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章 特别待遇
    如果这不是京都,不是机场,不是人群这么密集的地方,以杂毛小道的脾气,估计肯定就拎着雷罚杀上前去了。

    太特么的欺负人了。

    任谁平白无故被来这么一下,估计都会疯掉,谁愿意跟让子弹飞里面的康师爷他们一样,吃着火锅坐着车,结果一下子就车翻人亡了去?

    这也太特么突然了。

    杂毛小道不动手,是不想节外生枝,但绝对不想放过那个女人,以及她身后的指使者,而有着地遁术的我,最适合不过的,就是办这事儿。

    其实不用杂毛小道说,我也是没有二话,便朝着那女人的方向跑了过去。

    两秒钟之后,我拦在了魏蔚的跟前,冲上前去,想要将人给拦住,结果那女人却仿佛脚下一软似的,径直朝着我的这个方向倒了下来。

    我有些诧异,又有几分防备,伸手过去,将她给接住。

    我接人的姿势很谨慎,差不多是弓着身子,防备这女人在突然暴起,给我来一个下酒菜。

    然而她倒下了就是倒下了,再没有别的动作,随后竟然还闭上了呼吸。

    她的太阳穴上面,有一个触目惊心的枪眼。

    死了。

    这个刚刚将我们送上了死亡汽车的女人,在事成之后的几秒钟内,便也给人灭了口。

    我能够瞧见对方脸上那甜美的笑容还没有散去,而双眼圆睁,有点儿死不瞑目的感觉她估计是想不通,为什么自己豁出命去,结果却到底还是给人算计了。

    而且很明显还是自己人。

    在发现了魏蔚头上枪眼的那一瞬间,我下意识的将她给推开,然后就地一滚,躲到了旁边的一处路灯前。

    然后我将炁场感应提升至最敏感的状态,并且开始快速打量周遭的一切。

    然而我除了看到混乱的人群之外,没有任何收获。

    开枪杀死魏蔚的那人,到底是路过的行人,还是狙击手?

    我心中疑惑着,不过最终还是没有答案。

    这个时候杂毛小道走了过来,瞧见没有了气息,躺倒在地,流了一大滩血的魏蔚,然后望着周遭混乱的人群,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艹……”

    死无对证。

    弄出这场面来的人,绝对是个老手,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没有什么线索可以让我们去查。

    这个案子,到底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们估计是没有机会知道了。

    我望着周遭混乱的人群,对杂毛小道说道:“怎么办?我们需要离开么?”

    杂毛小道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

    他说不,我们这一次过来,正大光明,没有任何让人质疑的地方,是受害者,但如果跑了,反而说明了我们心虚,指不定有多少人会往你我的身上泼脏水,所以我们得留下来。

    我有些诧异,说留下?这个……

    杂毛小道对我说道:“你现在立刻打电话给我大伯,把情况说明清楚,让他找关系,通知值得信任的人参与其中,不要让我们陷入被动。”

    我点头,然后开始打起了电话来,而杂毛小道则开始保护现场。

    五分钟之后,我挂了电话,而机场的警力也到达了现场。

    十五分钟之后,第一批有关部门的人到达,并且在机场提供的会议室里给我们做了笔录。

    领头的人叫做顾伟民,是分局的人,知道的并不多,只是例常给我们做笔录,然而当听到我们报出姓名来的时候,则是有点儿呆住了。

    我和屈胖三倒也还不算什么,人家根本就没有注意,但当杂毛小道报出萧克明来的时候,那人顿时就愣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小心翼翼地问道:“您的籍贯是?”

    杂毛小道平静地说道:“江阴句容。书阅ぁ屋”

    顾伟民吞了一下口水,然后问道:“可是茅山的那位萧克明?”

    杂毛小道微微笑,说以前是,现在不是了。

    顾伟民使劲儿点了点头,说您等我一下,然后他走出了房间,开始打起了电话了:“喂?老大,我、我到达现场了,对,不过这一次涉及的人有些特别,是那个人……萧克明,对,就是你知道的那个萧克明,茅山宗掌教真人,我的天,您快来吧……”

    对方可能是太激动了,那颤抖的声音时不时地飘进来只言片语,我们倒是听了个真切。

    瞧见他这般的反应,杂毛小道若无其事地摸了摸脸,说我又那么吓人么?

