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二章 担重任
    杂毛小道朝着我眨了眨眼,说你的大虚空术可是传承于观察者,难道什么都不知道么?

    我摇了摇头,说记忆是有选择性的,并不是全部的人生经历,而从我接收到的信息来看,观察者也不能够控制和追溯时间,更不能参与其中……

    杂毛小道点头,说你刚才说得很对,事实上小毒物也不能够操控时间。

    我说那他还想要回到过去?

    杂毛小道说事实上你的说法有一些差池,并不是回到过去,参与过去发生的事情,而是观察仅仅只是观察,并且查找真相而已……

    我有点儿搞不明白杂毛小道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又或者说因为王清华的干扰,使得他并不能够完全表达陆左的意思来,总之我只有一句话要问:“需要我做些什么。”

    杂毛小道看着我,说我需要你带我进新民监狱去,找到小毒物。

    啊?

    我说你的意思,是我带你进新民监狱去,然后我们一起回到过去?

    杂毛小道摆手,说不,不是我们,是我和小毒物,你不用。

    我有些不满,说为什么?

    杂毛小道指着旁边的屈胖三,说因为需要有人照顾他和朵朵。

    我说既然是这样,那就我跟左哥去,你在这里就好这样子你我都不用费那么多的力气,我也不用带你过去。

    杂毛小道摇头,说不,要完成他的设想,小毒物需要我的支持。

    我说我也行的。

    杂毛小道说别争了,你还是想一想该如何把我带进去吧。

    我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摇头,说不行,大虚空术不是地遁术,是不可能带着人离开的,我也不可能将你带入虚无之中去或许以后可以,但是现在的我不行。

    杂毛小道摸着下巴,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只有硬闯咯?

    旁边的屈胖三微微一笑,说:“说不定那帮人正等着你们去劫狱犯错呢,因为如此,他们完全可以用非常手段来对付你们你觉得咱们光明正大地站了出来,他们会一点儿防备都没有?”

    他的话语一针见血,我回想起今天去新民监狱的过程,顿时就感觉到一阵没由来的心寒。

    不管是王清华,还是那个马喆,他们反复地撩拨,就是想要激怒我们。

    如果我们不按规则,直接动用暴力手段,对方肯定是早有防备,上来就是用了雷霆万钧的力量,将我们给镇压住。

    这才是最万无一失的办法,能够将置身事外的我和杂毛小道给一网打尽。

    这才是他们想要的。

    杂毛小道陷入了沉默,许久之后,方才问道:“那该怎么办?”

    屈胖三笑了,说如果我猜得没错,陪着陆左回到过去,这不过是你的想法吧?陆左自己回去,又或者陆言跟着,其实是没有问题的,对吧?

    听到这话儿,杂毛小道一句话也没有再说。

    他的眉头皱得紧紧。

    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是老阿姨和朵朵热完了菜回来,而屈胖三则抓紧时间说道:“你放心,陆言给我调教了那么久,是时候挑大梁了;至于你,这两天就留在这里,帮忙做好样子,不要让那些人知道陆言不见了……”

    “吃饭了!”

    老阿姨推门而入,与朵朵端着菜肴进来,热情地招呼着,屈胖三从椅子上跳了下来,笑嘻嘻地说道:“我来看看,都有些什么好吃的……”

    因为各怀心事,这一顿饭吃得有些平淡,不过老阿姨的厨艺还真的是不错,我破例多吃了一碗饭。

    饭后,屈胖三带着朵朵去院子里玩,而杂毛小道找到了我。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新民监狱号称天牢,那个地方不知道关着多少临时的修行者,肯定也关押过许多的大人物,你堂哥也未必是最厉害的,所以过去的时候,一定要小心。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你同意我去了?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屈胖三说得对,是骡子是马,总得出来遛一遛,我刚才是用过去的老眼光来看你,所以才会有许多不必要的担心。事实上,我听过你这一两年做的事情,知道你的成长非常迅速,足够担当我们的期待了。

    我伸出手来,紧紧捏着拳头,说谢谢,谢谢你的信任。

    杂毛小道说事不宜迟,你今天晚上就出发。

    离开庭还有两天时间,如果我们找不到真正的证据的话,那就只有想办法逃离这儿了。

    因为如果特别法庭真的审判陆左有罪的话,接下来肯定不会再给我们任何机会。

    而若是陆左被押送到了白城子,即便是以我们现在的实力,也未必能够再有什么作为。

    我点头,说好。

    时间流逝,夜里十一点的时候,我收拾妥当,准备出发。

    屈胖三在门口拦住了我,说怎么样,走了?

