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霸道淡定
    徐师兄?

    我们本来坐在院子葡萄藤下的石椅之上,此刻听到外面有动静,一下子就都站了起来。书阅ぁ屋

    难道是茅山刑堂过来驱赶我们离开的人?

    大家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而性子比较急的五哥甚至直接将手摸向了腰间去。

    这次过来,他可是带了武器的。

    不过这时三叔却伸手拦住了他,压在他握剑的手掌上,低声说道:“这儿是别人家里,你不是此间的主人。”

    五哥听到这话儿,又缓缓地坐了下去。

    这个时候,徐淡定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来到了院子前,把门打开,瞧见外面那人,拱手说道:“原来是林峰芒林师弟,深夜来访,不知道有何见教?”

    他知道我们心有忌惮,却是并不请人进到院子里来。

    外面那人与他见礼,然后热情地说道:“徐师兄有礼了,我刚才路过街市的时候,听人说你回来了,心中欢喜,特意过来瞧一瞧你在米国好好的,怎么就想着跑回来了呢?”

    徐淡定彬彬有礼地说道:“家母查出有肾脏衰竭,我准备带她去京都治病,所以特地请假,赶回来接她。”

    那人说原来如此……徐师兄,今夜可有空,许久没见你了,咱们哥两个去前面酒肆,把酒言欢?

    徐淡定十分客气地拒绝道:“不了,自从调到国外工作,我变戒酒了你也知道,在国外工作,压力太大,我生怕三两杯酒喝多了,说了胡话,那可就耽误工作了。”

    那林峰芒笑了笑,说这是在自家宗门,与外国哪里能比?

    他极力劝说,徐淡定依旧不答应,说不了、不了,今夜天晚,我明日还有事情,就算了吧……

    他极力推辞让对方沉默了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徐师兄,其实我这次过来,是帮人邀请你过去做客的。”

    徐淡定抬起了头来,说道:“谁要见我?”

    林峰芒说道:“罗勇豪师兄……”

    徐淡定摇了摇头,说对不起,我与罗勇豪师兄并无故旧,彼此见了也尴尬,不如不见林师弟,天色也晚了,我还得服侍母亲安歇,便不与你多说了。

    他有点儿不近人情地闭门谢客,那人即便是还想多说什么,也拉不下那脸来,不得不出声告辞。

    不过听对方的反应,应该并不痛快。

    关上了院门,徐淡定回到院子里来,瞧见我们都朝着他望了过来,不由得苦笑两声,说道:“抱歉,打搅大家了。”

    萧大伯走上前去,说道:“该说抱歉的是我们,害你卷入这件事情里来。”

    徐淡定摇了摇头,说陶庭倩是陶掌教的孙女,她突如其来地死去,如果一点儿说法都没有的话,堂堂茅山,便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这件事情不只是你们的事情,也是每一个自认为茅山宗弟子出身的人,所必须要弄清楚的事情……

    萧大伯叹了一口气,说能够有你这想法的人,不多。

    徐淡定看着他,说别人不知道,但我却晓得自己,这件事情,我管定了。

    徐淡定并不多说,与我们抱拳之后,又折回屋子里去了。

    萧大伯回到葡萄藤下来,叹了一口气,却没有多言,屈胖三忍不住问道:“那个什么罗勇豪师兄是谁?”

    三叔回答,说是茅山宗的长老,曾经是他父亲徐修眉最得意的弟子,只不过继承了那长老之位后,无论是态度还是行事的做法,都不算太好,名声不堪,所以徐淡定有点儿瞧不上他。

    萧大伯叹了一口气,说茅山宗,这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茅山宗最辉煌的时候,十大长老之中,随便拎出一长老来,在江湖上行走,都会受到别的宗门掌教一般的对待。

    那个时候,茅山长老可是一个很厉害的代名词,个个都是得道真修。

    只可惜,现如今的茅山长老会,已然是大不如前了。

    我们又等了一会儿,见没有刑堂的人找过来,萧大伯说了一声,让大家都会去歇息,等待明日吧,众人便都回房歇息。

    次日醒来,因为环境陌生,我并没有照常理早起锻炼,而是来到院子里等待。

    我不是最早的一个,萧三叔早已起来。

    他在院子的角落里,不断擦拭着一把木剑,很仔细,就仿佛在抚摸自己的情人。

    我看得出来,三叔应该很认真,对于这一次的行动。

    没过一刻钟,人都到齐了。

    萧大伯拦住了准备出门的徐淡定,认真地说道:“你还有事,需要带你母亲去京都治病,这件事情,你就别管了。”

    徐淡定认真地看着他,说老领导,若你是我,该如何办?

