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奇人奇事
    大殿里面的金银财宝晃得人眼花,然而瞧见这巨额的财富,却没有一个人挪动脚步。

    不远处,青城山的平沙子冷声哼笑,说日本人的格局小,境界也差,难道他认为我们这帮人会贪图那些许财物,忘乎所以地跑进去,落入他的陷阱里面么?

    哈、哈……

    有人附和地笑了几声,就算是心中有好奇的人,此刻也没有再随意乱动。

    我们这帮人不是寻找财宝的探险者。

    这是一群代表着中国江湖的顶尖力量,每一个人追求的东西虽然不同,但大多都已经超过了对于财物的执迷。

    屈胖三站在最前面,他缓步走到了里面去,人在大片耀眼的金砖中穿行。

    走到了某一个地方来的时候,他俯身,将手掌贴合在了大理石的地板之上去,闭上了眼睛。

    许久之后,他睁开了眼睛来,微笑着说道:“十方俱罗大恐怖阵啊……”

    我说什么玩意儿?

    屈胖三带着批判性的目光说道:“错了,这玩意根本不能够称之为十方俱罗,根本就是简化版、乞丐版,好多东西都是虎头蛇尾、马马虎虎,布阵的时候,一点儿计算都没有,照猫画虎,不能忍,弄出这东西的人,简直就是法阵界的耻辱,败类这样的东西,怎么可能有任何威胁呢?恐怖阵,尼玛的,搞笑来的吧?”

    他批判得毫不留情,弄得有人面子挂不住了,莫名之间传来一声生硬的汉语:“有本事你进来!”

    这话儿突然响起,我们顿时就四处望去,想要找到出声的方位。

    不过那家伙显然是有准备的,经过几次的转折。

    没有人发现他的位置。

    我听这声音,应该不像是户田尹的。

    按理说屈胖三这个人虽然狂妄,但想来稳妥,不该中这激将法的,结果他竟然毫不犹豫地往前走去,说来啊,来互相伤害吧,使出你全部的力量来,让我证明给你看一下,你的这破阵法,到底有多草鸡……”

    我瞧见屈胖三毫无顾忌地向前走去,有心想要拦住他,却给陆左给抓住了胳膊。

    他对我说别动,让他弄。

    杂毛小道在我耳边低声说道:“他想要以身试险,引蛇出洞,放心,他应该是有把握的。”

    屈胖三冲进大殿正中,突然间金光四射,无数仙音落下,大珠小珠落玉盘,叮叮当当乱响,随后那些珍珠陡然浮空而现,开始迅速飞转,化作一道霞光,而光芒洒落而下,那些金砖银锭竟然开始熔化,变成了无数金盔金甲的古代力士,长枪如林,朝着他汹涌冲去。

    这些古代力士浑身冒着金光,仿佛天神返世一般,个个凶狠无比,气势比起我们这边的好多人都不输一点儿。

    只不过它们的眼中只有屈胖三一人。

    这些金甲力士并不仅仅只是在地上行走,有的却是腾空而起,凭空悬浮。

    一瞬间,屈胖三面临着全方位的攻击。

    很多人感受到了这法阵的威力,心中倏然一紧,眉头皱起来。

    尽管屈胖三将这法阵批驳得几乎一无是处,但在很多人的眼中看来,还是有着许多恐怖之处的。

    不愧是“十方俱罗大恐怖阵”。

    屈胖三之前的提醒,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实实在在的金玉良言。

    然而就在屈胖三就要被着无数金甲力士给吞没了去的时候,那家伙却仿佛抽风了一般,身子迅速转动,脚踏罡步,右手呈现剑指,朝着半空中不断点拨,口中念念有词:“东方九气青天,明星大神,焕照东方,洞映九门,转烛杨光,扫秽除氛;开明童子,备卫我轩,收魔束妖,上对帝君,奉承正道,赤书玉文,九天符命,摄龙驿传,普天安镇……我得飞仙,摄!”

    他舌绽春雷,指尖往前一戳,口中怒喝一声,却有一道霞光从指尖迸发了出来。

    这霞光在一瞬间映照在了跟前的这些金甲力士身上,然后如烈焰一般,朝着后面迅速传染而去。

    三秒钟之后,上百位两米多高的金甲力士,居然在一瞬间噗通跪倒在地。

    它们手持长枪,单膝跪地。

    所有人都朝向了一人。

    那人便是屈胖三。

    而身处中心的屈胖三仿佛帝王一般,目光巡视周遭,看着这些金甲力士,口中嘀咕两声,然后大声喝道:“双皇守门,七真卫房,灵津灌练,万气混康,赦!”

