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带徒弟
    事情的发展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尽管我以为凭着雷霆手段,将那些尝试与我挑战的家伙给予痛击,就能够震慑住大部分心怀不端之人。书阅ぁ屋

    然而却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自负的人是那般的多。

    即便是知晓了那个什么白鹤门的王相,以及其他人被我一招击倒,但很多人想的却并不是我有多不好惹,而是这帮人实在是太差劲儿了。

    摩拳擦掌的人绝对不少。

    毕竟这一批的提名人里面,威望高的人太多太多,那些人不敢去找海常真人、善扬真人等等,陆左、杂毛小道这些人也不敢惹,巡视一圈,也就只有我们几个的根基比较浅薄。

    而且我还与人动了手,这消息就让那些有想法争锋名额的人心思活动了起来。

    因为如果能够找到我,并且战而胜之,那么绝对能够成为后面的提名人,毕竟连我这样的人都能够入选其中,那么战胜了我,自然也能够挤入天下十大的五十人大名单里面去。

    这就是别人常说的那句话,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而我则成为了进入这门槛的敲门砖。

    听到陆左从别人那儿得到的情报,我顿时就黑了脸下来。

    没想到我以为能够震慑住别人,反而却给了更多的人胡思乱想的机会。

    对于我的沮丧和懊恼,陆左倒是看得很开。

    他笑着说道:“其实这个情形,从你一开始被提名,就已经是这样的结果了,江湖人血性,但也不乏聪明人,柿子捡软的捏,从这帮人里面挑来挑去,还真的找不出比你和屈胖三更加好针对的人选,所以挑战你们,就相当于进入天下十大的门槛,这事儿估计也是组委会早就预计到、并且乐见其成的……”

    我说也就是说,我成了那帮人的试金石了?

    陆左哈哈一笑,说也可以这么说。

    我苦着脸,说这特么的到底是什么事嘛,我这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啊,靠!

    旁边的屈胖三嘻嘻笑,说你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你知道江湖上有多少人羡慕你得到这个名额么?正所谓有得必有失,又想占便宜,又不肯付出,世间哪有这么好的事儿?

    我白了他一眼,说我又不想要这名额,是善扬那老东西强行摊派在我头上的。

    杂毛小道笑了笑,说这事儿既然成了事实,多说也无益。

    我说那我现在怎么办?

    陆左摸了一会儿下巴,说这件事情啊,你还真的不能怂,如果躲在家里不出门,惧怕了此事,说不定江湖上立刻就会传得沸沸扬扬,将你给贬得一无是处,丢了名声;一会儿我们几个去找个无人的地方,给你试试手,然后再做决定。

    我点头,说好。

    随即我跟陆左谈及了我哥的事情来,以及关于那个偷天换日的计划。

    听到我讲述完毕,陆左点了点头。

    他沉吟一番,方才对我说道:“默哥这人我了解,有主见,人也很聪明,他从小就是孩子王,很有领导力,如果说他就是那偷天换日计划里面的黑狗,我是相信的;但至于是不是,这个得找人确定你也别着急,既然确定了他的上线是茅山的徐淡定,就交由老萧来处理……”

    随后他又问了一会儿我父母的事情,然后跟我说起了他对于自己父母的想法。

    事实上,上一次去茅山宗,他就想要将自己父母给接走,毕竟现如今的茅山宗,杂毛小道离开了,陶陶失踪,极有可能已经死了,而杂毛小道的小姑又闭关,据说去了一个不知道哪儿的去处,使得我们在茅山宗完全没有了可以信任的人。

    这个时候,将自己的软肋留在那样一个不确定的地方,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之前的时候是因为他的身份十分敏感,并不适合露面。

    而现在他的冤屈洗脱,再出现的时候,也没有了太多的顾忌,所以准备这边的事情了却之后,去茅山宗将父母给接出来。

    至于安放在哪儿,他也不是很确定。

    安排回老家,这事儿看着好像很合适,但陆左现如今的身份比较特殊,很容易招惹仇家,如果到时候有人没底线,找不了陆左麻烦,就去找他父母,这事儿可就难办了。

    之前杂毛小道提过,想让陆左父母去萧家暂居。

    这是一个办法,而陆左听说我父母被我哥接到了米国的夏威夷去,也有些心动。

    如果在那里隐姓埋名,并且有人保护,以及我父母的陪伴,或许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而如果能够确定我哥陆默的立场与他并不想冲突的话,那就更好了。

