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九十二章 且听风吟
    我浑身一震,忍不住心中的惊讶,问道:“那个能够将整个空间都给封闭起来的史前神魔,你体内也有一头?”

    王明平静地点了点头,说对。书阅ぁ屋

    杂毛小道在旁边跟我解释,说王明出身于南海一脉,而南海一脉之中,有一门手段独步天下,曰“南海降魔录”,是专门用来对付一切恶念与魔头的,那史前神魔既是神,也是魔;它们是上一个纪元的掌控者,也是这一个纪元的失败者,这些旧日掌控者有的出逃天外天,成为了域外天魔,而有的则被封禁在地底深处。

    千万年之后,众神逝去,它们的封印日益松动,却也浮现了出来。

    我说既然如此,那些将它们封印于此的神灵,为何不将其灭绝去?

    王明回答,说某些存在,生即死,死即生,说不清楚。

    他说不清楚,我却清楚了。

    那个理由之前已经解释过了,只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对王明体内居然封印着一头史前神魔这件事情心中骇然。

    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难怪王明拥有着这般强横的实力,这些年却也一直没有露面来,若不是陆左这边出了事,他需要站出来声援的话,说不定就一直沉默下去了。

    他恐怕也是因为要消融体内的那东西,没有精力搀和别的江湖事务吧?

    讲过此事之后,照例,两人要求我保密。

    他们既然将这么隐秘的事情跟我说起,自然是知道我的嘴足够严实的,这么说,也不过是提一醒而已。

    我点头,说晓得,又问了一句,说我们现在该如何办呢?

    王明说在事情没有最终落实之前,静观其变。

    他并不着急,不管如何说,这员峤岛的灵气,总归是比外面要浓郁许多,单纯从修行方面来说,这儿其实是个不错的修行去处。

    更何况在这博望峰之上,许多的殿宇之中,还留下了不少遗迹。

    这些遗迹里面,有着许多关于修行的东西,这几天陆左、杂毛小道他们几个在整理,说不定能够找出一些不同的东西来。

    我感觉大家心中虽然也焦急,但是对于立刻离开这件事情,反倒是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他们的心中,稳得很。

    会谈好像持续到了深夜,我打坐醒来之后,过去望了一眼,发现灯光仍在,烛火晃荡,走过去,瞧见屈胖三在殿外坐着,我走过去,说怎么还没谈完呢?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谁知道,相谈甚欢呗。

    我说有结果没有呢?

    屈胖三摇头,说不知道,我根本都没有进去,就是刚才巡夜,累了,就在这里坐一会儿。

    我说山下谁守?

    屈胖三说大通和尚,他说他喜欢熬夜,让我回来,上面轻松一些。

    我说大和尚对你挺好的,不愧是佛门高僧,不争不抢。

    屈胖三说的确,我以前对和尚有些偏见,觉得他们老是不争不抢,遇到事情逆来顺受,总是教人因果,让人等待来世,愚民而已,不过现如今觉得真正的佛门子弟,比起那些利益熏心的江湖客来说,其实还是可爱一些……

    我说得了,少扯淡,你去睡吧,我在这儿守着。

    屈胖三犹豫了一下,说你去外面浪了一天,行不行啊?没事儿别在我这儿假客气,我又不会领你情。

    我呸了他一口,说好端端的话,到你嘴里都变了味儿我刚才歇过了,现在睡不着呢。

    屈胖三没有再说,与我招呼一声,然后离开。

    他走之后,我靠着他刚才坐着的那一块山石而坐,因为之前打过坐、行过周天,精神早就恢复许多,此刻也不想继续修行,毕竟这事儿又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劳逸结合才是最正常的状态,一昧地修行,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到最后,估计也就是一个走火入魔而已。

    我就这般靠着山石,仰头望天,且听风吟。

    头顶上的天空,几点星子,不知道为什么,比在外面看着更加明亮,忽闪忽闪,就好像某人的眼睛一般。

    刚才王明有一句话没有说错,在这一个的地方,没有了俗世之间的纷纷扰扰,灵气又充足,对于许多的修行者来说,其实都可以视之为世外桃源一般的存在。

    只可惜在这儿小住还可以,若是一辈子,到底又有一些不甘。

    毕竟我们有着那么多的牵挂和不舍。

    我在这儿守着,没多时,天居然亮了,朦朦胧胧,这时那边的殿宇门口有了动静,我站起来,瞧见徐桥等人送了陆左和海常真人一行人出来,双方拱手之后,相互告别。

    随后陆左又将海常真人一行送到了距离这儿不远的另外一处建筑去稍歇,这才折转回来,往圣心殿走去。

    他路过的时候,瞧见我站在山石旁边,不由得一愣,说阿言,你还没睡?

