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软硬两派装逼犯
    燕子飞是一位个儿不高的络腮胡汉子,很瘦,看着风都能吹倒一般。书阅ぁ屋

    他听到了屈胖三的话语,脸色顿时就变得十分精彩起来。

    首先肯定是诧异,没想到屈胖三这么一小肥仔,居然还知道青云扶摇功这事儿显然他徒弟并没有跟他交流过这个。

    随后就是不相信。

    燕子飞不信屈胖三懂他们燕子门失传已久的青云扶摇功,所以自然也不会答应这赌约。

    不过这事儿似乎早在屈胖三的意料之中,却见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左脚尖点右脚背,蹭的一下上了好几米,随后右脚尖又点左脚背,一下又凭空跃上去好几米。

    他就这般左右脚不断交替借力,蹭、蹭、蹭,人便腾然而上了三十多米高去。

    人在底下看,那小胖墩儿就好像一个黑点。

    燕子飞一脸错愕,随后瞧见屈胖三一个翻身,双脚交错,就好像一只肥燕子似的,滑落而下,稳稳地落在了场间的草地上。

    他刚刚一站稳,燕子飞便是冲到了他的跟前来,激动地说道:“你怎么会我燕子门失传绝学的?”

    屈胖三笑了笑,说我不但会这青云扶摇功,便连壁虎神游和十八寸贴身短打,我也随手拈来我听你徒弟说起,燕子李三死后,你燕子门这两样绝学也是传得并不完整,怎么着,你若是选了我,并且将我给打败,这两门手段,我打包,一并传你,如何?

    瞧见屈胖三刚才那近乎神迹的表现,燕子飞两眼冒光,深吸了一口粗气,然后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屈胖三豪气地一挥手,说道:“大人我是谁?河东屈胖三,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他伸出了手来,与燕子飞拍了一巴掌。

    两人击掌为誓,燕子飞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然后说道:“好,我就选你。”

    两人商定,旁边的工作人员立刻将场地空了出来,随即宣布开始。

    屈胖三这人别看又懒又胖,但还别说,挺有大家风范的,身子往那儿一杵,然后平平伸出了手掌来,微微一笑,说请。

    他居然叫对方先行进攻。

    一般来说,敢说这样话语的,都是江湖大拿,又或者老前辈的那种,他别的不说,瞧模样就真的只是一个小屁孩子,弄出这样的阵势来,着实滑稽。

    不过那燕子飞既然选了他,也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此刻也是硬着头皮上去,管不得别人的闲话了。

    他也是双手空空,足尖一动,人便如同幻影一般,接近了屈胖三。

    他的速度奇快,身法在当今江湖之中,也算是一流水准,众人瞧见这个,顿时就忍不住大声叫起了好来。

    事实上,围在这里的大部分人,都是因为看不惯我和屈胖三这两个近乎默默无名的江湖小角色,陡然崛起,又获得了天下十大提名,觉得根基太浅,心里不服,所以最大的希望,莫过于瞧见我们被人痛打。

    这样子既能够将我们的名头给压下去,又能够瞧见那帮“徇私舞弊”的组委会打脸,何乐而不为。

    江湖人,从来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角色,最喜欢看到的戏码,莫过于此。

    所以他们纷纷为燕子飞喝彩,希望能够一战而下。

    毕竟是个小孩儿。

    燕子飞估计也是带着这样的心态,然而当他冲到了屈胖三的跟前,挥手一击寻穴指,想要将屈胖三给穴道截住,能够不伤脸皮地将人拿下,却不料屈胖三居然用出了与他相同的招式来,近乎镜像一般的回手戳去。

    屈胖三一边与之对敌,一边开口说道:“十八寸贴身短打之中,戳穴指属于阴柔之功,软功外壮,需要练到三指拈物,再坚实的石头都能够应指而碎,指劲透体,方才能够伤人于无形……”

    说完这句话,他几下逼住了对方,让其不得不往后跳开去。

    随后屈胖三如影随形,贴着燕子飞不断拍打,两人的手掌不断碰撞,或者掌、或者指,或者拳、或者手刀,无数手段使出,瞧得人眼花缭乱。

    外人看着炫目得很,不知谁胜谁负,而我却能够瞧得出来,屈胖三根本就没有用劲儿。

    他完全就是凭借着精湛至极的贴身短打术在于对方拼斗。

    从这一点上来说,他实在是太过于游刃有余了。

    两人交手十几秒钟之后,屈胖三叹了一口气,说你的这十八寸贴身短打,学得果然不算周全,燕子门最为擅长的,就是运用灵活的身法,壁虎神游,与人近身缠斗,然后陡然出击,打蛇七寸,打人有十八处七寸之地,每一处都能够撂倒旁人,你啊你,连燕子李三巅峰时期的三成都不如,还妄想成就天下十大,有些想多了……

