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不是凡人
    饼日天驾到。

    这个男人穿着一身白色绸缎的练功服,黑布鞋,膀宽腰圆,体型肥硕,从对面的人群之中缓步走了过来。

    我的五场已经打满了,而这一场,则是屈胖三的最后一场。

    我们与饼日天,也就是黄胖子不但认识,而且还是老熟人。

    当初在游艇拍卖会的时候,黄胖子那一剑当真是惊艳无比,而他这些年来一直是慈元阁这个江湖上最会赚钱的商家聘请的首席供奉,明里暗里,不知道料理了多少江湖宵小,故而在这江湖上的名声,其实也是挺盛的。

    慈元阁啊,它以前的首席供奉,可是天下十大之中的一字剑。

    而且别人不知道,我们却是清清楚楚。

    那一字剑可是饼日天的父亲,或者说,他是一字剑黄晨曲君的私生子。

    所谓私生子,就是不对外公布的儿子。

    按理说,一字剑一生孤僻,既没有娶老婆,也没有生孩子,有这么一个崽儿,谈不上什么私生不私生,毕竟是自己的骨血,然而一字剑直到死,都没有对外公布过这事儿,江湖上也罕有人知晓,我们估计,可能是生一字剑的那女人身份有些古怪。

    当然,这些都不是我们所能够追究的,只是此时此刻,对于饼日天的出现,我们都有一些惊诧。

    他出现在哪儿都没问题,但是跑过来给我们打擂,这事就有点儿奇怪了。

    不过没有等我琢磨清楚,那边已经报上了来历。

    南海一脉,黄小饼。

    简简单单的话语,但是却引发了无数的轰动之声来。

    因为他前面的那四个字。

    南海一脉。

    南海一脉,这个派别在很久之前,除了老一辈的江湖人物之外,很少有人听闻过,而随着一字剑黄晨曲君入选天下十大,方才让世人渐渐听闻,后来有人知道,那一字剑还有一个师兄,叫做亭下走马,曾经号称天下第一杀手,而一字剑之后,南海一脉又出了两个人。

    这两人,一个叫做隔壁老王,另外一个,叫做燕尾老鬼。

    就是这两个人,将南海一脉的威势推到了最高峰。

    现如今的江湖人物,也都知道了在烟波浩渺的南海之地,在南海无数的岛屿和礁石之中,藏着一个顶尖的宗门,它在上一辈出过“妖、魔、鬼、怪”四大高手,皆是称雄于世之人,而后又收了几个徒弟,个个都是江湖顶尖。

    这有点儿像是精英培训班,人数不多,每出来一个,都是个顶个的强人。

    这个饼日天江湖风闻顶尖,或许并不如那什么玉鼎真人蒋千里,但相差也算是不远了……

    这样的一个人物站出来,又是什么意思呢?

    双方在动手之前,屈胖三平静地说道:“南海一脉的手段纷繁众多,各有独到之处,而南海一脉的传承都是醍醐灌顶,我一外人,就不多言了,咱们直接动手就是。”

    他装作不认识黄胖子的样子,如同武者一般,双手抱拳。

    黄胖子也在五米之外,双手抱拳致意。

    两人的气场都很足。

    这一位挑战者,是这两天时间里面,屈胖三唯一认真对待的人,礼数做得周全无比。

    随后黄胖子出剑了。

    他的剑,是石中剑,这把剑曾经是天下十大一字剑的招牌武器,后来传承到了陆左的手中,而后陆左在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将这石中剑又交到了他的手中来。

    这把剑是飞剑,江湖人听闻莫不垂涎三尺,然而陆左却显得十分豁达,没有丝毫不舍。

    子承父业,这就是他的想法。

    所以说,从这一点上面来,陆左对黄胖子是有恩的,这也是黄胖子为什么认识我之后,就一直全力帮助我的原因。

    他的剑不长,然而刺出来的时候,凭空就是一阵惊涛骇浪,各种炁场涌动,滔天而起。

    这剑法,莫名之间带着许多海腥味儿。

    显然,对于南海剑技,这个胖子已经有着最为深刻的感悟,也成为了他扬名立万的根基。

    面对着黄胖子的超卓剑法,屈胖三却显得很平静。

    他的手中也有一物,不过不是之前的那把木剑,而是一把戒尺。

    黄小饼手中的剑名满天下,倘若是拿出一把简陋的木剑来对拼,未免太瞧不起人了。

    屈胖三手中的这把戒尺也是有来历的。

    它叫做量天尺。

    这玩意别的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却最为神奇,就如同孙悟空的金箍棒一般,可长可短,可大可小。