    我说我半夜醒了,有些无聊,出来逛的时候,遇到屈胖三巡视,便替了他,让他去睡了。

    陆左笑了,说你对他真不错不过,你昨天不是也忙了一天么?

    山门没什么事儿的话,其实用不着这么紧张的,你去休息吧。

    我摇头,说没事,我休息得差不多了;再说天也亮了,一会儿又是一堆事儿。

    陆左走到我身边来,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在我刚才坐的地方坐下。

    我看了他一眼,也坐在旁边。

    陆左望着东边的方向,说老萧他们应该跟你说了我们的计划了吧?

    我点头,说没想到王明居然这般厉害。

    陆左笑了笑,说我们这些人里面,王明的实力最是深不可测,只不过他也有许多的束缚,不能够全部发挥而已;当然,这些事情都得看老天,你可曾想过,若是真的离开不了这里,那可怎么办?

    我一愣,瞧见他说得挺认真的,斟酌了一番,然后回答道:“这个、不知道。”

    陆左吸了一口清晨的冷空气,揉了揉鼻子,说有一句话我想告诉你,那就是一切都是假的,唯有实力才是是真的,有人说“人力有时尽”,但这对于修行者来说却不存在,思想有多远,修行者就能够走多远,特别是你,你身上有聚血蛊,那是传奇的存在,也许有一天,你走得比我们更远,所以,信心才是最重要的……

    他跟我说了一堆,我有点儿懵,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有了这么多的感慨来。

    或许是觉得自己说得有些多了,陆左打住了话题,笑着对我说道:“有一天,或许我们都不在了,你或许能够继承敦寨苗蛊的衣钵,继续走下去了。”

    我赶忙说道:“别啊,你才比我大几岁呢,怎么也轮不到我来扛旗。”

    陆左摇头,说有的事情,也许是命中注定的。

    他站起身来,而这个时候,东边的海面上,突然间光芒万丈,霞光一下子跳了出来,眼影天空,紧接着一轮红日,从海面上缓缓升了起来,温暖着整个大地。

    陆左回头对我说道:“太阳只有一个,人却有很多,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变成太阳的。”

    他走了,留下我一个人,莫名其妙地琢磨着他刚才的话语。

    因为是修行者,即便是熬了一夜,众人也没有休息太久,早晨的时候,陆左拿出了我们的存货,置办了一顿丰盛的早餐,而作为回礼,岱舆岛这边也提供了大量的粮食,随后双方聊得很开心,到了中午的时候,我们大部分人都来到了海边,给船队送行。

    赵承风成功地说服了众人,以及岱舆岛的徐桥等人,跟着岱舆的船离去,而平沙子全程都遵守着与海常真人的约定,一言不发。

    他们得赶在中午之后离开,如果晚一些,错过了洋流,就会迷失方向。

    据岱舆岛的人说起,从这儿到岱舆,需要两日的船程。

    当然,这只是他们的话语,至于是不是,需要验证。

    从我们这边的角度来看,他们未必会说实话。

    毕竟航程的时间是能够暴露出他们位置的,尽管与我们相谈甚欢,但在获得族中首领和长老认可之前,他们未必敢透露太多的信息给我们。

    这是最正常的自保行为,算不上欺骗。

    岱舆岛的人离开之后,海常真人等也准备返回前进基地去,与众人禀报此次会谈的事情,然而离开之时,突然间发现了一件事情。

    平沙子不见了。

    这情况一下子就引起了大家的担忧,海常真人甚至着急地问起那家伙是在岱舆岛大船走之前不见的,还是后面不见的。

    有人回忆起来,说是之后。

    听到这个消息,海常真人松了一口气。

    他怕就怕那家伙表面上不说,实际上跟着大船离开,如果是那样,被人发现了,只怕岱舆岛的人绝对会跟我们分道扬镳,所有的合作计划都泡汤了。

    在得知他只是私自离开之后,海常真人甚至连找寻的心思都没有,简单交代几句之后,他便离开了。

    海常真人一行人离开之后,我们回到了圣心殿。

    走进殿内,却感觉里间气氛不对。

    原本消失不见的平沙子,此刻居然在与王明于圣心殿中遥遥对峙,杀气腾腾。

    <b>说:<b>

    突然落下的夜晚

    灯火已隔世般阑珊

    昨天已经去得很远

    我的窗前已模糊一片

    大风声像没发生太多的记忆

    又怎样放开我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