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五人猛于虎
    道教之中,有三十六层天,分别是欲界六天、色界十八天、无色界四天、四梵天、圣境四天。

    其中圣境四天,分别是太清境大赤天、上清境禹余天、玉清境清微天,以及大罗天,所谓大罗,即为“诸天有限而大罗天无限,却又包罗于诸天之外,没有终极”,而因为这圣境四天太过于玄奥飘渺,又被人统称为一层,也就是三十三层天的来历。

    然而不管是三十三层天,还是三十六层天,总之一句话,以这个标准来命名的诸般剑主,定然是人多势众。

    这可不得了。

    以现在我们遇到的几位剑主的实力而言,他们每一个人都有堪比天下十大的水平或许会差一些,但差也不会差太多。

    正是如此,使得别说三十多个,就算是来十多个,我们这儿就都扛不住。

    真正遇上了,没别的,只有跑。

    而且跑还不一定能够跑得掉。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跟这帮势力已经结下了死仇,从太皇黄曾天在茅山宗附近跳出来与我们对敌,并且想要致陆左于死地的时候,我们就没有办法和解了,再加上后来我与屈胖三在滨城击杀太明玉完天剑主,以及后面的一大堆破事儿,这完全就是你死我活、不死不休的局面。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消耗敌方的力量。

    而长期混江湖的我们,对于一点最是明白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教训一个人,打得他遍体鳞伤,不如砍断他一条腿。

    这个叫做废了对方的有生力量。

    所以在这个自称为太极蒙翳天剑主的家伙准备暂时逃遁,并且呼叫同伴的一瞬间,原本在旁边围观,让王明一人出手的左道,还有屈胖三和我,都没有半分犹豫,立刻动了手。

    陆左的鬼剑,杂毛小道的雷罚,屈胖三的量天尺,我的止戈剑。

    四把法器,四件凶兵。

    再加上王明那把二郎神一般的三尖两刃刀。

    五个人。

    高手较技,从来不是做加减法,不会说一加一大于二,又或者小于二,关键还得看搭配。

    同样是油盐酱醋糖,好的厨子能够炒出让人感动的美食,而有人炒出来的,却只能够全部都倒进潲水桶里面去。

    我们五人,从来没有一次真正的合作。

    如果是左道,又或者我和屈胖三,那默契程度,简直就是左右手,但加在一起,又加上一个王明,这事儿可就多了许多的问题,如果配合不好,只怕还会相互影响,甚至伤到彼此。

    但是在那一瞬间,陆左出手了。

    他的左手往前方陡然结印,然后一声洪钟大吕,在天空之中炸响起来,随后王明的三尖两刃刀迸发出一股恐怖的黑龙之气,将太极蒙翳天剑主笼罩,使得那个家伙不得不全力舞剑,化作漫天风华,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他的脚下一软,却见一只脚伸到了他的胯下来。

    屈胖三惊天绝技之,撩阴脚。

    砰!

    那人纵然是练就了铁裤裆,也扛不住屈胖三这断子绝孙的一脚,顿时就惨叫了一声,而随后杂毛小道的凌厉一剑斩了过来,使得他不得不捂着裤裆往后退,转身欲走的一瞬间,却有一道光罩在了他的脸上。

    无量天尊。

    陆左高亢的声音与那光融合,将快如疾电的太极蒙翳天剑主给定在了当场。

    这一下几乎是弹指一瞬间,然而我的止戈剑已经穿到了他的胸口处。

    对方的胸口坚硬得如同一面铁墙。

    好硬!

    我在感受到止戈剑反馈的一瞬间,没有退却,而是将一剑斩的剑意融汇其中,猛然一抖手,再一次刺出。

    长剑齐胸而出,那太极蒙翳天剑主怒声一吼,奋力挣扎,却又有三把利器插入对方体内。

    雷罚、鬼剑、三尖两刃刀。

    感觉到死期再临,那太极蒙翳天剑主的七窍皆有鲜血流出,怒声吼道:“你们这帮该死的狗贼,太欺负人了,就不能一个一个地上……”

    话儿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气息消失,而与此同时,突然间有一道亮光从头顶天灵盖处倏然而飞。

    杂毛小道早有准备,伸手一抓,说休走!

    那物件倏然停顿,我瞧见了,心中顿时就惊骇万分,而对面的王明也是一脸震惊,双目圆睁。

    这玩意,竟然是一方青铜大鼎。

    它与我击杀太明玉完天剑主时浮现出了,并且被聚血蛊给吸收了的大鼎是一般模样。

    那玩意剧烈抖动这,杂毛小道看样子是有一些拿捏不住,几秒钟之后,他大声喊道:“快想想办法,这玩意的力量太强了,我掌控不住……”

    这时屈胖三大声叫道:“陆言!”

