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二章 傀儡杀人
    屈胖三与我之间的感情,很深。

    这并不是说我们认识有多久,又或者是我把他从荒域那疙瘩带回来的,而是因为我们两人长时间的陪伴,点点滴滴的片段,日积月累而成的。

    他既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老师,而我的内心深处,也把他当做我的孩子。

    呃……

    这么说或许有一些不太尊敬现如今已经扬名立万、名声大噪的河东屈师,但我的确是看着屈胖三从一个小屁孩儿一般的模样,长到现在英姿勃勃的少年郎。

    尽管这一个时间并不算漫长。

    八九岁年纪的屈胖三,已经脱离了儿童的模样,开始长开了,有了少年人的模样,有了气质极佳的翩翩少年郎、浊世佳公子一般的趋势,而我是真正看着他一路走过来的,那种感情,让我愿意为其付出所拥有的东西。

    而且我之所以在无数人都望而怯步之时,依旧坚持站出来,是因为我有着足够的信心。

    地遁术、大虚空术,这两门手段,使得我成为了所有人里面,最有可能从其中逃离而出的人,不管遇到任何情况。

    这个时候我若是没有站出来,日后怎么面对熟知内情的这几位兄弟朋友?

    我和屈胖三站了出来,愿意做第一波的试探者。

    随后三巨头商量了一下后续的处理,分析出了种种情况和可能之后,设置了相应的处置方案来。

    这段时间并不算长,因为如果我们将时间一直拖下去的话,那帮异兽上了山,事情可能就会变得更加复杂。

    敌我对垒,极有可能就演绎成了三国大战。

    这是我们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

    短暂的停留之后,我和屈胖三两人走进了那圣心殿敞开的大门里面去。

    那里面一片黝黑,仿佛暗淡无光。

    我们轻而易举地走过了那一道青蒙蒙的光雾屏障,显然这玩意只是屏蔽大法力的攻击,对于人员的进入,并没有任何的限制作用。

    走入殿内,一股阴冷的风从不知名的地方缓缓吹出,随后有日本的歌谣从深处缓缓流淌而来

    樱花啊

    樱花啊

    阳春三月晴空下

    一望无际樱花哟

    花如云海似彩霞

    芬芳无比美如画

    去看吧

    去看吧

    快去看樱花……

    婉转悠扬的歌声之中,有一道凌厉的刀风迎面而来,我伸手去抓屈胖三,结果他却避开了去,然后往旁边猛然一冲。

    我感觉到那凌厉的剑风仿佛笼罩在了我的全身上下,几乎没有半分犹豫,直接使用了大虚空术。

    凭空消失的我,在虚空之中,瞧见了一大团的迷雾。

    这是之前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情形。

    虚空之中的视角,能够从各个角度来观察我原本所处的方向,所以能够瞧见许许多多被幻境屏蔽,又或者伪装过的东西,然而此时此刻,我最先瞧见的,是大片大片的浓雾。

    那些黑色浓雾将某物包裹,让我根本无法瞧清楚它的模样,而随后我瞧见了另外的一些东西。

    昨天还生机勃勃的那些势自得天真流弟子,在此刻,却是全部都驻足于大殿两边。

    林林总总,差不多有三十多人。

    不过他们的身子看着十分僵硬,脸色也是苍白,气息全无。

    死人。

    然而在这些死人的手中,却抓着一把武士刀。

    刚才陡然冒出,朝我斩杀的,是其中的一名势自得天真流弟子。

    我昨天有见过这些人,也知道他们的修为,大概也就相当于茅山第三代或者第四代弟子的水平。

    然而就是这样的人,在毫无气息的情况下,在众目睽睽之中,击杀了陈郡谢氏的谢风华。

    莫名的强大,这件事情才是最可怕的。

    屈胖三已经在与那家伙较量了起来,他手中的量天尺没有继续变大,而是化作三尺三的长度,然后与对方在空旷的大殿正中高速交手,噼里啪啦的交击声中,火花四溅而起。

    那个势自得天真流弟子的速度快如疾电,不过从我的角度看过去,感觉过于生硬了一些。

    而正是因为如此,使得屈胖三对其形成了全面的压制。

    在电光火石的交手之中,屈胖三终于抓住了一个机会,量天尺猛然出手,砸向了对方的后脑勺上去。

    我感觉的出来,屈胖三的这一招,基本上没有了留手。

    他是希望能够将对方一击必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人突然之间就消失不见了去,就仿佛没有存在过一般。

