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七章 远古巫族的力量
    实验室里面的这帮人穿着净化服的时候,表面上看起来跟电影里面实验室的工作人员一般,几乎无二,然而当撕下了身上的净化服,露出了嘴里两颗獠牙来时,一脸惨白,黑眼圈,红眼睛,凶光四射,那简直就是野兽一般凶猛。

    我知道这儿是敌人的老窝,这样的场面终究会来临,而既然救人是我们共同的选择,那就没有什么可后悔的。

    我握紧了手中长剑,开始护着受伤又背着人的ben仔光,朝着出口那儿狂奔而去。

    靠近走廊这儿的几个家伙离我们最近,他们刚才的时候,几个人捧着文件,似乎在那里讨论着,当里面的狂啸声传来之后,他们几乎是第一时间撕下了身上的衣服,朝着我们这边猛冲,最前面的一个,已经将爪子伸向了ben仔光的身上来。

    唰!

    我猛然一剑斩去,斩在了对方的手腕上,结果感觉斩在了精钢之上一般,居然还有反弹之力。

    怎么回事?

    我心中震撼,感觉这个家伙和之前我遇到的血族似乎有着很大的不同,却见到那家伙狂吼一声,然后一个纵身扑倒了我的身上来。

    我手腕一转,转劈为刺。

    噗……

    这回倒是刺穿了对方胸口去,一大截的剑刃出现在了对方的后背去,然而那家伙的力量却将我给带到了地上去。

    “砰”的一声响,我感觉五脏六腑都给震了出来,随后那家伙的嘴巴已经凑到了我的脖子上来。

    啊……

    我大叫一声,用脑门直接朝着对方撞了过去,仿佛撞到了墙壁一般,头疼欲裂,不过对方却也迟缓了行动,就在这个时候,屈胖三回过头来,猛然一脚,踢在了那家伙的脑袋上。

    他就好像是踢足球一般,直接将脑袋给踢炸了去,喷得我一脸粘稠的血液。

    这血液如油浆,散发着一股恶臭,而屈胖三也感觉到了对方的坚硬,抱着脚大叫道:“哎呀我擦,这家伙的骨头里面是灌了铁水呢,怎么这么硬?”

    尽管知道屈胖三这是为了救我,但是我还是给那一头一脸的血浆恶心到了,忍不住干呕了两声。

    然而等我爬起来的时候,前面起码围了超过三十多人。

    这里面有的是血族,也有的则是修行者。

    但是有的并不是,而是穿着白大褂的普通研究人员。

    现场乱成一团,有人在说英文,有人在说粤语,也有的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听得我一阵头疼,屈胖三一把拉着我,说陆言,开路,开路……

    我给屈胖三一拉扯,终于听到了一句话:“……一级警备状态,这不是演习,立刻进入一级警备状态!”

    大厅里突然间就亮起了无数闪烁的警报红灯来,刺耳的警铃充斥在了整个房间里。

    我深吸一口气,腹部里全部都是血腥味,看着前方密密麻麻的人群,怒吼一声,给自己鼓足勇气,然后杀将上千。

    啊……

    破败王者之剑在此时此刻,被贯注了无数劲气的剑身之上先是金光辉煌,随后又有蓝紫色的电芒浮现其中,被我猛然撞进了人群离去。

    我这边凶猛无比,然而对方却并非没有悍勇之人。

    事实上,这帮人比我们更加疯狂。

    我向前冲的时候,从四面八方飞扑来人,这些家伙就像猎豹一般的姿势,朝着我扑来,我挥舞着手中的长剑,猛然劈开,一剑又一剑。

    这些家伙里面,有的身子如同刚才的那个一般,坚如精钢,而有的却很明显差上一些。

    总之对方的实力良莠不齐,使得我虽然身陷重围,却并没有说是处处受敌。

    几秒钟之后,我的前后左右,全部都是人影。

    以及狰狞的面目,和尖锐的獠牙。

    战斗。

    一开始的时候,我的心情无比忐忑,感觉自己就像是要快死了一样,然而当真正与敌人交手的时候,我却突然之间放松了起来。

    既然握紧了手中的剑,是死是生,又有什么遗憾呢?

    全力出手吧……

    我深吸一口气,脑中开始不断回荡起了一剑神王的两种人生来,而这些记忆不断叠加,却带给了我一种说不出来的自信。

    战斗其实并不复杂,挥剑、收剑、走位、观察,再挥剑。

    一直战斗到倒下。

    酣战……

    几分钟之后,我感觉周遭的人为之一空,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我又感觉到前方的压力陡然间增强了许多来。

    我抬头望去,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左边的另外一个大房间里,居然冲出了密密麻麻上百人来。

    我实在是没有想到过,这个实验室里,居然有这么多的人。

    随后我发现,这些并不是人。

    他们与之前的那些家伙想必,双目之中毫无神色,眼神直勾勾的,就好像是某种没有脑子的动物一样。

    食尸鬼。

    这些应该就是被血族咬过,却没有得到初拥洗礼的人吧?

