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烤全羊引来了小包子
    杂毛小道的话语让我有些惊讶,说怎么,那些残片有用么?

    他笑了,说当然有用了,这些残片虽然气息尽失,但你这两年来日夜养剑,所留下来的剑感仍在,如果将其融入新剑之中,铸就之后,你就不会有太多的陌生之感,能够快速上手,而且还有特别熟悉的感觉……

    不愧是顶尖的炼器大师,居然连着都想到了。

    听到破败王者之剑的残片能用,我自然是十分高兴,因为那把剑不但有着我修行以来不断培育的剑感,而且对于我的意义来说,也特别重要。

    因为它是虫虫给我做的,不知道荟聚了她多少的心血。

    如果能够有一个前后传承,那自然是极好的。

    不过我还是有些诧异,说之前不是说没有材料么,怎么这会儿又没问题了?

    杂毛小道嘻嘻笑,说你回头的时候,可得好好感谢一下人家隔壁老王他听说了你的事情,知道你没有趁手的兵器,便给了我一把龙骨残剑,说那是一头邪恶真龙的脊梁骨做成了,于他无用,你若是要,便送你了,当做是见面礼。

    我深吸了一口凉气,说邪恶真龙?

    杂毛小道以为我不满意,给我解释道:“你别不待见邪龙,我跟你说,那也是真龙,这样的材料,花再多的钱都买不回来的,这两日我好好琢磨一下,融合了你的这金剑残骸,再加上我手里的这些材料,回头再找屈胖三商量一下,绝对能够给你做出一把吊炸天的好剑来啧啧,想起来就羡慕你啊,当初老子做雷罚的时候,可没有你这么好的运气……”

    我这会儿心花怒放,只有傻笑,说谢谢,太感谢了。

    杂毛小道从我眨了眨眼睛,说那啥,小毒物也给你加了码,给了我一小东西,如果一切能够顺利的话,你这把剑,说不定能够炼制成一把飞剑。

    飞剑?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愣住了。

    如果说之前的那些都已经让我心花怒放的话,这一好消息就直接让我给震惊了,好半天儿都回不过神来。

    飞剑,什么叫做飞剑?

    那玩意就是用人的意志来操控,用不着手抓,便能够凭空飞舞,夺人首级,这样的东西,据说几百年都没有人弄出来过,而杂毛小道之所以名声大噪,就是因为他手中的雷罚飞剑,是他本人一力弄成的。

    这把剑奠定了他在炼器和制符界的顶尖地位。

    我感觉就好像是被巨大的馅饼给砸到了一样,幸福得快说不过话来,而杂毛小道则对我说道:“对了,你们这儿怎么这么乱啊,屈胖三那家伙呢?”

    我指着给团团围住、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说喏,那儿呢,正在那里开坛讲法,传播玄学呢?

    屈胖三中气十足,而且经过特殊技法,声音格外洪亮。

    与之对比的,是围观的人群,尽管陆陆续续围了两百多号人过来,但是众人都是一脸的肃穆,缄默其口,场下鸦雀无声,乖得就跟小学三年级的学生一样。

    瞧见这场面,又听到我简单地讲述了今天发生的事情,杂毛小道忍不住笑了。

    他说我今天还在跟小毒物担忧这事儿,毕竟江湖比斗,虽然有宗教局的人在场,但难免激烈,怕伤了和气,给你们结仇,却没想到他居然想出这么一手段来,估计这样三天下来,原本的反对者统统黑转粉,八九成都变成了支持者,而今之后,你们两人的名声必将大震了……

    说罢,他忍不住感慨,说大人到底还是那个大人,行事和想法,与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到底还是不同,天生的领导者啊。

    我苦笑,说论起装波伊来,他应该算是天下第一高手来着。

    杂毛小道哈哈地笑了起来,好一会儿之后,他方才平复下情绪,然后对我说道:“你们今天大出风头,不过也不要高兴得太早……”

    我点头,说这个我们早有预料,第一天过来的,大部分都是那些次一流的江湖好手,真正拥有强大实力的高手,一般都会很谨慎,会选择观望一阵之后再做决定;这是第一,再有一个,那就是肯定会有人不会安心让我们在这儿刷声望的,估计明天或者后天,相应的狙击就会到来,而那个时候,才是一场真正的硬仗。

    听到我的讲述,杂毛小道赞许地点了点头。

    他说我本来还害怕你们大胜而骄狂,目中无人,小觑了天下英雄,但你能够这么想,我就放心多了肯定会有硬茬子的好手按耐不住,选择出手,这个需要你们应付;而后天是最后一日,那些心怀叵测之人想必也会在那天出手,不过你别担心,那天我和小毒物会亲自过来,帮你们镇场子的。

