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八章 拦路饿虎
    我们的脚下开始剧烈颤抖了起来,天摇地晃的,仿佛地震了一般。

    我胆战心惊地问屈胖三,说你干了什么?

    屈胖三笑了,说那眼珠子里面蕴含了破开空间的力量,即便是对方在孤儿院布置了重重法阵,但它却能够撕裂开来,这就是我们能够离开的原因;而既然是撕裂,必然会有很恐怖的副作用,现在就是如此……

    我想起了孤儿院的地下基地,说如果是这样,会不会殃及无辜?

    诚然,许鸣的这帮手下,从那些教官到实验室的一大帮人,每一个都是罪大恶极,不可饶恕,但是一二三层的人里,还是有许多无辜的小孩儿,这些人并没有被许鸣的人洗脑,他们也没有做任何恶事。

    他们不该死。

    屈胖三似乎明白我的想法,笑了笑,说你放心,那眼结石爆开的能量,只能够冲击到第四层的人,并不会改变整个地下基地的结构,所以上面的人,是不会受到影响的。

    听到这话儿,我方才心安,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处于昏迷之中的小女孩小香突然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我回过头去,瞧见她露在净化服外面的脸,居然开始冒出了腾腾黑烟来。

    她痛苦无比,脸上的肌肉扭曲,变得有几分狰狞。

    甚至血肉模糊起来。

    啊?

    抱着她的ben仔光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赶忙将她的脸给捂住了去。

    做完这些,小香方才没有再痛苦的呻吟,而ben仔光的脸上则露出了绝望的表情来,对我们说道:“她,她难道给那帮畜生变成了吸血鬼?”

    我心中想着大概是这样的,不过却并不说出来,而是安慰道:“也许是别的原因,他们不是说小香是制作什么该隐的祝福的关键人物么,对于这个,我们都不懂,需要找知道的人了解一下才行……”

    ben仔光听到,松了一口气,将信将疑,然后说道:“我们逃吧?”

    我没有说话,而屈胖三则皱着眉头,望着那些从孤儿院里往外涌出来的人群,低声说道:“我们舍弃了击杀许鸣的机会,就是想要救出这些人,倘若是又给他们隐瞒了去,那我们岂不是白来了一趟?”

    ben仔光说那怎么办,许鸣在港岛这儿势力那么大,很快就会找过来的。

    听到这话儿,我笑了,说许鸣这些年的确是做了一些事情,也有足够骄傲的资本,但是只要港岛还属于中国,还是我们国家的特别行政区,就得接受中央政府的指导,他就不可能一手遮天。

    说罢,我扯下了身上的净化服,施展了地遁术,几个起伏,便瞧见一帮远远赶过来看热闹的村民。

    孤儿院虽然地处偏僻,但是在港岛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自然到处都有人,而赶过来的这些围观群众差不多都是元朗附近的村民,我迎上去,掏出了一百块钱的港币,然后找到一个人,说需要打一个电话。

    我特意说是本港内的电话。

    这是一笔不错的交易,那人同意了,递给了我,而我则拨通了雪瑞的号码。

    很快,雪瑞接通了电话,我立刻将此刻的事情跟她简单谈起,问她,或者她父亲是否跟港岛这边的警务处有关系,能不能立刻派人过来支援。

    如果不行,那就直接报警。

    总之不能够让这帮人那么轻易地就逃离此处去。

    雪瑞在电话那头稍微思索了一番,然后对我说她有一个办法,让我们在那里看着,她现在立刻去联系。

    打过了电话,我删掉记录,交回手机,然后又摸了回来。

    屈胖三问我怎么样,我把雪瑞的回答告诉了他。

    ben仔光还是有一些焦急,想要赶紧逃离,毕竟小香此刻的样子看起来并不乐观。

    屈胖三想了一下,说那行吧,你先走。

    啊?

    ben仔光愣了一下,说什么意思?

    屈胖三说你的任务结束了,我答应过你,做完了事,就会放过你,不过拿张名片给我们,回头我们保持联系。

    ben仔光脸色有些阴郁,说你们就不怕我回头就过来找你们麻烦?

    屈胖三笑了,说你交了投名状,许鸣那个家伙就算是再大度,也不可能容得下你的,所以只有尽全力对付许鸣,才是你活下来的生机对了,你别担心什么子午断肠蛊,陆言喂你的那颗,是大补的丹药……

    ben仔光也笑了,说我知道的,要不然怎么可能这般给你们卖命?

