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十大评选委员陆左
    那门禁通话器上面的图像有些模糊,只能够瞧见一个大概的人影,听到对方说话,陆左有些诧异,问旁人道:“马烈日是什么鬼?”

    萧大伯在旁边解释道:“马烈日是西北五马一脉有名有数的高手,少年成名,在西北一带名气很大,不过后来却销声匿迹,有人说他去了中亚一带,找寻杀手之王山中老人的遗迹,有人说他是在闭死关,众说纷纭,也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书阅ぁ屋”

    陆左错愕,说那他找我有个什么事儿呢?

    的确,如果他过来找的是萧大伯,或者三叔我们都可以理解,毕竟大家或许江湖相识一场,萧大伯甚至还是西北局的相关领导,不过陆左甚至都不认识这个人,他为什么会找上门来呢?

    我却能够猜到一个大概,拉住陆左,将当初我在新民监狱里发生的事情说了起来,特别提到了那个马喆,正是马烈日的儿子。

    听到这话儿,杂毛小道眉头一扬,说那个装波伊的货,是他儿子?

    我点头,说对。

    陆左皱眉,说如此说来,那马烈日是过来为自己儿子道歉的?

    我皱眉,说也许,但我不太确定。

    陆左沉吟一番,然后对旁边的萧璐琪说道:“你打开门,让他上来。”

    萧璐琪点头,打开了下面的门禁。

    随后陆左又看了旁边的萧大伯,说大伯,借一个房间给我,我跟那马烈日谈一谈。

    萧大伯说好,书房空着,你们在那里聊便是了这个马烈日的江湖匪号叫做楼兰神鹰,轻身功夫当世一流,性情阴沉,行为诡异,你一会儿小心一些。

    啊?

    陆左点了点头,说这个我省的。

    没一会儿,那马烈日乘坐着电梯来到了门前,按响了门铃,萧璐琪去开门,随后我们瞧见一个五十多岁、脸膛黑红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他目光在场中扫量一圈,然后说西北马烈日,见过各位。

    他目光沉稳,面对这么多人也十分平静,眼神凝聚,表现得十分淡然,一看就知道不是易与的角色。

    萧大伯他们不想与这人打什么交道,便让陆左出面来应付此人。

    陆左上前,说我便是陆左,你找我何事?

    马烈日说的确有一些事情想要与陆先生详谈,不知道可否给马某一些时间?

    陆左说好,书房请。

    他领着那马烈日进了书房去,结果关门之前,却开口说道:“阿言,你过来一下。”

    啊?

    我有点儿诧异,不知道陆左叫我到底是何事,不过还是走了过去。

    进了书房,陆左示意我坐在一边,而那马烈日则皱了一下眉头,说陆左阁下,我是想与你单独交谈一会儿……

    陆左指着我,说陆言,我堂弟,也是我的徒弟,他对于我来说,不是外人。

    既然陆左都这么多说,我虽然不解其意,还是稳稳地坐了下来,而马烈日也不好再纠结,而是拱手说道:“其实这一次过来拜访陆左阁下呢,一是对您十分仰慕,却一直无缘得见,此次便是来瞻仰您的风采……”

    陆左笑了笑说楼兰苍鹰的名字,我倒是听过,阁下既然找上门来,有事便可直说,不必兜圈子,弄得大家一头雾水。

    好!

    马烈日一拍手掌,叫了一声好,然后说道:“竟然您这么爽快,我也不扭扭捏捏了,我这回出关而来,听闻天下十大即将重新评选;您想必也是知道的,西北的天下十大北疆王早已失踪多年,不在人间,绝不可能一直号着这位置;而马某对于继承北疆王的遗志,维护西北一带江湖的安稳颇有兴趣,还请陆左阁下帮忙,向委员会推荐。”

    呃……

    我们都以为这马烈日是为了自己的儿子马喆得罪了我而来,没想到他居然说出了这么一套说辞来。

    所以无论是我,还是陆左,都愣了好一会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沉默了一会儿,陆左方才慢条斯理地说道:“据我所知,北疆王并没有陨落,还在人世。”

    马烈日听到,不由得眉头一皱,说这怎么可能?

    陆左微微一笑,说实不相瞒,几个月前,阿言才与北疆王见过面,不信你问他。

    我在旁边点头,说的确,我的确与北疆王在几个月前见过面。

    马烈日的脸色有一些不太好,直勾勾地盯着我,很凶地问道:“你既然与他见过面,那你告诉我,他在哪里?”

