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尘埃落定
    被劫持的孩子们被成功解救,除了少数几个人被流弹打伤之外,大部分人都昏迷躺倒在了地上去。

    林齐鸣和东南局精锐使用的烟雾弹让我印象深刻,倘若没有这东西,只怕这一次行动很有可能会造成许多的人质死去,而正因为如此,使得我对于宗教局产生了深深的敬畏和防备之心来。

    这样的手段,倘若是针对我的话……

    防不胜防。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而已,现如今我与林齐鸣正处于蜜月期,他再怎么样,都不会对付我的。

    随后我与林齐鸣一起,携手将这个络腮胡八哥给擒住了去。

    等到处理完了现场,我方才得知,这个被人称之为八哥的家伙,曾经是邪灵教下属的鱼头帮副帮主,是一个顶厉害的家伙,在真理全能教里面的地位颇高,虽然不是许鸣最倚重的十八罗汉,但也是他竖立起来的一杆大旗,在曾经的邪灵教旧部里面,颇有威望。

    消失不见的一众警察又返回了来,然后开始搜索整个训练场,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才开始救助这些地上昏迷的孩子。

    林齐鸣得到我的提醒,特意跟港方的官员谈了一下,让他们知道,这些孩子并不是那么单纯。

    他们有一部分人已经被完全洗了脑,具有难以想象的破坏力。

    所以在没有鉴别之前,不能够放任他们获得自由。

    我和屈胖三在旁边帮忙,将几个记忆比较深、被赋予监察职责的大孩子给挑出来。

    忙完这些,林齐鸣找到了我们,说你们说,负四楼里面,有血族的实验室?

    我说对。

    林齐鸣说负四楼给堵死了,一时半会儿进不去,不过你觉得他们有没有别的出口?

    我说狡兔三窟,这事儿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血族跟普通人又有很大的不同,那就是他们见不得阳光,也就是说,我们有一整天的时间处理这帮家伙;当然,你们也得在外围做好布置,免得让人给逃走了。

    林齐鸣十分认同,说对,这帮家伙都是十恶不赦的人,随便一个流落出去,都会造成巨大的破坏力。

    说罢,他带着我和屈胖三来到了楼梯口那边来。

    电梯已经被停住了,而楼道这边也给砸塌了,显然在意识到暴露了之后,对方的应对办法有两个,一就是试图利用故有的关系打点,尽量将这件事情给隐瞒下来,再有一个,就是将地下基地给堵上,让人进入不得。

    不过对方却并没有想到,因为林齐鸣的介入,使得事情变得不再可控。

    但他们到底还是将负四层给堵住了。

    林齐鸣带着我过来,看了我一眼。

    我明白他的意思,这边被弄垮塌的结构,一时半会儿清理不了,所以他想要让我先进去查探一下里面的情况。

    我没有推辞,准备进入,没想到他居然伸出了手来,说要与我一同进去。

    这是个实干派。

    随后,我与林齐鸣,还有屈胖三再一次来到了负四层,不过与之前相比,这儿已经变得一片杂乱,到处都是死人和血肉,宛如人间地狱一般。

    路上一个活人都没有瞧见,而等我们来到了实验室前的空地时,我方才发现这儿有一个巨大的坑。

    而坑的旁边,满满的都是尸体。

    有人的,也有之前追杀我们的那些血族造物,原本凶悍无比的它们,此刻都成了一团烂肉,再无声息。

    瞧见这诡异无比的场面,林齐鸣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说这些是怎么弄的?

    他看向了我,而我则看向了屈胖三。

    那家伙诡异一笑,指着大坑底部的一大堆晶体粉末,说我之前都跟你说了啊,这玩意的能量,超乎你的想象……

    他装波伊、卖关子,我没办法,只有跟林齐鸣解释了一番。书阅ぁ屋

    听到了我的解释,林齐鸣深深地看了屈胖三一眼,却并不说话。

    负四层的情况有点儿超出想象,我们不再等待,而是伺机往里面行走,发现里面的实验室也是乱七八糟,生机全无。

    我瞧见到处都是死尸的场景,一边感慨那眼珠子的威力,一边忍不住问道:“你觉得这玩意能不能炸死那个叫做克拉克爵士的家伙?”

    屈胖三摇头,说怎么可能?

