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章 陆左的自信
    杂毛小道的脸色一变,冷冷说道:“我可不是什么掌教,你认错人了。”

    眼镜男摇了摇头,突然间郑重其事地说道:“对不起,在我的心中,一直觉得您这样顶天立地的男人,是不灭的偶像,却忘记了您离开茅山的事情;不过不管怎么样,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茅山没有您,是它的损失……”

    这人对着杂毛小道好是一阵夸赞,而作为当事人,杂毛小道却显得并不喜欢,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说请问有什么事情么?

    王清华感受到了杂毛小道的冷淡,这才开口说道:“是这样的,目前是有我来负责大凉山投毒案,而陆左是案子的嫌疑人,再审期间,如果需要见外人的话,从制度上来说,我需要在场的;所以在接到了你们的申请之后,我特地从东城赶了过来,在这里等着诸位。”

    杂毛小道回过头来,看了一眼田东,说是这样的么?

    田东点头,说的确如此。

    杂毛小道说好,你在旁边没有问题,不过不要跟我装作很熟、又或者心怀仰慕的样子好么?

    王清华笑了笑,说都是发自内心的。

    呵呵……

    杂毛小道笑了笑,没有接下对方的话茬来,而是回头对田东说道:“带路吧。”

    然而田东却尴尬地笑了笑,开口说道:“这个……事实上我的权限到此为止,没有得到批准的话,是没办法进入其中的,所以您可能需要王主任带你进去。”

    呃……

    杂毛小道本来想要晾那王清华一下,结果给田东这么一说,场面一下子就尴尬了。

    他是个要脸的人,被田东架在半空中,不上不下,一时之间抹不下脸来,不过好在我这样的闲人就派上了用场,上前一步,朝着那王清华拱手,说有劳领路。

    王清华表现得中规中矩,并不拿捏,也没有林齐鸣口中所说的那般难搞,而是大度地笑了笑,说请跟我来。

    他转身往楼里面走去。

    这家伙的身边有七八人,其中有三人跟在了他的身边,而另外几人则走向了老马那边去,杂毛小道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王清华的身后走去。

    不过我瞧见他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事实上我的心情也不太好,这个王清华倘若真的给杂毛小道刚才的怠慢给激怒了,拂袖而去的话,我反倒是没有了这么多的担心。

    一个易怒的、暴躁的对手,总会比一个心有城府的家伙要容易对付许多。

    只可惜这个王清华看上去年纪不大,甚至比我都还要小上几岁,但是喜怒不形于色,沉稳得让人害怕。

    这样的对手,我真的有点儿担心了。

    我们跟着一路往前,进了大楼之中,走了一个大回廊,前面突然出现了一道铁门。

    有人拦住了我们,指着我们身边的屈胖三和朵朵,说未成年人不得入内。

    我一愣,忍不住辩驳道:“凭什么啊?”

    那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说我们这儿的规定也是为了你们好,监狱里阴气很重,小孩子抵抗力弱,要是万一中了什么说道,生病了可怎么办呢?

    我说这就不用你们担心了。

    我们准备往前走,那人却还是拦在了前面,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不是针对各位,只不过规定就是规定,请您理解。”

    我们都停下了脚步来,杂毛小道面无表情地盯着那人的眼睛。

    许久之后,他方才开口说道:“如果我说不管出了什么事情,我们自己负责,这样可以么?”

    那人依旧摇头,说对不起,这是规……

    就在那人执着地说起这话儿来的时候,杂毛小道的手动了。

    我知道他来了脾气,就要发飙了,赶忙上前去,一把抱住了杂毛小道的胳膊,说别冲动,这里是天牢。

    杂毛小道刚才的气机锁定住了此人,那底气场压得对方一点气都喘不过来,不过却夷然不惧,此刻将杂毛小道被我抱住,顿时就露出了坚贞不屈的态度来,冷冷一笑,说对,这里是新民监狱,不是你们茅山哦,我倒是忘记了,你现如今也不是茅山的人了……

    听到对方这很明显是挑衅的话语,杂毛小道却反而释然了起来,对我说道:“别拉着我了,我不会杀他。”

    我瞧见杂毛小道有些冰冷的眼神,停顿了几秒钟之后,方才说道:“阎王好见,小鬼难搪,为这样的小人物生气,不值当。”

    那人嘿嘿而笑,说对,我是小人物,但是为了规矩,可以豁出性命去,誓死捍卫。

    他说得大义凛然,而我们却没有再理会他。

    杂毛小道看向了朵朵。

    屈胖三对于探视陆左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期待,是无所谓的态度,但朵朵却不行。

    她与陆左的感情十分深厚,陆左身陷险境这么多天,最担心的人就是她,背地里都偷偷哭了好几回,现在这些人又用那种破理由来为难我们,不让朵朵进入,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残忍了。

    事实上,就在杂毛小道刚才与那人争吵的时候,朵朵的眼圈就已经红了。

    而此刻,那泪水再也留不住,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杂毛小道心里不好受,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朵朵,你跟屈胖三在外面等着,我和陆言去见你陆左哥哥,好么?”

