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九十章 身后有人
    我有点儿懵圈,反观元晦大师,却是一副淡然的表情,估计是猜到了大概怎么一回事儿,所以才会如此淡定。

    而等我们走近一些,听到那几个陌生女人低低的交谈声时,我也顿时就明白了原因。

    这些人,居然是白头山那边的人。

    前几日我们闲聊的时候,杂毛小道还在开玩笑,说要是真的困守在这么一个鬼地方,还真得考虑一下繁衍的问题,我们这边的人虽多,但性别却几乎是一边倒,偶尔有几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性同胞,却都可以当他奶奶了,实在不行,就去白头山那边看一下,说不定能找到一两个女的,解决一下繁衍问题。

    毕竟白头山不是宇宙国,按理说应该不会有假脸和隆胸技术,应该是纯天然的。

    然而杂毛小道这个人嘴花花,却从来不会真正干这事儿,反倒是这边,居然如此果断神速,闷声不吭地就把这事儿给办了。

    大概是瞧见我一直在打量着那几个女人,符钧在旁边解释道:“白头山海边的村落被袭击,有人提出好歹也是无辜之人,出于人道主义的目的,还是得想办法帮忙的,于是就去了一趟海边,将人给劝到了这边来……”

    我有些好奇,说不是说白头山的人都比较笨拙、一根筋,怎么会愿意过来呢?

    符钧在旁边若无其事地说道:“对,的确如此,好在白头山的女性还算是比较开明,没有那么固执,愿意跟过这安全的地方来,而她们过来呢,也可以帮忙洗洗衣服、做做饭的,挺好……”

    听到符钧的话语,我的心里忍不住补了一句:“生生孩子也是挺适合的吧?”

    当然,这话儿我闷在了心里,没有让他难堪。

    别人不说,符钧他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一直不近女色,想必就算是有人动了心思,跟他也没有太多关系,我没必要用这事儿来撩拨他。

    从入口处一路往前走,我瞧见路上有好几个人,这些人有的在警戒,有的在修行,而有的则在闲聊。

    这几天他们显然待得还算是不错的,并没有太多的情绪。

    与两位真人见面的地方在指挥室那里,这儿是没有被大火侵袭的几处建筑之一,我们赶到的时候,两位真人居然在下棋,一方执黑,一方执白,却是颇有仙人气度。

    等有人通报,两人起身,瞧见走入门口的我们时,两人笑吟吟地迎上前来,与元晦大师行礼,又向我打了招呼。

    元晦大师回礼,看了一眼我。

    我往后退了一步,朝着他恭敬地行礼,大师便知晓此事我不愿出头,于是斟酌了一下语气,将此次岱舆仙岛来人之事跟他们提及。

    听到元晦大师的话语,两位真人和符钧顿时就是一喜,随后善扬真人眉头一皱,有些迟疑地问道:“怎么会这么巧?”

    这话儿说出来,几人顿时就变得严肃了起来。

    元晦大师跟他们解释,又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说来,到了最后,他告诉几人,说岱舆仙岛这边邀请我们去岱舆居住,不过想要与这边的人见个面,聊一聊,而且也不是立刻过去,他们这边也做不了主,需要先回去,跟族中的首领和长老们禀报一下……

    听到岱舆仙岛的人明天午后就要离开,善扬真人、海常真人和符钧商量了一会儿,然后告诉我们,说他们需要找所有人开个会,集中讨论之后才会做决定。

    这边的人里面,虽然众人公推善扬真人和海常真人为首,但并不是说他们就能够决定一切。

    江湖威望是江湖威望,但大家都是差不多的身份,或许差你一些,但也不可能将命运全部交给你的手里来。

    都是顶尖的高手,这事儿只有以理服人、以德服人。

    你得讲究一个公平公正公开,方才能够获得认同。

    之前陆左他们之所以决定与众人分开,主要的想法,也是觉得虽然人多力量大,但若是个个都得当爷伺候着,实在是太累了。

    对于两位真人的回答,我们早有预料,所以也是点头,表示理解。

    三人离开之后,赵承风找了过来,招待我们。

    前进基地虽然遭了大火,但物资并没有全部烧光,留了一部分,吃喝倒也不缺。

    这也是众人之前一定要回来的部分原因。

    毕竟相比博望峰那样的凶地,前进基地还是要来得亲切许多。

    赵承风给我和元晦大师上了茶,然后问询起了关于岱舆岛的许多事情,随后他告诉我们,说宗教局这边其实也有一部分关于岱舆岛的事情,甚至还在日本、韩国以及夏威夷一带,有关于这部分势力存在的传闻。

    听到这话儿,我忍不住问道:“赵主任,你的意思,是岱舆岛的人,其实并非与世隔绝,跟外界也是有联系的咯?”

