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章 家丑不可外扬
    说实话我挺反感做这种事情的,却又不得不承认,屈胖三干这种栽赃陷害的事儿,实在是很有天分。

    他还特地跑到人家卫生间去找了点洗衣粉,洒到了床上来。

    我问这是什么情况,他说增加点相似气味。

    我一脸懵逼,不太懂是什么意思。

    弄完了这一切,看着两个人在床上昏睡,大被同眠,屈胖三拍了怕手,说行吧,差不多就这样了,没有我,这两人明天下午估计都醒不过来。

    我说要万一那个李俊下午都没回家可怎么办,咱们一场好戏,可不就没有观众了?

    屈胖三斟酌了一下,说没关系,下午不会来,咱们接着晕,不信他这几天都不会回来;对了,把他们的几件衣服扔在门外走廊上,还有卧室的门要虚掩着,这儿房间那么多,按理讲没有保姆的话,也得请小时工的,到时候由小时工通知那王俊,应该也是一样的效果。

    这家伙,可真损……

    我忍不住翻了白眼,把手机的短信给删掉,伪造好现场,然后离开了房间。

    我实在是有点儿受不了那电钻一样的鼾声,太考验忍耐力了。

    弄好这一切,屈胖三指着我,说你值班,帮忙盯着点,我困死了,先睡一觉,有戏看了再叫我哈……

    说完这个,他便懒洋洋地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回到了三楼客房去睡觉了。

    我知道这人的性子疲怠,没有多说,而是将手机卡换了过来,开机之后,发现有几个未接电话,林佑的和慈元阁方阁主的都有,而林佑还发了一个信息给我,说如果开机的话,请务必联络他。

    我想了一下,找了三楼另外一个房间,然后拨打了回去。

    此时已经夜里十二点了,不过在接到了我的电话之后,林佑那边很快就接通了,说道:“喂,我林佑。”

    我说什么事?

    林佑说我们这边刚刚又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消息,与太皇黄曾天剑主一起的,还有一人,叫做太明玉完天剑主,此人据说正在辽宁葫芦岛参加无影刀红英大侠的寿宴,而有关部门也注意到他了,准备前往那里实施抓捕工作。书阅ぁ屋

    我眉头一跳,说什么?太明玉完天剑主?

    林佑说对,你那边有没有网络,我把那人的照片资料发给你,你回头接收一下。

    我说好,不过你的这个消息可靠不可靠?

    林佑说应该是可靠的。

    我说那什么无影刀红英大侠又是什么来路?

    林佑愣了一下,苦笑道:“这个,陆言你也知道的,我又不是江湖人,对于这些东西也是一头雾水,要不然我找璐琪问一下,她出身句容萧家,应该是知道一些这个事情的……”

    我沉思了一会儿,说算了,我另外想办法。

    林佑说好,我给你邮件,有更新的消息了,我再联系你。

    挂了电话之后,我思索了好一会儿,方才又打了方阁主那边的电话,不过电话没有接通,我有点儿意外,过了一会儿,黄小饼的电话却是打到了我的手机上来。

    我接通,黄小饼开口说道:“志龙现在有些事情要处理,让我跟你联络你小子在哪里呢,我听说你不在于大师那里了?”

    我与黄小饼颇为投缘,跟这位聊天反倒是轻松许多,说我不是等消息么,闲着无聊,就在长三角附近的城市晃悠了一下,手机大部分时间关机,刚刚开来,看到有两个未接电话怎么了,有什么事情么?

    黄小饼说对,的确是查到了一些东西,你方便说话么?

    我说可以,你说便是了。

    黄小饼说这件事情也是有点儿巧合,我们是在调查千通集团的王员外时得到的一些消息,之前志龙跟你说起过那个太皇黄曾天的真实身份,也讲起了他在2013年年初的时候已经死亡的事情,但是这两天我们还有更进一步的发现千通集团,包括与王氏父子有着密切联系的合作人、员工等等,在几乎同一时间,两个月以内,不断有人意外死亡,和那个李富贵是一样的情况……

    我一愣,说都是从楼上摔下去死的?

    黄小饼说怎么可能,死法各异,不过让人怀疑的正是如此,所以我们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推论,那就是这些死者极有可能还活着,并且还是这个什么三十六层天体系里面的一员……

    我不禁有些背脊发冷,说你的意思,是这么多的人,极有可能与那个李富贵一般,莫名就变得格外厉害了?

    黄小饼沉默了一会儿,问我道:“那个太皇黄曾天剑主,真的很厉害?”

    我说对,属于当世间的顶尖高手行列。

    黄小饼说比之七魔王哈多如何?

