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六章 高手分歧
    此番天下十大评选里面,最出风头,而且是一鸣惊人的,除了屈胖三和我之外,那就是平沙子了。

    别的人基本上都是在江湖上成名久矣的老炮儿,我和屈胖三起来没两年,认识的人并不算多,不过要说一点儿名气都没有,这也不尽然,毕竟在东南亚的缅甸,击杀了七魔王哈多,还是给我们带来了不少的名气。

    但谈到青城山的平沙子,在此之前听到过这名字的人几乎是少之又少。

    几乎所有人知道的信息,有且只有一个。

    那就是他的师父,叫做无垢子。

    而这位无垢子,又是第一届的天下十大,只不过这位道爷在获得了这么一个名头之后,就几乎没有露过面了,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连青城山被邪灵教屠戮、最终破灭之时,他老人家都没有出来露个面。

    有人认为他早就已经挂掉了,却没有想到第二届评选的时候,居然又派了一个弟子出来。

    这个人便是平沙子。

    青城山无底洞的平沙子获得了全国道教协会理事长海常真人的力荐,说此子的实力,几乎与他一般,甚至还要更强。

    这话儿自然是有捧人、抬举后辈的意思,不过随后平沙子的种种表现,也着实让许多人为之诧异。

    我昨天听人闲话的时候,听说这人的积分,差不多有两百多,所有人最高。

    这简直就是一头行走的人间凶器。

    而经过这几天的交往,也让我们知道了平沙子这个人的性格,基本上属于嫉恶如仇、一根筋的那种天才人物。

    当然,这是正面的评价,而负面的,则是此人实在是有一些太不识时务,狂妄自大了。

    比如他跟王明见面时聊起的话语,质问王明当时为什么没有站出来帮忙守住青城山。

    这样白痴的话语,他也能够说得出来。

    我当时要是王明,直接回他一句,说你青城山的自己人不去,凭什么要让老子给你挡死?

    当然,平沙子厉害,这是没错的。

    我们赶到的时候,刚才消失不见的户田尹此刻给按倒在了地上,七八个人围着他,这些大宗师们虽然拉不下脸来虐待俘虏,但莫不是双目之中透着火光,显然是恨煞了这个家伙。

    要知道,就在今天的这一役中,小半人都躺倒在了地上,再也醒不过来。

    而还有一些人身受重伤,尽管有医术高明的宗师出手,帮忙止住伤势,但一时半会儿动弹不得,而那些断手断脚的,这辈子估计也是难以再次重返巅峰了。

    而这一切,虽然怪不到户田尹身上来,但他毕竟还是敌人。

    是敌人,就是发泄愤怒的宣泄口。

    我们赶到的时候,户田尹已经被揍得面目全非了,陆左挤上前去,打量了对方一会儿,然后转过头来问我,说是他么?

    我认真打量了一下这个猪头,发现果真是户田尹,于是点头,说对。

    陆左看了一下旁边颇有些自得的平沙子,说认识在哪儿抓到的?

    平沙子瞧了陆左一样,鼻子里哼了一声,然后转过了头去,居然根本不理睬陆左。

    而这时海常真人和善扬真人也赶了过来,瞧见这场面,海常真人忍不住开口说道:“平沙子道友,现如今大家是齐心协力,同舟共济,不然谁也别想回去;不管你有什么情绪,都给我克制一点儿……”

    他是平沙子的推荐人,对于这一位名满天下的真修,平沙子倒也不敢造次,开口说道:“我也没有说什么啊……”

    他一脸委屈,陆左也不跟他争辩什么,往后退开,海常真人上前,说你在哪里抓到的?

    平沙子说在圣心殿后面,这个家伙偷偷摸摸,准备离开,给我逮了个正着。

    善扬真人笑吟吟地看向了平沙子,说道友可有受伤?

    平沙子得意地说道:“怎么可能?这样的家伙,如何能够伤得了我……”

    他说得狂傲,对比之下,刚才曾经与户田尹交手,并且丝毫不占上风的我和屈胖三就有些尴尬了。

    这明摆着是在踩我们。

    不过我并不生气,平沙子此人就是这样一个德性,既然如此,我又何必跟这样的傻子争长论短呢?

