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一章 强势
    一天之后,我们抵达了京都。

    没有偷偷摸摸,无论是我,还是杂毛小道,又或者屈胖三,以及朵朵,都是正大光明地坐了飞机去的。

    陆左既然说准备刚正面,我们就没有必要再隐藏身份。

    咱们堂堂正正地跟那帮人刚正面。

    对于这件事情,杂毛小道看得很开,当初陆左曾经被人冤枉,关押在了西川,他没有二话,直接杀上去劫了囚车,然后与陆左一起亡命天涯那个时候都不怕,现如今他还怕个什么鸟儿?

    不过既然选择了刚正面,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的。

    出发之前,我打了几个电话。

    第一个电话打给的,是林齐鸣,那位黑手双城的铁杆手下,东南局的一把手,属于黑手双城阵营里面地位仅次于老大的二号人物。

    之所以选择打给他,是因为林齐鸣欠了陆左人情。

    不谈事业上的帮助,林齐鸣的老婆猫儿,曾经是陆左和杂毛小道曾经在东官开事务所时的财务,没有他们,林齐鸣娇妻麟儿都不存在。

    这是一份大人情,是时候还了。

    在电话里我并不讲虚的,直接告诉他,说陆左被抓了,我们准备进京都,将大凉山的事情讲清楚。

    我希望他能够给我保证陆左的安全,在审判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任何针对陆左安全的行为都将会被视为对我们的挑衅,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会第一时间给他们弄出一个大新闻来。

    这个新闻,绝对会比邪灵教在世界末日那一次弄的,更大。

    这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这是打电话之前的时候,杂毛小道、屈胖三和我商量妥当的,而威胁的人并非黑手双城,而是林齐鸣以及其它有正义感和追求的人。

    至于黑手双城,如果他真的被黑舍利给魔化了的话,我们做的事情,反而是他最为期待的。

    听到了我的话语,林齐鸣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

    许久之后,他告诉我,说别乱来,会出大事的。

    他希望我能够给他一点儿时间。

    我说别的都可以,陆左是我们这伙人的逆鳞,只要任何人敢触及,没有一点儿商量的余地,没有。

    在我挂了这个电话之前的时候,杂毛小道抢过了电话,然后对林齐鸣说道:“对了,小林,忘记跟你说一件事情了我之前的时候,跟鬼王见过了面,他们也觉得这件事情有点儿过分了,所以如果到时候真的闹起了,他们说算上他两人一份……”

    电话那头,林齐鸣完全就懵了,而杂毛小道则直接挂掉了电话。

    鬼王?

    我问杂毛小道,说鬼王是哪路法王?

    杂毛小道笑了笑,说这是两个人,南海一脉的老鬼和王明,前者是威震欧洲的血族大帝威尔冈格罗在大中华区的血族同盟,也是南海剑魔的亲传弟子,也就是你的老同学闻铭;而后者则是王红旗的后辈,连大内第一高手都不可力敌的顶尖高手。

    我说原来是他们,不过,你们之前说去见的人,就是他们?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他们与我们还算是有一些交情,也有联系,现如今江湖大乱,朝堂风云无数,我们必须找到共同承担的盟友,他们就是最好的选择。

    左道、鬼王……

    当今江湖之上最有影响力的组合,他们的结盟,对于朝堂之上的威慑力已经变得极为恐怖了。

    但是这并不足以震慑住那些希望事情变得越来越坏的人。

    所以我打了第二个电话。

    这个电话打给的,是一个曾经与左道有过嫌隙的人。

    龙虎山的袖手双城赵承风。

    这个人曾经多次为难过左道二人,而到了最后,他最终被杂毛小道以堂堂正正的方式给击败了,随后被调职闲置,一直到很久之后,方才被重新启用。书阅ぁ屋

    我与他认识,是在藏边冰川附近的时候结实的,当时他有意拉拢我,特意给了我一张名片。

    修行之后,我的记忆力变得十分强大,所以并没有忘记。

    而之所以打给他,是因为在很久以前,黑手双城指的其实是两个人,一个叫做陈志程,另外一个叫做赵承风。

    因为两个人的名字里,都有一个叫做“chen”的音。

    同样也因为两人的才能,足够抵得上一座城。

    国士无双。

    只不过后来赵承风并不满意这个名字,然后独立出来,被人唤作“袖手双城”,但不管如何说,曾经的两人,是齐名的。

    虽然后来赵承风因为种种原因而落败,没有黑手双城如今爬得高,但他身边的资源仍在。

    他的背后,还有整个龙虎山天师道。

    在青城山被邪灵教屠戮之后,那是当世之间,在底蕴和实力上唯一能够与茅山匹敌的顶级道门。

    而且龙虎山在朝堂之上的势力,甚至还比茅山大。

    接到我电话的时候,赵承风有点儿意外。

    他愣了好一会儿,方才想起来我是谁,以及明白了我打电话过来的用意。

    沉思了许久,他没有等我挑明,便直接开口说道:“我知道你打电话过来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因为陆左被抓到的事情?”

