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九十三章 谁是旁门左道
    平沙子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我的第一反应,然而随后我与众人一起,快步冲进了大殿之中,将平沙子给团团围住。

    我们都以为平沙子离开海常真人一行人,估计是忍受不住那儿的气氛与众人的杯葛,所以独自离去,却不曾想他居然偷偷摸摸地跑到了圣心殿这儿来。

    要知道,他可是与我们一起下山去海边送行的,却没有想到在有着大通和尚守着山门的情况下,他还是摸到了这儿来。

    看得出来,昨天他并没有撒谎,即便是有着屈胖三的布置,和我们这边的防备,也依然挡不住他。

    这个家伙,真的很强,难怪会如此自傲。

    我下意识地瞄了一眼屈胖三,发现他的脸很臭,眼神也有一些阴沉。

    平沙子的这行为,简直就是给屈胖三打脸,这让一向都是心高气傲的屈胖三如何能够忍耐得住?

    不过屈胖三并没有说话,他是一个碰到再多事情,都能够保持冷静的人。

    这个时候,陆左站了出来。

    他走到了王明和平沙子的中间,然后伸出了手来,朝着平沙子拱手说道:“平沙道长,你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平沙子看了陆左一眼,然后说道:“我要去见地底之下的那玩意。”

    陆左没有任何回旋余地,坚定地摇头,断然否决道:“不行。”

    平沙子扬眉而起,冷然说道:“那岱舆岛的徐桥可以,为什么到了我这里就不行?这是个什么道理?”

    陆左平静地说道:“如果我说没有道理,你是不是会很不服气?”

    平沙子说那是自然。

    陆左指着平沙子,然后说道:“阁下来历不明,虽然有海常真人保举,还顶了一个青城无垢子之徒的名头,但对于我来说,阁下的种种行为,怎么看都不像是名门之后,你若是那什么剑主,而前来此处是与那畜生谈判,又或者投靠于他,我如何会同意这事儿?”

    名门正派?

    平沙子冷哼了一声,然后看着陆左,说别人好意思说这话儿,可是你,一个半路出家的小角色,自己都称之为“旁门左道”,又有什么资格说这话儿?

    面对着平沙子的抨击,陆左并不生气,而是平静地说道:“不管我出生如何,经历如何,现如今的我就站在这里,我的地位也摆在这里,且不谈我的这些兄弟朋友,余者之中,除了与我气味相投的诸人之外,我认可的,只有海常真人和善扬真人,至于你是何人,说句抱歉的话,我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他说得平静,然而言语却是极为霸气。

    这话儿的意思简直就是目无一切,然而从陆左的口中说出来,却是如此合适。

    他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双方都撂了狠话,现场的气氛顿时就是一僵,而这个时候,平沙子抬起头来,巡视一圈,然后说道:“如此说来,我想要见那东西,你们是不准咯?”

    陆左摇头,说不准。

    平沙子说如何才能准呢?

    陆左说如何都不准,除非你打倒我们这儿的所有人,否则我是不会如你所愿的。

    平沙子点头,说好,你们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的来?

    啊?

    平沙子一句话,将整个场面都镇住了。

    我见过狂妄的,却没有见过这般狂妄的人,他这样的话语,比陆左刚才的讲述,还要狂妄十倍。

    陆左的涵养再好,这个时候也终于忍不住了。

    他眯眼打量着对方,然后说道:“无需这么多人,你若是能够打赢得了我,这儿便任你闯荡。”

    平沙子盯着他,说你这话儿,可能代表他们所有人?

    他这是在质疑陆左的话语权。

    陆左没有说话,而旁边的每个人,包括我以及三位佛门宗师都表了态,支持陆左的决定。

    这个时候平沙子突然笑了,说好,出手吧。

    陆左平平一伸手,说请。

    他原地站立,颇有大宗师的风度,而平沙子瞧见,脸上的表情一阵扭曲,然后双手一震,浑身的骨骼噼里啪啦一阵响。

    如此持续了几秒钟之后,平沙子往前跨了一步,却是直接走到了陆左的跟前来。

    十几米的距离,他一步跨到。

    瞬移。

    砰!