    我瞧见他这架势,仿佛知道了北疆王的下落之后,就要拎着刀子去跟人干架一般,不由觉得可笑,也想起了当初我在天牢之时,听到马喆说起他父亲,说他有心争一回天下十大的名头。

    这人瞪着我,仿佛我不说出来,就要用强硬的措施了一般。

    突然间,我心中一动,说不过北疆王他老人家现如今并不在我们所知的空间,对于这天下十大,估计也没有什么兴趣,所以我觉得新一届的十大评选,他应该不会来。

    我说的并不是假话,北疆王他老人家现如今在饕餮海之中,生死不知,想必是不会关注这天下十大了。

    听到我的话语,马烈日方才松了一口气,讪讪地说道:“北疆王的确是我们西北男儿的典范,功成身退,也是理所当然。”

    陆左这时回过神来,说马先生,我有点儿疑惑。

    马烈日正襟危坐,说请讲。

    陆左说关于天下十大提名这事儿,自有宗教局和道教协会的人处理,你又何必找到我这儿来,让我做个什么提名呢?

    马烈日一愣,说阁下难道不知?

    陆左笑了,说我这刚刚从牢里放出来,尘埃都还未褪去,身上的霉味都还在,能知道什么啊?

    马烈日开口说道:“就在今天傍晚的时候,由宗教总局、全国道教协会、民顾委和各有关部门组成的评定委员会宣布了第一批的评选委员名单,这一批只公布了三人,分别是白云观的海常真人,龙虎山的善扬真人,以及您,你们三人分别有三个提名权,这九个名额将直接进入天下十大评选的五十人的大名单,与后面的评选委员一起,参与对天下十大的评选工作。”

    啊?

    这一回不但我愣住了,陆左也是愣在了原地。

    事实上,我们都没有想到,那上面给陆左敲了这么一棒子,弄得咱们怨声载道,却不想又给了这么一个甜枣来。

    天下十大的评选委员啊。

    这名头有多牛波伊,看与陆左同批的人员就能够知晓那海常真人是白云观的主人,而白云观又是全国道教协会的所在地,他不仅是前一届的天下十大,而且还是全国道教协会的理事长。

    再看看善扬真人,这一位也不简单,他可是顶级道门龙虎山天师道的最强者,当年与陶晋鸿齐名的人物。

    他同时也是前一届的天下十大之一。

    结果陆左居然能够与这两人并列,成为了第一批公布、并且具有推举权的评选委员,这事儿可真的是有点儿……

    太不可思议了。

    别看这只是三个推荐名额,但它代表的意义却并不简单。

    为什么呢?

    天下间有名有数的高手很多,但作为最早一批被提名的人,出于维护自身权威的原因,绝对都是最顶尖之人,方才能够被人信服,要不然随便推选三两个小猫小狗,那么被笑的绝对不是那小猫小狗,而是推选这些小猫小狗的评选委员。

    所以不管是海常真人,还是善扬真人,都会十分认真,而陆左这个也绝对不会马虎。

    正因为如此,使得这九人绝对能够先声夺人,成为类似于比赛项目的种子选手,有极大几率获选的可能,至于后面冒出来的那些人,只有少数像一字剑这样的黑马,方才能够突出重围。

    而试问这世间又有多少黑马能够如一字剑那般呢?

    正因为知道了这一点,所以马烈日方才会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内赶到陆左的跟前来,试图游说他将那宝贵的名额,分一个给他。

    为了这个名额,马烈日开口给了陆左许多的允诺,然而陆左此刻心情复杂,却并没有多少心思与此人周旋,简单聊了两句,便起身送客。

    那马烈日这一次过来,只是想要结一下善缘,并不指望能够说服陆左开口答应。

    所以在陆左稍微流露出了这样的意思之后,便识趣地告辞了。

    马烈日一走,陆左便当着众人的面,说起了这个事情来,众人都是一阵诧异,萧大伯说别着急,我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他之前离开,是去处理林佑的事情,倒也没有听到这样的消息。

    不过他在宗教总局有些人脉,问一下就能够知道真伪。

    几分钟之后,萧大伯挂了电话回来,一脸严肃地说道:“是真的,大概一个小时之前宣布的。”

    听到这话儿,屈胖三哈哈大笑,天助我也,那啥,陆左、不、不、不、陆老大,快选我,选我选我选我……

    他大声叫着,而这个时候门禁又响了起来。

    呃……

    我们都一脸古怪地朝着门口望去,这会儿,陆左可真的是要一飞冲天了。

    <b>说:<b>

    评委是自家人?

    内幕内幕内幕,这里面肯定有py交易&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