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该亮剑了
    这是一个陷阱,毫无疑问。

    杂毛小道和屈胖三两个人都是老油条,对于危险的触感十分敏锐,所以折腾了好一会儿,最终选择了放弃,而刚刚拥有着大虚空术的我对于这件事情,也是有心理准备的。

    唯一让我有点儿头疼的,是不确定关押陆左的房间里面,是否有监控。

    不过我等不及了。

    深吸一口气,我从虚空之中进入了监牢里,躲在了一个角落的地方,然后浮现了出来。

    遁入虚空之中的我,在里面待不过十秒钟,就会被巨大的力量给压迫回现实世界。

    或许经过长时间的修行,我能够待得更久一些,但是现在不行。

    而我出现在这里,也是尽量选择死角处。

    随后再一次遁入虚空。

    坐在椅子上的陆左突然间就睁开了眼睛,黑暗中他的双眼有一阵光芒闪烁而过,然后看向了刚才我出现的角落,开口说道:“陆言?”

    听到他的话语,我沉默了几秒钟,选择了出现。

    从虚空中浮现,我将食指竖在了嘴唇中间,然后说道:“嘘,外面好多人……”

    陆左笑了,他腰间捆着那束缚人修为的绳索,但双手却还是交错一划,然后说道:“没事了,没有人知道里面的情形,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啊?

    听到陆左笃定的模样,我忍不住问道:“你没有被拘禁到修为?”

    陆左说一部分而已,你应该也记得,我当初即便是一点儿修为都没有,在茶荏巴错也是能够自由行走,毫无畏惧。

    我听明白了陆左的意思、除了本身的修为,他还能够通过意志,与隐藏在炁场之中的元素意志沟通,通过这种间接的力量传递,从而操控了许多别人认为不可思议的事情。

    比如飞翔,又比如此刻的情形。

    我说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不逃?我们在外面都担心得要死……

    陆左说一开始的时候我是想着要逃来着,不过后来却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既来之,则安之,那帮人借助大凉山一案,泼在我身上的脏水实在是太久了,也太臭了,让我有点儿难受,有家难回;之前的时候,我没有力量反抗,也就默默忍受了,现如今还要让我来背着这样的黑锅,我觉得憋屈,所以不愿意再躲了。书阅ぁ屋

    啊?

    我想了无数种可能,却万万没有想到,陆左居然有着这样的霸气。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一番话来的他,却跟我当初在茶荏巴错地底世界里再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有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服气。

    这很陆左。

    我说你有什么打算没有?

    陆左说心里面的确是有一些打算,而且你不用太过于担忧,虽然老萧的大师兄或许被那黑舍利给沾染了,可能会对我不利,但以我的身份,还是没有人会公开对我如何的;所以我应该会被押送到京都的总局,接受特殊法庭的审判,到了那个时候,我沉冤得雪的机会就来了。

    我说可是如果对方一定要栽赃你,那又该如何是好?

    陆左微笑,说以理服人。

    我瞧见他信心满满,知道陆左心底里肯定是有所计较的,但到底还是关心则乱,说如果失败了呢?

    陆左狡猾地笑了笑,说你放心,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我想跑,没有人拦得住我。

    我说我们能够为你做些什么?

    陆左说我听说你跟许映愚许老挺熟的?

    我点头,说还行,而且屈胖三似乎跟他也很熟,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几乎没大没小;不过前段时间的时候,我跟他提起过黑手双城的异常行为,他便去了京都,跟我们一直没有了联系。

    陆左说许老是宗教局的开创元老,智勇双全,是个有大智慧的老人,他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留在京都也许是因为某些事情耽搁了。

    我说也许吧。

    陆左说我给你一个任务,我明天会被押送去京都,你最好也和老萧去京都,然后找到许老,让他帮忙居中联络,帮我打通好上面的关系,免得我们孤立无援。

    我说这个没问题,不过我不知道他在哪儿。

    陆左给我说了一个地址。

    我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然后又复述了一遍,一字不漏,他很高兴,点了点头,脸色却是放松了许多,看着我,说你进来这手段,是什么?

    我说叫做大虚空术,刚刚学会的。

    陆左说是聚血蛊?

    我点头,说对,从茶荏巴错面对奎师那投影的时候,就一直沉睡了,最近才醒来,只不过一直没有做梦,前两天我去镇宁,结果因为你被抓到的缘故,那帮人把我也给拘留了,想要盘问我与你的关系,然后给关了二十四小时,这才学会了这手段……

    陆左瞧见我的情绪不高,说怎么了,你对这手段似乎并不满意?

