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重回茅山
    若说艺高人胆大,还得说是左道二人。

    在别人看来,茅山巍峨,宛如不可攀登的高峰,甚至都难以瞻仰,然而他们却在明知道有圈套的情况下,还敢闯茅山。

    难道,杂毛小道在里面有内应?

    我的心中有些忐忑,不过事到临头,也没有太多犹豫。

    当然,我也知道他们之所以选择带上我,估计更多的其实是看在屈胖三的面子上,而并非是我的缘故。

    对于这一点,我还算是比较坦然。

    毕竟屈胖三的前身,可是阵王,在茅山那样的地方,他的用处才是最大的。

    我们在萧家待到了晚上,其间还吃了一顿饭,值得一提的估计就是杂毛小道他妹妹萧克霞做的肴肉,真的是好吃到我舌头都快要咬断了去。

    半夜时分,与家人叙过了旧的杂毛小道找了过来,说行吧,我们走。

    为了不给家人带来麻烦,我们采用的是地遁术离开。

    一次性带这么多人走,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种挑战,每多一人,难度几乎强上一倍,不过好在有着屈胖三在旁边指导,总算是没有翻车的情况发生。

    我们步行离开了天王镇,然后朝着野外行去。

    众人在野地里行走,健步如飞,一路都没有多少言语,大家都保持着一种均衡的行进速度,一直到瞧见了茅山重峦叠嶂的山峰之时,陆左方才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问我,说你的聚血蛊,现在还在沉睡?

    我点了点头,说对。

    陆左说有试过唤醒它么?

    我点头,说有,不过失败了,还有尝试过,希望能够做梦,依旧失败了……

    陆左边走,边与我聊起聚血蛊之事,我提及每一次被人捉住,生命陷入绝望的时候,就是我梦发之时,同时也会领悟到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来。

    听到这个,陆左沉默了许久,然后说如此啊……

    他没有再多说啥,仿佛在思考着什么。书阅ぁ屋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他跟杂毛小道之间似乎在商量着什么,不过暂时不方便跟我们提及。

    茅山宗是杂毛小道的宗门,就连陆左也来过许多次,所以路途都还算是挺熟悉的,不过听我们说起了白天之事,所以倒也没有太过于大摇大摆,而是小心翼翼地穿林而过,提防在那密林之中有茅山宗的岗哨。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我们来到了茅山宗的山门之外。

    周遭无人,只有虫声啾啾。

    我这个时候方才问起一件事情来,那就是如何进入茅山宗?

    人这儿可有守门人,而且不只是一个,就如同我们之前进入其中,出来应声的是那个什么石斛,而进入通道的时候,坐在洞穴里面的,却是另外一位。

    可以猜测,守在这门口处的,估计还有一些隐藏不露面的人在,我们该如何瞒过这些人,进入其中呢?

    难不成杂毛小道有把握让这些人不说话?

    不太可能吧?

    我满脑子的疑问,然而这个时候陆左却站了出来,看着他,说怎么样,行不行?

    杂毛小道闭上了眼睛,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可以了。”

    陆左笑,说好,大家围拢成一圈儿来。

    说罢,他伸出了手来,一边抓着朵朵,一边抓着杂毛小道,而朵朵则连着屈胖三,屈胖三连着我,我又连着杂毛小道,五个人连成了一个圈儿。

    陆左口中喃喃几句,然后一跺脚,口中呼喝道:“入!”

    简单一个字,我顿时感觉周遭的空间一阵塌陷,随后四周的景物都迅速退散而去。

    我感觉自己仿佛沉落深渊,而几秒钟之后,我感觉四周一阵扭曲,紧接着我发现前方浮现出了一阵光芒,再然后,那光芒大放,眼前一片光明绽放,倏尔收缩了去,露出了一座座巍峨的山峰来。

    我左右一看,却发现自己已经进入了茅山宗的内部来。

    这手段……

    我的地遁术可以无视物理距离,一步百米,然而陆左却更是厉害,居然可以直接穿过防卫重重的法阵,直接越过山门,进入那洞天福地之中,简直是太神奇了。

    我为之惊叹,这才知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陆左对于那天龙真火的掌握,已经不是我所能够想象的了。

    假以时日,说不定他甚至能够一念之间,黄泉路上出现。

    我心中震撼,然而一行人里却仿佛都习以为常了一般,就连第一次瞧见的屈胖三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我们身处的地方,是距离山门不远处的一片林子里,离那边的镇子还有七八里远。

    此刻的时间与外面相同,所以从这儿望去,镇子里除了几处重要路口上点有灯火外,其余的地方则是一片黑乎乎的,仿佛睡着了一般。

    而在山峰之上,则有灯火长明,却是茅山宗各个山峰的道场。

    我打量完毕,然后问道:“去哪儿?”

