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自寻死路
    尽管隔着楼板,但是那利箭却仿佛能够看见我一般,准确无误地朝着我的要害处射了过来。

    我心念一动,足尖一顿,施展了地遁术,离开了那茅屋。

    而下一秒,我出现在了茅屋不远处的竹林之中,瞧见有七八人围在了屋子的不远处,弯弓搭箭,不过却并没有再一次地射出。

    他们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来。

    人怎么不见了?

    我的目光从这些人的身上快速扫量而过,最后落到了东边的路口处。

    那儿站着一个女人,瞧那模样,让我心头的记忆立刻翻腾出来。

    300一次,500两次,包夜1200,谢绝议价。

    这是夏夕微信的签名档,简单而又粗暴,再加上她那网红锥子脸,粉嫩粉嫩的颜值,不知道让多少人血脉贲张,忍不住地浮想联翩。

    这可惜没有几人知道,在这漂亮的皮囊之下,是多么丑恶而凶狠的灵魂。

    那个女人,视人命如草芥,杀人不眨眼。

    不知道有多少人死于她的手中,而我也差一点儿就被她给弄死了去。

    不过所有的一切,都到此为止了。

    她永远都无法再作恶了。

    因为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当初曾经被她拿捏在手里的小人物,现如今已经成长起来,她应该为了当初做下的恶事付出代价了。

    遁地术。

    我足尖一动,人便出现在了夏夕的二十米之外,然后猛然蹬地,朝着那女人冲了过去。

    几乎是在我出现的一瞬间,夏夕就感应到了。

    她转过身子来,愕然瞧见朝着她冲来的我,脸上浮现出了几分惊容,大声叫道:“他在这里。”

    她喊罢,快速朝着身后退去。

    附近有两人连忙上前来挡,他们手持着牛角大弓,朝着我的身上恶狠狠地砸落而来。

    弓也是一种近身武器。

    不过这事儿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太过于担忧的攻击,我足尖一动,绕过了这两人的攻击,然后冲到了夏夕的身后来。

    感觉到我来到身后,夏夕不再逃跑,而是抽出了一把锋利的苗刀,朝着我的胸口斩来。

    我故技重施,想要再一次的空手夺白刃。

    结果这一交手,我方才知道对方的手段,远远不是那虎哥、罗妮之流所能够比的,这女人绝对比他们强上太多,手中的苗刀宛如一道游蛇,在不断翻飞之间,差一点儿将我的手腕给削了下来。

    挺厉害的……

    夏夕并非是常年待在山中修行的人,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使得她见过的世面、经历过的生死,也不是寻常人所能够比的。

    她手中的苗刀颇有灵性,朝着我斩来,气势汹汹,完全不像是一个女子的攻势。

    而就在这稍微的一番交手之后,那七八个弓手已经冲到了我的跟前,将我给团团围住了去。

    随后有人加入了战场。

    战斗在瞬间引爆,这些人的身上除了带着那牛角大弓和箭囊之外,还有锋利的苗刀。

    这些人里面,似乎以夏夕为主,所以他们都围绕着保护夏夕而战。

    一大群人围殴上来,而且个个的苗刀都颇为锋利,这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压力,我不得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硬顶着其中一人的苗刀而上,经历过了一个差之毫厘的生死交手,将那人的手腕给一把擒住,然后将从罗妮手中夺来的匕首插进了那人的胸口处,随后将他手中的苗刀拿在了手中。

    这苗刀并不是戚家军用的那种汉家长刀,而是苗族人寻常开山走地时用的短刀,两三尺的长度,无刀护,刀柄处用布条缠绕,前宽后窄,重心前移。

    这样的刀,用于近身搏击,简直是再适合不过。

    我那苗刀在手,胆气顿时就横生而出。

    呀……

    我怒声一吼,冲入了人群中,凭借着耶朗古战法,与这些人作殊死拼杀。

    这帮人虽说都是一流好手,但是与我相比,到底还是差一些。

    倘若不是人多势众,只怕早就撑不住了。

    而即便是人多势众,对于我的威胁其实也并不算大,只要是近身,我的苗刀翻飞而起,却也没有一人能够与我硬拼,如此来来回回十几个回合,便已经有好几人倒落在了地下,非死即伤。

    这个时候那女人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儿,也知道估计是拿不住我了。

    于是她转身就逃。

    她是逃了,但其他人却并没有离开,而是倾尽全力,拼死将我给留在这里。

    让领导先走。

    这些人倒也是忠心耿耿,也不知道那夏夕到底用了什么邪门办法,将这些人给笼络住的,不过我却没有给夏夕太多机会。

    之前你若逃了,我还真的没办法找寻到你,但此刻你再想跑,哪有这般容易。

    一而再,再而三,这不是侮辱我的能力么?

