向后退了几步。

    他朝着陆左,还有后面赶到的几人喊道:“你们都回去,回圣心殿那边去布置,我在这里拖时间。”

    杂毛小道匆匆赶到,一脑门的热汗,冲着他喊道:“你没问题吧?”

    屈胖三斩钉截铁,说相信我,陆言留下来陪我。

    听到这个,陆左、杂毛小道、元晦大师和平沙子几个没有再停留,转身就走,而屈胖三则走到了我的跟前来,看着山下蜂拥而至的异兽狂潮,冲着我笑了笑,说怎么样,对于我拉你留下来送死这事儿,你有什么意见?

    我笑了,说我不会死,你也不会。

    屈胖三叹了一口气,说到底是学会了保命绝学,底气就是不一样,吓也吓不住了,没劲儿。

    我说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指望从捉弄同伴这儿找到快乐,看来你信心很充足啊?

    屈胖三摇头,说我只能撑上十分钟,多一秒都不行。

    砰!

    他的话刚刚说完,就有一头犀牛一般巨大的角兽冲到了我们下方的十米处,它仿佛撞到了一处无形的炁墙,发出一声巨大的炸响,然后我感觉整个空间都在颤抖,无数气息紊乱,连带着我的身子都为之一歪。

    那角兽是哀嚎一声,倒落下去,然而没有任何停顿,它身后的无数同伴就踏着它的身体,轰隆隆地撞了上来。

    屈胖三布置的法阵很有水平,这法阵一开,外面的炁墙如城墙一般坚硬,无数硬生生地撞死在了跟前。

    然而这样的法阵仅仅维持了一分钟不到,屈胖三就冲着我大声吼道:“走。”

    我与他往后撤离,刚刚上了五十米不到,就听到一声玻璃破碎一般的声响,紧接着那法阵被破,无数异兽再一次地袭来。

    屈胖三让我带着他往后走,来到了第一处殿宇之前,然后摸出了一面大旗来,使劲儿地摇。

    大旗招展,弥漫满天的大雾浮现,将整个空间布满。

    随后他快速结印,一掌拍出,无数黄巾力士从那泥土之中爬了出来。

    这是屈胖三之前使出的一招,那个什么“太一拔罪斩妖护身咒法”,而就在数十头、上百头的黄巾力士浮现的时候,前方的浓雾之处,却有七道剑光破空而来。

    <b>说:<b>

    狗急跳墙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