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登峰
    陆左找元晦大师,自然是准备好好地谈一谈。

    无可否认,出身自白马寺、被称之为佛门禅宗第一高手的元晦大师,无论是修为,还是心性,都是上上之选,这样的人,挤进天下十大里面去,并不是问题。

    在海常真人和善扬真人两位江湖名宿的跟前,他却选择了陆左,甚至还带着两位与自己交好的佛门大师一起加入,这是对我们的示好。

    不过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在出发之前,陆左得弄清楚。

    时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过分的谦虚是虚伪,而过分的骄傲则是愚蠢。

    陆左做事,习惯谨慎。知己知彼,方才能够安心。

    我不知道他们到底谈了些什么,不过两人差不多聊了一个多小时,我放哨的时候,偶尔望过去,发现两人相谈甚欢的样子,就放心许多。

    说句实话,陆左是那种看似寻常,却特别容易获得别人信任的人。

    这一点大家有目共睹,不管是谁,都会这么说。

    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我们聚拢一起,在残骸之中找了个地方,相互依靠,昏昏睡去,次日清晨,我被鸟叫声吵醒在,睁开眼睛来,瞧见周遭有好多的人,大家或站或坐,聚集在了一块儿来。

    屈胖三对我说道:“瞧你睡得挺香的啊,呼噜打得震天响……”

    我有些诧异,说我打呼噜了?

    屈胖三认真地点头,说对啊,真当这儿是自己家了么?

    我不知道他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也不想辩驳,看着周遭的人,说什么情况,准备出发了么?

    屈胖三点头,说对。

    我看见大家经历过一夜的休整,精神状态比昨日要强上许多,此刻各自分列阵营,目光锐利,颓废之气一扫而空,显然是准备大干一场了。

    不过倒也不是每一个人都精神奕奕,昨天到底还是剩下了一些伤者。书阅ぁ屋

    这些人并没有编入三个小组,而是跟着赵承风以及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一起,另外单独编组。

    我在其中还瞧见了楚选大校。

    他居然也没有死。

    出发之前,照例是鼓舞士气,善扬真人和海常真人相继发言,另外也让陆左讲了几句话,然后大家将前进基地这边的东西收拾整理了一下,这才出发。

    我们这一次的目的地是东北方向的古仙人遗址,因为方向确定了,不会有什么迷途,所以速度倒也不慢。

    特别是这岛上的异兽经历过了昨天的狩猎之后,麻烦就少了许多。

    当然也不是没有,毕竟大家又不可能像是梳子一般扫荡过去。

    接近四十人的队伍,分作四组,呈三角箭头形状,朝着东北方向处走去,相隔的距离都不算远,一旦有事,彼此之间都能够有一个照应,所以倒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我们一路潜行,路上没有碰到那些剑主,就仿佛这些人全部消失了一般。

    但事实上,只要是稍微有一些敏锐触感的人,都能够感觉得到那林子深处,总有一部分不怀好意的目光,正在打量着我们。

    一旦我们这儿有所松懈,那些目光的主人就会一瞬间出现,在我们的身上咬一口。

    而随着时间的延续,以及队伍的深入,我们不可避免地见到了同伴的遗体。

    这些遗体有的还能够保持完整,能够瞧得出模样和来历,而有的却是给野兽动了去,只留下了残肢断体,根本无从知晓对方到底是何人。

    瞧见这些,我的心中很难受。

    因为我想起了一个朋友,就是依韵公子尚晴天,出发之前,我们曾经约定过彼此间通过符箓传讯,然而两次他都没有出现过,后来甚至根本都没有回来过。

    尽管心中还有一些期冀,觉得吉人自有天相,但我们到底不是天真之人。

    现在这样的情况,基本上只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他已经遇难了。

    一想到这件事情,我的心里就有些难受。

    我与他相识于荒域之中,而后并肩作战,对抗钊无姬,后来我还曾经将小香港拜托给他,后来去了宝岛,想要找寻东海蓬莱岛的下落,也是他出手帮忙的。

    对于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我心中一直怀着好感,把他当做朋友。

    但是现如今,我们到底还是没有能够护得住他的周全……

    这事儿让我自责无比。

    这一次大部队开拔,无法使用地遁术,也没有办法将距离拉开,而且走走停停,时不时需要埋葬同伴尸骸,所以我们一直到了下午三点多,方才赶到了东北方向的那条大河之侧来,瞧着远处的海滩,以及河对面博望峰上的雕阁画栋,楼阁亭台,众人啧啧称奇。

