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转战滨城
    当我把这相关的信息交给屈胖三的时候,他沉吟了一番,方才说道:“你有什么打算?”

    我说我们跟我堂哥、萧大哥约的时间还早,这个时候跑过去没啥用,既然如此,我想把这件事情给办妥帖了,亲自上门去调查一下,取得第一手的资料。

    屈胖三有些惊讶地看着我,说哟,怎么这么积极了?

    我说这又不是给别人工作,敷衍了事,事情办得不扎实,要万一出现了什么漏子,到时候赔了小命都未必知道;再说了,这件事情关系重大,那个太皇黄曾天剑主的实力你也看见过了,连陆左应付起他来都感觉到有些勉强,如果他身后还有更强的人,问题可就严重了。

    屈胖三想了一下,说我基本上同意你的看法,不过这件事情需要秘密进行,千万不能打草惊蛇,暴露了自己。

    我说这是当然,我们到时候见机行事吧。

    屈胖三说那林齐鸣到最后,还是没有说找你过去是什么事,对吧?

    我沉思了一会儿,说他见我不肯去,便没有多说什么,只不过要我注意一下自身的安全,另外要跟慈元阁保持一定的距离……

    屈胖三说林齐鸣这个人很谨慎的,应该不会空穴来风。

    我点头,说我也觉得是这样的,现如今我们有点儿风头太盛了,毕竟我堂哥出山的消息,经过天山神池宫一事之后,就开始传开了,瞒也瞒不住,他和萧大哥两人行踪诡异,又不肯露出行踪来,故而有心找他们的人都将目光投到了我们的身上来……

    屈胖三说另外我们在港岛的时候也有点儿太引人注目了,结下了不少仇家,林齐鸣肯定是有听到什么风声了。

    我说那怎么办?

    屈胖三揉了揉手,笑着说道:“你忘记了我还有一招妙手回春的易容术?”

    我忍不住笑了,说你这形容词可用得不对。

    屈胖三瞪了我一眼,说你以后就会知道了,什么叫做妙手回春。

    我说既然要去东北,那么我们怎么去?如果用身份证件前往的话,很容易被有心人查到啊……

    屈胖三说这还能难倒你?

    我笑了笑,说那行吧,这附近应该有办假证的地方,找一个遗失的身份证,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有钱能使鬼推磨,我们很快就将这事儿弄完,然后经过屈胖三神奇的易容术之后,我和他踏上了前往东北滨城的动车,一路飞驰而去。

    在火车站附近,我重新换了一张卡。

    原来的卡,我只会每天定时开机,查看一下是否有什么消息传来。

    这是为了以防万一。

    现如今的我,小心谨慎一点儿,总是没有过错的。

    两天后,我和屈胖三来到了滨城沙河口一处别墅和高档公寓结合的小区前面来,这儿就是林齐鸣给我们提供的李富贵家人地址。

    我们围着这别墅群转悠了一大圈,透过围墙打量了一会儿,屈胖三回过头来,对我说道:“慈元阁说那个家伙,是一个工程队的包工头?”

    我点了点头,说对。

    屈胖三说包工头现如今真的有这么赚钱?死了之后,还能够给家里人留下这么好的房子?

    我说我不清楚滨城这边的房价水平,不过人包工头怎么说,也应该算是富人阶层吧?

    屈胖三说你脑子傻啊,有钱的是老板,小包工头能有什么钱?

    我揉了揉脑袋,不想跟他扯,看了一下天色,应该快黑了,说我们去吃个饭吧,回头的时候趁黑潜进去,把情况摸清楚。

    两人在附近找了一个小饭馆随便对付了一点儿,然后等到天黑了,我直接开启地遁术进入了小区里去。

    进入其中,我们便装作业主一般,悠闲地四处逛起来。

    不过还是尽量避开有监控像头的地方。

    李富贵的家是西南角的一处联排别墅,足有三楼,而且还有地下车库,我们绕了一个大圈子,终于从后面摸了过来,然后来到了跟前。

    屈胖三眯眼打量了一下这儿,笑了笑,说看起来因为就是这里。

    我说哪里看出来的?

    屈胖三指着那别墅几处隐秘的角落,说看到没有,这些地方都有做过布置的,能够驱邪防鬼,一看就知道是有高人做过布置的,再看看旁边的这些房子,没有一个地方有这些说道看得出来,那位李富贵对家人还是挺上心的。

    我有点儿紧张,说你觉得李富贵真的就是我们遇见的那个太皇黄曾天剑主?