    这些人里面有大人,但更多的是少年,也就是小孩。

    可以知道,那些在训练中被淘汰的孩子,他们最终成为了这个实验室里血族的食物……

    而此刻,它们又变成了炮灰。

    有一个孩子明显要比它的同类要快得多,猛然一跃身,竟然跳到了我的跟前来。

    我瞧见对方那稚嫩的脸庞,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失神,结果给近了身,随即它抓着我的胳膊,张口就要咬下去。

    这时屈胖三不知道从哪儿钻了过来,一尺子过去,将它给拍飞。

    此刻的他也是满身鲜血,抬起头来,对我说道:“别心软,否则下一个死的,就是你自己了……”

    我们离出口并不算远,这帮食尸鬼是唯一阻碍到我们的东西。

    我一咬牙,挥起了手中长剑,准备再一次动手。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间听到了一声恐怖的炸响,这声音让我忍不住回头望去,却见有一个身高两米的黑人,他拿着一把与自己差不多长度的大锤子,朝着中庭那儿的金鱼缸猛然砸了下去。

    哐啷……

    他砸了三下,一下比一下用力,第三下的时候,哐啷一声响,玻璃缸碎裂开来,里面的血浆飞涌而出,而里面的那些人还有兽类,都随之而出。

    这些东西落到了地上,有的一动不动,而有的却缓慢地爬了起来。

    它们与之前的样子相比,明显变了模样皮肉脱落,浮现出金属颜色,毛发茂盛,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另外的一种生物。

    一种怪物。

    就在此时,不知道哪儿竟然传来了幽幽的苏格兰风笛声,这风笛声并不悠扬,反而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诡异。

    而那些东西就好像受到了指引一般,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射到了我们的身上来。

    这感觉,比之前的还要酸爽。

    当瞧见那些怪物如潮水一般倾泻而来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许鸣为什么有成立新邪灵教、甚至还打算踢开秦魔自己干的勇气。

    这还是没有完成,如果真的给他招兵买马、养精蓄锐成功了,或许他顶尖的实力算不得什么,但是造成的破坏力,或许会更加恐怖。

    而走到了这里,我也知道不拼命不行了。

    我咬着牙,与屈胖三并肩一处,两人朝着外面奋力而冲,我手中长剑迸发出了最为激烈的金光,所过之处,全部都是一剑两段。

    很快,我们终于冲到了这边的门口,而这里居然给人堵在了那里。

    不过这个却难不倒屈胖三,那家伙口中念了一句咒语,然后量天尺陡然之间增大数十倍,朝前猛然一捅,全部崩溃了去。

    冲过一片废墟和血浆之地,我们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也就是实验室门口这儿。

    里面的动静忒大,外面已经围了许多的人过来,这些人都是许鸣从各地招募过来的精锐人员,有的是邪灵教的余孽分子,有的则是他重金聘请而来的,而不管是什么来路,他们都是这所孤儿院的骨干。

    我们杀出重围来的时候,浑身都是鲜血,而这个时候,我已经听到了响彻九幽的怒吼。

    那位叫做克拉克爵士的骷髅脸,他已经脱困了。

    这家伙带着他实验室的怪物大军,正朝着这边冲了过来,而在对面的方向,那些许鸣的手下则在虎视眈眈。

    他们或许不知道此刻到底是什么情况,但却知道我们闯入者的身份……

    前有狼,后有虎。

    怎么办?

    我的心中生出几分绝望,然而屈胖三却突然笑了起来,他看着前方一排黑洞洞的枪口,口中突然念叨了一句话来,含含糊糊,我听不清楚,但最后的一句话却听到了:“古老的远古遗族,请用你洞彻三生的力量,给我们找寻出路吧……”

    随后,他一把抓住了我,另外一只手却抓住了ben仔光,对我大声说道:“走,地遁术!”

    我一愣,有些不能理解,说这儿都是法阵,到处束缚,怎么走?

    屈胖三却指着前方一闪即逝的白光,大声吼道:“走,趁现在!”

    我不敢犹豫,往前一跨,地遁术施展。

    飕……

    当下天旋地转,下一秒,我们出现在了地面之上。

    此刻头顶的朝阳正烈。

    而脚下……

    轰!

    <b>说:<b>

    强行破开空间之力&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