    我点头,说对,有什么需要吩咐的么?

    屈胖三递给了我一个拳头大的红色圆球来,说这是阵眼血球,如果是碰到复杂的法阵,你可以拿出它来,输入劲气,它就能够帮你找寻到生门的方向。

    我接过了这圆球来,它跟那台球一般,圆溜溜的,质感很沉,似乎又有点儿像是水晶。

    我打量了一会儿,有些错愕地说道:“这东西,是你用那三目巨人僵尸的眼睛弄出来的?”

    屈胖三打了一个呵欠,说对。

    我有些怀疑,说管用么?

    屈胖三瞪了我一眼,说大人我几天没睡觉,帮你弄这么一个玩意,就是怕你在那些破烂法阵里面迷失自己怎么样,要不要,不要的话还我……

    我赶忙将这玩意给收了起来,这才郑重其事地说道:“谢谢。”

    屈胖三一脸小骄傲,得意洋洋地说道:“这玩意可是耗费了我的毕生所学,真的要论价钱的话,几千万上亿都不止,你可是占了大便宜了。”

    我连忙赔笑,说多谢,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关心。

    屈胖三好不得意地哼了哼,然后摸到了朵朵的房间里去。

    呃……

    这小子,趁着人家老爹不在,这么明目张胆地跑人小女孩儿房间去,到底是想要干嘛?

    与屈胖三交谈过后,我翻墙而出。

    既然我们公开住在了许老的家里,想必周遭的眼线肯定不少,所以我没有走正门。

    而之所以不用地遁术,是因为作为老干部退休的大院,这儿也是布置得有相关法阵的,这是为了防止此处的治安问题,结果最终却让我没有办法施展遁地术。

    这事儿有两面性。

    离开了许老的小院,我尽量避开耳目,朝着外面摸了过去。

    在离开大院的过程中,我感觉到了背后的目光。

    被盯上了。

    不但被盯上,而且还有人朝着我跟了过来,而且这人是高手,走路的时候都踮着脚尖,如果不是我此刻十分谨慎,说不定就注意不到对方了。

    不过这事儿对别人来说还真的是一大麻烦,但对我来说,却根本不算事儿。

    出了大院之后,我便施展了遁地术。

    几个遁地术使用过后,我已经将身后的眼线给甩出了几里地,来到了不知道是哪儿的街道上来。

    路边停着好几辆车,我打量了一眼,发现是违章停车。

    我从这些车的边上缓步走过。

    前面三辆,居然都有人,而且其中两辆却是在搞车震,好一个炮火连天。

    我这时候挺恨自己那敏锐听觉的,因为总是能够听到一些莫名其妙的声音,听得我下意识地弯腰去。

    终于碰到了一辆雪弗兰科鲁兹,里面没有人。

    就是你了。

    我一闪身,人已经进入了车中,然后三两下,终于将车给弄得启动了来,然后油门一踏,车子就朝着前方猛然冲了出去。

    我大概试了一下车子,然后打开了导航来。

    冲这儿去密云水库有一段路程,我不想打车,又或者坐地铁留下影像证据,那么就需要有一个代步工具,将我弄到那儿去,那么这辆路边违章停车、又空空如也的汽车就变成了我最好的选择。

    汽车一路行,在凌晨十分,我赶到了密云水库附近。

    路是白天刚刚走过的,所以我也还算是熟悉。

    而到了今天我们与田东汇合的地方时,我将车找了一个地方随意停留,然后徒步赶往新民监狱。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秘密潜入,而这事儿我在凯里的时候就已经用过了,再加上这几天来的刻意练习,使得我倒也算是轻车熟路,没有遇到任何的麻烦。

    而目前困扰我唯一的问题,就是陆左到底被关押在哪里。

    这事儿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因为之前与陆左见面的地方,是专门的接待室,所以陆左到底被关在哪里,关在哪个牢房,这对于我来说,完全就是一片空白。

    这该怎么办?

    我凭借着大虚空术进了新民监狱,来到了那大楼里,又继续向前。

    我很快就来到了原来我们交谈的那个见面室,不过潜入也到这里为止了,后面该怎么办,我有点儿犹豫和迷茫。

    在沉思了一会儿之后,我决定先不进去里面。

    陆左被关在哪里,谁能清楚这个问题呢?

    <b>说:<b>

    陆左到底行不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