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新老交替
    虚玄真人?

    听到这名字,我们都愣了一下,而突然出现的符钧也让众人为之警觉,下意识地朝着旁边躲藏了去。

    符钧是杂毛小道的师兄,而他们的师父叫做陶晋鸿,陶晋鸿的师父则叫做虚清真人。

    这位虚玄真人,是他的师祖辈?

    山壁之上,一点儿动静都诶有,仿佛是一处死地。

    符钧毫不在意,又一次朗声而喊。

    如此说了三遍,那千疮百孔的山壁之上,突然间有一道丝帛飞出,从几十米外一直连接到了这边来。

    有一个白色头发长得垂落到了脚下的老道士从对面缓步而出。

    他长得十分瘦,皮包骨头,仿佛风一吹就倒下去。

    他走得也很慢,缓步而行。

    然而一步却能够跨出十几米,所以很快就跨越了几十米的丝帛长道,来到了符钧的跟前来。

    符钧瞧见这头发胡子联成一团、脏兮兮的老道士,赶忙跪下,叩首道:“茅山当代掌教,弟子符钧,拜见师叔祖……”

    那老道士瞧见跪倒在地的符钧,也不去扶,而是冷冷说道:“你既为当代掌教真人,便不用跪我。”

    符钧说您是李道子师叔祖前一任的传功长老,茅山前辈,应该的。

    老道士站立在那儿,如一颗孤松。

    他居高临下地望着符钧,平静地说道:“掌教,你若有事,且直说,跪拜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道门并非佛门,修行和向道,都不是用跪拜能够解决的。”

    听到这话儿,符钧浑身一震,缓缓地抬起了头来。

    随后,他站了起来,拱手说道:“师叔祖……”

    虚玄真人皱眉,说我虽是茅山道士,但与你们这一脉并无关联,你叫我道号便可。

    符钧愣了一下,这才说道:“虚玄真人,弟子现如今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按理说,茅山顶尖雷法神剑引雷术,应该传承于我,然而当代传功长老萧应颜躲于山中,不与我见面,更不传法,弟子无奈,为了维护我茅山宗的威严,只有寻求您的帮助了还请虚玄真人传法于我!”

    他双拳抱住,躬身说着,脸色十分肃穆。

    那虚玄真人脸色沉静,说道:“萧应颜并非躲你,据我所知,她去了无上常融天度人,并未在此处。”

    符钧身子一抖,说啊?她去了四梵天?

    虚玄真人点头,说真是。

    符钧诧异,说怎么可能,这世间怎么可能有人能够去得了那里?那她岂不是天仙之身了?

    虚玄真人摇头,说她非天仙,亦可去得,此间玄妙,不足外人道也。

    符钧听闻,沉默了一会儿,再一次拜,说请虚玄真人教我“神剑引雷术”之法。

    虚玄真人盯着他,说茅山每代皆有两人习得神剑引雷术,一为传功长老,一位掌教真人,你既然是这一代的掌教真人,那么上一代的掌教真人,为何没有教你?

    听到这话语,符钧浑身为之一震。

    尽管他极力控制了身体,但还是止不住心中的震惊,不过他到底是有城府的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前代掌教,乃弟子的师弟,他因为私利,擅自前往幽府,渺渺无归期,长老会认为茅山不可一日无主,又对我那师弟的不端行为而反感,于是投票罢免了他的职位,由我来担任……”

    虚玄真人眉头一扬,冷声说道:“你们罢免了一位掌教真人,然后你替代了他的位置,对么?”

    呃……

    符钧在这人面前,不敢说假话,沉默了一会儿,点头,说是的。

    不过他忍不住解释道:“我那师弟,行事不端,对茅山毫无认同,随心所欲,有九大失职……”

    虚玄真人却不理会这些,转身而走。

    他走上了丝帛而成的道路,口中悠悠说道:“你们乱搞,这个我管不了,不过我可以认同虚清的徒弟陶晋鸿,也可以认可陶晋鸿指定的掌教真人,但是你……抱歉,我不认为你就是现如今的茅山掌教。”

    说着这话儿,他却是又返回了山壁之上的洞窟去,不见影踪。

    符钧僵立在了这边的山崖前。

    他没有动,许久之后,他方才紧紧捏着手中的拳头,固执地大声喊道:“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茅山好,我若是不站出来,茅山宗三年之内,必将破灭!”

    必将……破灭……

    山壁之间,回荡着符钧的呐喊,来回晃荡,然而却没有一人站出来与他分说。

    朦胧雾气之下,符钧站在山崖间的背影,是那般的孤独。

    好像被全世界都给抛弃了一般。

    我瞧见他的双肩在发抖。

    他松开了双手,然后捂住了脸,身子似乎在抽搐和抖动。

    他在哭么?