    七魔王哈多是我们出道以来打败过的高手里面,最有代表的人物,所以他才会这般说起。

    至于赵公明这样的人物,因为传闻很少,所以黄小饼未必知道。

    我沉思了一会儿,认真将七魔王哈多与那位太皇黄曾天剑主对比了一下,这才艰难开口说道:“根本没法比,那位什么剑主强太多了……”

    是啊,连陆左都差一点儿败在那人的剑法之下,七魔王哈多算得了什么?

    听到我的话语,黄小饼不由得叹息一声,说如果是这样,天下即将大乱矣唉,上面的人是不是知道了这么一个情况,所以才会选择用严打的手段,来解决这件事儿?

    我苦笑,说我不过是一江湖浪荡子,哪里知道上面的说法呢?

    黄小饼沉默了一会儿,说不管怎么说,你们杀了太皇黄曾天剑主这件事情,有点儿麻烦,我们这边会尽量帮你隐瞒身份的,不过也小心会有人神通广大,查到是你们干的不管怎么说,三十六个啊,如果是真的,足以碾平整个江湖了……

    我说好,我会注意的,你们也小心一点,既然这件事情跟千通集团的小王总有关系,而他又看上了慈元阁,说不定会用些什么手段。

    两人简单聊了一会儿,我想起一事,问道:“对了,你知道葫芦岛的无影刀红英大侠么?”

    黄小饼一愣,说知道啊,东北道上的大豪杰,有名有数的快刀手,怎么了?

    我说我听到消息,说有一个叫做太明玉完天剑主的家伙,去参加了无影刀红英的寿宴,所以想问你一下,能不能帮我找到无影刀的一些资料,包括地址和联系方式,我想看看。

    黄小饼说这个简单,我让慈元阁去帮着查一查,明天应该就能够有结果,我直接发到你的邮箱里面来。

    我说谢谢。

    黄小饼说你客气了,现如今我们的敌人是共同的,帮你就是帮我们自己,大家齐心协力,方才能够度过现如今的难关。

    与黄小饼结束了通过,我的手机有消息提醒,原来是林佑发了邮件过来。

    我打开一看,邮件的内容不多,有一张照片,是一个侧影,那是一个与我们差不多年纪的一个年轻人,长得很帅,有点儿像是刚出道时的谢霆锋,不过表情太过于冷漠了,深邃的眼神仿佛有灭杀一切的高傲。

    这是一个给人看一眼就觉得印象深刻的男人。

    我仿佛地打量了许久,方才移开目光,然后关机换卡。

    弄完这一切,我找了一个地方,开始闭目养神起来,等待着明天的到来。

    如此假寐,一直到了半夜时分,我突然听到一楼那儿有动静,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

    我来到楼道这边,往下望了一眼,却瞧见居然是之前离开的那个年轻人,他却是醉醺醺地回到了家里来。

    这家伙之前估计去逛夜店了,回来的时候,身边还带着一个打扮妖艳性感的女郎,正扶着他,两个人搂搂抱抱地往二楼走来。

    我心思一动,过去准备叫屈胖三,结果一回头,这家伙居然精神抖擞地站在了我的身后。

    我一脸惊讶,低声问你怎么醒了?

    屈胖三嘻嘻笑,说好戏马上开场了,我这个当导演的,怎么可能不在场?

    他的刚刚说完,二楼走廊处就听到那女郎娇声说道:“哎呀,你家这儿怎么这么乱,bra都到处乱扔哈小坏蛋,你告诉我,你到底带了多少女人来这儿啊……

    听到这话儿,李俊似乎清醒了一些,而几秒钟之后,我听到猛然的一下摔门声,那家伙开始大吼大叫了起来,其中脏话更是飙翻天。

    屈胖三这个时候笑了,轻轻打了一个响指,说醒过来。

    我们两个人趴在三楼的楼道栏杆往下看,却瞧见一个光身子的男人神色仓惶地从那边跑了过来,结果李俊跟了过来,飞起一脚去,将这人踢到在了楼梯间,一阵翻滚。

    不过那个小马也是一健壮汉子,身手不错,摔了几下,居然又连滚带爬地起来了,然后匆匆下楼,离开了这里去。

    李俊应该是喝得有点儿多了,踢了那一脚,自己个儿也晕了,一下子瘫坐在地,那女郎过来扶他,而他却不领情,一把推开那妹子,然后怒气冲天地大骂道:“我艹、我要杀了他……”

    骂完之后,他拿起了手机来,拨通了一电话,开口就是:“哥,咱妈给人了,你到底管不管……”

    <b>说:<b>

    因祸得福,有人逃过一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