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风波诡谲
    我告诉林齐鸣,说ben仔光就在李公馆,他若是有空,直接过来就是了。

    林齐鸣说好,半个小时之后,他过来拜访。

    这边挂了电话,雪瑞带着人出来了,走到了后院那儿,对那个怯弱的小姑娘说道:“你且走出去。”

    这天的天气还算好,多云,但还是有一些阳光,小姑娘紧紧抱着ben仔光,不敢往外面走,甚至瞧见光,都忍不住眯着眼睛,可怜巴巴的,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

    不过ben仔光却没有庇护她,而是蹲下身子来,小声鼓励着她,让她勇敢地走出去。

    这个时候,我能够感觉到ben仔光作为一个混帮会的家伙,心中还是有几分良善的,至少他对于小香的感情是真的。

    如此劝了好几句,那小姑娘终于鼓足了勇气,一步一步,几乎是用挪一般的走到了屋子外面来。

    此刻阳光落下,小姑娘下意识地想要折返回去,却给雪瑞抱住了去。

    她温柔地说道:“别怕,有姐姐在。”

    小姑娘使劲儿挣扎无果,突然间睁开了眼睛来,露出了一抹红芒,随即张开了嘴巴。

    她的小嘴巴里,两颗犬牙锋利而又尖锐。

    不过她没有敢咬人,而是痛苦地嚎啕大哭起来,显得十分的无助。

    那阳光落在了她的身上,有淡淡青烟袅袅升起。

    不过小姑娘却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反而是心理上的因素更多一些。

    如此过了五分多钟,她的皮肤方才变得暗淡,就仿佛生了一场大病一般,雪瑞方才抱着她返回了屋子里去。

    这边房间已经做过了清场,所以围观的人除了我和屈胖三之外,倒也再无旁人。

    进了房间里来,那小姑娘方才有了几分生气,睁开一双眼睛,再无红芒,而是黑黝黝的,滴溜溜地转,打量着周遭,最后落到了屈胖三的身上来。

    她认真看着屈胖三,而屈胖三则朝着她眨了眨眼睛,小姑娘有点儿不好意思,将脑袋埋在了雪瑞的怀里去。

    我恶狠狠地瞪了屈胖三一眼。

    这个小家伙走到哪儿,都没有忘记撩妹这一事儿……

    ben仔光进来之后,小心翼翼地看着雪瑞,说雪瑞小姐,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雪瑞沉吟了一会,对ben仔光说道:“小香现如今的情况呢,有点儿特殊,首先,她并非血族,却拥有血族许多的特性,而她又能够行于阳光之下,虽然不能长久,但似乎可以改进这情况,的确有点儿像是服用过了该隐的祝福之后的情形,但似乎又差了一点儿……”

    她说得复杂,ben仔光有点儿头疼,说您能简单说一下么?

    雪瑞说简单来说,那就是她应该是那帮人最成功的实验品,而且从目前来看,这样的进度,已经快接近于“该隐的祝福”的水准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她现在非常的危险,消息只要透露出去,全世界的血族都会为她而疯狂……

    ben仔光眉头一跳,说那怎么办?

    他是秦魔的弟子,又是港岛地下帮会的大佬之一,自然知道血族的可怕,这些家伙若是真的发起狠来,没有几人能够扛得住的。

    雪瑞沉吟一番,说不如你把她留在我这儿,我已经跟欧洲的血族大帝威尔冈格罗联系过了,他答应会派人过来接人。

    啊?

    ben仔光有些犹豫,说威尔冈格罗……他难道不会觊觎小香么?

    雪瑞笑了,说“该隐的祝福”本来就是血族大帝发明的,有了他的保护,相信小香一定能够获得不错的庇护,甚至还有可能获得一个很好的未来,这是别人比不了的;当然,如果你有更好的选择,我也没有意见,毕竟她是你的干女儿,怎么决定,都得看你的意见。

    ben仔光沉默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说我这边还是一团乱麻,自身难保,所以就麻烦雪瑞小姐您了。

    雪瑞说客气,你是陆言的朋友,我自当尽力。

    ben仔光拱手,说那小香便先留在你这里了,等到威尔派人过来的时候,我在过来跟他们谈一谈。

    雪瑞点头,说可以。

    ben仔光走到小香跟前来,然后对她说道:“小香,干爹把你交给雪瑞阿姨,她有一个朋友,是个很厉害很厉害的大人物,到时候他会过来给你看病,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所以你要乖乖的,可不可以。”

    小姑娘认真点头,说嗯,我一定会乖乖的……

    雪瑞带人上了楼,而ben仔光回过头来,朝着我拱手,表达感谢。

    我说孩子她母亲呢?

    ben仔光叹了一口气,说我问过了,已经给许鸣的人给料理了,死在了日本北海道,等我腾出手来,再去那边将骨灰寻回来……

    我说你那边怎么样,搞得定不?

    ben仔光冷笑了一声,说许鸣这几年的确是给帮会里面掺了很多沙子,不过我入帮会十来年,哪里是他三言两语就能够搞得定的?

