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天雷滚滚去
    擂台比斗,讲究的是点到为止。

    我手中的木剑已经架在了蒋千里的脖子上,只要手臂一动,往回一拉,倘若是真的剑,只怕他的半边脖子就已经掉落了人下来。

    而即便是木剑,在我贯透了劲力的情况下,也能杀人。

    所以我觉得这一场的比斗应该是结束了,而接下来,大家握手言和,说两句漂亮话作为结尾。

    但蒋千里却并不这么想。

    不知道是他将这一次的比斗看得太过于重要了,还是认为这真的就是一场生死搏杀,所以在我留手的情况下,还是毫不犹豫地反手,朝着我的心脏刺了过来。

    而与此同时,他的身子也是一转,挣脱出了我的威胁之外去。

    高手交战,胜负就只是在一念之间。

    这快剑的转折,很多人甚至都没有瞧见,只觉得蒋千里的手段神乎其神,竟然完成了这般的惊天逆转。

    而我甚至都没有猜得到对方身为江湖老前辈,曾经差点儿跻身进了天下十大的顶尖人物,居然会这般的卑鄙无耻,一点儿脸面都不要,所以猝不及防之下,给他一剑穿进了胸口。

    柳叶剑锋利,对于人体,随手变能刺穿,更何况是贯注了强大劲力的此刻。

    然而当剑尖刺进我胸口一寸之后,却再难前进一分。

    有一种力量在阻止着它,继续伤害我。

    胜利在望,蒋千里放弃了一下花式手段,而是将毕生之力都击中在了这一剑之上,源源不断的力量从剑柄,传递到了剑尖来。

    只要再往前深入一点儿,戳破心脏,他就能够将我这个第一批拿到天下十大的家伙给彻底打败。

    啊……

    强大的阻力让蒋千里狂啸了一声,然后脸上的肌肉变得无比狰狞扭曲。

    他在大招落空之后的此刻,这是他唯一能够走向胜利的机会。

    而与蒋千里同时呐喊出来的,则是我。书阅ぁ屋

    我也大声叫了起来,将木剑给扔开了去,双手抓住了胸口的柳叶剑,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但实际上却只是几息之间。

    拦住柳叶剑不得寸进的,不是别的什么,而是聚血蛊。

    它是我身体最后的一道防线。

    我的双手之中,大量狂暴的气息在生成,随后我感觉到了蒋千里想要斩杀我的决心。

    有聚血蛊在,我已经能够立于不败之地了,但我若是忽闪忽闪,或许会有许多的人瞧我不起,觉得我只会一昧的逃避,而此时此刻,我别的不说,手中握到了剑。

    这是一把真正的剑,是一件法器。

    既然是法器,那么……

    蒋千里的双手紧紧握着这把细长的柳叶剑,我的双手也是,只不过他握着的是剑把,而我握着的,是剑刃,在这样僵持的情况下,我开始用古夷语开始念叨起了一些旁人听着不知道是何意的话语来。

    蒋千里双目瞪起,不知道我再说什么。

    只有我知晓:“请吾上天界,神威赦众神;请吾入地府,直至幽境宫;请吾入水府,四海波浪翻;请吾佐阳界,立便救众生……”

    蒋千里的脸色都变了,冲着我怒吼道:“你在说什么?”

    这个时候,我已然练到了最后的一句话来:“……雷泽生吾辈,八方风云涌吾命,雷来!”

    大雷泽强身术。

    轰!

    一语落地,八方风雷动,那朗朗晴空,陡然间乌云遮蔽了天空,随后平地起惊雷,无数炸雷脸面而起,雷芒在一瞬间刺破了黑沉沉的天空,随后紫芒缭绕,朝着我这边垂落而下。

    雷、雷、雷……

    无数的狂雷涌动,降落而下,就仿佛众神的审判一般,将整个空间都给照得透亮,无数人瞧得心惊胆战,纷纷朝着后面狂退而去,而与我僵持纠缠的蒋千里却是避无可避。

    啊……

    他大声喊着,却瞧见一道道的落雷砸落在了我的身上,随后恐怖的雷芒从那柳叶剑中传递而去,击在了这蒋千里的身上去。

    恐怖的气息猛然撞来,这位曾经与天下十大只有一线差距的道门大拿,给毫无预兆地轰击飞去。

    他整个人落到了二十几米之外,重重砸落在地。

    而落在了地上之后,方圆十米之内,都有大火燃烧,蒋千里的整个身体则在不断颤动。

    我抓着他的那把柳叶剑,拔出了剑尖,然后朝着他一步一步地走去。

    这个时候的我,浑身尽是那紫色缭绕的雷芒,无数雷光闪耀,宛如天神将世一般,走到了他的跟前,瞧见这个大雷泽强身术给轰得一片漆黑,却依旧还能够爬起来的家伙,长剑前指。

    我用剑尖对着他,那蓝紫色的电芒冲出好几米之外去,然后开口说道:“还打么?”