    听到这话儿,我原本还有些担忧的情绪一下子就平静了许多。

    有着杂毛小道和陆左在这儿镇场子,实在没有什么担心的必要,我反而有点儿期待有人过来捣乱,看看他们撞到铁板上的表情。

    杂毛小道与我聊完这些,并没有选择离开,而是与我一起,耐心地等待着。

    屈胖三大概讲了大半个时辰,随后又选择性地回答了十个人的问题,这才拱手说道:“天色已晚,明日大人我还要摆擂比斗,各位,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大家散了吧……”

    呃……

    听到这话儿,我感觉到莫名就是一阵别扭。

    将一场擂台上搞成百家讲坛,而且还是这么受人欢迎的样子,仔细想想,除了屈胖三,这天底下也是没有谁了。

    而正因为如此,这家伙简直就是在狂刷声望,从开场之前的小肥仔,变成了人人口中的屈师,一切都是那般的自然,居然没有几人敢出来质疑。

    当然,之所以如此,也是因为屈胖三实实在在地用实力来说话。

    没有人是瞎子和傻瓜,特别是江湖中人。

    屈胖三拱手过后,众人迟迟不肯散去,不过屈胖三却不理会他们,而是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那些人不敢得罪屈胖三,只是远远地望了过来,也不敢上前阻拦。

    这时候有人瞧出了杂毛小道来,顿时就忍不住地发出了一声声的惊叹,然后低声细语的议论着。

    屈胖三是一鸣惊人,然而比起杂毛小道来,又有所不足。

    因为这位萧老兄更是传奇之人。

    他曾经是顶级道门茅山宗的掌教真人,而在此之前的天山一战,更是将他的名头推向了巅峰。

    他已经是无数江湖人为之传颂的传奇,而当传奇出现在现实之中来的时候,自然会引发无数人的围观和惊叹。

    不过屈胖三在这短短的一天时间里,已经取得了足够强大的威信。

    这威信使得这帮原本如同散沙一般的江湖人物,居然开始自觉地维护起了秩序来,就算是在眼热的人,也不敢妄自上前过来。

    屈胖三绷着脸,走到了我们这边来。

    他一步一步,走得颇有大家气度,我瞧见最近的人也离了一段距离,忍不住吐槽道:“你就别崩了,在我们面前还装波伊,累不累啊你?”

    屈胖三终于笑了起来,然后说道:“生命不息,装波伊不止;装波伊是我为之奋斗终身的事业……”

    杂毛小道也笑了,恭维了他几句,将屈胖三捧得眉开眼笑,这才谈及了给我铸剑的事情。

    听说杂毛小道的手里有真龙遗骨这样珍惜的材料,屈胖三顿时就来劲儿来,问询起了具体的情况之后,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拉着他开始讲起了炼器的事情来。

    他和杂毛小道两人一讨论,那专业术语便是满天飞,听得我脑仁儿疼。

    虽然我听得不是很懂,但还是能够感觉得到,屈胖三还是蛮用心的。

    这家伙不管怎么,对我来说,还是挺上心的。

    毕竟监护人加表哥。

    杂毛小道与屈胖三聊了许久,最终拿着四五张草图心满意足地离开,而随后我们回到了搭的那帐篷来,发现离这帐篷的二十米外,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搭起了密密麻麻的帐篷来,却是有许多人也跟着留宿在了这里。

    这些人不但留宿,而且还生起了火,甚至有的从附近的农家那里买来了羊,直接烤了起来。

    这烤全羊正是喷香的时候,表皮香酥焦黄,抹上油和蜜,再撒上孜然、盐和辣椒粉,哎哟,那叫一个香啊,弄得我和屈胖三口水都流了下来。

    屈胖三装惯了高人,嘴里馋却又不好意思说,直拿胳膊肘儿捅我。

    我给他弄得无奈,找了一个人,让他帮忙去问一下,那烤全羊卖不卖,要是卖,多少钱开个价,给咱也弄一点儿吃。

    那人过去,没一会儿,长沙帮的沙碧石捧着一大盘的烤羊肉跑了过来,笑着说道:“屈师和陆兄弟饿了,开口便是了,这烤羊肉,要多少有多少,我们买了七八头呢……”

    呃……

    敢情这家伙是早有预谋的啊?

    我伸手接了过来,刚要说两句话,突然间听到旁边有人低声说道:“我也要吃,呜呜呜,好饿啊……”

    啊?

    包子?

    <b>说:<b>

    呜呜呜,好饿啊&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