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章 一些怀疑
    等到隔壁的小姑娘过来开门时,我们才知道许老在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真的没有回来。

    不过他交代了隔壁的姑娘,让我们回来的时候可以进屋。

    这事儿让我沉默了许久。

    等那姑娘离开之后,我低声问道:“你说,许老会不会出事儿了?”

    屈胖三瞥了我一眼,不置可否地说道:“你觉得像许映愚这种活了一百多年的老怪物,他有可能会突然间出事儿不?特别是在那个他待了大半辈子的地方,而且还是早有了防范的前提下。”

    听到他的话语,我忍不住点了点头。

    他说得对,许老这样的人,别看这平日里跟一乡下老农一般,但人家可是宗教局的创始人之一,而且还经历战争年代。

    那个时候可比现如今的江湖更加动荡和残酷,能够最后留下来的人,个顶个都是厉害到了极点的人。

    许映愚许老,他应该是没事儿的。

    他只不过因为某些事情,已经不能够再继续安逸的退休生活了。

    而这事儿说起来,最终还是要落到黑手双城身上去。

    我和屈胖三相对无言。

    两人闷坐了一会儿,屈胖三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然后说道:“我去赶赶山,把那些个不开眼的家伙给弄走,你呢?”

    我说我想睡一觉。

    屈胖三笑了,说你这是准备再做一梦呢?

    我笑了笑,说对,如果再来一个一剑斩,又或者大雷泽强身术这样级别的法门,我想面对现如今这么错综复杂的形势,或许会更加有把握一些。

    屈胖三说那你睡吧。

    许老家的堂屋这儿有一个躺椅,我经常瞧见许老将这椅子搬到外面的晒谷场里,一边假寐,一边晒太阳,悠闲极了,于是便也有样学样,将椅子拦了出来,然后躺在上面,望着难得的好阳光,眯眼小憩。

    我这一路来也是折腾,此刻好不容易晒着太阳眯瞪,整个人就轻松了下来,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我睡的时候还是早上,结果睁开眼睛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有蚊子,不过这些小虫儿却不敢靠近我,只是在远处转悠。

    聚血蛊散发出来的气息,是这些小东西所不敢靠近的,而我睁开眼睛来,回忆了好一会儿,才发现依旧没有任何梦的回忆。

    这事儿让我有点儿恐惧。

    自从大雷泽强身术之后,我再也没有做过梦了。

    十八个梦,我才做了三分之一,而我会不会以后都不会再做梦了?

    我有些担忧,而这个时候村口的小道上,瞧见屈胖三慢慢悠悠地朝着这边走来,就好像是寻常的山里孩子一般。

    走到跟前来,屈胖三拍了拍手,说有吃的没?

    我翻了一下白眼,说刚睡醒呢,没。

    屈胖三说那做白日梦了没?

    我摇头,说没有,有点儿感觉都没有,难道是因为我没有遇到什么危机?

    屈胖三听到,不由得笑了,说得,那是不是要把你送到许鸣那里,又或者找一天牢给你待一待,你才会有点儿感觉啊?

    我不理会他的讥讽,只是苦笑,说唉,如果以后都不能做梦了的话,我真的要哭了。

    屈胖三瞧见我情绪低落,又跑来安慰我。

    他说别着急,这种事情总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要这东西真的可以量产,也就不会那般神奇了人苗疆万毒窟的创始者是厉害,不过那是人家厚积薄发,几十年的沉淀,你这才几个年头啊?慢慢来,跟着大人我,你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我瞧见他这般好心,忍不住感激地说道:“谢谢你。”

    屈胖三立刻打蛇随棍上,说那晚饭怎么办?

    呃……这个吃货!

    我拿屈胖三没有办法,只有去隔壁找许老那个房族的小姑娘,人挺客气的,早就准备好了晚饭,虽然都是农家的粗茶淡饭,但是屈胖三却吃得很香。

    我们临走的时候,准备给钱,结果人女孩儿不收,说许老已经给过了,她不能收双份钱。

    我们全了好久,她依旧是一根筋,就是不肯,我也没有办法,只有不断感谢。

    回到了房中,我问屈胖三,说今天干嘛去了。

    屈胖三说去撵人,那帮留在这里监视的家伙,都给我吓跑了。

    我说你没怎么样人家吧?黄小饼那天可说了,现如今修行界严打,人家可是官差,要万一出点儿什么事情,别看你年纪小,一样抓你进去坐牢不过那样也好,饮食规律,按点吃饭,对你来说,说不定也是一件好事儿,对吧?

