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章 并没有春风得意
    黑手双城并没有走,而是在外面等着我们。

    这个时候林齐鸣走了过来,来到了我们跟前,朝着我们点头致意,算是打了招呼,随后又看向了刚刚沉冤得雪的陆左,说陈老大想要见你,跟你聊几句话。

    杂毛小道忍不住问道:“只是他?”

    林齐鸣点头,说对。

    杂毛小道的脸色沉了下来,而陆左却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陆左说别担心,我去去就回来,你们先出去吧。

    说罢,他跟着林齐鸣朝着那边走去,而杂毛小道则赌气一般地跟我们其他人走向了另外一边的出口处去。

    来到了外面,正当是下午时分。

    太阳光斜斜落下,我眯了一下眼睛,有些担忧地说道:“不会有问题吧?”

    杂毛小道眉头一扬,说能有什么问题呢?

    我瞧见他这般说,想着也是。

    不管怎么说,陆左已经被当庭无罪释放了,既然如此,黑手双城那边除了示好安抚,也不会再做些别的事儿了。

    他总不可能冒天下之大不韪,将陆左给宰了吧?

    那他也得弄得死陆左才行。

    不过我仍然有些疑惑,觉得这一次的庭审实在是有一些太顺利了,陆左之前被打压得那般厉害,各路人马对他赶尽杀绝,而此刻仅仅只是弄了一个小手段,证明了易容术的存在,又点出了王清华身边那个叫做邓刚的助手是邪灵教的余孽,就轻而易举地洗脱了冤屈。

    这实在是太顺了,顺得让人有一些不敢相信。

    说句实话,这事儿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家散落在门外,我回头望了一下,发现这儿是一处很老的建筑,有点儿像是苏联援建时期的风格,在外面,有警戒的哨兵,不远处还有拉练跑操的军人。

    这儿原来是一个军营。

    庭审的围观众人已经散了许多,此刻留在这儿的,都是萧家人,萧大伯不见了踪影,而萧三叔和五哥则在不远处说着什么,朵朵与莫丹在聊天,屈胖三不好恬着脸过去凑热闹,便留在了我这边,问起我这两天蹲班房的感受。

    我简单讲了一下里面的情况,然后提出了刚才我心中的疑惑来。

    听到我说起,屈胖三“噗嗤”一笑,说你真以为事情有这般简单啊……

    啊?

    我原本就心有疑惑,听到屈胖三这般说,就更加来了好奇,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我也觉得奇怪,但是到底哪儿出了问题,还是想不通。

    屈胖三白了我一眼,然后对杂毛小道说道:“我不想跟智商太低的人解释来龙去脉,还是你来吧。”

    他一点儿面子都不给我,但杂毛小道却不会。

    他宽容地笑了笑,然后说道:“阿言进这个江湖的时间不长,很多时候,思维模式并没有扭转过来,所以想不通也是正常的阿言,胖三说的这事儿另有门道,不是没有道理,事实上这事儿归根结底,还是与小毒物本身的实力恢复有关系。”

    我愣了一下,说这话儿是怎么讲的?

    杂毛小道冷静下来,眯着眼睛说道:“在这江湖上,公理和正义固然重要,但对于修行者来说,最重要的,归根到底,其实还是实力。”

    我点头,说这个我明白。

    杂毛小道说你不明白,小毒物之所以会被人陷害,而邓刚、王清华这些人之所以在后面推波助澜,都是因为当时的陆左处于天山大战之后的恢复期,虽然能够面对一些宵小之辈,但是对付顶尖的高手却十分乏力,更何况与国家机器对抗呢?正因为如此,那些人就是想要趁虚而入,借着这件事情,将小毒物给封死了去,这是由头。

    当时如果小毒物选择相信王清华那帮人,那么后果将是被秘密审查,最终消失无踪,至于去了哪里,没有人会知道。

    而现如今的小毒物,虽然这几天有着我们,以及好多人给他站台,但如果他还是以前那样的话,就算是有今天之势,也未必能够有这样的结果。

    但问题就是,小毒物他出现了,并不是被锁在了被审判席上面的你,而是以一个自由人的身份。

    他刚才在阻止邓刚自杀的时候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懂的人自然懂。

    这就是前提。

    说到这里,杂毛小道笑了笑,说你明白么?不是说陆左凭借着你和易容蛊,证明了易容术的存在和王清华他们证据的虚假有多重要,关键就在于陆左此时此刻的状态,才是真正奠定这个结果的基础。

