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第二个名额
    陆左劝人,劝到了点子上。

    此刻的王明已经完全淡泊名利,但他唯一放心不下的,估计就是南海一脉的威名。

    我曾经听人说起过,南海一脉的上一辈,有四个最为杰出的师兄弟,分别是“妖、魔、鬼、怪”,个个都是顶有名的大人物,而后曾经名列天下十大的一字剑,正是南海剑魔的徒弟。

    后来一字剑在攻取邪灵总坛的时候付出了性命,却将南海一脉的名字给攀升至了巅峰。

    一字剑之后,是威震江湖的隔壁老王。

    他是南海剑妖的徒弟,而他的好兄弟老鬼,也就是我的发小闻铭,则是南海剑魔的徒弟,两人消失几年,似乎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传出来,使得南海一脉都仿佛销声匿迹了去。

    王明他舍得让南海一脉的名声就此淹没?

    不可能。

    所以最终他点头答应了,说可以,这个提名,由他来担当。

    确定完这个,陆左谈及了最后的一个议题。

    关于黑手双城。

    事实上,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这是此时此刻需要面对的最大问题,也是大家最不愿面对的。

    这个人曾经与大家都有着很重要的联系,甚至很多人都是靠着他的提携,方才成长起来了的。

    譬如杂毛小道,黑手双城他不但是他的大师兄,而且还是他的小姑父。

    陆左正是有着黑手双城的提携,方才成为宗教局巡视员的。

    这可是等同于厅级干部的级别。

    威尔在欧洲,与黑手双城有着信息共享、以及更加深入的合作。

    至于王明,当初也曾经几次受惠于黑手双城……

    然而现如今,当日朋友,却成为了陌路。

    甚至敌人。

    这是很难以面对和接受的,但是我们却不得不认真面对这个问题,当着我们的面,王明谈及了当初关于黑舍利的事情来,讲到了黄养神,又或者叫做久丹松嘉玛的那个女人,陆左开口说道:“这个女人,现如今叫做新摩王……”

    双方的信息共享,王明点头说道:“如果照你们的说法,差不多能够肯定,那个叫做陈曦的女子,应该就是黑手双城的女儿了。”

    艹!

    杂毛小道忍不住地骂了一句粗话,而陆左则开口说道:“本来我们准备留在京都,对那个陈曦动手,将其拿住,盘问事情的经过,但现如今我莫名就变成了那个什么评选委员,众矢之的,脱不开身,既然你与那小姑娘是老相识,那便由你来处理这事儿吧。”

    王明好不推脱,说好,这件事情我来办,有任何事情,我随时通知你们。

    杂毛小道看着王明,舔了舔嘴唇,然后说道:“王明,我有一件事情要再一次问问你。”

    王明知道他要说什么,开口说道:“斩魔诀的确能够斩去心魔,这事儿我曾经在我老弟身上实验过,但是这里面是有一个前提的,那就是我能够稳稳地压住那魔头才行。”

    杂毛小道说我觉得你此刻应该已经攀升巅峰了吧?

    王明说比起之前,我的确是进步很大,但是在黑手双城的面前,我却不敢说出这样的话语来;当然,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有可能,我一定尽力。

    我听明白了,黑手双城能够变回杂毛小道为之敬仰的大师兄,关键的事情,就要落在王明身上了。

    他的斩魔诀,竟然能够斩断心魔。

    这事儿简直就是太牛波伊了。

    与王明会面结束,天色已然全亮,我们不再逗留,离开了这里,回到了萧大伯家里。

    我昨夜十分亢奋,结果回来就开始犯困了,于是回房休息。

    这一觉睡到了天黑,我给屈胖三吵醒了来,然后听他说道:“走吧,我们离开这里。”

    我睡得迷迷糊糊,说为什么啊?

    屈胖三说陆左说的,让我们搬回许宅那里去住,说这儿实在是太吵了。

    吵?

    我有些纳闷,简单洗漱了一下,走下楼来,瞧见客厅里坐着一大堆的人,瞧见这些人,都不认识,不过看起来好像都挺有几分手段的,气度俨然。

    我摸不清头脑,溜达进了厨房,瞧见萧璐琪,干嘛问这是怎么回事?

    萧璐琪告诉我,说陆左就任评选委员的事情传开了,从今天早上开始,就有络绎不绝的各色人等不告而来,纷纷过来套交情、攀关系,这些人个个都是江湖上有名有数的人物,不理还不行,容易得罪人。

    结果陆左僵着脸,在这客厅里赔了一整天的客人,人都快要崩溃了。

    我说你爸呢?

    萧璐琪笑了,说早就跑出去躲着了,三叔和小叔也都跑了,这儿就剩下你们几个人陆左也想跑来着,只可惜根本就找不到空下来的时间。

    我听了,忍住笑,说有点儿饿了,有吃的不?

