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联络
    白头山和宇宙国虽然是同一民族,但到底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究根到底,恐怕白头山的要比较流氓一点,吃你的用你的,最后还要啃你一口,你不给,跳着脚骂,世上这般无耻的人,估计也没有几个人了。

    正是知道这情况,所以大家的心思顿时就是一沉。

    白头山,难对付。

    对于善扬真人的话儿,陆左十分意外,不过并没有慌了神,而是开口问道:“这事儿可当得了真?”

    善扬真人有些不喜了,说至关紧要的事儿,我难不成还会骗大家伙儿不成?

    陆左摇头,平静地说道:“倒不是说真人骗我,只不过我这边也有一条道路,却是关系到东洋的……”

    言罢,他谈起了之前与元晦大师等人说的情况来。

    听到陆左的话,善扬真人为之一喜,说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这边前路被阻,而另外两边却柳暗花明又一村,如此说来,倒也不必太多担心。

    马烈日开口说道:“不必担心?这事儿恐怕不止吧,要晓得那一帮耍剑厉害的家伙,正在四处追杀我们呢,保不齐他们有将我们给一举围杀的实力呢?”

    善扬真人显然是没有遇到过那些剑主,便问起相关的实力来。

    我们这边聚集的人里面,有几人是遇见过的,死里逃生,谈起这些家伙来的时候,莫不是倒抽凉气。

    听到众人的反馈,善扬真人点头,说如此说来,这茫茫大岛之上,除了那些异兽之外,这帮家伙才是我们真正需要面对的敌人……

    赵承风说师父,我们需要早些作决断,不然时间拖得越久,对我们就越不利。

    的确,我们对于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道到底有些什么危险,如果一直这么拖下去,到时候给养和所有的东西都消耗了去,问题可就变得严重了。

    善扬真人沉吟了一会儿,找到了陆左,说如今之事,众人不得分散,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

    陆左说现如今摆在我们面前的,有两条路,一走东洋,一走白头山。

    善扬真人点头,说对。

    陆左说我的意向是东洋,那里才是根本,不过你刚才也有说过,海常真人在盯着白头山那边,不管如何,我们得去跟他们汇合……在那边,有几个人来着?

    善扬真人伸出手指,说三个,海常道友、平沙子,还有茅山宗的掌教真人符钧。

    陆左点头,说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先去汇合,与白头山的人接触一下,再作打算也不迟。

    善扬真人说何时出发?

    陆左说现在走最好,时间拖久了,不知道海常真人那边会出现个什么变故;不过现在天色已晚,我们若是走了,一来夜里行路,危险会大上许多,而且也容易被人偷袭,再有一个,那些不知道消息、晚归而来的人,说不定什么都不知晓,错过了些什么……

    听到陆左的话语,善扬真人点头,说的确如此。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那该如何办?

    陆左藏拙,不肯出主意,拱手说道:“我这也是头疼得很,不知道如何是好,还请真人示教。”

    善扬真人眯眼,思索了一会儿,说当务之急,是将人集合在一块儿,免得被各个击破,所以现如今最好的办法,是将海常道友等人叫回来,到时候一起出动,方才是正理,只不过……

    他左右看了一眼,说不如这样,我带人赶往西南方,与他们汇合,再将人带回来?

    善扬真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并不肯定。

    他显然不肯离开。

    陆左大约也是知道对方的想法,开口说道:“不如这样,我们择一行精锐,前往西南与海常真人等汇合,随后共同回返,而这边我们则驻守此处,免得被攻占了去,使得那些晚归者无家可回真人你看如何?”

    善扬真人说这办法好是好,只不过谁人前往呢?

    此刻天色已黑,林中尽是危险,充满着死亡的气息,这个时候赶路,简直就是寻死。

    所以当善扬真人的目光巡视左右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低下了头去。

    他们不肯离开此刻的安全。

    陆左这个时候笑了,指着我,说这是我弟,真人想必认得。

    善扬真人说陆言是我亲自推荐进入候选人名单的,我怎么会不识呢?

