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兰德再现
    戴安娜王妃是威尔士亲王查尔斯的第一任妻子,也是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的亲生母亲,她于1981年7月29日与查尔斯亲王结婚,1996年8月28日解除婚约,1997年因车祸死于法国巴黎。

    王妃与亲王之间的婚姻并不幸福,秉承着欧洲皇室的传统,大家都是各玩各的,据说王妃前后有过七位情人。

    最后一位叫做多迪费伊德,是个贵公子,与王妃乘坐汽车时发生意外,一同离世。

    一开始车祸的认定原因,是因为受到狗仔队的追逐,为了摆脱跟踪,所以突然加速,最终发生了车祸。然而随后消息纷纷,有人传言是爱尔兰共和军所为,又有人指出其中五名狗仔队是受到了英国秘密社会,著名的兄弟会“共济会”的指派,还有人提出戴安娜已怀有身孕,为避免未来国王威廉有个异父兄弟,王室遂指派间谍机构军情五处和六处下了毒手……

    传言纷纷,还有一个说法,那就是戴安娜王妃仍然还活着,因为那次车祸,是在事发之后的四个小时之后方才公布的消息,足够隐瞒真相和改头换面了。

    戴安娜王妃之死,是二十世纪的重要谜团,我小时候也听过一些,没想到这会儿林齐鸣居然说出了这么一个秘密来。

    我有些惊讶,说是真的么?

    林齐鸣摇头,说我们在欧洲的力量不强,所以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并不知晓,但血友会的确存在,而且领导人的确也是一个女人,外号叫做王妃。

    我说看起来这个血友会很强啊,屈胖三说那个叫做克拉克的家伙,拥有血族大公的实力。

    林齐鸣听到,忍不住看向了屈胖三,说哦,屈小哥还见过血族大公?

    屈胖三那家伙嘿嘿一笑,说见过一些,嘿嘿,嘿嘿……

    他向来都不正经,说话骄狂,林齐鸣认真看了他一样,也不再多言,然后说道:“欧洲的形势混乱,被称之为血族大帝的威尔冈格罗,与他的新冈格罗算是一枝独秀,不过最近烽烟四处,却正是这个血友会在其中挑头,据说血友会有兄弟会的背景;当然,具体情况,还得慢慢查……”

    我问那个克拉克爵士很厉害,在欧洲一带,应该是很有名的才对吧?

    林齐鸣笑了,说不错,克拉克全名叫做韦恩克拉克,他曾经是著名的欧洲史学家和生物学家,在医学研究上有着深厚造诣,甚至还曾经获得过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提名资格,被邀请去过斯德哥尔摩,并且被英国王室册封为爵士,不过一直没有人知道他血族的身份,而他在戴安娜王妃死去的两个月之后,便突然间失踪了,再无消息。

    我有些诧异,说你确定是那个人?

    林齐鸣笑了笑,说能够合乎要求的人不多,这里也只是一部分的猜测而已,至于到底真实的情况怎么样,谁知道?

    他虽然这么说,但瞧见他笃定的样子,我便知道应该是差得不多。

    随即我又问道:“外逃的直升机找到没有?”

    林齐鸣说找到了,不过里面的人早已不见,也不能够确定里面到底是些什么人……

    我叹了一口气,说可惜。

    林齐鸣笑了,说港岛属于自治,我们在这里,也只是相当于帮忙,并不能够完全操控局面,所以能够有这样的结果,已经算是十分不错了。

    我一惊,说照你这么说,那抓到的那帮人该怎么办,难道由港岛这边处理他们?

    若是如此,只怕许鸣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啊?

    想想当年的世纪贼王张子强,抢劫杀人,无恶不作,甚至还绑架过李嘉诚的长子李泽钜和第二富豪郭炳湘,而即便如此,却还是因为证据不足而逍遥法外,要不是后来在大陆犯案,给抓获之后,一枪崩了脑袋,说不定现在还在港岛混得风生水起呢。

    林齐鸣明白我的担忧,笑了笑,说没事的,这帮人将会作为邪灵余案处理,并不会在港岛停留太久,直接引渡回大陆去。

    我说那些孩子也是?

    林齐鸣说对。

    我有些怀疑,说会不会有麻烦?

    他说麻烦肯定是有的,不过今天在孤儿院地下基地里面发生的事情,也足以让这边的高层为之震惊,这可不是他们能够掌控的局面,最好的结果,肯定是移交给我们了。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又问道:“那些孩子,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林齐鸣不答反问,说你觉得呢?