    这法器是如此的神奇,难怪当初赵公明一直藏在手中。

    这是一场恶战。

    黄胖子与屈胖三两人,一个大胖,一个小胖,在瞬间的交手之中,抖落剑花无数,两人身影宛如幻影,倏然而分,又再次冲击,在短暂的时间里,迸发出了最为激烈的战斗来。

    俗话说得好,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围在这里的五六百人里面,外行人最多,看这幻影一般的分分合合,大呼痛快,而还有一部分人,却看出了两人之间的交手。

    他们许多人甚至看不清楚这两个薄薄的身影到底谁是谁,但是却能够感受得到其中的凶险。

    飕……

    一声炸响,石中剑终于腾空而起,在半空中飞扬了起来。

    飞剑,飞剑……

    这把剑有的人认识,但大部分人都是不认识的,但飞剑,众人就算是没有见过,却也是都有听闻的。

    每一把飞剑,在这江湖上之上,都是有名有数的,绝对不会凭空出现。

    所以当石中剑飞起来的时候,围观的群众一下子就喧闹了起来。

    飞剑啊,这玩意许多人可都只是听长辈或者见多识广的江湖朋友口中说起过,哪里有曾见过?

    而兴奋涌起又退散之后,这些人的心中,估计就已经开始发凉了起来。

    尼玛,这天下十大,真的不是寻常人能够企及的。

    许多人自觉打遍老家无敌手,就开始自信心膨胀了起来,觉得老子在那江湖之上,说不定就能够斩露头角,扬名立万,甚至光宗耀祖了。

    他们对于那个什么天下十大,也没有了太多的敬畏,甚至想要取而代之。

    然而今天的这比斗,让他们瞧见了高手真正的意义。

    乾坤借法,天地无极。

    当他们看见过了宛如鬼魅一般的交手,连别人的身影都瞧不见模样,当看见那天雷落下,天地变色,当瞧见那只存在于小说话本里面的飞剑腾空而起的时候……许多人的心中,估计已经开始浮现出了深深的无力之感来。

    这尼玛,简直就不是人啊……

    这就是我们摆下擂台的想法,也是宗教总局以及组委会之所以容许它存在的意义。

    我们需要扬名,而组委会则需要立威。

    让那些人瞧一瞧天下十大的含金量,也知道评选出来的这些人,有多牛波伊。

    毕竟离上一届的评选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许多人已经忘记了被天下十大支配的恐惧了……

    轰、轰、轰、轰……

    屈胖三和黄小饼的交战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一刻钟,或许多一点。

    然而两人的战斗却已经让许多人都忍不住跪了下来。

    太牛了……

    最后的最后,以黄小饼投剑认输为结束,而这个时候,原本的擂台之上,草地就好像被犁了四五遍,到处都是翻滚的泥土,草地早就不见了模样,周遭的树木也都全部倒伏。

    狼藉一片。

    剑气纵横之中,无一幸存。

    而当屈胖三将量天尺增大,化作十米巨尺来的时候,无数人都吓得忍不住直颤抖。

    这尼玛,是人么?

    是人么,是人么,是人么……

    许多人开始怀疑起了人生来,也感受到了这个看起来屁大点儿的小孩儿,并非只是博学多才、精通一切学识而已。

    人家是真牛波伊,只不过不想展现出来而已。

    带着这样的想法,许多人在叹气。

    而第二天,则在如此的气氛中结束了去,散了场,一脑门热汗的黄胖子找到了我们,说我是被派过来保驾护航别谢我,本来我想着要不然也争一下,给我老子争口气,结果一试才知道,这尼玛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第二届藏龙卧虎,真比第一届强了太多……

    他没有跟我们多聊,匆匆而走,弄得我有点儿摸不着头脑。

    不过我大概也能够明白,黄胖子估计是陆左他们安排过来的,毕竟十个名额,自己人多一个,那帮家伙动手脚的名额就少一个。

    而这还只是开始,估计明天的时候,还会有这种友谊赛。

    当然,说是友谊赛,但其实也是真刀真枪真本事的,毕竟在场围观的人那么多,未必个个都是傻子,肯定有明眼人的。

    而正因为如此,使得我们的名声越发响亮,更多的人对我们又敬又怕。

    接下来的事情由布鱼和他们外联办去处理,而我们这边一回来,就有吃的送了过来。

    而这个时候,这一天不知道跑哪儿的包子又准时过来蹭饭了。

    对于吃,这小胖妞是挺执着的。

    后勤那边搞了十来个菜,都挺不错的,我们吃得挺开心,然而这个时候,我瞧见原本还在狼吞虎咽的包子突然停了下来。

    我抬头一看,糟糕,黑手双城来了。

    <b>说:<b>

    你们,都不是人啊,开挂的人生&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