    这话儿说完,他避开燕子飞的赫然一爪,随后撞进了对方的怀中,双手不断拍打,却听到燕子飞周身上下不断传来了拍打声,啪啪啪啪,不绝于耳。

    而下一秒,两人倏然分开,屈胖三用下巴点了一下我,说轮到你了,下一个。

    砰……

    燕子飞直接栽倒在地,浑身瘫软如泥。

    他带来的几个徒弟瞧见了,赶忙扑了上来,瞧见师父扶都扶不起来,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屈胖三瞧见他们满是愤恨的眼神,一脸无奈地说道:“你们放心,他没事儿的,我只是瞧不过眼,帮他的经脉疏导了一下,休息三天,想必你师父又是龙精虎猛的一条好汉,而且修为还会更进一层……”

    我艹……

    屈胖三这波伊装得,简直是太有水平了,我真的是望尘莫及。

    果然,那燕子飞回过神来,虽然身体仍然是软的,但却在徒弟的搀扶之下站了起来,勉强拱住双手,说多谢屈兄成全。

    江湖上,强者为尊,先前燕子飞还觉得跟屈胖三比斗是欺负小孩儿,现如今却开口叫“屈兄”了。

    屈胖三挥了挥手,说你别谢我,我只是看了燕子李三的面子而已那家伙,是个爷们儿。

    屈胖三这边装完了波伊,轮到了我。

    第二个排上来的,是一个叫做惜花公子李雨时的人,这家伙穿着一身黑色的绸缎长衫,无论是身材,还是相貌,又或者是那气质,不去当明星小鲜肉,简直就是可惜了。

    这样的一个人,再抓着一把钢骨折扇,那叫做一个风度翩翩。

    对方上前,朝着周遭行礼,又与我拱手,然后开口说道:“在下李雨时,姑苏人士,蒙江湖人抬爱,送了我一个外号,叫做惜花公子;在下三岁学文,五岁习武,八岁修行……”

    他在那儿啰里啰嗦,自我介绍着,而我则看向了旁边一个充当裁判员的宗教局工作人员,说开始了么?

    那人向我点头,说嗯,早开始了。

    我说哦。

    然后我没有等他再叨逼叨,一步跨上了前去,抬手就是一巴掌。

    那人瞧见我没有等他介绍完自己,就动手了,顿时就皱起了眉头来,一边“啪”的一下,展开了折扇来迎敌,一边不屑地说道:“果真是江湖新人,这点儿礼貌都不懂,哼……”

    砰!

    满口埋怨的惜花公子话都还没有说完,突然间消失不见的我没有等众人反应过来,直接出现在了他的身后,然后猛然一记手刀,斩落在了他脖子上。

    惜花公子双眼一黑,咕哝了一声:“没礼貌……”

    随即他就直接栽倒在了地上去。

    一招即倒。

    我没有屈胖三那种花式装波伊的素养和胸怀,所以决定走那种简单粗暴的路子。

    我有一段时间曾经关注过拳击比赛,知道比赛里面最激动人心的,就是“ko"的那一下,最是让人兴奋。

    既然是扬名立万,就得有点儿特色,我试试这“一拳超人”的名头,能不能打响起来。

    毕竟什么“蛊王传人”之类的匪号,怎么听都别扭。

    不是说我不愿意跟陆左牵扯上关系,主要是但凡有一点儿抱负的修行者,都不愿意将自己的名气挂靠在旁人的身上去。

    陆左是陆左,我是陆言,这还是不同的。

    将人给弄倒之后,周遭顿时就传来了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来,惊掉了无数的眼球,而我则朝着屈胖三扬了一下下巴,说轮到你了。

    这回挑战屈胖三的,是金蛇门的陈海松。

    刚才瞧见过屈胖三与燕子飞的交手,陈海松不敢再把屈胖三当做普通的小屁孩子,而是上前过来,恭恭敬敬地行礼,报上名头。

    和我不一样,屈胖三这人挺喜欢聊天的,一听对方是金蛇门的,便点了点头,说哦,我知道,金蛇门的剑法还是挺不错的,无论是十三路飞蛇剑法,还是游龙惊风步法,以及金蛇狂舞,都挺厉害的,算得上是一流的手段,当年那个谁来着?金蛇剑君,人也还算ok……

    呃……

    听到屈胖三这般大大咧咧地评论,陈海松缩着脖子,说这个,呃,金蛇狂舞这手段,其实早就失传了。

    啊?

    听到这话儿,屈胖三故作惊讶地说道:“是么?真可惜啊?这样吧,你打赢了我的话,我来教你金蛇怎么狂舞吧?好不好……”

    <b>说:<b>

    咱家屈胖三,英文很溜的,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