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门户严密
    与左道、朵朵分道扬镳之后,我拿着新买的手机给林齐鸣打了一个电话。

    因为是陌生号码,所以那边接得比较缓慢。

    我打了第二遍之后,林齐鸣方才接通,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儿低沉,似乎还有几分不耐烦,不过他很好的控制住了情绪。

    我有些敏感,听出来之后,直接自报家门,然后说起了我的来意。

    听说我要他帮忙找人,林齐鸣有点儿意外,说是谁?

    我说不知道,只有这人的照片。

    林齐鸣那边没有拒绝,说那你发过来给我看看再说。

    他给了我一个邮箱,我回头便把相片发给了他。

    没过一会儿,电话便立刻打了回来。

    林齐鸣在电话那头毫不客气,说这是一个死人?

    尽管我拍照的时候可以选了一下角度,看起来像是活人一般,不过这点儿伎俩显然是骗不了林齐鸣这种有着丰富经验的官方人员,所以我也不打算隐瞒,说对,而且这个人的鲜血是金色的。

    林齐鸣愣了一下,说天人?

    我说不确定,所以想请你帮忙查一下。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林齐鸣说道:“你现在还在茅山?”

    我说没有,我离开了。

    林齐鸣说你等一下,我过一会儿打给你。

    他挂了电话,我估计应该是确认我的行踪,而我也并不担心,又给他的堂弟林佑打去了电话。

    林佑在魔都,接到我的电话很兴奋,与我闲聊了两句,问我在哪里,我说我在江阴,就在箫璐琪的老家句容。

    林佑说琪琪也回家了,你碰到他没有?

    我说有。

    简单寒暄两句,我直入主题,说起了找人的事情来,听到这个,林佑并不拒绝,而是很高兴地说道:“你上回说找那蛋儿的事情取消了,我正发愁你给我的那笔钱该怎么办呢,既然如此,那就用在查这事儿上咯?”

    我说好,钱你拿着,就当是我们的投资,如果有可能,你尽管组建一个可靠的团队来,以后帮我们提供信息支持。

    这事儿是我想了很久的,现如今的我们处处受敌,能够相信的人并不多。

    如果有一个独立于旁人之外的消息来源,那肯定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而林佑这人还是值得我们信任的,而且是局外人,不会被人注意。

    随后我也给林佑发了相关的照片。

    这边的电话刚刚挂了,林齐鸣那边有打了进来,我一接通,他便在电话那边沉声说道:“昨天晚上,茅山附近发生了一场战斗,震动了整个茅山;据后来赶到的人说起,场面十分恐怖,到处都是纵横的剑痕,深得像是犁过的田,整片整片的林子都给斩落,这事儿是你弄的?”

    我说不是。

    林齐鸣说那就是陆左,或者萧克明,对么?

    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林老大,是谁并不重要,关键的问题在于,你能不能帮我找到这人的资料,如果不行,我另外找别人。

    林齐鸣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好,我帮你,算是之前在港岛你帮忙的报答。”

    我说另外我还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这事儿止于你我,别人问起的时候,不要说是我让你找的,可以么?

    林齐鸣说了解。

    挂了电话,我与屈胖三踏上了前往梁溪的旅程。

    经过了一番周折,当天下午,我们赶到了梁溪的慈元阁总部,一处临湖的大园子门前。

    这园子有点儿像是姑苏的拙政园,只是占地面积小了一些,不过作为私人园林,这排场可就大了,也不知道慈元阁是怎么办的手续,居然能够将这么大的一片园林纳入囊中来。

    这地址是陆左提供的,我来到了园子的大门前,看着紧闭的大门,思索了一下,决定去叫门。

    结果敲了几声,旁边的侧门打下了一木窗,打量了我们一眼,然后冷冷地说道:“私人府邸,恕不接待游客。”

    呃……

    我朝着那门房拱手说道:“你好,我是过来找慈元阁方阁主的……”

    那人打量了我一眼,摇头说道:“对不起,不认识这个人。”

    说吧,他却是将那木窗给直接拉了下来。

    什么情况?

    对方的反应让我愣了好一会儿,下意识地走了出来,打量了一下外面的门楼,应该是这儿啊,为什么那人会是这样的反应呢?

    吃了一闭门羹,这事儿让人郁闷,屈胖三看了一下那白墙黑瓦,说要不然咱们翻墙进去吧?

    我摇了摇头,说算了,我们过来本来就是要低调一点儿的,若是事儿闹大了,得不偿失。

    屈胖三说别人都不甩你,你打算怎么办?