    我挥舞苗刀,往着反方向冲去,刚刚一离开人群,立刻就足尖一点,遁地术施展,下一秒,我又出现在了夏夕前方的二十几米处。

    她这个时候还是冲势不止,朝着我这儿狂奔而来。

    当她发现我在前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脸上无比惊诧地喊道:“地遁术?”

    呵呵,她倒也是见多识广。

    我此刻手有利器,没有再与她多啰嗦什么,上前就是一阵暴风骤雨地攻击,而到了这个时候,夏夕再也无法展现出了刚才宛如男子一般的刚猛,只是在节节后退。

    飕……

    那边的人有点儿反应不及,瞧见我一下子出现在了远处,近身不得,只有弯弓搭箭,朝着我这边射来。

    不过只有一箭,显然那人是对自己的箭技十分有信心,方才不会担心误伤到人。

    我很自然地避开了这一刀,然后将夏夕步步压制。

    似乎感受到了自己并不能逃离,夏夕突然大声喊道:“你们快走,去找我爷爷,不要管我了……”

    她这边刚喊出几句,我的刀已经劈到了她的身前来,夏夕伸刀来挡,结果给我用了一个缠字诀,用那柔劲儿,将她手中的苗刀猛然一带,脱离了她的掌控,然后使劲儿一带,直接甩飞到了远处去。

    手中的苗刀一脱手,夏夕的脸色大变,檀口一张,从里面居然飞出了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来。

    这蝴蝶的翅膀之上,仿佛有人的眼睛,莫名凶恶,然后如电一般地射向了我的面门。

    我的眼中突然间世界重叠,仿佛有无数的眼睛在面前晃荡。

    好厉害的蛊虫,好厉害的幻术。

    我心中知道这应该就是夏夕的杀手锏,而对方吐出了那蝴蝶之后,眼角之上,也突然浮现出了得意的笑意来。

    突如其来。

    这一切都是她预计的手段,估计同样的办法,她不知道在多少人的面前使用过,而且收效也的确良好。

    正因为如此,使得夏夕充满了自信,以为能够将我给一举拿下。

    只不过她到底还是忽略了一些东西。

    又或者她根本不知道。

    就在这翅膀上有着无数眼睛一般图纹的蝴蝶冲到了我的面前,挥舞着翅膀,洒下许多粉末,将我的精神一下子弄得恍惚的一瞬间,从我的胸口处,也浮现出了一个东西来。

    聚血蛊。

    对方是玩蛊毒的好手,我又何尝不是?

    除了聚血蛊,我还是苗疆蛊王的徒弟,镇压山峦十二法门和巫蛊上经、巫力上经这些东西,我也不是白学的。

    吱、吱……

    我听到了聚血蛊发出了兴奋的叫声,随后它十八根触须挥动,一下子就将那大蝴蝶给缠绕住,下一秒,这东西已经给聚血蛊吞入了腹中去。

    而我也在一瞬间恢复了神志,伸手过去,一把抓住了那女人的胳膊。

    不愧是当初勾引得我浮想联翩、想入非非的角色,那女人的胳膊好滑好嫩,不过我却丝毫没有半分怜香惜玉的想法,一个过肩摔,直接将这女人给掀翻到底,然后扬起手掌来,在她的脸上噼里啪啦打了两巴掌。

    我这巴掌重,三两下,便将这女人给打懵了。

    而趁着这个时候,我伸手过去,将她的一对膀子给卸了下来。

    啊……

    女人一声惨叫,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冲着我疯狂大叫道:“你是陆言,你是陆言对不对?”

    她认出了我来,双眼泛红,显得十分地不理智。

    随后我又给了她两大耳刮子。

    夏夕给我直接扇晕了去,而这个时候,我方才抬起头来,瞧见那些弓手已经撤退进了竹林子里。

    我没有心思去追,而是揪着夏夕进了茅草屋里。

    我把她提拎着进了屋子里,而这个时候,我听一声悠悠的呻吟声,循声望去,却见昏迷了许久的李副部长此刻正醒了过来。

    他睁开眼睛,瞧见了我,不由得惊诧地喊道:“陆言,这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没有理会她,而是将那女子给绑了起来,刚刚要跟李副部长解释两句,这个时候门被推开了,屈胖三走了进来,说外面有几具尸体,到底怎么回事?

    我抬头看,瞧见他带着朵朵和向立志走了进来。

    我指着夏夕,说你们走了不久,这女人就带着人反攻回来,差一点儿就栽在了她的手里。

    说罢,我还说起了她的身份来。

    屈胖三泛光,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过来,说原来如此啊,当真是冤家路窄好,我来帮你审一审……

    <b>说:<b>

    我追到你,就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