    赵承风说局里有分析师指出,说岱舆岛与东海蓬莱岛都一样,属于遁世不出,但又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听到,有些疑惑,说可有证据?

    赵承风摇头,说没有。

    我说如果真如宗教局的分析,那么岱舆岛的徐桥也是说了假话的?若是如此,这个岱舆岛还不一定能够去呢。

    赵承风说也不尽然,我觉得我们可以有人作为代表,前往那里查看,至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我们的自己人总不会骗大家。

    我说这是一个好主意,不过既然有危险,未必会有人愿意去。

    赵承风说对,这个人选还是挺难找出来的,因为他不但需要足够的勇气,而且还需要有足够的实力、敏锐的观察力以及与人交往的能力,还有牺牲的觉悟,只有足够担当的人,方才能够胜任此职……

    他说了一大堆,旁边的元晦大师笑了,说依老衲所见,赵主任倒是最适合的人选。

    听到这话儿,赵承风连忙推辞,说了一堆谦虚的话语。

    元晦大师笑了笑,也不接茬,气氛一下子就冷了下来,而赵承风则给我们添水,说喝茶、喝茶……

    我这时方才明白过来,原来赵承风是想跟着岱舆岛的大船一起离去,所以才会到我们这边来吹风,说了一大堆的铺垫,却不过是想让元晦大师捧他这身份。

    只不过元晦大师人老成精,一眼就看穿了对方的想法,捧上去之后,却抽掉了楼梯,弄得他挺尴尬的。

    我看出了这里面的缘由,却也只有装傻,在旁边喝茶不说话。

    我不说话,不过心头却在思索着,赵承风为什么这个时候要跳出来呢?

    他是真的想要站出来为大家伙儿出头,还是觉得这个地方稳不住了,想要赶紧离开?

    我琢磨了一下,总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毕竟这位袖手双城的性子,我这些日子来多多少少听到左道跟我提过一些,知道他并非是大义凛然之辈,基本上是无利不起早。

    当然,这些我也都只是想一想。

    毕竟咱只是跟班。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争论,最终得出了一个结果来,那就是这边会派海常真人和几人过那边去,双方接触一下,再做决定。

    对于人选,除了海常真人之外,还有马烈日、符钧、布龙真人,最后是赵承风。

    本来平沙子是一定要去的,不过最终给两位真人劝住了。

    我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曲折,不过想想也能够明白,这一位的脾气是一等一的臭,他们这一次过去与人见面交谈,一是谈一下对方的底细,二来也是展示一下自己的形象,如果可以的话,大家还是要合作的。

    既然要合作,就得先盘盘交情,而平沙子的脾气一上来,若是跟人吵起来了,说不定会适得其反。

    所以最后赵承风顶替了平沙子。

    据说平沙子很不高兴,我们走的时候,都没有见到他的身影。

    我们是在下午回程的,这一次的人比较多,所以倒也没有办法快速行进,只不过路上倒也通畅无阻,无论是异兽,还是剑主,一个都没有碰着。

    我特意打听了一下,从前几天起,那些曾经让所有人都视之为噩梦的剑主,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他们就仿佛根本没有出现过一般。

    这里面到底有着怎么样的猫腻,谁也说不清楚,按道理这空间封锁了,他们也是出不去的。

    兴许是因为大家抱团,聚集在一起,他们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办法,所以不如藏着。

    大概也只有这样的解释了。

    我们下午出发,一直到夜里很深的时候方才赶到,这员峤毕竟还是很大的,即便是一帮顶尖的修行者,加快了脚程,也还是颇费时间。

    眼看着博望峰在望,来到了大河附近的我们准备过河上山,而这个时候,海常真人却停下了脚步来。

    他一停,众人也跟着立住了身子。

    而海常真人回过身子来,双耳不断抖动,仿佛听到了一些什么似的,好一会儿之后,他看向了我们来的那林子方向,沉声喝道:“阁下跟了我们一路,到底有什么图谋,不如现身一见。”

    <b>说:<b>

    庙小妖风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