    双方在一刹那之间就交上了手,手掌对碰到了一起来,并没有瞧见拳拳相碰,两股分属于不同立场的力量却在那一瞬间碰撞,一道气息炸响之声陡然传来,立刻有大股的爆炸之后的气息冲击,朝着两边扩散。

    我们这些人下意识地往后退开一段距离,免得被双方的劲气给波及到。

    几乎在一瞬间,平沙子与陆左交手,而我们这些人则也给双方留出了空档来,在一个巨大的空间之中,双方一交手就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拳脚相交,不断有宛如雷鸣一般的炸响升起。

    砰、砰、砰、砰、砰……

    尽管之前的时候,我曾经与陆左有过交手,但那只是教学的师父带徒弟,并没有任何凶险;而我也有在擂台赛中与天下间的高手有过来往,但那时也并没有太多的感觉。

    但是此时此刻,我终于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气息,在大殿之中蕴积。

    这并非是剑主那种身怀屠龙刀却难以施展的流水线产品,他们所发起的战斗,而是两个对于修为、法门、手段和这世间至理的领悟,都抵达了各自巅峰状态之时的顶尖强者,在放开了一切拘束之后,开始的战斗。

    首先是拳脚,两人时而宛如疾电鬼影,快速莫测,时而又如同木偶石头,沉重无比。

    这样的战斗让我大开眼界,而我瞧见旁边的众人也是眼睛一亮。

    这是顶尖强者的战斗,平沙子在这个时候展现出了注意匹配他高傲性子的实力来,一举手一投足,都有着天地至理,就仿佛无数人在帮衬着他一般,拥有着莫大的威能。

    这并不是一个修行者所能够拥有的,而是当整个人融入到了这个环境,这个世界之后,方才会有的一种状态。

    而陆左这个时候展现出来的手段,也是让人心惊。

    除了他与这世间四元素的契合之外,他所有的手段其实我都会,无论是九字真言,还是从敦寨苗蛊诸般典籍之上的手段,我都历历在目。

    这些我都懂,然而在陆左神秘玄奥的组合之下,它们所发挥出来的威能,却让我瞠目结舌。

    这样居然也可以?

    两人交手,时间不算久,却没一会儿就交手了上百回合,就在这个时候,那平沙子突然喝道:“且等,我出剑了。”

    话音刚落,突然间,大殿之中爆发出了一阵绚烂夺目的剑光来。

    这剑光爆起,就好像是太阳一般,璀璨夺目,吸引了人的所有心神,而随后它化作漫天璀璨的星光,又集中在了一处,化作一道流星,落到了陆左的身上来。

    好强的剑法,好犀利的剑技。

    这等手段,就算是以剑为名的那一大帮剑主,都没有能够使出这样的一招。

    长虹末日。

    杂毛小道忍不住叫了出来,瞧见我们一脸诧异,低声说道:“这是青城山无底洞的顶尖剑法奥义,我曾经有所听闻过。”

    长虹,长虹……

    听起来怎么那么熟悉呢?

    我这儿心惊胆战,而陆左却显得镇定许多,面对着这仿佛能够斩破空间的一剑,他也没有大意,将鬼剑掏出,陡然一震,上面立刻有无数黑色雾气腾然而起,瞬间扩大一倍,然后硬生生地抵住了对方的那一剑。

    平沙子的剑气如虹,落在了陆左的鬼剑之上,原本以为能够一下子将对方带走,却不曾想陆左居然凭借着鬼剑,硬生生地挡住了对方。

    剑光收敛,化作一把暗淡无比的长剑,与鬼剑相交。

    鬼剑之上,无数亡魂在跳跃和无声的嘶吼、呐喊,被平沙子手中的剑气逼得不断荡漾,仿佛要崩溃一般,然而最终却还是稳了下来。

    瞧见这些,平沙子冷哼一声,说当真是旁门左道之术,居然将鬼魂囚禁于剑上,下作之极。

    他没有再与陆左较力,而是猛然一撤,然后再一次舞动手中长剑。

    他的剑法灿烂,然而却充满了堂堂正正的大气,是最为正宗的道家剑法,反观陆左,大开大阖,小处又极见心思,是那种战阵之中磨练而出的实用之法。

    两人拼斗,面对着平沙子的讥讽,陆左却显得十分平淡。

    他说所谓法门与手段,从来不分正邪,我剑下亡魂,从来没有冤死之人,如同公正的刑法之剑,恶人受苦,这是正道。

    平沙子被陆左逼得不断后退,落在下风,陡然暴起,怒声喝道:“强词夺理!”

    他长剑狂抖,化作无数剑锋,汇聚于一处,却是无比恐怖的劲气。

    他的身体里,却有一头古怪的鸟禽腾然而起,附在了那剑气之上,显然是在酝酿最为恐怖的杀技,想要将陆左一击而溃。

    然而在这个时候,陆左却将鬼剑一抛,然后双目陡然睁开,一片金黄。

    而他的双手之上,却有密文浮现,他朝前轻轻一拍,山河变色。

    毁灭,或者希望。

    <b>说:<b>

    想杀陆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