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六章 庭审中
    庭审的地方,并不在新民监狱,而是在别处,至于具体是哪里,我也并不知晓。

    我看过好多好莱坞大片,知道许多坏人都是在转移的时候被劫走的,也知道这路上劫人是成功几率最高的,远比闯入戒备森严的监狱里要轻松许多。

    当然,既然我知道这事儿,好莱坞知道这事儿,负责看押和转移的有关部门,远比我更加清楚。

    所以押运我的,几乎就是一个车队,而且大部分人员都是荷枪实弹,全神戒备。

    而我一直等到被押上了特制囚车的时候,方才反应了过来。

    陆左到底还是没有回来。

    而我,将作为他,被送到那法庭之上去作审理。

    这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因为如果我否认了自己是陆左,那么不但陆左要背上一个负罪潜逃的罪名,再怎么也洗脱不得以前的罪名,而我也要被定上欺瞒和协助嫌疑人逃脱的罪名。

    但如果我闭口不言,认定自己是陆左的话……

    因为不能够开口说话,那么最有可能洗脱冤屈的时机就会被浪费掉,而之后我将会被定罪,最终给关押到白城子去。

    而如果定的是死罪,那么迎接我的,将是一颗花生米。

    铜的。

    虽然陆左承诺过我杂毛小道会拼死救我出去的,但仔细想来,或许杂毛小道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但是有关部门这边未必没有防范。

    毕竟狠话之前我们已经放出去了,对方倘若是熟视无睹,那可就真的有问题了。

    一想到这样的后果,我就有些手足冰凉。

    并不是我不信任陆左和杂毛小道,实在是觉得这事儿有些太严重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陆左并没有能够回来。

    此时此刻,我不但担心自己,而且还担心陆左,他是第一次动用那天龙真火的能力,回到几年前的过去,对于这事儿,他其实是没有什么把握的,此刻也不过是被逼上了梁山,冒险一试而已。

    如果陆左被时空乱流给搅和了去,回返不来了,朵朵可怎么办啊?

    我一想到那小姑娘哭得带雨梨花的样子,就忍不住的心疼。

    押送我的人,是王清华。

    他亲自押送,与我在同一个车厢里面,甚至都没有任何隔阂。

    艺高人胆大。

    我虽然并未有跟王清华有过交手,但却能够从他的气度看出此人绝对是一个顶尖的高手。

    至于他有多高,这个我不得而知,需要打过才知道。

    只可惜我现如今没有办法与他一较高下。

    我甚至连开口都不行。

    我想要帮着陆左守住这个秘密,尽可能地守住,至于后面的事情,到底会是怎么样的一个结构,我也不得而知。

    我的手上和脚下,依旧是那满是符文的镣铐。

    这东西束缚住了我的修为,让我没有办法使用任何劲力,无论是地遁术还是大虚空术,都没有办法弄出来。

    唯一拥有的,恐怕就是一身蛮力而已。

    上了车,特制车厢的后门重重关闭,发出了一声“砰”的声音,随后王清华将我的手铐脚镣都锁在了车壁之上,然后坐在了我的对面。

    车子发动了。

    他盯着我,好一会儿方才咧嘴说道:“你知道么,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对于你,心中都是有着极大的崇拜之意,我一直在想,一个二十多年前从来没有接触过修行者这个世界的人,为什么在短短的几年之内就突然崛起,然后几乎成为了年轻一辈最顶尖的高手,甚至能够跟那些老家伙儿扳一扳手腕……”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一直到你将邪灵教都给灭了,我当时简直就是跪了,我以你为我的人生偶像。”

    我听到,忍不住扯动了一下脸上的肌肉,冷笑两声,表示在听。

    王清华深深吸了一口气,说后来有人告诉我,崇拜只不过是弱者的行为,真正的强者,就是要站起来,在以前的崇拜者身上,踏上一万脚,这才是爷们做的事儿!

    我的眼睛眯了起来,感觉他的这话里面似乎又藏着一些别的意思。

    他是想说陷害陆左的人,其实就是他么?

    然而我即便是满腹疑问,最终还是没有能够问出口来。

    王清华也有一些疑惑地看着我。

    他刚才说的那些话,显然是想要引我说话,然而我最终却没有开口,这让他大为惊讶,凝视了我一会儿,然后说道:“他们说你这两天有一些反常,不说话,好吃好喝,就好像突然换了一个人似的……”

    呃,不是就好像换了一个人,根本就是好吧?