    朵朵虽然流着眼泪,但却也知道轻重,点了点头,哽咽地说道:“好,帮我看看陆左哥哥现在怎么了。”

    朵朵点了头,我们都松了一口气。

    而这个时候,杂毛小道抬起了头来,对着拦住我们的那人说道:“能知道你的名字么?”

    那人咧嘴一笑,说怎么的,准备打击报复么?

    杂毛小道摇头,说不,对于你这样的跳梁小丑,我一般都是会不屑一顾的,不过你惹哭了朵朵,所以我特别好奇而已。

    那人一脸慨然正气,说那你听好了,某家叫做马喆,有本事回头你杀了我,我也当一回烈士。

    杂毛小道伸出手掌,在那人的脸上拍了拍,说你放心,小命留着,眼珠子也留着,等着以后看你主子的下场吧。

    那人一脸愤恨,却无可奈何。

    王清华的随从陪着屈胖三和朵朵离开,而我们则跟着王清华继续往前走。

    走了几步,王清华回过头来,一脸抱歉地说道:“对不起啊,因为之前没有过先例,所以我也不知道里面会有这样的规定;早知道的话,就提前说了,也不会这么尴尬,闹出这么多的误会来。”

    他一脸白莲花,好清纯不做作,杂毛小道显然是冷静了下来,微微一笑,说没事。

    过了这道铁门关卡,又走过一处全金属的走廊,我们终于来到了一个房间里来。

    这房间被一扇厚厚的防弹玻璃隔成了两边,一边是嫌疑人区,而另外一边,则是探视者的区域。

    一边只有一个凳子,而另外一边,则有四个。

    通话需要依靠电话。

    我们进来的时候,陆左还没有到,我和杂毛小道坐在了中间的位置上,而那王清华为了避嫌,故意将凳子挪到了角落处去,坐下之后,对旁边的人吩咐道:“带嫌疑人过来吧。”

    那手下按着耳麦,低声说了两句话,然后推门而出。

    这儿就只剩下我们三人。

    五分钟之后,嫌疑人区那边的门打开了,缓缓而推,显示出铁门的沉重。

    而后陆左在几名荷枪实弹的军人押送下,来到了房间里来。

    他穿着蓝灰色的囚服,带着手镣脚铐,而这些东西并非金属,上面篆刻着许多的符文,显然是限制修为的法器。

    陆左走进来之后,目光巡视一圈,然后冲着我们笑了笑。

    他坐定之后,拿起了话筒来。

    瞧见他有些虚弱的样子,杂毛小道赶忙抓起了电话来,问道:“小毒物,你还好么?”

    陆左笑了笑,说还行,吃喝都有,就是那监牢在密云水库的底下,有点儿潮湿。

    咳咳……

    在角落里装作没事人儿一样的王清华咳了咳嗓子,然后手按在耳朵上,开口说道:“嫌疑人,不要透露你监房的位置,这样很容易给你朋友带来没必要的麻烦……”

    陆左咧嘴,露出了一口白牙,说好。

    他显得十分合作,笑容灿烂,看样子好像不像是满腹原因的样子。

    杂毛小道又问道:“有人对你动手没?”

    “动手”这两个字很奇妙,有许多种层次的表达意思,而陆左显然也明白他的担心,说你放心,目前没有人对我刑讯逼供,伙食待遇都很好,我感觉好像是过来旅游了。

    听到这话儿,杂毛小道忍不住地点头,说这就好,这就好。

    他是关心则乱,有点儿失常,我拿起了话筒来,开口说道:“左哥,两天之后将会开始庭审,我们这次过来,就是想问一下,有什么证据之类的,需要我们帮忙搜集不?”

    听到我讲起了要点,陆左抬起了头来,而角落里的王清华的眼睛也是一亮。

    随即他又低下了头去,装作没听见。

    陆左这个时候却笑了,说不用,我将会当众洗脱我身上的污名,你们到场做个见证就好。

    <b>说:<b>

    到底是虚张声势,还是胸有成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