    我点头,说对,它与我从地魔那里学来的地遁术功能有些重叠,而且并不如一剑斩啊、大雷泽强身术这般厉害,比我的期待稍微低了一些。

    陆左却笑了,说你只是看到了表象,却没有了解本质的东西。

    我说本质是什么?

    陆左眨了眨眼睛,说本质就是,有着这门手段,只要你能够纯熟使用,你就能够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了,不是么?

    啊?

    听到陆左的说法,我一下子就愣住了。

    说句实话,对于修行本质的了解,我远远不如这位前世据说是洛十八的堂兄厉害,举一反三的能力也绝对不会比他强。

    所以在得到了大虚空术的时候,我想到最多的,就是偷偷摸摸地刺探情报之类的事儿。

    但事实上,大虚空术最bug的地方,在于不管受到再恐怖的攻击,我只需要遁入虚空,所有的危难都会一销而空。

    而不但如此,我还可以通过现实与虚空的切换,让敌人根本无法防备,从而达到奇兵突出的功效。

    这事儿对于杀人来说,简直太重要了。

    一想到这个,我的心就忍不住一阵狂跳,恨不得马上就去试一试。

    而陆左则笑着对我说道:“凡事都需要循序渐进,不要想着一口吃成一个胖子,如你所说,当年的一剑神王能够以一人挑战整个中原道门,然而你却还差得远。站稳脚跟,然后稳扎稳打,总有一日,你的成就一定会被我们这些人还要更高的……”

    我谦虚了几句,陆左才说道:“你走吧,去跟老萧说一声,有的事情总是需要面对的,我们京都见。”

    我说好。

    陆左又嘱咐了我几句,让我离开的时候小心一点,别被人发现。

    而在这个时候,铁门之外也传来了开启的声音,显然是陆左将这儿的信息屏蔽住,让外面看守的人变得惊慌失措起来。

    我没有再多犹豫,遁入虚空之中,随即离开了这里。

    很快,我从原路返回,离开了那所秘密监狱,然后折返到了刚才汇合的地方。

    我这边一出现,杂毛小道、屈胖三和朵朵立刻就汇聚了过来。

    杂毛小道说怎么样,见着人没有?

    我点头,说见到了。

    朵朵十分焦急,说陆左哥哥没事儿吧?

    我说没事,他的精神还算不错。

    杂毛小道说那他跟你说了没有,到底是怎么给逮起来的啊,是不是黄菲下的手?

    啊?

    听到杂毛小道的提问,我方才发现我刚才与陆左对话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仔细回忆了一下,我感觉到陆左似乎有意绕开了这个问题,甚至都不给我询问的机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我脑子有点儿不够用,说没有,没谈这个。

    杂毛小道却突然笑了,说小毒物这个家伙太有心计了,估计他是中了美人计,太丢脸了,不好意思跟你聊起,所以故意扯了别的事情你也真够笨的,他不提你就不问?

    我咳了咳,说他是我堂兄,又是我师父,不想谈这个,我有什么办法?

    屈胖三着急,说那你在那儿都扯了什么事儿呢?

    我这才将于陆左的对话跟大家谈及,当听到了我的讲述之后,杂毛小道顿时就是击节称叹,说果然不愧是小毒物,审时度势的眼光还是很独到的,他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对,那就是以前的时候,修为大损,没有底气跟这帮人讲道理,所以才会被泼了脏水;现如今有了底气,还怕什么魑魅魍魉?

    我说起陆左此刻的状态,特别谈到了即便是此事不成,他也可以逃离此处,并无后顾之忧的时候,脸最为担心的朵朵也松了一口气。

    我又谈及了陆左的要求,杂毛小到沉吟了一番,说既如此,那我们就去京都走一遭吧?

    我说正有此意。

    杂毛小道长长吸了一口气,然后又伸了一个懒腰,懒洋洋地说道:“唉,自从天山大战之后,我们就畏首畏尾好几年,江湖人都已经忘记了当年天山之战中封神的左道了,个个都觉得咱好欺负,想要踏上一万脚是时候站出来亮个相,让那帮人的钛金狗眼瞎一下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杂毛小道一扫颓然之势,显得意气风发。

    <b>说:<b>

    好男儿,该亮剑时且亮剑,刺瞎他们的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