    我心中吐槽着,想着这家伙难道发现了什么,然而他却又开口说道:“也就是说,你现在其实是放弃辩驳了对吧?”

    他说完,冷笑着看我,说先前还胸有成竹的样子,害我这两天一直都在捋顺案情,生怕哪里出现了什么差池,现在瞧你这个样子,我倒是放心了许多,哈哈……

    他见我没有反应,便往后靠了靠。

    王清华这几日应该也是没有怎么睡好,靠在了车壁上,没一会儿居然就睡着了。

    我瞧见他仿佛陷入了沉睡之中,又往旁边望去。

    在栅栏之外,有几个全副武装的军警,正拿着枪口指着我,好像我一有异动,对方就会毫不犹豫开枪一样。

    唉……

    瞧见这场景,我除了深深的叹息,好像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囚车在路上走了一个多小时,最后终于到了地方,下车之前,我的脑袋给人套上了黑布,所以并不知道审讯的地方到底在哪儿,只知道给人推搡着下了车,然后给引导着来到了一处建筑前。

    这儿的检查措施很多,我一步一步地走着,拖着手铐脚镣。

    最后我被安置在了一个单独的房间里来,拿下头套的时候,我瞧见自己坐在房间的正中,然后四面都是金属墙,墙面是银白色的,时不时就会有蓝紫色的电纹掠过。

    王清华在我对面微微一笑,说时间还有一些,你在这里休息一下,不要乱动哦……

    说罢,他离开了这个房间。

    随着沉重的铁门合拢,整个空间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之中。

    我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一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多久,差不多一刻钟之后,铁门再一次地被打开,然后有人过来押送我离开。

    这回我没有再见到王清华,想必作为检控方,他需要去做一些准备工作。

    我被押送到了一个特别通道,走到尽头的时候,来到了一个并不算大的法庭里面来。

    走进房间里来,我下意识地左右打量了一下。

    这儿与我所认知的法庭还是有一些不太一样,主席台上坐着法官以及记录员,左边是检控方,右边控制的地方应该是嫌疑人的位置,而台下的座位并不算多。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儿是特殊法庭,审理的案子也有一些不同。

    是关于修行者的。

    这与普通的刑事法庭并不一样。

    我的目光扫连过去,在下方的观众席中瞧见了杂毛小道,朵朵和屈胖三也在旁边。

    除了他们,我还瞧见了几个熟悉的人,萧大伯、戴巧姐都在,另外三叔和五哥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也来了。

    他们身边是莫丹和姜宝。

    句容萧家,居然来了这么多的人。

    然后我还瞧见了赵承风和赵信,两人坐得比较偏后,我第一眼的时候,还真的没有找到他们。

    检控方是王清华,他身边有几个助手,准备了厚厚的卷宗。

    至于法官则是一个面容古板的老头儿。

    我给押到了嫌疑人这边来,有人将那手铐脚镣给锁在了地上的卡槽中,随后又等了几分钟,我瞧见观众席中又来了几个人。

    这些都是重量级的人物,其中有一个,就是我们目前所需要面对的大boss。

    黑手双城。

    林齐鸣、白合和陈曦等人陪在了他的身边,这个男人坐在了东南边的那一团,脸色有一些严肃,而进来的时候,并没有跟不远处的萧家打招呼。

    反倒是林齐鸣冲着他们笑了笑。

    我的目光与黑手双城在半空中碰撞了一下,他似乎并没有在意什么,直接掠过去了。

    他没有在看我。

    砰!

    主席台上的法官瞧了一下木槌,然后宣布开庭。

    开庭之后,有一些必要的程序要走,比如询问我的姓名、出生年月日、民族、出生地、文化程度和职业。

    在这个时候,我想要闭口不言已经不行了,于是刻意变了音,用极为沙哑的嗓音做了回答。

    就是这样,都引起了众人纷纷的侧目,特别是那些熟悉陆左的人。

    众人都十分奇怪,好在程序再继续,随后就进入了冗长的公诉阶段,作为本次案子的检控方,王清华先是详细讲述了一遍案子的经过,然后提供了十分详实的证据,有照片、有证人笔录、有音频视频,甚至还有受害者当事人。

    种种证据,都指向了那件案子就是陆左犯下的。

    庭审进行到了后半程,法官终于看向了我,说嫌疑人陆左,请问你有什么想要说的,又或者证据可以出示么?

    呃……

    <b>说:<b>

    王清华的个人表演,我快进了,大家应该没有意见吧&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