    那个像是榆木疙瘩一般的男人,他这是在哭泣么?

    不可想象。

    在我的脑海里,一直觉得符钧是个一丝不苟的老派道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严肃是融入到了骨子里面去的,喜怒不形于色,而这样的人,他怎么可能哭泣呢?

    即便是觉得四周无人,也不应该如此啊?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我身边的杂毛小道动了。

    他这是干嘛?

    瞧见杂毛小道朝着山崖边的符钧大步走去,我愣了一下,刚要出声,旁边的陆左却一把抓住了我,将我给到了旁边的林中去。

    我的脑子一片混乱,却见杂毛小道已经走到了夫君身后的不远处。

    谁?

    符钧这样的道门高手,对于有人接近这事儿,自然是极为敏感的,即便是在此刻这种情绪失控的时候。

    所以他猛然扭过了头来,防备地低喝道。

    然后他瞧见了雾气中杂毛小道。

    “小师弟?”

    符钧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来,随后立刻变得很戒备,冷冷地说道:“你已经不是茅山的人了,来这里干什么?”

    杂毛小道看着面前这位刚刚讲了他坏话的师兄,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陶陶死了么?”

    符钧沉默了好一会儿,抬起头来,说道:“她失足跌落了山崖。”

    杂毛小道说:“哪里?”

    符钧指着旁边不远处的一处山口,一脸愧疚,说在那里,你知道的,下面是时空乱流,她是不可能在活下来了。

    杂毛小道说道:“是谁推的她?”

    符钧摇头,说不知道,茅山宗内,能够进入这后山的人少之又少,那孩子的胆儿太大了,没事儿跑进这里来,殊不知这儿的危险,远远不是她说能够想象的。

    杂毛小道盯着他,说你应该知道是谁,对么?

    符钧点头,说对,我能够猜到一些,她应该是偷听到不该知道的事情,那些人才会下此狠手。

    杂毛小道说是谁?

    符钧摇头,说我不能跟你说,你不是我茅山的人了,这件事情,我要自己处理。

    杂毛小道盯着他,说不是你?

    符钧浑身一震,却是一下子咬破了右手的手指,在自己的额头上面抹了一下之后,将手缓缓抬了起来,说道:“我以师父陶晋鸿的名义发誓,若是我杀了陶陶,天打雷劈,永世不得超生……”

    一言不合发血誓。

    符钧的表现让我有些震惊,而杂毛小道却仿佛早有预料的一般,看着他,说道:“你想自己处理,但是在这茅山,你的力量未必够……”

    符钧低头,说我在茅山待了一辈子,为了茅山,为了师父当年的收留之恩,就算是死,粉身碎骨,也不在意。

    杂毛小道叹了一声,说你想用神剑引雷术压住对方,是么?

    符钧抬起头来,盯着杂毛小道,说道:“你肯教我?”

    杂毛小道深深看了他一眼,说我去过天山了,师父告诉我,茅山之上,如果说只有一人可信的话,便是你符钧,再无他人。

    啊?

    符钧听到这话儿,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夺眶而出,激动地喊道:“师父真的是这么说的?”

    陶晋鸿这么说了么?

    我心中诧异,想着在天山神池宫,杂毛小道的确是见过了陶晋鸿,只不过他跟我们说起的,是两人对面不相识,仿佛陌生人一般……

    怎么到了这儿,却又是这般的话?

    杂毛小道是骗了我们,还是在骗符钧呢?

    我一脸懵逼,而杂毛小道却开口说道:“符钧师兄,你且附耳过来……”

    他在符钧耳边轻声低语。

    这显然是在传授神剑引雷术的秘诀,而到了最后,杂毛小道咬破了中指,那血液却是凝结成了一柄金色的小剑,打入了符钧的身体里。

    两人分开,杂毛小道拱手说道:“符师兄,神剑引雷术,我已传给了你,还请保重。”

    他转身离开,而这个时候,符钧喊道:“小师弟,你不回茅山?”

    杂毛小道回头,笑了笑,说我人不在茅山,心却在,之前一切恩怨,一笔勾销,师父在看着你,我也在看着你,茅山的历代祖师,也都在看着你你若走正路,你我江湖再见;若是不走正路,你我生死再见,不过如此……留步罢!

    他径直而走,很快就来到了我们的身边。

    他开口说道:“走,既然我小姑不在,那就去看另外一位老朋友去……”

    <b>说:<b>

    符钧黑了么?黑了么?黑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