    我说他在其他帮会里面做的手脚,你知道么?

    ben仔光说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不过港岛古惑仔的圈子不大,是人是鬼,一打听就知道,许鸣那家伙如此丧心病狂,我ben仔光发誓与他不共戴天,他留下来的那些人手,有机会,我一定会以牙还牙,全部都铲除了去,让他这辈子都回不了港岛来……

    我点头,说好,那你先别忙着走,我帮你介绍一个人。

    ben仔光愣了一下,说谁?

    我瞧见他有些防备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说怎么,怕我坑你?

    ben仔光摇头,说没有,只不过……

    我不等他说完,直接表明道:“林齐鸣,宗教东南局的局长,昨天后面的清剿行动就是他在背后指挥的,我跟他提了一下你,觉得想要扫除许鸣在港岛帮会里面的影响力,可能需要你的帮忙,他们很感兴趣,想跟你接触一下。”

    ben仔光犹豫地说道:“差人啊……”

    我看着他的眼睛,说有问题么?

    ben仔光沉默了一下,摇头,说没问题。

    我点头,说好,我只是帮忙介绍,至于到底怎么弄,你们谈。

    过了没一会儿,林齐鸣带着手下赶了过来。

    我如刚才所说的一般,给两人介绍过后,让他们进书房里面谈,而我则全然不管,回到房间里与屈胖三聊天。

    这两人谈了半个小时,随后ben仔光先行离去,而林齐鸣则找到了我来。

    他与我见面,开门见山地说道:“你认识兰德国际咨询公司的资深观察员,培根弗朗西斯?”

    我并不隐瞒,说对,认得,刚才还见过面。

    林齐鸣看着我,说聊了些什么?

    我说过来确认一下我们为什么要找李致远麻烦,另外告诉了我们李致远在菲律宾的落脚地,我听他那话语里面的题外之意,似乎是有点儿想要挑唆我们穷追三千里,去把李致远给干掉的样子。

    林齐鸣严肃地说道:“陆言,我跟你说,那个弗朗西斯并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是美国极右组织的成员,而且据说还有石匠会背景,这些年来一直在背后操盘,是个很可怕的人;他给你李致远的落脚点,也许是对的,也许是错的,而如果你上当了,真的傻乎乎追杀到菲律宾去,说不定会自投罗网,掉进敌人的圈套里面你去知道为什么吗?”

    我笑了,说因为李致远跟兰德公司有着很紧密的联系,对吧?

    林齐鸣说道:“对,我们查了李致远属下基金会和相关产业的秘密账户,有很多证据证明,有人在给李致远输血,在经济上大力的扶持,而最后所有的线索都汇集到了一个组织,那就是石匠会。”

    我笑了,说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啊……

    林齐鸣说石匠会可不是帝国主义,他们是精英主义,认为这个世界上能够有生存权力的人只占世界人口百分之一的精英人才,至于其他百分之九十九的普通人,都应该去死,这样才能够给地球母亲减轻负担……

    我打了一个响指,说这就是所谓的“人口灭绝计划”?

    林齐鸣点头,说邪灵教在灭亡之前,曾经是石匠会在大中华区人口灭绝计划的主要执行者,在经济上一直获得了大力的扶持,而邪灵教灭绝之后,想必这位李致远则是成为了他们新的资助对象……

    林齐鸣跟我谈了许久,然后告辞离开。

    雪瑞在李公馆待了一会儿,又得赶往殡仪馆里去处理母亲的相关后事,好在李家家大业大,上面还有好多长辈,太多细节方面的事情,倒也不用她操持太多。

    我回到了房间,与屈胖三谈起了林齐鸣刚才说的那一大堆东西来。

    屈胖三笑了,说弗朗西斯和林齐鸣两个人倒是挺像的吗,使劲儿互黑,尽力往对方身上泼脏水啊,不过也看得出来,他们对你都挺重视的。

    我苦笑,说那我们到底去不去菲律宾啊?

    屈胖三伸了一个懒腰,说看看吧,我睡眠不足,再睡一会儿……

    这家伙居然又跑到床上睡了去。

    我无奈,只有去陪李家湖说说话,随后又将从天山神池宫得来的洗髓小还金丹给了他一颗,让他补充元气。

    而到了傍晚,我们终于做了到底要不要去菲律宾的决定。

    不去。

    因为从林齐鸣那里传来消息,茅山出事了。

    <b>说:<b>

    血族大帝是外号,不是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