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棋差一招
    说完这话儿,他的身子一阵扭曲,却是化作了虚无。

    而下一秒,他出现在了陆左的身后,然后手中的剑如同闪电一般劈了出去。

    我仅仅只是看到了一道光。

    好快的剑。

    这位太皇黄曾天剑主果然没有在吹牛,他刚才与陆左交手的时候,果然还是留了几分余力,此刻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和速度,比之前都要强上了好几倍。

    一开始我对此人还有好几分的轻视,然而此时此刻,却再也没有了那样的想法。

    这是一个很强的对手,至少此时此刻的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好强啊……

    陆左能够防得住对方么?

    我心中担忧,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陆左却笑了。

    他笑得并不明显,嘴角往上微微翘起,然后手中的鬼剑在瞬间又恢复了原状来,与这人快速拼斗了十几个回合之后,一瞬间,两人的动作都变得极为缓慢。

    就好像小孩子在拿树枝打架一般。

    这个时候那个太皇黄曾天剑主也笑了,说想要以力欺人,扭转空间?虽然你的力量正在逐渐恢复,但绝对不可能比我强大因为我是天生贵胄,而你,不过是区区凡人而已……

    啊!

    他说完话,突然间将手中的长剑猛然一震,然后朝着陆左倏然劈落而来。

    从极静到极动,他的转换快如闪电,让人一点儿都反应不过来。

    好在陆左在这紧要时刻,微微一偏,避开了对方的这一剑。

    那把看起来破烂无比的长剑,在剑锋之上,突然间爆出了一股恐怖之极的剑光来,与陆左擦肩而过,然后朝着不远处的林子里倏然飞去。

    好在我们知道这两人的动静会闹得挺大,于是早就离得远远。

    刷……

    一声炸响,后面的树林子一片混乱,无数树木倒落在了地上来,而剑光掠过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道深深的剑痕,宽度足有几十公分。

    对方劈出这一剑来的时候,我灵魂深处的某样东西,突然一下子就觉醒了起来。

    这一剑,有了当初一剑神王的气势。

    世间万物,莫过于一剑之中。

    好厉害的人。

    哈、哈、哈……

    太皇黄曾天剑主劈得爽利,不由得发出了疯狂的大笑声来,随后他越战越勇,与陆左攻防转换,却是化作了主攻的一方,将陆左在这林间追得不断奔逃。

    两人交战,激烈万分,又是十几个回合之后,那人突然说道:“我改变主意了。”

    陆左回了他一剑,再一次挡住了对方的猛攻,然后问道:“什么?”

    那人一剑又一剑地劈砍,气势突然间爆发得十分恐怖,周遭的树林早就已经乱七八糟,就好像给炮兵阵地碾过了一遍似的,到处都是倒落的树木,而他却一刻都不停歇,疯狂猛攻,然后大声说道:“我决定杀死你,这样的你,对我们的计划来说,是一个太大的变数了;不行,我得杀了你……”

    他说着话,手中的剑则是充满了极为恐怖的杀气,不断朝着陆左身上飞去。

    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杀气将陆左的气息给锁定住,让他行动艰难。

    我瞧得心惊肉跳,对屈胖三说道:“这人开始玩命儿了,我们上去帮忙吧?”

    屈胖三摇头,说别乱来,陆左自有主意。

    我说你没看他好像支撑不住了么?

    屈胖三笑了,说你没看萧克明都没有打算出手么?放心,有他在旁边罩着,出不了什么事情再说了,你觉得陆左会输?

    他一脸轻松,我想了想,强忍住了心头的紧张。

    面对着那人的死亡宣告,陆左却显得十分平和,他对这人说道:“既然如此,那便没有了胜负之分,阁下若是方便,可否提前告知一下我,你是如何知道我们在这里的不?”

    那人是个妄人,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疯狂的气息,也不隐瞒,说道:“是我家主人的谋主告诉我的。”

    谋主?

    陆左问那人又是谁呢?

    太皇黄曾天剑主哈哈大笑,说你的问题我回答了,后面的疑惑,你还是去黄泉路上,慢慢思考去吧三千剑道,归一!

    他竟然没有再多停留,将手中的长剑往天空一抛。

    那剑飞在了天空之上,却是化作了一道光。

    一道黑光。

    这黑光停顿刹那,紧接着从虚空之中传来了一股恐怖之极的力量,灌注其中,当撑到爆发得一瞬间时,一化二,二化三,三化无数的黑光,朝着陆左陡然射去。

    最先落下的黑色光芒,将陆左所有可能逃脱的地方给定住了去。

    随后无数剑光嘎然而至,将陆左所在的地方覆盖了去。

    太皇黄曾天剑主厉声喝道:“给我死!”