    陆左说我老弟别的不说,这脚程倒是一等一的厉害,赶路的手段还算不错,便由他去找寻海常真人吧只不过他与海常真人并不熟悉,只怕海常真人未必肯信他,所以还请真人这边也出一人,帮他作证。

    善扬真人指着旁边的赵承风,说承风,你且随陆言去吧。

    赵承风并不愿意这黑乎乎的时候跑出去,不过自家师父发了话,他也不敢违反,拱手说道:“弟子遵命。”

    而这时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元晦大师突然间开了口,说夜里林间危险,须有人护法,算我一个吧。

    老和尚虽然之前针对过我,但此刻表现出来的气度,倒也让人刮目相看。

    屈胖三有气无力地说道:“陆言算我小弟,吃糠咽菜,做牛做马,他可不能出事儿,我跟着照看吧……”

    简单几句话,便决定了我们四人同行。

    出发前五分钟,我们几人汇聚在一块儿,陆左看着我,说阿言,这事儿没有跟你商量,就擅自指派,你别多想。

    我笑了,说左哥我晓得,你让我去,是看得起我。

    陆左说我们这里面的人里面,最灵活的便是你了,不管碰到什么情况,都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所以我才会让你前往;至于胖三,你多帮忙照看……

    我点头,而屈胖三则不满地说道:“应该是大人我罩着他才对。”

    陆左笑了,说那是。

    他倒也不跟屈胖三争辩,简单交代几句之后,我们四人汇聚,然后从基地前门这儿的口子处滑落而下,落到了山崖下的草地前。

    我着急赶路,回头对赵承风说道:“且抓着我的手,你指方向,我们赶过去。”

    赵承风晓得我的本事,毫不介怀地伸手过来。

    我抓着他和屈胖三的手,然后看向了元晦大师,说大师你先行。

    元晦大师摇头,说你先走,我在后面跟着就是了。

    他有神足通这等的佛门神通,行走如风,比之我的地遁术更加强悍,而且几乎不损耗太多劲力,算得上是一厉害本事。

    我知道这事儿,没有与他多加客气,足尖一顿,便朝着西南方向奔行。

    一路且停且走,我让赵承风指路,马不停蹄,四人在半个多小时之后,终于赶到了西南边这儿,从树林的缝隙之中往远处望去,却见远处有波光粼粼的大海。

    在海滩附近,有一些简陋的窝棚,连绵一片,几乎成了一个小村庄。

    不过此时此刻,那村庄却给点燃。

    熊熊大火吞噬一些,其间还有人在火海之间奔走,人影跳跃,一片慌乱。

    赵承风瞧见这场面,顿时就皱起了眉头来。

    他说怎么海常真人这般焦急啊?

    他们离开的时候,是与海常真人约定,等他们回返而来的时候再发动,将通道只是彻底弄清楚,谁成想我们赶到的时候,双方已经打了起来。

    赵承风埋怨着,而元晦大师却竖起了右掌,先是一声“阿弥陀佛”,随后说道:“海常真人乃得道真修,未必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屈胖三点头,说对,也许是那帮什么鬼剑主弄的事情。

    我们说着话,朝着不远处的那一片火海扑去。

    我们这边刚刚出了林子,突然间有一道凌厉之极的剑气,从极远处陡然射来,我们感觉到这锋芒毕露,果断地扑倒在地,避其锋芒,却听到身后的林子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声音,我回头望去,瞧见那三十多米纵深的林子,却是给齐腰斩断了去。

    好犀利的一剑。

    这剑气凌厉,有人给吓得胆寒,然而我们这里面的四人,个个都是骁勇之辈,最先反应过来的,却是那白马寺的元晦大师。

    大师打架,啥也别说,开口就是一句佛号:“阿弥陀佛!”

    他一声喊,人便消失不见,我的炁场感应之中,却知晓他已经冲到了那剑客的跟前去。

    我们奋力向前冲,却听到噼里啪啦一连串的炸响,随后从火海中冲出了好几道的影子来,一瞬间向元晦大师斩出无数剑。

    剑光浮动,元晦大师身陷其中,而这时又有几人从其中冲出,与那些人交手。

    双方斗成一片,而当我们冲到近前来的时候,那些人却甩出了符箓,烟雾缭绕之中,消失不见了去。

    这个时候,我们方才瞧见后来冒出来的那几人,却正是我们所要找寻的海常真人、符钧和平沙子三个,不过与我们想象中的不同,这三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鲜血沾染,颇为狼藉。

    瞧见我们出现,那平沙子将手中的东西扔下,然后冷哼一声道:“你们来做什么?”

    我低头一看,却见他扔在地上那满地乱滚的玩意儿,竟然是一个人头。

    人头的双眼圆睁,却是死不瞑目。

    <b>说:<b>

    不识好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