    陆左说去后山,先找到老萧的小姑再说……

    我愣了一下,说不去看一下叔和婶子?

    之前的时候,我已经将陆左父母的情况跟他提及,听我问起,陆左摇头,说算了,他们在这里挺悠闲的,倘若我去与他们见面,只怕反而会害了他们……

    他说是这般说,不过脸色还是有些黯淡。

    事实上,从大凉山出事之后,陆左选择逃亡,他已经有几年没有见过自己父母了,说不想,那是骗人的。

    不过他是个理智的人,也知道对老人最好的保护,就是让他们什么都不知晓。

    唯有这样,方才能够远离危险。

    确定了目标之后,我们开始朝着后山走去。

    茅山宗门之内,不必寻常地方,路上是有巡逻队的,也就是所谓的打更人,而除此之外,还有刑堂的执事在附近游弋。

    说不定还有暗哨呢。

    不过这些在杂毛小道这一个前掌教真人的面前,回避开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困难事儿。

    快接近草庐的地方,有一大片的林子,这儿白天的时候是一条路,而到了夜里,就变成了一个大阵。

    对于这个,杂毛小道轻车熟路,由他打前,带着我们毫无阻碍地穿行而过。

    很快,我们穿过了塔林,来到了草庐之前。

    我们在这里停了一会儿,因为那草庐之中,住着陆左的父母。

    差不多半分钟之后,陆左开口了,说走。

    屈胖三在旁边笑了,说要不然去看一眼?你别把自己弄成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大禹了,挺没意思的……

    陆左指着远处的林中,说你们瞧一下那里。

    我们顺着陆左指的方向望去,却见那林子里有人影动了一下,屈胖三赶忙闭紧了嘴巴。

    果然有人在这里监视呢。

    茅山宗的洞天福地分为前山和后山,所谓前山,是我们之前行动的区域,包括那个山谷小镇,还有周遭的各峰,以及我们一路走来的这匡阔天地,这些都是稳定的空间结构,有先贤用法器和法阵专门镇压住的地方;而后山,则是一处十分不稳定的地带。

    而越是不稳定,越有好东西出现,也越危险。

    茅山宗后院一般人进不得,除了得到掌教真人和传功长老的同意外,别无他法。

    后山并非是一个不毛之地,恰恰相反,因为更加接近虚空,使得那儿的灵气远远比前院要浓郁许多,无论是兽类,还是灵药,又或者别的,都要强上许多。

    另外这后院还有许许多多的闭关之处,在那儿有许多获得了掌教真人或者传功长老认可的苦修士,在其中凿洞修习。

    很多人甚至十年二十年都没有了联系,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毕竟道家有一门修行方法,叫做辟谷。

    也就是说,不吃不喝,餐风饮露都能够保证身体机能的运转当然,作为修行者,很多人可以通过皮肤来从空间获得生存下去的能量,有的甚至能够吸收灵气为己用,从而达到漫漫修行的补给。

    茅山历代不知道有多少长老进了后山,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山中凿洞而居。

    当然这些人都是躲在了石洞里,寻常是瞧不见人的。

    而传功长老萧应颜也属于其中之一。

    我与符钧有过几次私底下的交流,看得出来,他对于获得茅山宗压箱底的手段,也就是神剑引雷术,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偏执。

    他十分想要获得神剑引雷术这门手段,但现在尴尬的事情在于,即便是身居掌教真人之位,他也不会。

    这门手段除了杂毛小道之外,作为传功长老,萧应颜应该也会的。

    这边是传功长老的意义。

    然而既然他求到了我的这儿来,可想而知,他在传功长老那里撞得头破血流,方才会如此。

    符钧这地头蛇都办不到,杂毛小道能帮到么?

    依旧是之前的手段,我们再一次出现在了茅山后院,一个到处都是雾蒙蒙的地方。

    周遭是茂密的林子,树木参天,出人意料的高大。

    薄雾连绵,遮蔽视线,我们不得不手拉着手缓步走,最终来到了一处山壁之前来。

    在对面的山壁上,有无数的孔洞,想必就是闭关之所。

    只不过,这上千的孔洞,萧应颜到底在哪里呢?

    而在这时,突然间那边走来一个人影,朝着山壁拱手喊道:“弟子符钧,求见虚玄真人。”

    <b>说:<b>

    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