    他这般说,我顿时又多了几分戒备,本来收起来的长剑,此刻又拔了出来。

    继续往里面走,灯光再无,里面一片空旷的阴森,时不时从角落里传来古怪的动静,然后袭击发生了,都是之前那一场爆炸之后的幸存者,有的是血族造物,有的则是真正的血族。

    但这些袭击无论是对于我和屈胖三,还是林齐鸣,都不是什么需要头疼的事情。

    很快,我们将整个实验室都给搜了一遍,并且将试图袭击我们的那些怪物全部都给斩杀了去,一个都不留。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些都是只知道杀戮的死物,除了斩杀,别无他途。

    而随后有人将通道口的碎石给炸开了去,弄了一个可供两人通行的通道出来,源源不断的人员涌入其中,开始对这个地下基地进行全面的搜查。

    可是一直都没有搜到负五层的入口。

    到了中午的时候,我和屈胖三就已经不再在地下基地等待了,而是出到了外面来。

    在孤儿院外,雪瑞赶了过来。

    她是在处理母亲后事的忙碌之中抽空赶来的,跟我们聊了一会儿,告诉我们,说她通过家里面的老关系联络了一下,听说许鸣已经离开了港岛。

    就在今天早上的时候。

    我问去了哪里,她告诉我,说去了菲律宾。

    听到这话儿,我没有再多说什么,许鸣这家伙的嗅觉还真的是强大,居然能够在第一时间感知到危险,并且忍耐住拿下我和屈胖三的想法,抽身离开。

    这个家伙,是个成大器的料子。

    不过你既然走了,那就别怪我借了林齐鸣的势,把你这几年的努力给毁于一旦了去。

    他最大的心血,也就是这个孤儿院现如今已经毁去;商业上,受到此案牵连,想必一众产业和基金会都会被接管;至于黑道上……我回头跟林齐鸣谈一谈,看看能不能利用ben仔光来压制住许鸣在帮会里面留下的力量。

    毕竟比起其他人来说,ben仔光跟我们好歹也算是有一段并肩而战的情谊。

    虽然他是秦魔的弟子,但跟许鸣也是有着巨大仇恨。

    这就足够了。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问道:“雪瑞,你对于血族,可有了解?”

    雪瑞一愣,说你问这个干嘛?

    我把ben仔光的干女儿小香此刻的情况跟她说起,雪瑞有些惊讶,说他们真的说了“该隐的祝福”?

    我点头,说对,怎么,你知道这东西是什么吗?

    雪瑞一脸严肃,说对,我知道“该隐的祝福”,是一种能够破除神对于这个种族的诅咒,让血族可以行走于阳光之下的药剂,当初发明这种药剂的人叫做威尔冈格罗,他跟你堂兄陆左是很好的朋友,当初落难于中国,还曾经在我们合办的事务所里面待过一段时间,而现如今的他,在欧洲,已经被人称之为血族大帝了……

    我说也就是说,这玩意很牛?

    雪瑞说岂止是牛?可以说,全天下的血族,所有人对这东西都有着说不出来的狂热,每一个人都希望得到该隐的眷顾我说为什么许鸣会弄这么一个实验室在这里,原来是为了这个……

    我说既然如此,那回头你帮我看一看那个女孩子,好么?

    既然想要拉拢ben仔光来对付许鸣在港岛帮会留下的力量,就得给他示好,所以我决定介入此事。

    听到这话,雪瑞点头,说好,我看看,如果不行,回头我也可以联系威尔过来帮忙。

    雪瑞过来,看过了情况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她母亲的丧事千头万绪,父亲又病重,不能出面,所有许多的事情都压在了他的肩膀上。

    现如今既然许鸣已然倒了台,接下来的事情,她就没有太多的关心。

    我们则留了下来,参与了随后的大范围追捕活动中,在孤儿院外围的山区,又抓获了不少的真理全能教成员。

    当然,要想一网打尽,这事儿并不现实。

    不过现如今的情形,已经最大的打击到了许鸣构建起来的势力,让他实力大损。

    到了傍晚时分,终于算是收工了,因为一切事宜都由港岛方面的人员出面,林齐鸣倒是偷得浮生半日闲,找打了我和屈胖三,邀我们一同吃晚饭。

    说是如此,晚饭其实很简单,林齐鸣随后跟我介绍了一下他身边的这些东南局精英,算是让我们混了个脸熟。

    这帮人一开始对我的印象并不佳,不过到了现在,却都是心服口服。

    有本事的人,到了哪里都是受人尊敬的。

    席间林齐鸣谈到了那个叫做克拉克爵士的家伙,国内已经发了回馈过来,所以知道,这个人并非是血族十三氏族的人,而是属于一个很秘密的组织,叫做血友会。

    而那血友会宣扬的领导,居然是英国皇室已故的皇妃戴安娜。

    <b>说:<b>

    &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