    一语言罢,无数金甲力士扬起手中的长枪,朝着地下猛然一戳,然后使劲儿一撬。

    一瞬间,大殿那大理石铺就的地板顿时就一片混乱,而有一个白色身影从漫天的尘土之中狼狈逃了出来。

    那人穿着一件白色和服,脑袋上留着可笑的地中海发型。

    这是日本古代的传统发型。

    而这人落地之后,被一众金甲力士长枪指着,顿时就有些慌乱了,左右突围,却走投无路,一脸悲愤地说道:“你怎么办到的?”

    说来也是,他们这边精心准备,天时地利人和,什么都弄好了,结果法阵一开,却被屈胖三轻轻点拨一下,顿时变成别人的手段了,这事儿怎么能够叫人不懵逼呢?

    只是……

    屈胖三冷冷一笑,说在大人我的面前玩法阵,特么的就是鲁班门前耍大斧,砸场子来了是吧?

    那哥们一脸无奈地说道:“我……”

    他中国话说得本来就不利落,此刻如同丧家之犬,哪里还有什么可说的。

    屈胖三瞧见他支支吾吾,冷然一笑,右手一挥,那些快要凝固了一般的金甲力士却是化作了一道金色的长河,落到了他的胸口出去。

    上百个的金甲力士,满满一大殿的金砖银锭和珍珠,全部都给他收进了崆峒石之中去。

    我瞧见平沙子的眼皮一直在跳。

    他刚才说我们这里的人并不会贪图这些财物,说得大气凛然,大家伙儿的心中也是热血激荡,结果转过头来,屈胖三就将这些东西给收得一丁点儿都不剩下,就跟蝗虫过境一般。

    这特么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打脸啊……

    我瞧见平沙子吃瘪的样子,感觉笑意蔓延,快要憋出内伤来。

    屈胖三收了这些,嘻嘻笑道:“十方俱罗大恐怖阵之所以难布,并不是说有多少技术含量,而是折腾这法阵实在是太土豪了,一般人弄不起,多谢你的材料;对了,你师父在哪儿,我们有事情跟他商量,让他出来。”

    那人恶狠狠地盯着屈胖三,说你们杀了师父最疼爱的儿子二郎,他恨你们还来不及,如何肯见你?

    屈胖三走上前来,抬头打量这个家伙,说你的法阵手段一般般,不过还算不错,想来你师父对你也是很喜欢的吧?

    那人顿时就得意起来,说这是自然。

    屈胖三眯着眼睛,说我若是杀了你,你说他会不会心疼?

    啊?

    那人咬着嘴唇,没有再说话。

    几秒钟之后,他突然间伸手往怀里摸去,随后抓出了一根锋利的苦无来,准备朝着自己的心窝子里捅去。

    他准备自杀。

    不过屈胖三显然是早有预料,身子一晃,人便接近了对方。

    两人在一瞬间出手,噼里啪啦打了一场,随后屈胖三将那家伙手中的手里剑给夺了过来,往旁边一扔,又出手将对方的手脚全部都给卸了,扔在地上去。

    拍了拍手,他转过头来,对着我们这边的众人说道:“哪位有着审问人的手段,不妨使出来,我们也好知道这博望峰的底细。”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有一个长得跟老港片里面八两金一般模样的丑老头儿站了出来,嘻嘻笑着说道:“我古二倒是有些家传的刑术和搜魂术,不如让我来试一试?”

    屈胖三抬了一下眼皮,说莫非是满清十大酷刑传承的刑狱古家?

    那丑老头咧嘴一笑,说都说河东屈师乃江湖百晓生,行走活字典,果不其然只不过我古家是从明朝锦衣卫时代就有了的,传承却不是打满清来的。

    屈胖三挥了挥手,说这一行你是专家,你弄吧;对了,需要日语翻译么?

    丑老头嘴一咧,露出两大排黄牙来,说不用,某家精通八国语言,至于日语嘛,没事儿看个日本小电影的,也从来不需要翻译。

    老头儿一笑,特猥琐,却没想到很对屈胖三胃口,他竖起了大拇指来,说不错,古二是吧,想不到江湖竟有你这般的奇人。

    的确,凭借着一身刑名手段,却也闯入了五十大候选人的名单里面,也是厉害。

    随后古二给我们展示了什么叫做刑讯逼供的手段。

    这简直不是刑讯,而是屠宰场。

    我看着古二用一小把片刀,将那人右手上面的肉全部削得干干净净,就剩下白色的骨头出来时,顿时就胃中翻腾,忍受不住,于是出了殿外来。

    没一会儿,大部分人都跑出了外面来,就连屈胖三也没有例外。

    那老东西的手段,实在是太恶心了,令人发指。

    不过很快,十来分钟之后,古二屁颠屁颠儿地跑了出来,找到了屈胖三,说那家伙交代了,他们都在圣心殿那儿等着我们呢。

    <b>说:<b>

    臭味相投,屈胖三又获得粉丝一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