    我挠了挠头,说我记得留了对方一名片来着,不过不知道塞哪儿去了。

    我来到湖边一地儿,开始翻起了乾坤囊来,将里面的东西给翻了一个底朝天,结果还是没有找到联系方式,顿时就一真郁闷。

    屈胖三在旁边坐着,摇头叹气,说你混得真惨,还是算了吧,说不定人家都不认得你呢。

    听到这讥讽,我并不在意。

    他说的是实话啊,慈元阁可是江湖上第一大商家,人家身家亿万的时候,我还什么都不是,每个月挣那几千块,根本就不能比。

    我有自知之明,绝对不会轻易膨胀,也有着足够的耐心。

    思索了一会儿,我说要不然咱在这儿等吧。

    屈胖三无所谓,耸了耸肩膀,说那你在这儿蹲着吧,我去找个地方睡觉。

    他是个嗜睡的性子,能坐着绝对不站着,能躺着绝对不坐着。

    他就跟一猫似的。

    难怪前辈子明明是一只鸟儿,却偏偏取名字叫做“虎皮猫大人”呢……

    慈元阁高门大户,我并不着急一下子就能够见到方阁主,于是盘腿在湖边安坐,开始修行了起来。

    我的性子比较好强,再有一个就是勤奋,一切的闲暇时间都用来充电,让自己变得强大。

    与寻常人相比,我或许算得上是一个成功者。

    毕竟这么短暂的时间内,有现如今的这一身修为,的确是值得骄傲,但如果我这点儿修为跟陆左、杂毛小道比起来,就差得实在太远,就算是屈胖三这样的小不点儿,他的那天赋都似乎让人为之眼红的。

    常年跟这样一帮人待在一块儿,我的姿态摆得十分低,也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样子。

    一套周天行下来,天色也变得昏暗,这个时候,不远处来了一人,径直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我站起身来,显得十分平静。

    那人走到跟前来,朝着我拱手,说先生你在这湖边待了一下午了,是有什么事情么?

    我朝着那人拱手行礼,说有问题么?

    那人说这里是私人地带,没事儿最好不要在这里停留。

    我听到这话儿,打量了一下对方,然后试探道:“阁下是慈元阁的人?”

    那人笑了笑,说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先生,如果没事的话,还是回去歇息吧,湖边晚上风大,很容易着凉的……

    我无动于衷,敷衍着说道:“好,我一会儿就走。”

    那人离去,我忍不住说道:“到底怎么回事啊,慈元阁是开门做生意的,按理说应该正大光明的才对,为什么搞得好像是地下工作一样啊,打死都不肯承认呢?”

    旁边的屈胖三翻了一个身,笑了,说谁知道,说不定是出了什么事呢?

    慈元阁出事了?

    我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觉得这事儿的可能性应该不大。

    如此又等了半个小时,闭目假寐的屈胖三突然睁开了眼睛来,低声说道:“有高手来了。”

    我一下子警觉起来,说哪里?

    屈胖三目光游移,最终落到了不远处的右边方向去,而那边的人也并不隐藏行踪,而是朝着这边缓步走了过来。

    我瞧见那人的身型有些眼熟,下意识地就站了起来。

    那人走近一些,我立刻就认出了对方来。

    慈元阁的首席供奉,黄小饼,也被叫做饼日天。

    很中二的名字……

    不过虽说如此,但他的确是一名顶尖高手,我至今还记得他在游轮拍卖会的时候,那霸气的一记飞剑,让人为之震撼。

    我看见对方的时候,黄小饼也看见了我。

    这个胖子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来,走到了我的跟前,哈哈大笑,说下面有人过来跟我汇报,说有一个奇怪的人在这里晃悠,意图不轨,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你啊陆言,你干嘛不直接跟他们报上自己的名头呢,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

    他热情地伸手过来,与我相握,我与他招呼一声,然后苦笑着说道:“这个什么,我现在的行踪比较敏感,不太方便透露自己的消息。”

    黄小饼神秘一笑,说理解,理解。

    我开门见山地说道:“不知道慈元阁的方阁主在不在,我过来是想找他帮忙的……”

    黄小饼说什么忙?

    我说找个人。

    黄小饼笑了,说这个简单,不过志龙在见一位客人,估计是没有时间,你先跟我来吧那个王员外挺难搞的,估计还有一两个小时才弄完,吃饭了没有?要不然咱哥俩喝杯酒?我可听说了你好多的事情,给我讲一讲……

    <b>说:<b>

    一杯二锅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