    听到他这么说,我终于明白了一些。

    的确。

    如果说站在被审判席的那个人是陆左,而不是我的话,作为审判者,无论是公诉人,还是法庭本身,都会有着足够的勇气,也敢于做出更加冒险的决断。

    然而事实却一次次的打脸,当陆左出现在了观众席上面的时候,所有胜券在握的人都懵逼了。

    而随之而来的,是恐惧。

    一种被未知与神秘操控的恐惧。

    他们并没有抓到陆左,而这一切,其实都不过是陆左为了洗脱自己冤屈而做出来的局,所有人都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了。

    他们害怕了。

    如果这个时候再打一下官腔,又或者做一些激进冒险的举动的话,不但支持和同情陆左的势力会坚定的站出来,而且陆左本人,也将是一个无法处理的存在。

    怎么办?

    只要是明智的人,都应该会想得到,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其实是最好的结果,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只怕会两败俱伤。

    稳定大于一切,这才是最重要的前提。

    其实陆左到底是不是被冤枉的,只要是明眼人,基本上都能够感受得到,一个曾经为了大局而牺牲一切的男人,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呢?

    以前的时候没有实力,欺负了也就欺负了,而现如今再强行推动这事儿,对一个这么顶尖的人物不公,那真的就是脑子进水了。

    这就是实力的体现。

    说完这些,杂毛小道笑了起来,说当然,后面小毒物点出那个助理邓刚的事情,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有些好奇,说那个家伙既然是邪灵教潜伏在总局内部的关键棋子,按理说心理素质不会这么差,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表现呢?

    屈胖三在旁边挥了挥手,说你笨啊,陆左这般言之凿凿地说出,不管如何,姓邓的肯定是要被控制起来的,而正如陆左所说,那家伙屁股不干净,一查一个准儿,如果是这样,他肯定就栽了,如果这个时候不赶紧自我了断,以后可就由不得他了。

    杂毛小道也点头,说对,这个人能够成为王清华的助手,肯定也是在宗教局多年,自然知道那里面的手段。

    他笑了,说最了解宗教局这个体系的,其实是他们自己人,正是因无如此,所以他知道如果自己被擒,必然会受不了那些恐怖手段,或许会交待出幕后的人,所以才会选择这下策来只可惜他到底还是低估了陆左的实力,没想到连死都是死不成。

    邓刚的暴露证明了陆左的话语,也间接说明了他的清白。

    当然,如果法庭视而不见,以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或者程序之类的借口再一次羁押陆左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这一点得建立在陆左是一个软柿子的前提下。

    而如果不是,那么与其最终闹得不可开交,还不如爽快一些,给足面子,稳定最重要。

    毕竟有了足够的替罪羊,后面的事情,慢慢处理就是了。

    想明白了这一切,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说这尼玛得耗费多少脑细胞,才能够明白这一场看似平淡无趣的庭议背后,竟然还有这么多的利害关系存在。

    我忍不住又问起了最后的一个问题来:“那么,凶手到底是谁?”

    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说凶手是谁,这事儿重要么?

    呃……

    或许对于一些人来说,凶手是谁很重要,但是事情发展到了现在的情况,到底是谁,其实对于陆左和某些人,却已经不再重要了。

    重要的是这一次的交锋,我们这边赢了。

    我们等了差不多十来分钟,陆左终于出来了,我们迎了过去,陆左与大家简单聊了几句,然后突然开口说道:“谁有烟?”

    啊?

    杂毛小道忍不住问道:“你不是不抽烟的么?”

    陆左叹了一口气,说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特别想抽一口……

    五哥从兜里摸出了一包烟来,很普通的软包红五星,陆左接了过去,打了一个响指,那烟便燃了,随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又缓缓地将青烟吐了出来。

    这是一个圈儿……

    杂毛小道赶忙问道:“他跟你讲了些什么啊?”

    陆左吐出口中的烟,说没说什么,就是简单地道了一个歉,然后跟我谈起了天下十大的评选来,说希望我能够去争取一下……

    杂毛小道皱眉,说没说别的?

    陆左摇头,说没有。

    杂毛小道说那咱走吧,找个地方去吃顿饭,喝杯酒,我们有很多事儿要问你呢……

    陆左叹了一口气,说喝啥酒啊,我正头疼呢。

    杂毛小道说你都无罪释放了,还头疼什么?

    陆左阴着脸,一字一句地说道:“黄菲,她是邪灵教的人!”

    啊?

    <b>说:<b>

    危机并未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