    我思索了一下,然后小心地说道:“虽然有的人被洗了脑,但并没有犯下错事,我觉得还是有教育的可能,但是有的人手上已经满是鲜血了,如果再引申什么未成年保护的条例,岂不是给他们合法的杀人庇护?这事儿得好好处理,不能一刀切才行……”

    林齐鸣笑了,说你放心,这件事情呢,我已经跟上面通报了,总局对此十分重视,会派专门的队伍过来接收,那些该接受惩罚,那些可以再教育,都会有专家进行跟踪和负责的。

    我说如果那些孩子没事了,将会怎么处理?

    林齐鸣有点儿严肃起来,沉思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上面暂时还没有一个说法,不过我的想法呢,是这些孩子很特殊,毕竟心里都受过创伤,一时半会儿回归不到正常社会,所以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过渡,一部分人在心理测试过关之后,可以回归正常社会,而另外一部分人,我们部门有专门的培训学校,可以直接转到那边去……”

    听到林齐鸣的回答,我这才想起来,这帮孩子里面,有许多都是许鸣从各个收罗而来,并且拥有修行资质的人,并且也已经有了一定的修行基础。

    这些对于社会来说,是拥有一定危害潜能的孩子,但是对于宗教局这样的特殊机构来说,其实一块美味的肥肉。

    如果他们能够接受改造的话,必将又是一批新血。

    至于思想……

    还有什么组织,能够比我党更加擅长思想改造呢?

    我觉得除了苏联,基本上没有竞争对手了。

    不过如此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归属,我稍微放了一点儿心,然后跟林齐鸣谈起了ben仔光的事情来。

    听到我谈起这个,林齐鸣皱了一下眉头,说你对这个ben仔光了解多少?

    我说算不上了解,不过我觉得如果想要打击许鸣在港岛的势力,以毒攻毒、内部分化是一个不错的办法,现如今许鸣的危害,远远比任何人都大,他才是主要的矛盾,至于别的,我觉得可以适当放下……

    林齐鸣是个很谨慎的人,并没有立刻回答我,而是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这件事情,我需要调查之后再做结论,不过有一点请你放心,李致远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为所欲为了。”

    他没有立刻答应,我也并不意外。

    我并不认为因为之前的出手帮助、并肩而战,林齐鸣就会对我所有的要求百依百顺,如果是这样,我反而会感到害怕。

    因为那一看就知道是在敷衍我。

    而他这般的说法,才是一个上位者最正常的反应。

    吃过了饭,林齐鸣还有许多事情要忙,他问我们准备去哪里,我告诉他,说我会在雪瑞家里落脚,有什么事情,直接找雪瑞就行。

    林齐鸣说好,保持联系。

    他知道因为陆左的关系,我和屈胖三对外人有些戒备,所以也没有穷根问底,说太多不必要的话语。

    随后林齐鸣派人开车,送我们回到了李公馆。

    我们与雪瑞碰过了面,稍微问了两句关于她母亲的丧事之后,又去看望了一下李家湖。

    经过一天多时间的调养,李家湖再没有昨天那摇摇欲坠、行将枯木的颓废,虽然还是躺在床上起不来,但明显有了许多精神,话语也流利了许多。

    他知道我们从昨夜一直到今天都在找许鸣麻烦,兴致勃勃地问起。

    我们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跟他说起,李家湖有些兴奋,说既然如此,那扑街仔应该是败走麦城了。

    我说可惜没有能够抓住他,给你报仇。

    李家湖经过此劫,颇有一些大彻大悟的感觉,叹了一口气,说是非天定,他只不过是命不该绝而已,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再这般作恶,总会有倒下的那一天……

    与李家湖聊过话之后,我又打了一个电话给ben仔光,询问他的处境。

    ben仔光告诉我,说他已经将自己这边打理好了,并且以雷霆之势,清除了许鸣安插进来的许多人手。

    说起来还得感谢我,昨天追杀的过程中,我斩杀的好些个难缠的家伙,正是许鸣的耳目,正是这些家伙被除去了,使得再也没有拦住他的人。

    我将雪瑞说的事情跟ben仔光聊起,他听到之后,十分激动,说明天就送小香过来。

    简单聊了几句之后,我挂了电话。

    ben仔光是个聪明人,知道后面的事情该怎么做,用不着我多唠叨。

    挂了电话,我和屈胖三回房休息。

    连番拼杀,十分疲惫,我一觉睡到天亮,清晨有菲佣过来敲门,说有人要过来拜访我们。

    我问是谁。

    菲佣说对方递了名片,叫做兰德社会调查慈善基金会……

    <b>说:<b>

    爪牙密布&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