    如此聊了一会儿,又吃过了晚饭,我们便出发了。

    听到陆左要给我试功,大家都很积极,不但杂毛小道跟来,就连屈胖三和朵朵也死活跟了过来。

    出发之前,我们商量了一下会儿,决定走远一点。

    市区肯定是不行的,稍微弄一下,动静都很大,很容易引来旁人。

    所以我们决定往八达岭那一带走。

    八达岭的长城之外,有许多荒山野岭,不但人烟稀少,而且还远离居住地,在那儿动手,闹得再大也没有不用担心有人跑过来围观。

    打定这主意,我们就出发了。

    送我们离开的,依旧是老司机马师傅。

    杂毛小道懂一些相面之术,告诉我们这个家伙的面相油滑,是个好色贪财、吃里爬外的家伙,不知道许老为什么会找这样的一个人当司机,不过我们目前也是没有可用的人,于是让他送到了昌平区,便下车离开了。

    随后我们绕了一会儿路,这才分两批打的赶往八达岭附近。

    夜里十二点多的时候,我们方才找到了一处山林边儿的空地,杂毛小道、朵朵和屈胖三各自找了地方,帮着我们放哨,然后陆左站在了我的对面。

    他问询起了我的本事,我并不隐瞒,一一述说。

    陆左沉吟一番,然后说道:“神剑引雷术和大雷泽强身术,这两个动静太大了,容易惹人非议,暂且不用了;地煞陷阵,这个也不太好弄,你也暂且别用其他的本事,你尽管用出来,我帮你看看……”

    我点头,说好。

    深吸了一口气,我抬起头来,看向了陆左。

    他就站在五米之外,很平静地站着,腰背挺直,双目直视我这儿,没有任何起手式,简简单单。

    然而当我看向他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呼”的一下,他整个人仿佛虚化了一般。

    视觉上,陆左站在了那里。

    但我的炁场根本感应不到他,就好像是我如果上前去攻击的话,定然会扑个空一般。

    我知道陆左自从融炼了那五彩补天石之后,就变得很强了。

    他原本就很强,只不过修为被重创之后,显得没那么有威胁性,但现如今的他,已经将短板给补齐了。

    此时此刻的陆左,我觉得应该已经恢复了之前的全盛状态,甚至更强。

    特备是他的境界,就连王明那样的人,也自称不如。

    然而越是这般,我越是激动。

    能够与这样的人斗上一场,并且获得指教,那是一件许多人做梦都梦不到的好事。

    来吧……

    我足尖一点,人便冲向了陆左。

    我的手中,是刚才杂毛小道帮忙找来的木剑,而陆左与我应对的,也是一把同样材质的木剑。

    长剑前指,我上来就是一记最强剑法。

    一剑斩。

    凌厉的剑气凭空生出,朝着陆左劈了过去。

    眼看着就要斩中对方,原本平静而立的陆左果然一阵扭曲,不见了踪影,而下一秒,我的身后有一抹极为细微的动静传出,然后在一瞬间变得极为恐怖。

    这剑意仿佛能够穿越空间,将我给撕裂了去。

    我心神一紧,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施展了大虚空术,进入了虚空之中去。

    在虚空之中,我瞧见了消失了的陆左。

    他足尖轻点,人在我刚才所处的地方掠过,然后身子微动,居然在一瞬间凝聚炁场之中的风,凭空弄出了四五个虚影来,每一个都如同真实的一般。

    如果不是我在虚空之中,能够瞧见一切,说不定就给骗了过去。

    回归。

    我再一次出现在现实之中,人在陆左的身后,猛然一剑挑去。

    这一剑我很有把握,想要出其不意,结果陆左却仿佛早有预料一般,反手一剑过来,将我给压住,逼退了七八步,随后又转身一跃,朝着我攻来。

    他的剑法与旁人决计不同,每一次劈砍,都充满了最为暴戾的杀气。

    这是从生死轮回之间,一点一点磨砺出来的剑法。

    这是杀人技。

    陆左的剑法凌厉之极,而且快得让人捕捉不住,我感觉到他又一剑穿过我的防线,递到了我的胸口之前时,再一次使用了大虚空术。

    我要遁入虚空之中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陆左的左手突然间却猛然一掌拍出,凭空结了一个法印。

    他的口中也舌绽春雷,发出了一声喝令:“洽!”

    九字真言?

    我感觉自己的身子猛然一震,仿佛被一股恐怖的力量给支配了去,并没有能够遁入虚空之中。

    <b>说:<b>

    试戏和试功,两码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