    我说对。

    赵承风说这件事情我恐怕帮不了你,关于大凉山一案的相关证据实在是太充足了,基本上抓到人就能够定罪,没有什么回缓的余地……

    我沉默了一下,说是么?

    赵承风说我明白你心中的无奈和屈辱,其实我也认为陆左与这件事情无关,他只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不过呢,这事儿也怪不得谁,谁叫他跟错了人,而且那人还翻脸不认人呢?你知道的,龙虎山虽然在朝堂上有很多的资源,但动起来也有一些困难……

    他的话语很有意思,首先表明了这件事情背后的黑手,与我们猜测的那人有关;再有一个,那便是利益。

    他跟我谈利益,希望我能够给出足够打动他、或者说他背后龙虎山的承诺。

    言下之意,那就是这件事情有得谈,不过我们得有诚意。

    龙虎山不见兔子不撒鹰。

    毕竟左道以前对赵承风,以及龙虎山来说,其实相当于眼中钉肉中刺的存在,此刻要是让他们全力出手,必须得有说得过去的理由。

    比如……

    选择投靠龙虎山。

    如果是这样,龙虎山才会倾尽全力,来营救自己人。

    我大概琢磨清楚了赵承风话语里面的意思,然后问道:“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赵承风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话:“孩子,这就是政治……”

    他跟我扯利益,又跟我扯政治。

    但实际上我并不想谈这些。

    侠以武犯禁。

    这是老话,还有另外一句老话,叫做“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赵主任,在聊这句话之前的时候,我想跟你打听一件事情,可以么?”

    赵承风有意拉拢我,温和地说道:“你说。”

    我说不知道你知晓太皇黄曾天剑主、以及太明玉完天剑主这些人没有?

    听到我突然谈及了别的事情,赵承风为之一愣,过了许久之后,方才缓缓说道:“知道,近年来突然冒起来的顶尖高手之一,这些人的实力深不可测,每一个都堪比天下十大,正是因为这些人,使得上面格外重视,做了许多有针对的预案我很好奇,以你的经历,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人的。”

    我说不知道您见过这些人,或者清楚他们的真实实力没有?

    赵承风说没有,不过从相关的卷宗来看,这些人很强,强得有些过分,甚至让人觉得不现实;当然,也有人对这些人不以为然,认为不过是虚张声势的家伙而已。

    我说不知道你的倾向是哪一种?

    赵承风说我觉得这些应该是十分顶尖的高手,我从未有见过宗教局以及相关部门,如此刻一般的如临大敌,甚至比面对邪灵教更加担忧。

    我说事实上,这些人远比你们想象中的更加可怕。

    赵承风说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来?

    我沉默了一会儿,看着旁边的杂毛小道,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事实上,太皇黄曾天剑主是死在了我的手中,而太明玉完天剑主,也在东北滨城的一条小河边,被我给击杀。”

    啊?

    什么……

    我说的这两句话完全将赵承风给震惊住了,一直过了许久,他方才吸了一口冷气,说怎么可能,我专门调查过你的档案,你才入行几年?

    我冷笑了一声,说信不信,随你。

    赵承风说你跟我将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说我只是想跟你说一句,希望你动用你能够影响到的所有力量,让对于陆左的审判更加公平公正和公开,如果你们打算就此妥协,让陆左这样一个曾经的英雄成为你们政治斗争的牺牲品,那么我不介意站在三十四层天剑主他们的那一边,将你们这些人吃饭、玩手段的桌子,给一起掀翻。

    赵承风的语气变得冰冷起来,说你这是在威胁我?

    我笑了,十分坦然地说道:“对,我就是在威胁你另外告诉你一声,除了左道和我之外,鬼王也会入局,到时候你自己看看,这个桌子,到底会不会被掀翻,你们又是否还能够如现在一般,安静地喝酒吃肉。”

    <b>说:<b>

    掀桌子&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