    如果不是众目睽睽之下,就凭这家伙刚才那不要脸的行为,我直接就给他来一个电击疗法,让他爽一爽了。

    面对着我弄出来的这场面,蒋千里终于低下了头。

    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败了。”

    说罢,他双手抱拳,朝着我躬身行了一礼,随后剑也不要了,披头散发地转身离去。

    呼……

    瞧见蒋千里回到人群之中去,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那磅礴恐怖的电芒给缓缓镇压了去,回到了场中来,冲着屈胖三点了一下头,说轮到你了。

    屈胖三瞧了我一眼,说你胸口没事儿吧?

    我苦笑,说那老杂毛,死不认输,差点儿就中了他的暗算。

    屈胖三笑了笑,说好,一会儿我帮你多拖一点儿时间,免得带伤应战,给人趁了空子去。

    在众人为之敬畏的目光之中,我退下了场来,接着屈胖三上前去摆擂,与他对敌的那人比昨天那些都强上许多,但与刚才那蒋千里相比又平和许多,所以他倒也能够安安稳稳地装波伊。

    我没有理会屈胖三那边的情况,找了一个地方,盘腿行气,让自己亢奋疲惫的身体调整过来。

    我这边行了一遍气,感觉疲惫消减许多,而这个时候布鱼也找了过来,低声对我说道:“你的伤势怎么样,还好吧?”

    我胸口的这伤有聚血蛊顶着,问题不大,不过我还是感谢了布鱼的关心。

    完了之后,我忍不住地问道:“这蒋千里既然曾经当过天山派的掌教真人,按理说是江湖前辈,多少也得将一些规矩,要点脸面才对,怎么刚才竟然是这般的表现?”

    布鱼苦笑,说我刚才没跟你说完你知道他为何会离开天山派么?

    我摇头,说不知。

    布鱼说这件事情,说起来还跟隔壁老王有关系。

    我有些诧异,说关他们什么事儿?

    布鱼说这人有一个儿子,叫做蒋涛,他偷了王明的一件重要东西,带回了天山派去,献给了他作寿礼,后来王明找上了门去,询问此事,他却偏偏说没有拿,不知道这件事情;结果后来给王明当中揭穿,然后给天山派的众位长老联合逐出了天山派,狼狈而走……

    我勒个去!

    听到布鱼的讲述,我这才知道他跟杂毛小道完全是两回事儿,这家伙的人品从一开始就坏了去,所以刚才做出那样的事情来,也是正常。

    我在这儿感慨,而布鱼则低声说道:“这家伙离开了天山派之后,自知名声不保,背地里还做了好几件恶事,自以为心思周密,无人知晓,却不知道早就给西北局盯上了来你放心,我已经叫人盯着他了,回头就将人给扣了,把先前犯下的那些桩血案给查个水落石出。”

    我说那家伙给我用天雷轰中,身体受创严重,你们下手应该很方便的……

    布鱼也笑了,说没想到啊,你刚才那一手亮出来,周围好多人直接都傻了这一下,估计再也没有敢嘲弄和为难你的人了……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大雷泽强身术比起其他手段来,其实鸡肋得很,文不成武不就,但有一点,那就是外观效果十分不错,装波伊的指数简直一流。

    这等炫目的手段,远比一剑斩那种平实无华的一劈一砍要强上许多,视觉效果一流。

    第二天的擂台赛,所有火爆的场面仿佛在第一场就已经弄完了,随后的比拼就再也没有什么值得可说的事儿,虽然接下来的对手,比起之前来说个个都强上了一两个等级,但是有蒋千里这样的顶尖高手珠玉在前,后面这些倒也没有太让我为难。

    随着对手的强大,我已经不能够再成为“一拳超人”,将人给一下撂倒了去,不过倒也没有费太多的劲儿。

    那些人基本上都是点到为止,只要我有要动点儿真格的架势,对方马上往后一跳,高声大喊道:“输了,输了,不打了……”

    呃……

    瞧这状况,好像是给刚才那大雷泽强身术吓到了。

    毕竟对于道法来说,雷法是重中之重,最强大的手段,而刚才那场面也太溜了,将人给镇住了不少,也使得那帮人害怕我故技重施出来。

    被雷劈,这事儿真正应到自己头上,还真的是一件不敢尝试的事儿。

    一直到了最后一场,终于出现了一个人来。

    而且还是一个老熟人。

    <b>说:<b>

    这下真的露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