    啊……

    我瞧见这场景,顿时就再也忍耐不住了,手往怀里一抹,却是拔出了破败王者之剑来,想要冲上前去与那人拼杀。

    然而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陆左所在的地方,已经被那无数的黑光给覆盖了去。

    一刹那,那儿一点儿生气都没有了。

    死了么?

    屈胖三一把拽住了我,大声喊道:“别闹,人家那是单挑,得尊重拼斗的双方……”

    我有点儿崩溃,说陆左都死了,尊重个屁啊?

    屈胖三笑了,说谁死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半空中传来了陆左幽幽的声音:“很强大的力量,不过看得出来,你拥有这力量的时间并不算久,而在此之前,你应该不是修行者吧?”

    啊?

    那使出三千剑道,本以为将陆左斩杀了的太皇黄曾天剑主听到这声音,顿时就是一愣。

    他左右打量,脸色铁青,说你没死?你怎么知道的?

    陆左的声音幽幽而出:“有堪称顶尖的实力,却并无与之匹配的境界,自称太皇黄曾天的掌控者,但是在我看来,你不过是一个拿着ak步枪出现在市集的小孩儿,除了伤人,还会伤己告诉我,是谁缔造了如此的你?你的主人,到底是谁?”

    太皇黄曾天剑主狞笑了起来,说想知道,给我去死吧!

    他似乎已经捕捉到了陆左的方位,伸手一捞,却是又拔出了一把长剑来,朝着左边的方向猛然劈了过去。

    又一道犀利至极的剑光从中旋绕而出,劈出了一道触目惊心的剑痕来。

    不远处的山丘却是给直接削矮了好几米去。

    这手段……

    我心惊胆战,而陆左却笑了,说小朋友,到底还是缺乏历练,声东击西的手段对你还真的是有效啊……

    就在此时,陆左突然间浮现在了那人的右侧来。

    他刚才凭空消失,此刻却又是凭空出现。

    而这所有的一切,恐怕是利用了天龙真火的能力……

    既为剑主,这人的剑法当真是精彩得让人瞠目结舌,在这般短暂的时间里,他居然还能够回剑,手腕一抖,长剑的剑尖却是如同毒蛇一般转到了陆左的身前来。

    而这个时候,陆左却是从怀里摸出了一面铜镜来,朝着那人的脸上照去。

    无量天尊!

    那人浑身一震,僵住了极为短暂的时间,而在这个时候,陆左却是陡然拔剑,轻松地掠过了那人的脖子。

    唰!

    一声炸响,陆左却是一剑将其头颅给削了下来。

    如此的果断而坚决!

    唉……

    他叹了一口气,说道:“德与才不兼备,修为和境界不相容,就算你再强大,也不过是弱鸡一只老萧,拿住他的神魂,别让他跑了……”

    杂毛小道似乎早就有所准备,手中暗扣着一张符箓,在那人头颅飞起的一瞬间,符箓便射了出来。

    这符箓落在了那人落下的头颅前,突然间燃烧了起来。

    啊……

    我似乎听到有惨叫声,而陆左也为之动容,脸色有些难看地说道:“这么刚烈?”

    在燃烧的黄符纸中,传来了几声惨叫,而随后,消失无踪。

    陆左走到了这人的残躯之前,弯下了腰去。

    很快,他用鬼剑的剑尖沾了沾对方脖子处的鲜血,递给了杂毛小道来看:“金色的。”

    杂毛小道一愣,说天人?

    陆左摇头,说不纯粹,看起来好像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鸡犬……

    这个时候屈胖三也走到了跟前来,弯腰捡起了那人刚才用的长剑,轻轻一用劲儿,那剑身立刻断裂成了数截来。

    拍了拍手,屈胖三说道:“剑很普通。”

    陆左说越是如此,越是不凡我们得走了,在茅山的地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估计茅山宗的人已经就在附近了,宗教局的人应该也赶到了……

    杂毛小道看了一眼地上这人,说这人的尸身,我们得带走。

    屈胖三当仁不让地喊道:“陆言!”

    哎……

    我一脸郁闷地走了过去,准备将地上的尸体给背起来,陆左这个时候却笑了,说不用这么麻烦,我来吧。

    他伸手一抹,地上那具流着鲜血的无头尸体和脑袋瞬间消失了去。

    走吧。

    陆左轻轻说了一声,带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了去,而我们也紧紧跟在后面走。

    这条路不是下山的路,而是绕了一个圈子。

    因为此时此刻,在远处的黑暗中,已经能够瞧见好几个身影,在朝着这边飞掠而来。

    <b>说:<b>

    真以为自己有多牛?比得上一步一步走来的陆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