    我们谈笑着,屈胖三告诉我,说也就是吓吓人而已,那帮家伙也知道这儿是老许的地盘,并没有太过分。

    我说如此便好。

    我和屈胖三在许老的宅子里住了下来,一日三餐有隔壁的小姑娘照顾,其他时间呢,我一直都在练剑,练累了就睡觉,睡醒了就打坐修行,日子过得充实无比。

    不过比起我规律的生活,屈胖三却显得有些凌乱。

    这家伙也不知道是抽了哪门子风,原本是嗜睡如命,结果现在却老爱往外面跑,敦寨附近的高山深谷,他没事儿转悠一个遍。

    除了四处观察地形之外,他最大的爱好,就是调教那些被派过来监督这儿的人。

    总之在屈胖三的调理之下,没两天,再也没有见到过陌生脸孔。

    屈胖三像玩儿一样,将人都给赶走了。

    这也是提前做准备。

    约定的日子到了,入夜时分,我与屈胖三摸到了陆左外婆住的老宅,那儿是祠堂附近的第一家,十分好找。

    我上一次过来帮陆左找洛十八的灵牌时,来过一次,并不算陌生。

    不过夜里的时候,来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就有点儿阴冷,我下意识得抱着胳膊,然后拧开了门前的锁,走入其中。

    推门而入,里面突然传来了一点儿动静。

    我吓了一跳,赶忙冲过去,却见有一头黑猫从角落里腾然而起,跑到别的地方去。

    哪儿来的猫?

    我的心落回了肚子里,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忍不住问道:“你说他们会不会赶来?”

    我犹豫了一下,说不太清楚唉……

    不确定左道是否会来,那么我们就只有耐心苦等,我将屋里屋外大致走了一遍,除了灵堂那里之外,其他地方都去了。

    至于供奉历代先祖的灵堂,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儿发憷。

    没有人。

    我和屈胖三两人各自搬了一把椅子来,然后在房间里坐着。

    如此一直等到了半夜时分,我听到后院传来一阵动静,随后有轻微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我一下子就跃了起来,朝着后院跑去。

    当瞧见后院处出现的陆左、杂毛小道和朵朵的时候,我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他们回来了。

    瞧见我和屈胖三迎了出来,陆左显得十分高兴,他上前来与我问好,而屈胖三那个见色忘友的家伙,早就贼眉鼠眼地朝着朵朵凑了过去。

    寒暄几句,我准备将最近打探到的消息跟陆左谈及,然而他却端着一副灵牌,对我说道:“先等等,我将师祖爷的排位放进灵堂里,上一炷香,好好祭拜一下先。

    我点头,让他随意。

    陆左端着灵位进了房间,而杂毛小道不是这一脉的人,自然不会跟着进去,朵朵和屈胖三正黏糊着呢,我想了一想,跟着他走了进去。

    陆左将牌位安放在神龛之上,然后往后退了几步,朝着上面的诸位先人深深鞠躬。

    我跟着他也老老实实地鞠了三下。

    随后陆左又烧了三炷香。

    弄完这些,他方才与我一起离开灵堂,来到了旁边一个还算干净的房间里来。

    陆左看着我,说都有些什么情况,你跟我讲一讲。

    我也不遮掩什么,将分别与林佑、慈元阁和林齐鸣三人的事情跟他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

    我说得很认真,特别是某些细节的方面,我都没有避讳。

    一开始陆左和杂毛小道都还显得十分平静,然而当听说我和屈胖三两人居然因为一则不确定的消息,就千里迢迢跑到了东北滨城去,并且还将那太皇黄曾天剑主的底细给查得一清二楚,另外还杀了他的同伙,也是他的大儿子李晔之时,两人都待住了。

    陆左问你确定那个李晔,就是所谓的太明玉完天剑主?

    我点头,将林佑提供给我的文件资料拿给陆左看,另外关于千通集团和王员外的事情,也跟她作了通告。

    听到我的话语,陆左和老鬼对视一眼,然后十分认同地点了点头。

    我瞧见他们如此默契的样子,说怎么了?

    陆左沉吟一番,然后对我说道:“我们分别之后,去见了两位故友,好在之前有过联系,现在也不陌生,所以终究还是赶在时间内与他们碰了面,也知道了一些情况。”

    我说什么情况?

    陆左说譬如关于老萧他大师兄的事情,他们就告诉了我,说陈老大很有可能被一种叫做黑舍利的东西迷惑了心智,以至于变成了现如今的模样来。

    我一愣,说什么黑舍利?

    <b>说:<b>

    必有一场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