    瞧见地下那户田尹的模样,跟之前在圣心殿中的日本英豪,就宛如两个人一般,截然不同,我就知道在没有了地底之下那畜生的支持,此时此刻的户田尹不过是一个软脚虾而已,别说平沙子,我估计这儿任何一个还有战斗力的人,都能够将其拿住。

    这算不得什么骄傲的事情。

    我能够瞧明白,旁边的这些老江湖自然也是心知肚明,不过无论是海常真人还是善扬真人,都没有提起这一茬,而是想着将户田尹给弄醒来。

    刚才平沙子捉这家伙的时候,许是弄得太狠了,人已经晕倒了去,旁边的古二听到吩咐,没有任何顾忌,走到跟前来,解开裤带,一泡热烘烘的尿淋在了脑袋上,几秒钟之后,那家伙睁开了眼睛来,口中大声骂着。

    他越骂得来劲儿,古二的准头越是损,直接灌了那家伙好几口尿。

    一番折腾,户田尹终于清醒了过来,给踩在地上,海常真人问他,说出口在哪里。

    那家伙一开始死硬嘴,不肯说,结果古二这家伙摸出了十八根银针来,在他身上扎了十八处的要穴,顿时就哭爹喊娘,说干什么都愿意。

    他给折磨得不成人形,也做不了什么,被人揪了起来,负责给我们带路。

    户田尹带着我们来到了距离圣心殿不远处的一个山崖拐角。

    那儿是一片刻着无数蝌蚪符文的山壁,高约四五丈,十分平坦,他指着那面墙壁,说这儿就是我们来的通道,在以前的时候,这里是可以自由出入的,不过现在不行了。

    啪……

    古二两耳光下去,扇得户田尹眼冒金星,一通暴打之后,他恶狠狠地威胁他,让他示范。

    结果户田尹示范了一遍,并没有任何动静,又给一顿打。

    瞧着户田尹哎哟哟地叫唤,旁边的众人哈哈大笑,十分开心,而我瞧见陆左的脸色却有些过分严肃。

    怎么回事?

    审问一番之后,海常真人和善扬真人找到了陆左,说该怎么处理这个家伙。

    陆左平静地说道:“此人已经投靠了恶魔,将灵魂出卖,留下来也是一个祸害,不如杀掉干净。”

    听到他的建议,善扬真人有些为难,摸着胡子说道:“这个人是唯一知道这边通道、并且出入过的家伙,与其杀掉,不如留下来,若是日后通道打开了,也可以让他来带路啊……”

    陆左笑了笑,说也好,不过需要严加看管,不要让他有可趁之机。

    善扬真人点头,说那是自然。

    随后他又说道:“现如今那东西缩入地下,异兽退散,而整个空间封闭了去,接下来该怎么办,不知道你可有一个章程?”

    陆左抬头,与善扬真人和海常真人的目光相对,又望向了旁边去。

    他的目光在众人身上巡视一圈,突然笑了,说诸位前辈在此,哪里有我说话的份儿,我听大家的意见。

    陆左缩头不出,低调起来,这让众人为之诧异。

    不过大家的心情复杂,也没有再纠结此事,于是开始聚在一块儿议论起来。

    之前拼命的时候,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而此刻陷入困境,原本指望着赶紧离开的希望落了空,顿时就生出了许多的负面情绪来。

    这些情绪一起来,立刻就有人不服从管理,也有人跳出来质疑了。

    甚至还有人调转枪头,对准了我们。

    毕竟一力主张来这儿的人,是我们,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如此僵局,又死了那么多的人,要说心里面没有一点儿怨言,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刚才众志成城的情况下,这些情绪或许还藏得住,但是现在却不行了。

    我听到一阵乱吵,各种指责,有的甚至跳起脚来骂娘,毫无风度,顿时就是一阵脑仁儿疼。

    一场会开到了夜里,还是没有停歇下来。

    到了最后,终于讨论出了几个方案来,有的说留在这里,继续等待,有的说去西南边的海滨,跟白头山的那帮人聊一聊,也有的人说会前进基地,说不定在小鹿岛上的人已经发现了这情况,正在努力打通呢?

    方案虽多,但意见却并不统一,有人指出那恐怖的东西不死,留在这里,危机四伏,随时有可能死掉。

    有人说白头山那边已经查探过,没有必要再跑一趟。

    有人说前进基地说不定藏着无数杀手……

    太多顶尖高手待在一块儿,导致的结果就是意见不统一,平时的时候善扬真人和海常真人还能够凭借着个人威望压制住这些人,而一旦到了关系生死的时候,这威望也就没有了卵用。

    吵闹许久,两位真人找到了我们这边来,问陆左,说你们准备怎么办?

    陆左看了我们这边一眼,然后说道:“我们准备就留在这里,盯着地下那东西了,真人你们呢?”

    <b>说:<b>

    谢谢大家参加今天的活动,最后人太多了,有点卡,没跟大家道别,这里说声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