    我没有犹豫,直接祭出了聚血蛊来,那虫子瞧见半空中的青铜大鼎,顿时就像是饿了几天的大肚汉瞧见了喷香大肉包,单身四十年的老光棍入洞房一般,急乎乎地冲了过去,十八只触手将其缠住,然后不停地旋转着。

    没一会儿,那青铜大鼎就化作了一道青色光芒,融汇于它的身上去。

    杂毛小道松了一口气,瞧见这模样,忍不住说道:“嘿呀,你小子还挺有一手的……”

    我点头,把当初在滨城时与太明玉完天剑主时的细节部分,跟大家讲出来。

    听到我的话语,王明忍不住插嘴说道:“也就是说,别的剑主也有?”

    我点头,说应该是吧?

    陆左说那太皇黄曾天剑主怎么没有?

    我说这个……

    杂毛小道说先别说这么多,我们先撤,找个地方蹲起来,看看那家伙的伏兵有多少,如果可以,再全数吞下。

    众人点头,分散离去。

    我们在这附近潜藏埋伏,结果等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瞧见人,而这时我附近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我顿时就紧张了起来,握住了手中的止戈剑,准备随时反击。

    然而当那动静接近我这边的时候,却听到了屈胖三的声音:“你个傻波伊,是我,别乱动啊。”

    他来干嘛?

    我收起长剑,瞧见屈胖三摸了过来,不由得好奇,说你不去那里埋伏,跑我这儿来干嘛?

    屈胖三说那帮家伙应该是彼此都有感应的,知道那狂妄自大的太极蒙翳天剑主给我们围杀了,肯定不会上当,傻乎乎地跑过来了。

    我觉得有道理,点头,说对,想不到五人联手之力,居然这么强。

    屈胖三说嘿嘿,关键是大人我运筹帷幄好吧?

    我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说你当真是脸皮厚如墙看,这牛皮也敢吹……

    屈胖三说就是,你问问他们……

    我不想跟他在这个问题上面争论,说你找我干嘛,是想说收工么?

    屈胖三摇了摇头,说你刚才有没有觉得,那个隔壁老王挺奇怪的?

    啊?

    我一愣,说你什么意思?

    屈胖三说你没感觉?

    我说你别乱想啊,人隔壁老王挺不错的,跟左哥和萧大哥是生死弟兄,而且江湖地位也很高,别的不说,光我这剑,好端端的龙骨,人家眼睛不眨就拿出来了,那叫一个阔气……

    屈胖三说一根真龙骨骸,就把你给收买了?

    我说不是,人挺好的,你没事儿怀疑他,我觉得有点儿影响团结。

    屈胖三说我也没有怀疑他啊,我只是觉得他看到那个青铜大鼎的时候,表情有点儿怪异,似乎知道一些什么,却隐瞒着,并没有说出来。

    我说你的意思,是指他知道这青铜大鼎是什么?

    屈胖三点头,说对。

    我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他可能知道一些什么,不过人家既然没说出来,自然有其中的道理所在,俗话说得好,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没必要太过于深究。”

    屈胖三看了我一眼,嘿嘿笑,说你倒是想得开……

    他瞧见我这态度,也就没有再多说了,而随后我们又等了差不多一刻钟,发现依旧没有人过来,便不再守候,然后聚在一起商量的时候,屈胖三也没有再谈论此事。

    我们商议了一下,决定将之前的消息传播出去,所以从这边开始,朝着林中搜索,尽量找到更多的同伴。

    依旧是三组,左道、我和屈胖三,还有王明,不过我们彼此之间的距离,相隔一两里路。

    这距离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有充分的反应时间。

    继续向前,我们陆陆续续又瞧见了好几具候选人的尸体,这些有的是被异兽给捕杀的,也有的身体之上有剑痕,一看就知道是那些什么剑主下的手。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心情变得越来越沉重了。

    万万没有想到,黑手双城居然和这帮丧心病狂的剑主合作,将江湖上这些顶尖好手,全部都留在了这里。

    一个多小时之后,我和屈胖三来到了一处山崖前方来,这儿又是一片狼藉。

    我们赶到的时候,瞧见好多的异兽尸体,却没有瞧见人的。

    我们仔细搜查着,而这个时候,突然间有人冷声哼道:“你们在找什么,想杀我么?”

    我转头过去,却见楼兰神鹰马烈日一声鲜血淋漓,从草丛之中钻出来。

    他死死地盯着我们。

    <b>说:<b>

    呜呜呜,你们太欺负人了,有本事一个一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