    而我们则都变得严肃了起来。

    是非成败,在此一举。

    能否离开这个鬼地方,回返到现实的世界里面去,就得看今天大家伙儿的表现了。

    在渡河之前,三个组的领头人将大伙儿聚拢在一块儿来,而屈胖三则当仁不让地站了出来,跟大家讲解起了峰上的一应事物来。

    他告诉众人,经过昨日的变故,盘踞于此的日本人一定是早有防备的。

    他们若是早早地跳了出来,一切都好应付,但如果一直没有什么动静的话,指不定就在憋着什么大招呢,所以需要任何人都得小心谨慎,不要妄自乱动,如果谁只顾自己,不顾旁人,甚至四处乱来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动手,将这麻烦给解决掉。

    他说得严肃,目光在每一个人的身上巡视而过,没有人敢呱噪什么,都表现出了很服从的样子来。

    因为大家伙儿都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只有精诚合作、同心协力,方才能够逃脱此处。

    而在此之前,一切的恩怨都暂时放下来。

    没有什么,比逃命更加重要。

    而我们几个小团体的人才知道屈胖三之所以这般说,是因为我们怀疑这里面的人,很有可能会有几人,或者一人是别人在这儿的潜伏者。

    有可能是三十四层剑主的,也有可能是黑手双城的。

    不过不管是哪一方的,只要他敢有任何超出正常范围的举动,我们都会毫不犹豫地出手制止。

    讲完了规矩之后,屈胖三和我率先渡河。

    我们在这一次的行动之中,充当了向导和先锋的角色,毕竟只有我们来过这个地方。

    而屈胖三对于法阵的研究,也使得他成为了当仁不让的排头兵。

    对于这个事儿,他倒也没有太多的抱怨。

    屈胖三不是那种整日唧唧歪歪的人,虽然爱吹牛,爱装波伊,但他从来都是喜欢以事实来说服人,让人震惊。

    我们又来到了峰下的那个广场。

    那些铜像依旧存在,一动也不动,而屈胖三则跟所有人都反复交代了,必须要按照他的步伐,又或者前人的步伐进入其中,如果将这法阵给误触启动了,到时候又将是一场麻烦。

    好在我们这一大群的人里面,个个都是当今之世的英杰人物。

    能够入选五十大名单的人,每一个都有着不同凡响的来历,在自己的那一片地区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出现猪队友的人少之又少。

    当然,这个得排除那些故意犯错的人。

    针对这一点,屈胖三事先讲得很清楚,而经过了再三的警告之后,倒也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即便是有人准备搞事,估计也给吓得不敢妄动。

    有惊无险地通过了峰下法阵,我们开始沿着台阶往博望峰之上行去。

    那一大片的古建筑,是从半山腰处开始的,而在此之前,我们需要走上一条曲折而漫长的台阶。

    之前的时候,我们就是在这地方遭遇到了那日本镇国级的高手户田尹,并且最终选择逃离,不与其决战到底的。

    我们之所以走,并不是打不过户田尹。

    主要的原因,是屈胖三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力量在峰顶处,而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希望与人汇合,再做计较。

    所谓镇国级高手,拉出来,跟我们这一大帮的人拼,估计能够与他单挑、并且战而胜之的,没有十个,也有八个,甚至更多。

    天下英雄,皆汇聚于此。

    这是大话,毕竟这世间到底还是有那淡泊名利之人,更有那公门中人也不得入内,还有那邪道巨擘……

    不过如此,也是相当恐怖了,估计让日本举国之力,派来的顶尖强者,也未必有如此阵容。

    我们往上走,整个山峰就像死一样的沉寂。

    一直来到了巨大的山门之前时,我们都没有遇到半个人的身影。

    这情况让人有些疑惑。

    难道……户田尹知道我们的实力,所以选择暂避锋芒,不跟我们正面对抗了?

    想到这儿,我不由得笑了。

    这事儿是不可能的,像那样的家伙,很难会抛弃自己的基业,仓皇逃离的。

    这帮家伙,铁定在憋着坏水呢……

    我们小心翼翼地前行着,过了山门,来到了路旁的一处大殿前,经过屈胖三的检验之后,我们进入了大殿之中,结果一瞧,便被那辉煌的珠光宝气给迷花了眼睛。

    却见那大殿之中,遍地都是金砖、银锭和无数满地乱滚的珍珠……

    <b>说:<b>

    登峰造极&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