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扑朔迷离
    众人循声望去,却见棺材之上,竟然站立着一只黑猫。

    那黑猫全身没有一根杂毛,纯净的黑色,身体修长,宛如猎豹一般,眼睛却散发出迷人的绿色来。

    而那棺材盖儿,却歪到了一边去。

    瞧见这幅场景,众人都为之错愕,要知道这黑猫可是辟邪之物,而当它出现在死人棺材之上时,很有可能会引发亡者的恐惧,从而造成诈尸这样的恐怖事情。

    只不过,这儿是茅山宗。

    这可不是什么乡下地方,而是以降妖除魔闻名的茅山宗,这儿的大部分人都有着一手捉鬼的好本事,而在这其间的,还有茅山宗的掌教真人,以及大部分的长老。

    这是的得哪一出?

    我们掩于人群之中,瞧见这场景,也是十分错愕,不过也知道这件事情绝对并非偶然,定然是有人指使的,而这后面,也定有深意。

    一场这么多修行者参与的送殡,是绝对不可能发生这样意外的。

    那么,到底是谁在背后推动的这一切?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名抬棺者脚下一歪,直接跌到在了地上,而那棺木居然直接掀翻,跌倒在了地上,将里面包裹黄纱的遗体给抖落了出来,还在山道之上打了几个滚。

    啊……

    瞧见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那陶陶的母亲尖叫一声,顿时就哭晕了过去。

    而陶陶的父亲则一脸乌黑,快步走向了自己女儿的遗体。

    不过他只是一普通人。

    他再快,也没有旁边这些修行者快,而反应最快的,却是执礼长老雒洋,雒长老冲到了跟前,俯下身子去,将黄纱遮盖住陶陶的遗容,然后准备放回灵柩之中,而有性急的长老则开始出声叱喝起了抬棺人来。

    能够作为这么大场面的抬棺人,自然是精挑细选,没想到居然出了这样的纰漏,简直是不可想象。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陶一尘走到了雒洋长老的跟前,掀开了自家女儿头上的黄色面纱。

    我透过人群间隙,往那边望去,却见黄纱掀起,陶一尘的身子抖动了一下。

    大概三五秒钟后,他却是突然仰天,大笑了三声。

    这笑声让乱糟糟的场景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周遭一片静谧。

    而接下来的事情更是让众人为之诧异,但见陶一尘往后退了一步,看都不看自家女儿的遗体一眼,而是走到了自己妻子的跟前,扶着那悠悠醒来,还在抽泣的妻子,低声说道:“这不是我们女儿……”

    啊?

    这声音虽然很轻,但经不住在场之中,有这么多的修行者啊?

    修行者的耳朵,可比寻常人要灵敏不知道多少倍。

    什么叫做这不是我们女儿?

    我下意识地往雒洋长老怀抱望去,却见那个女孩儿面色稚嫩,果然跟我印象中的陶陶相差一些……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毕竟离得远,而且人死之后,皮肤浮肿,终归有一些差别。

    陶一尘扶着自己的妻子起身,然后深深地看了一眼在场众人,最后走到了符钧的跟前来,冷着脸,拱手说道:“掌教真人,我夫妻二人太过于疲惫,便不参加下面的事情了,此间一应事由,皆有掌教真人做主吧……”

    说罢,他扶着昏昏沉沉的妻子,转身便走。

    符钧伸手,喊道:“陶师兄……”

    陶一尘并未停留,而是扶着自家妻子,挤出了人群,然后朝着山外走去。

    他们回家了。

    在自家女儿的送殡路上,他们两个人居然抛下这一大堆的人儿,自个儿回家了,这事儿如果能够理解为悲痛过度的话,那他刚才跟陶陶母亲说的那一句话,又该作什么解释?

    陶陶父母走得潇洒,头也不回,留下一帮懵逼的人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众人都下意识地将目光注视到了符钧的脸上去。

    而这位茅山掌教的脸色也变得铁青,目光巡视,落在了执礼长老雒洋和刑堂长老刘学道的身上来,停顿了好一会儿,方才缓缓说道:“两位,三天之内,给我一个解释。”

    说罢,他也拂袖而去。

    掌教真人离开了,众人也都明白了一件事情。

    躺在执礼长老雒洋怀中的那具遗体,或许真的不是陶陶,只不过是一个长得跟她很像的人。

    只不过,为什么这件事情,一直到送殡途中,出了意外方才被发现?

    之前入殓的时候,以及确定遗体之时,怎么就无人知晓?

    为什么陶一尘确定这件事情之后,居然撒手不管,什么都不问便自行离开了?他难道不关心自己女儿现在到底是个什么下落么?