    五分钟之后,我的手机里面,打进了一个电话。

    是赵承风打来的。

    我看了一下,不太想接,而杂毛小道却沉着脸说道:“你接。”

    我这才接通了电话,而对方一听到电话通了,立刻开口说道:“陆言,你们没事吧?”

    我表现得十分平静,说没事。

    赵承风说我刚刚听到了机场的事情,你们现在在哪里……

    他问了一连串的问题,而我则都没有回答,而是开口说道:“赵主任、哦,错了,应该叫赵处长,请问你认识一位叫做魏蔚的女人么?”

    啊?

    赵承风愣了一下,然后问旁边道:“那个魏蔚,是出事的那个死者么?”

    旁边有人低声回答,说对,她的确是我们监察部的人……

    那人似乎还说了几句其他的话语,而赵承风则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道:“陆言,请你相信我,这件事情绝对不是我干的,那个魏蔚虽然是我们部门的人,但绝对不是我派的她是新分配过来的大学生,我甚至都不认识这么一个人。”

    听到他信誓旦旦的保证,我叹息了一声,说赵处长,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若是有心,最好先查一下魏蔚的背景以及家庭,看一看她的家人是否被绑架,或者别的。

    赵承风说你的意思是……

    我说魏蔚很明显是一个弃子,死无对证的弃子,而不是死士,而如果是这样的话,必然有什么被逼无奈的原因;如果真的如同我的猜测一般,那请你能够救下她的家人,我不想太多的人,因为我而死。

    赵承风表现得十分果断,说好,你放心,我会处理此事的。

    他电话都没有挂断,便立刻与旁人说起此事,一直等那人领命离去之后,他方才重新与我说道:“陆言,你觉得这件事情,可能是对方做的么?”

    我摇头,说我不确定,不过是与不是,这都并不重要。

    赵承风点头,说对,不管是谁做的,对方既然如此老练,就不可能留下破绽给我们发现……

    我说对,凡事都需要往前看赵处长,你打着电话过来,除了关心和表明心迹之外,还有别的事情么?

    赵承风没有再兜圈子,而是跟我说道:“我请示了宗门,别的事情不算,在这一件事情上面,龙虎山会倾尽全力帮助你们。”

    我说不是帮助我们,而是帮助公理和正义。

    赵承风听到我嘴硬,笑了笑,说随你,不过你们刚刚过来,就给吃了一下马威,接下来或许还有更多的危险,需不需要我派人过来接你们,保证你们的安全?

    我看了一眼旁边的杂毛小道,只见他摇了摇头。

    我说不用,这一次对方没有成功,下一次也绝对不会如果连自己的安全都保证不了的话,那我们就不用来这里了。

    赵承风说好,对了,跟你们说一件事情,陆左已经到京都了,乘军用飞机过来的,现如今被关押在新民监狱里。

    我愣了一下,然后点头,说好,我知道了。

    与赵承风结束了通话之后,我扭过头来,问杂毛小道,说什么是新民监狱,在哪里?

    杂毛小道说新民监狱还有一个名称,叫做天牢,至于在哪里,这个我也不知道。

    天牢啊?

    陆左的确够级别住上这样的地方。

    我们这边打完了电话,那个顾伟民也推门走了进来,小心翼翼地对我们说道:“各位,上面对你们很关注,想让我问一下你们,不知道你们最近有没有什么安排……”

    杂毛小道平静地说你想说什么,只管说就是了。

    顾伟民说就是想找几位留个联系方式,方便我们随时给您通报案情的进展,另外上面也许会组建专案组进行调查,可能还会再找你们,希望几位暂时先别离开京都……

    他说得小心翼翼,陪着小心,额头冒汗。

    显然杂毛小道的名头实在是有些太大了,吓到了他。

    杂毛小道眯着眼睛,说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对吧?

    顾伟民说这一次的事件,应该是针对各位过来的,如果你们需要人员进行贴身保护,我现在就可以向总局提出申请……

    杂毛小道摇头,说不用,我们不用人保护,也没有人能够杀得了我们。

    在做完了必要的交接程序之后,我们离开了机场。

    一切都仿佛有些太顺利,我们之前的预计,估计今天都得在有关部门的审讯室里过夜了呢,也不知道这态度的背后,到底是谁出了力气。

    我们排队打的,离开了机场。

    抵达京都的第一站,我们准备前往的,是去拜访一位老前辈。

    许映愚。

    <b>说:<b>

    上面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