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六耳道人
    瞧见杂毛小道脸上严肃的表情,我小心翼翼地说道:“怎么了?难道左哥出事儿了?”

    杂毛小道摇头,说不是,是这地方的看守实在是太严了,我们没办法在不惊扰任何人的情况下潜入其中,而我偷听了一下他们的防御机制,一旦我们发起强攻,他们在拼死抵抗的同时,会第一时间对小毒物下手,让我们没办法有任何动作。

    下手?

    我的脸黑了,说什么叫做下手?

    杂毛小道说所谓的下手,其实是宗教局的一种防御机制,就是在对重刑犯押运的时候,如果感觉到没办法达成任务,就会第一时间处死嫌疑人,已达到灭绝后患的作用。

    我瞪大了眼睛,说他们怎么可以这样?

    杂毛小道苦笑,说你难道觉得宗教局是什么法制机构么?对待修行者这样的对手,是非常事用非常法,绝对容不得半点儿迟疑。

    我说可是左哥他是被冤枉的。

    杂毛小道说对,我们都知道他是被冤枉的,但这些人并不知道,在他们的心中,小毒物是最危险的嫌疑人。

    我没有说话了,说那怎么办?

    杂毛小道也有些头疼,说事情倒不是不可挽回,关键是我需要跟小毒物沟通一下,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要不然会变得很麻烦。

    我说你想要见他?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

    我说你见他,想要问什么事情?

    杂毛小道说我总觉得小毒物不应该会这么容易栽了,他一定有自己的想法和计划,我想要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然后才能够继续后面的事情,只可惜我们现在并不能够进入其中……

    我说等等,我想说……如果我能够见到他,帮你跟左哥沟通呢?

    杂毛小道瞧了我一眼,然后摇头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通过地遁术进入关押小毒物的牢房,对吧?这个可能我们想过了,不过关押他的地方,设置得有法阵在,你是不可能进入其中的。”

    我摇头,说不是地遁术。

    啊?

    杂毛小道愣了一下神,说不是地遁术,那是什么?

    我说一句两句说不清楚,你看看这个吧。

    说罢,我开始屏气凝神,让自己的心神变得无比宁静,然后让观察者的思维将自己的身体给掌控了住。

    大虚空术……

    那是一种将自己的身体,从实体转化为虚无的过程,所谓虚无,并非液体,也不是气体,更非灵体,它并不属于这个维度,但是意识却在此停留。

    这是一个很诡异的法门,正因为如此,使得第一次是如此的艰难。

    我憋了足足有五分钟,结果除了额头憋出了一脑门的汗水之外,一点儿事情都没有发生。

    瞧见我这模样,屈胖三忍不住说道:“你这是便秘了么?”

    就在他说话的那一瞬间,我终于感觉到了那种逆向转化的规律在身上快速作用,而下一秒,我整个人凭空消失不见了去,然后我的视线之中,无数的信息疯狂涌入其中,尽管心里面有了一定的预备,但我还是有一种眩晕和呕吐的感觉。

    随着我消失不见,原本还有些不屑的屈胖三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无比古怪了起来,大声叫道:“我艹、我艹,陆言,你这个绝对不是隐身念珠的效果,我根本感觉不到你的人了。”

    杂毛小道也兴奋了起来,朝着我原本站着的地方挥手过来,却什么都没有摸到。

    他大声喊道:“天啊,陆言你还在么?”

    我没有说话,因为一片虚无之中的我根本无法讲话,只有静静地观察这个世界。

    而在这样的状态之中,我的心中突然间生出了许多的明悟来。

    世界并不是我们所看到的那般纯粹。

    它还有无数的微粒和波组成。

    而我又身处于何处呢?

    尽管我能够使用这大虚空术,但是对于其本质却并不是很清楚,事实上,即便是梦中的观察者,他对于大虚空术的根本也并不知晓,而他之所以学会这个法门,却是来自于一块充满了异界气息的石板。

    我觉得这石板跟之前我们在茶荏巴错那里遇到的奎师那有关。

    在持续了十几秒,我感觉到源源不断的力量,正在把我从虚空之中往现实世界排挤,于是再一次开启法门,人又重新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来。

    我艹……

    屈胖三冲到了我的跟前来,抱着我的大腿,说陆言,你这什么情况?又做梦了,对吧?

    他倒是对我最为清楚。

    我点了点头,说我被他们逮起来,拘禁二十四小时配合调查的时候,学会了这手段,它叫做大虚空术,能够将自己化作虚无,却还是能够观察此间的一切……

    听到了我的话语,杂毛小道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古怪了起来,低声呼喊道:“法不传六耳?你这个难道是传说中的天遁术?”