    我满腹的疑惑在脑子里浮现,而这个时候,周遭的人都明白这是一场闹剧,于是走的走,散的散,除了茅山宗上层的这些人,以及送殡的班子之外,几乎没有再留下来的人。

    哦,对了,还有我们。

    我们目目相觑,这时萧大伯突然动了,他走向了冷着脸的执礼长老雒洋,拱手说道:“雒长老,不知道能否将你手中这位姑娘给我看一眼?”

    一向都是温和长者的雒洋此刻突然勃然大怒,将遗体放回了灵柩之中后,敷衍地行了一礼,然后说道:“我茅山之事,就不劳外人费心了。”

    他的态度是如此的生硬,显然也是撕破了脸皮。

    这时刑堂长老刘学道也走到我们跟前来,开口说道:“外人入茅山,需要掌教真人和长老会许可;昨日我们有过商定,觉得送人一程,人之常情,特别允许各位在茅山停留到今日,而现如今事情已了,就请各位离开吧……”

    他这是在逐客啊?

    我的心中,因为上次之事,对这刑堂长老其实挺有好感的,感觉他虽然脸冷了一些,但却能够做到秉公执法、一板一眼,还算是为不错的道爷,没想到对方居然这般冷淡。

    萧大伯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直面撞上,说那么这件事情,茅山宗不给我们一个解释么?

    刑堂长老的城府比雒洋长老要深一些,话语里不掺杂任何情绪,只是平静地说道:“茅山事,茅山了,不需要跟任何人解释,诸位,不要让我为难……”

    对方既然走出了这么明确的驱赶之意,我们也都知道,此地不能再留。

    既然死的不是陶陶,那么事情就有变数。

    我们若是一直在这里,反而陷入被动,既然如此,不如归去。

    这般想着,萧大伯看了我们一眼,然后拱手说道:“茅山既然如此霸道,我们便也不再多言,就此告辞了。”

    刘学道面无表情地对旁边的冯乾坤说道:“帮我送客。”

    刑堂执事冯乾坤拱手,说是。

    在冯乾坤的押送下,我们返回了镇中客栈来,收拾行李,随后我们提出去给徐家以及草庐辞行告别,都没有得到冯乾坤的允许。

    他一副让我们赶紧离开、没有商量的架势,颇有些咄咄逼人的样子。

    这与之前的他截然不同。

    无奈,萧大伯没有再多纠缠,而是带着我们,朝着山门那儿走去。

    行出镇外,这时有人遥遥呼喊,我们回头,却见徐淡定轻身而来,叫我们留步。

    抵达跟前,徐淡定朝着那冯乾坤拱手,说道:“我来送别故友,聊两句,不知道可以么?”

    徐淡定的身份很高,即便是冯乾坤也不愿意得罪,点头,说我去前面等,你们尽快,不要让我难做,谢谢。

    这句话是冯乾坤说出的第一句软话,看得出来,他身上的压力很大。

    他一走,徐淡定便开口说道:“送殡发生的事情,我听说了。”

    萧大伯有些焦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徐淡定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知道得也不多,不过据说陶陶当年在黄山龙蟒遇害之后,遗体有送回茅山,在冰窟之中存放,而现如今的陶陶,其实是借尸还魂,附于某位刚死不久,但是与她八字却九成九契合的女子身上而成,今天被埋葬的那具,说起来应该也是陶陶,只不过我才是冰窟之中的那一具……”

    啊?

    听到这般秘闻,我们都大为震惊,萧大伯忍不住问道:“那陶陶现如今在哪里?是死是活?”

    徐淡定摇头,说我常年在外,于茅山也不过一外人,如何得知?

    屈胖三出言问道:“那么,是什么人在造假埋尸呢?”

    徐淡定说这件事情茅山长老会在自查,至于结果,也许会有出来,到时候我若知晓,可以跟老领导你汇报。

    萧大伯听到,叹了一声,说算了,茅山之事,错综复杂,你还是明哲保身为好,若是日后茅山大乱,还需要你这样的中流砥柱来挑大梁的……

    徐淡定笑了笑,说我算什么,旁门弃子而已,真正能挑大梁的人,在我看来,只有两人。

    听到这话儿,萧大伯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只是抱拳说道:“告辞了。”

    徐淡定躬身,说诸位保重。

    离别徐淡定,我们跟着冯乾坤一路走,一直来到了山门之前,冯乾坤突然靠近了我,在我耳边低声说道:“陆言,你最近行事,得小心一点……”

    <b>说:<b>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