    萧大伯愣了一下,方才说道:“若我是你,就带着母亲离开,不掺和这件事情了……”

    哈、哈、哈……

    徐淡定笑了,说老领导你退休了,却开始不说实话起来走吧,石斛那个家伙我多少听过一些,为人虽然刻薄寡恩,但绝对不会肆意妄为,他既然让您吃闭门羹,自然是有所凭恃的,若这事儿是那位的意思,只怕你们这次去,又得吃一回。

    萧大伯说吃闭门羹我不怕,怕就怕影响到你。

    徐淡定哈哈大笑,说你放心,我的根本,现如今已经不在茅山,而在朝堂,即便符钧当了掌教真人,见到我,也会喊一声徐师兄,拿捏不了我的。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萧大伯也不再矫情,拱手说道:“如此,就有劳淡定你了。”

    一行人离开徐家,穿街过户,出了小镇,然后径直往东而行。

    东边大道的尽头,有一座山峰。

    山峰名叫做三茅峰,而峰顶上的殿宇,则叫做清池宫。

    那儿供奉着三清道祖,以及无数道家神灵,还有三茅真君和茅山宗的诸位先贤,是茅山宗的根本所在,也是茅山宗掌教真人的住处。

    茅山宗所有重要事宜,都会在那里做出决定。

    而如今,我们则要上山,找那位坐在大殿之中的茅山掌教问一问,陶庭倩坠崖身死的相关事宜。

    一行人缓步上山,而徐淡定在茅山的威望显然很高,一路走去,不少人都向他打招呼,看上去十分热情和尊重。

    面对这些,徐淡定人如其名,显得十分淡定。

    他的笑容都如同白开水。

    我们跟在他的身后,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的事情传开了,能够感受到不少人灼热的目光,另外我感受到落在我身上的目光格外灼热,知道不少人应该还是记得我这个人的。

    曾经被怀疑拥有茅山宗不传之秘的神剑引雷术,所以给刑堂六老和刘学道亲自押解上山的陆言。

    前代掌教真人萧克明愤然离山的始作俑者陆言。

    陆左的堂弟陆言……

    无论哪个名头,都无比引人瞩目,本以为此人在侥幸离开茅山之后,会夹着尾巴销声匿迹,再也不要出现在茅山宗的视线之内。

    没想到时隔不久,他居然又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了茅山宗。

    我感觉到,倘若不是徐淡定在前面带着,只怕已经冒出无数人过来,准备教训我了。

    我们上了山,循阶而上,来到了清池宫的门前。

    门口有两个青衣道士,拦住了我们。

    对方一本正经、公事公办地说道:“来者通名。”

    徐淡定面色平静地说道:“茅山门下,徐淡定。”

    青衣道士拱手,说原来是水虿长老徐修眉之子,请进。

    徐淡定往前走,我们却被拦住了。

    青衣道士一脸不相干地说道:“来者通名。”

    我们依次报上姓名,对方面无表情地说道:“尔等并非茅山宗之人,不管你们如何混进茅山宗而来,且自行离去,茅山不会追究你们的责任……”

    啪……

    他话语还没有说完,便给一记清脆的耳光给打断了。

    挥出这一巴掌的人,是徐淡定。

    他扇出这一巴掌之后,仿佛事不关己一般,双手垂落,平视前方。

    那青衣道士捂着发红的脸,委屈得快要哭了起来,瞪着徐淡定,说你,你怎么打人啊?

    徐淡定平静地说道:“符钧教徒不严,我来帮他教,有问题么?”

    那人胀红了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没有滴下来,显得很委屈,而这时徐淡定看着另外一个道人,认真地说道:“还有事儿么?”

    那人陷入了沉默,不敢再多言。

    他方才转过头来,对着萧大伯和我们抱了一下拳,说各位,继续走,离清池宫正殿,还有段距离。

    我们越过这两个看门的青衣道人,继续往前走,他们却是一动也不动。

    仿佛雕塑。

    再往上,穿过牌坊,又走山道,又穿过一片广场,最终我们来到了之前我与茅山众人对峙的大殿之前。

    殿门口有人把守,不准入内。

    徐淡定上前,颇为有礼地说道:“茅山门下徐淡定,携句容萧家前来拜访掌教真人,还望通传。”

    那人打量了一下我们,好一会儿,方才拱手,说好,这就去。

    对方走了几步,徐淡定平静地说道:“这位师侄,你若是学石斛的话,我保证你这辈子都出不了茅山宗的山门。”

    那人听到,浑身一震,缓缓回过头来。

    他认真打量了一眼徐淡定,然后缓缓说道:“不敢。”

    <b>说:<b>

    更正上章的一个错误,徐淡定是徐修眉的儿子,不是父亲是徐修眉的儿子,这里有错误,已订正,谢谢给我提醒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