    啊?

    我愣了一下,说这是什么?

    杂毛小道说你听说过法不传六耳的典故么?

    我点头,说知道啊,道不传非人,法不传六耳,这讲的是西游记里面菩提祖师传艺孙行者之时的故事,传说洪荒有异种,名曰六耳猕猴,能够倾听三界之音……

    杂毛小道说我以前在茅山,无聊的时候,曾经在藏经阁里读典籍,相传在汉朝的时候,苗疆曾经出了一个很厉害的家伙,中原方士称之为六耳道人,此人神出鬼没,能知天下秘密,传说他是六耳猕猴转世,倾听百里,不过有人指出,此人应该是精通天遁术,能够出现在你的身边,你却根本无从知晓,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天遁术?

    这法门说起来,倒是与地遁术如此一辙,相得益彰呢。

    我不确定那个六耳道人是否与观察者乃同一人,不过遥想当年之事,心中顿时就是一阵心潮澎湃。

    杂毛小道说你使用这什么大虚空术,能够移动么?

    我想了一下,说应该可以的。

    我深吸一口气,再一次使用那大虚空术,人化作了虚无,无数的场景投射进了我的脑海之中,我的目光落到了几米远的地方,而下一秒,我立刻就出现在了那里。

    随后我的目光又落向了远方,试图出现在百米开外。

    然而我的修为很明显不能够支持我进行这种长度的跨越,剧烈的疼痛传递到了我的灵魂深处,让我痛苦不已。

    我在虚空之中反复地试验了许久,又结合了观察者的模糊记忆,终于发现了一个规律。

    一次投射转移,最多能够出现在十米之内,再远一些,我的精神就会陷入崩溃之中,这种转移是无视阻碍物的,也就是说我可以穿墙而过。

    因为那墙背后的世界,虽然我平时的状态是无法瞧清楚的,但是在虚空之中,却能够感受得清清楚楚。

    现实是有光线和炁场感知,但是虚无却不同,它由各种各样的线条和点构成,就仿佛两种不同的世界一般。

    所谓线条和点,应该就是波与微粒。

    另外这种虚无的状态我很难持续十秒以上,每一次的转换都会耗费大量的经历和修为。

    在现实和虚空之中折腾了十几分钟之后,我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地上,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疲惫。

    杂毛小道跑过来,说你感觉怎么样,不要勉强自己。

    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觉精神恢复了一下,说刚刚开始用,还不是很熟悉,不过去见左哥,应该是足够了。

    杂毛小道喜不自胜,拍着我的肩膀,说你真是一个福将啊!别着急,先休息休息。

    屈胖三在我旁边,给我竖起了大拇哥儿来,说陆言,我很少有夸人的,但是我不得不说,你特么的这狗屎运,也实在是太厉害了,简直是让人嫉妒啊……

    呃……

    你这是在夸人么?

    我白了他一眼,却在想大虚空术的应用。

    事实上我这受限于修为,而且大虚空术也仅仅只是初级阶段,事实上观察者之所以能够前往各种各样的未知之地,凭借的就是这大虚空术。

    当人处于虚无之中的时候,就更容易感受到这世界各种各样的本质与通道。

    各个世界其实都是彼此都有联系的,只不过状态不同,看到的世界也就会不一样,比如人死后的灵魂,会自己找寻那通道,前往黄泉路,然后又在鬼卒的引导下,前往幽府、这些都是世界规则。

    而我们如果想要前往黄泉路,就需要前往泰山的阴阳界,或者其他特定的通道。

    但如果是身处虚空,说不定也能够如同鬼魂一般,轻易前往。

    形态不一样。

    我抓紧时间休息,到了下半夜,三点多的时候,我开始出发了。

    根据杂毛小道和屈胖三给我反馈的信息,我开始潜入那边的监狱,凭借着并不熟练的大虚空术,秘密潜入其中。

    这儿的守卫十分森严,而且还布置着十分复杂的法阵。

    即便是夜里,也没有半点儿松懈。

    我很怀疑小蝶告诉我这么一个消息,是在设套来害我。

    而经过一阵惊险万分的找寻之后,我终于找到了关押陆左的那个房间。

    这个地方的大门都是用四十公分的金属铸就的。

    周遭布满了法阵。

    而在狭窄的房间里,我瞧见陆左正坐在里面,闭目养神。

    周遭我看见了白合,以及朱处长等人的身影,瞧见他们虎视眈眈的样子,我知道他们应该是在等待着什么。

    在等我们么?

    <b>说:<b>

    扑了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