    而这个时候的我,却被虚空排挤了出来。

    我能够感受到星光进入虚空,而我出现的一瞬间,则冲进了前方大殿的两排人群里去。

    我感觉到这些人已经死了,只不过他们还是具有着极为强大的威胁。

    因为他们会变成如刚才那家伙一般的傀儡。

    止戈剑在那一刻变得无比雪亮,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朝着这些站立的尸体斩落而去,然而就在我即将成功的一瞬间,突然间这些人群动了起来。

    它们一动,我的心中顿时就是一虚。

    我之所以心虚,是因为我断定这些都是尸体,是没有办法动弹的。

    而如果我判断失误的话,这三十多个如刚才那家伙一般厉害的人,足以将我给湮灭了去。

    唰、唰、唰……

    长刀朝着我不断斩落而下,我的止戈剑不断翻滚,一一抵挡。

    然而在交手的一瞬间,我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同。

    这三十多人里面,虽然个个都活过来了一般,但事实上,没有一个能够比得了刚才与屈胖三交手的那一个。

    就在我满心诧异地时候,突然间身后传来一阵轻微不可闻的劲风。

    我感到了最为凌厉的杀气。

    我没有犹豫,反手而出,止戈剑挡住了身后的那一击。

    对方使的是刀,日本武士刀,而这玩意与止戈剑猛然撞到了一起来,我立刻就感觉到一股山呼海啸一般的气息陡然碾压而来。

    我瞧见了对手,却是从虚空之中浮现出来的那个家伙。

    我感觉到自己承受不住对方的压力,所以在一瞬间,又使用大虚空术,退入到了虚空之中去。

    那人的致命一刀落了空,眼看着就要斩在前方,却比我稍晚一些,遁入了虚空之中。

    他用这种手段,挡住了那种令人窒息的落空感。

    虚空之中,从我的视角望了过来,瞧见刚才突然动起来的那三十多人,他们的身上,寄生了某些东西。

    而这些东西又与黑雾之中的那玩意有着什么联系。

    一切在我的眼中都变成了量化之物,我瞧见与这三十人牵连的气息十分细小,然而与虚空之中的那人,却是粗壮无比。

    我发现这些气息的总量是不变的,或多或少地分配在了这三十多人的身上来。

    此消彼长,此长彼消。

    我明白了为什么一个普通的势自得天真流弟子,竟然能够斩杀得了陈郡谢氏的谢风华。

    事实上杀死谢风华的,并不是这个人,而是被借刀杀了人。

    殿中的这一大堆人,都不过是工具而已。

    又或者说是棋子。

    至于下棋的棋手,并非旁人,而正是那一大股黑雾缭绕遮掩之下的那畜生。

    再一次回到了现实之中的我,将止戈剑又一次举向了那些家伙的身上去,然而就在此时,突然间又有一个黑影拦在了我的面前来。

    白色的和服,地中海的发型和冷漠的脸。

    对方是户田尹,也就是日本所谓的镇国级高手。

    而此时此刻,他是我在圣心殿中唯一能够瞧见的敌对活人。

    这个家伙没有死。

    他双手拿剑,长短刀,然后全力施展出来,那魔乱的刀法让人心惊胆战,我凭借着一剑斩的剑术,与耶朗古战法的临战手段,与其死死拼足,却感觉对方的力量不知道为何,就是那么强大,让我渐渐生出了一种无可抵御的沮丧来。

    强,这人实在是太强了。

    而屈胖三似乎想要过来帮我,却给那个神出鬼没的势自得天真流弟子给拦住,让他没有办法与我接近。

    两人几乎被分成了两个战场,彼此都支援不到。

    不但支援不到,而且那个神出鬼没的家伙时不时还会出现在了我的身边,突然间来一下。

    那家伙在出手的一瞬间,快得让人反应不及,有着一股让人心死如灰的杀气笼罩。

    谢风华便是这般死的。

    我在迎战了好一会儿之后,也终于没有了再硬拼的想法,而是不断地配合大虚空术,不断逃遁。

    那三十多个势自得天真流弟子分散开来,将我们给团团围住。

    而这个时候,外面突然间传来一声哨响。

    屈胖三赶忙回复,也吹了三声口哨。

    就在此时,从大殿门口处,无数人影浮动,却是众人也都冲了进来。

    这些人杀气腾腾,各种法器和刀剑在手中抓着,有一股想要反转乾坤的气势。

    然而当冲进来二十来人的时候,突然间那大门被陡然一关。

    大门被锁住了,而在一瞬间,周遭的空间不断变化,就好像是破碎了一般。

    我感觉到了不对,大声提醒道:“小心。”

    话音刚落,原本那些只有细线牵连的三十多个势自得天真流弟子,突然间的气息,变得与纠缠屈胖三的那个家伙一般强大,

    糟糕,这是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