    萧璐琪说我给你做一碗炸酱面吧我这一天也是累得很,端茶倒水的,谁都不敢怠慢……

    的确,有实力和信心来争这天下十大的人物,不管如何,都怠慢不得。

    萧璐琪的厨艺不错,炸酱面做得挺对我胃口的,不过我这半碗面没有吃完,就听到门口那边传来了交谈声,随后大门“砰”的一声关上了,陆左急匆匆地跑进了厨房来,对我说道:“走、走、走……”

    我说怎么了?

    陆左说别吃了,我们赶紧去许老的住处吧,待在这儿,我要被这帮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冒出来的家伙给烦死。

    我瞧见陆左脸上的肌肉都有些僵硬了,忍不住笑,说你去那儿,估计也会被找到吧?

    陆左说那里不同,那儿是老干部的大院,防卫都比较严,没有出入证或者主人允许,还真的进入不得。

    说罢,他又转头看向了萧璐琪,说后面再有人找过来,你就是我不住这儿了。

    萧璐琪没好气地说道:“我知道,给你们端茶倒水一整天,我也头疼呢……”

    这个时候杂毛小道收拾好了东西,带着屈胖三和朵朵走了进来。

    我知道这顿饭是吃不了了,叹了一声,然后带着众人,使用那地遁术离开了这小区,转了一个圈子,然后打的回了城区来。

    重新回到了许老的院子,推门进去,老阿姨听到动静走出来,瞧见我们,高兴坏了,说你们也不打声招呼就走,害我都不知道去哪儿找你们,白做了一大堆的饭菜……

    我们赶忙道歉,给她赔不是。

    随后老阿姨瞧见了陆左,以前陆左经常来这儿跟许老请教问题,所以她也是认识的,瞧见陆左,忍不住激动起来,说你也来了,哎呀呀,好久没有见你了。

    陆左在这老阿姨面前特别低调,微微一笑,说佩姨好久不见,真挺想你的。

    老阿姨笑了笑,说你说真的还是假的哦……

    陆左说当然是真的,我好几次做梦,都梦见你做的韭菜饺子呢。

    老阿姨的脸上笑开了花儿,激动地说道:“你等着,我这就给你包饺子去。”

    陆左赶忙拦住她,说别这么麻烦了,改天再弄。

    老阿姨摆摆手,说不用,面粉、韭菜和肉馅都是现成的,你们等等我,一会儿就弄好了,先坐,先坐啊……

    她热情招待着,临走的时候,抓着陆左的手说道:“孩子,我也听说了一些你的事情,你受委屈了。”

    陆左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来,说佩姨,别这么说对了,有个事儿我得求你。

    老阿姨说你讲。

    陆左说最近找我的人挺多的,特别烦,要是有可能的话,你帮我保密一下,不要让别人知道你在这儿,好么?

    老阿姨笑了笑,说好,好的啊,我们这儿管理挺严的,外面还有武警站岗呢……

    当天晚上我们吃了一顿热腾腾的韭菜饺子,虽然我并不觉得跟市面上的饺子有什么区别,比起朵朵的厨艺甚至还稍差一筹,不过陆左却吃出了眼泪来。

    我瞧见了,都吓了一跳这饺子,真的有那么好吃么?

    回到了许老的小院子里,那些从各个地方冒出来的求情和游说者,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

    麻烦没有了,大家都是眼不见心不烦,我仔细回想起那夜陆左讲的感悟,然后结合自己的实际,耐心地融合着自己各种法门来。

    如此安静的日子持续了两天,而第三天的傍晚,终于有人找上了门来。

    来人是一个让大家都有些诧异的人。

    茅山宗当今的掌教真人符钧,没想到这天下十大的事情,居然将他也给逼了出来。

    据说这一位很少出外,拜入茅山宗之后,离开茅山的次数几乎是屈指可数,没想到此刻却眼巴巴地跑了过来,而且还打通了相关环节,出现在了小院子之外。

    虽说我们在这儿待着的事情并不是秘密,但是因为许老这儿的森严戒备,倒是没有什么人能够进来。

    当然,茅山宗的掌教真人,也不是什么小人物。

    当听说他来拜访的时候,我们正在屋子里聊天,听到这事儿,陆左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旁边的杂毛小道。

    后者平静地说道:“我已不在茅山,如何处理,你自己决定吧。”

    <b>说:<b>

    第二个名额,到底给谁呢?

    ps:上章关于陆左与王明的见面,有一个小差错,更正为与王明见面的,是杂毛小道,前面关于黑舍利消息的那一章,我也修改了,多谢提醒我的几位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