    得,都是聪明人。

    ben仔光还有一大堆的事情需要去处理,也没有再假惺惺地留下来跟我们扯淡,朝着我们抱拳行礼,说我先走了,回头再联系。

    我们挥了挥手,便将这个好不容易抓来的家伙给放走了去。

    ben仔光离开,我们却还是在孤儿院附近的角落里缩着。

    之所以不走,是因为不想让这帮人转移了去。

    另外我们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如果许鸣出现了,那我们就什么也不管,冲上去将他料理了再说。

    如此等了差不多十分钟,孤儿院的铁门突然打开,从里面开出了一辆辆的大型货车来。

    这些货车的货箱都封得严严实实,根本瞧不见里面到底是什么。

    来了。

    我和屈胖三互相看了一眼,知道这帮家伙终于搞定了里面的动乱,知道这儿肯定是暴露了,不能久留,所以就准备转移了。

    只不过……

    有我和屈胖三在,哪里能够让这帮家伙如此轻松地逃脱升天?

    我们可不是白混的……

    屈胖三看向了我,说该你登场了。

    我没有犹豫,一个箭步就冲到了孤儿院往下的盘山路前,这儿是山上往下的唯一路径,只要毁了这里,对方一时半会儿,就离开不了。

    我单手举天,然后开始闭上了眼睛。

    我的意识在往地底飞速沉去,几秒钟之后,我感知到了那地煞的力量,随后密语激发,我将那力量给彻底的释放了出来。

    地煞陷阵。

    轰隆隆……

    一声惊雷从地下响起,紧接着山体再一次的摇晃,剧烈抖动,那山路一下子就断开了,周遭的山体滑落,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口去。

    地煞还在迅速蔓延,然而我却凭着意志硬生生地将其抑制住了。

    破坏仅仅限于道路附近。

    而即便如此,整条山路也断得乱七八糟,到处都是深沟险壑,别说行车,就算是走,估计上上下下,不断折腾。

    弄完这些,我感觉到一阵精疲力竭,爬到了另外一边来,不断地喘气。

    屈胖三过来找我,拍着我的肩膀,说好样的,那帮家伙没有路走了,如果是爬山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走得脱反正带不走人了。

    我喘着气,突然间一个念头像闪电一样划过脑海。

    我忍不住全身发寒,低声说道:“你说,他们如果带不走那些小孩,会不会……”

    我没有说出来,而是将手往脖子处抹了一下。

    屈胖三一愣,犹豫了一下,说他们应该不会这么残忍吧?

    我说怎么不可能,你刚才又不是没有瞧见那实验室,多少无辜之人在里面惨死?他们有什么下不得手的?

    想到我们虽然揭露了许鸣的老底,但这些孤儿若是因此而被许鸣的手下灭了口,我内心就忍不住一阵愧疚,而屈胖三则说道:“你放心,他舍不得的,这些人不知道耗费了许鸣多少的人力物力,他这几年最重视的就是这个,不可能自掘坟墓的……”

    话是这般说,不过他还是站了起来,说你在这里稍微休息一下,我过去看看,如果他们真的狠下心来,大人我豁出一条命,也要跟那帮狗日的拼了。

    地煞陷阵太耗费精力了,特别是我并不是任其发展,而是有意识地控制了一下,更是疲惫不堪。

    我之前在地下基地里就是酣战数场,此刻也是不能再战,于是让屈胖三去,而我则躲在沟壑之中休息。

    屈胖三离开没多久,我瞧见那孤儿院里,突然有一架直升飞机起来,朝着远处飞去。

    瞧见那一架民用直升机,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

    那里面,一定坐着大人物。

    不是许鸣,就是那个叫做克拉克的爵士,也就是屈胖三口中拥有公爵实力的骷髅脸。

    如果我手中有一根毒刺导弹,我一定毫不犹豫地将它给打下来。

    然而此刻我的手中别说毒刺,就连一把小手枪都没有。

    所以我只有眼睁睁地看着它越飞越远。

    不过即便是知道里面坐着许鸣,而我们却与他擦肩而过,但我却并不后悔。

    许鸣只有一条命,而这孤儿院里,却有几百急需拯救的孤儿。

    这些人的性命,在我看来,每一条,都比许鸣来得重要。

    如果又过了一会儿,却是又有一辆直升飞机朝着这边飞了过来,不过我打量了一下,发现却是港岛官方的。

    雪瑞找的援兵来了。

    我松了一口气,又过了一会儿,当我感觉精力恢复了一些的时候,站起来,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却带着一个让我有些意外的人找了过来。

    我有些发愣,他怎么会在这里?

    <b>说:<b>

    之所以不在内部用那地煞陷阵,是因为怕殃及池鱼,伤害无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