    屈胖三说是不是,进去看一下就知道了。

    别墅里面有灯光,说明有人在里面,不过这个对我们来说没有太多的影响,,两个人三两下就翻上了别墅的楼顶上去,然后再滑落道三楼一处无人的房间里来。

    对于这些事儿,我们做得轻车熟路,一点儿停顿都没有,开了门,将三楼的情况摸清楚之后,又来到了二楼。

    走到二楼的时候,我们听到其中有一个房间里传来了争吵声。

    我和屈胖三互看了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靠近去,将耳朵贴在门边,听一下里面的动静。

    我走到跟前来的时候,便听到有一个年轻男子很不耐烦地说道:“……哎呀,这件事情错不在我的,是虎子他先动的手,我只不过是在旁边看来着。”

    一个妇人的声音传来:“你在旁边看?那为什么警察会找上门来?你们把人家孩子打得腿都断了,这得多大的仇啊?”

    年轻人满是戾气地说道:“谁叫他抢了我女朋友?陆琪亚是我的女人,谁动我我弄死谁!”

    啪……

    里面传来了一声耳光,那妇人怒气冲冲地说道:“什么女人不女人的,你才多大啊?你以为我不知道,人小姑娘根本就不同意跟你好。我跟你说,这一次要不是我豁出老脸去给人家赔不是,又赔了四十几万,你以为你能够在这里?你爸总共就留下了那么点儿钱,都要给你糟蹋光了……”

    年轻人给打了,怒气冲冲,说心疼钱?千通集团每个月都给你好大一笔钱,这些钱去哪儿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我同学说在商场看见你跟一小白脸腻歪在一起,是不是养小白脸去了?

    妇人听到,顿时就怒骂了起来:“你这个打短命的小兔崽子,你爹死了,你就无法无天了是吧?”

    年轻人也怒了,说你别跟我扯这些,我告诉你,我爹没死你,你要是还敢跟那小白脸勾搭,回头我叫我哥去弄死他……

    妇人惊慌起来,说你说什么,你想要害死你哥啊?

    年轻人冷笑,说我哥上次过来找过我一回,他现在在帮王总办事儿呢,还告诉我爸没死,我话撂在这里了,你要还敢跟那小白脸来往,我这弄死他……

    说这话的时候,我听到有脚步声传来,下意识的就往旁边躲去。

    我们躲入了走廊尽头的一个空房间,而这时候,刚才那房间也冲出了一人来,我伸头瞧了一眼,是个牛高马大的年轻人,怒气冲冲地摔门而走了去。

    没一会儿,楼下就传来了汽车发动的声音,然后他却是开车离开。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那妇人嚎啕大哭的声音停了下来,随后她来到了走廊这边来,打了一给电话。

    电话好一会儿才接通,那妇人哆嗦着说道:“马健康,小马,小马,我跟你说啊,最近这段时间,你先去外面躲一躲……为什么?你听我话就是了,我不会害你的……唉,我跟你说吧,我们上次去新玛特购物广场,给你买阿玛尼和劳力士的那一回,对,给小俊的同学看到了……”

    “啊?什么叫看到了就看到了?小俊倒没事,但他把这件事情告诉小晔就麻烦了,我跟你讲,小晔现在跟千通集团的小王总在一块儿混,上一次回家,我都差点儿不认识他了,眼神都好像能杀人……不、不,我不能跟你结婚,如果那样,我就拿不到千通集团的补助了,每个月二十几万,说没就没了,你养我啊……”

    我听了一会儿,有点儿头疼。

    这电话差不多聊了十几分钟,到了后面,她终于将电话那头的男人说服了,然后撒娇地说了几句情话,这才挂掉。

    又过了一会儿,她去了隔壁主卧,我趴在门口听了一下,隐约有水声传来。

    这是要洗澡么?

    我没有犹豫,和屈胖三摸下了一楼来,在拐角墙上一处醒目的地方,瞧见挂着一张黑白色的遗像。

    这遗像上面的人,可不就是前些天在茅山外拦住我们那位吊炸天的太皇黄曾天剑主么?

    呃……

    我看着遗像上面一脸肃穆的男人,莫名就感觉到那黑白照片上面,似乎多了几分色彩。

    绿色,充满了生机的颜色。

    呼……

    我叹了一口气,然后拿出了手机来,给这遗像拍了两张照片,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则忍不住问道:“陆言,刚才那女人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我说什么?

    屈胖三说一个在工地里失足致死的包工头,千通集团为什么每个月花二十万来帮他养遗孀?

    <b>说:<b>

    千金买马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