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四章 故人女儿
    ben仔光的话说得没错,以暴制暴有的时候是一件省事省力的事情,但并不适合现在。

    这些施加暴力的载体,在此之前,他们也是这家孤儿院的受害者。

    我若是上前去,大杀特杀,跟许鸣又有什么不同?

    明白了这一点,我强行压制住自己内心之中的怒意,与ben仔光一起,继续往下走去。

    屈胖三的脸色有一些阴沉。

    来到了地下负二层,这儿比上面的防范似乎更加严格,守在门口这儿的警卫十分警惕,不但如此,一路上还瞧见好几个监控器。

    看得出来,许鸣对于这儿的关注度很高,所以才会时时刻刻希望能够掌握这里的情形。

    这个时候,ben仔光就没有了办法,他告诉我,说需要找人过来问一问了。

    对于这事儿,我倒是不反对。

    事实上,我亟需找人过来,出一口恶气了,所以同意了这个说法,随后我们将目标放在了守在门口这儿的那两个守卫那里。

    我与ben仔光商量,我一个,他一个。

    对于这个,ben仔光没有什么拒绝的,事实上他也晓得,我这是让他拿出投名状。

    两人商量妥当之后,开始行动了,过程倒是挺简单的,上前过去,一左一右,勒住脖子,捂住嘴巴,然后拖到了角落里去就行了。

    当然,说得是简单,不过这守卫都不是普通人,反抗自然也是有的。

    不过这点儿反抗在我面前,根本算不得什么,而ben仔光虽然被我们弄得狼狈不堪,但他到底还是和记的黑老大之一,又是邪灵教十二魔星之一秦魔的徒弟,自然是有其过人之处的,而狠辣的地方,更是让人汗颜。

    我们将人拖到了角落,然后有ben仔光发问。

    他问的问题很刁钻,首先问了一下地下基地的结构,然后又问起了监控室的地点,最后问起了许鸣的住处。

    他问的那个人显然是许鸣的死忠,一放开他的嘴巴,没有答话,反而是张口大喊了起来。书阅ぁ屋

    ben仔光的处理办法也很果断,直接一扳,将那人的脖子给拧断了去。

    他的狠辣果决让我都为之诧异,然而是他习以为常,嘴里嘀咕了一声脏话,然后又找到了被我控制的那个守卫跟前来。

    他重复了刚才的三个问题,然后沉声说道:“我知道你们对许鸣忠心耿耿,但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我是ben仔光,想来你们应该听过,我师父是秦魔秦鲁海,港岛鸿庐的扛把子,这个你也知道,现如今许鸣欺师灭祖,我代表我师父要找回场子来你若回答,我放你一条性命,日后可以跟我;若不回答,跟那蠢货一起上路,我另外再找人……”

    这话儿说得那人一阵哆嗦,而当我放开了手掌之后,他却也是没有再乱叫。

    守卫回答了他提的三个问题。

    这个地下基地总共有五层,第一层是最基本的孩子训练营,在这里他们将受到最基本的体能和军事训练,优胜劣汰,选出能够被挑选的苗子出来。

    第二层是杀手训练营,这儿是那些没有修行资质、但意志足够坚定的孩子,他们将在这里接受最为残酷的训练,其中包括枪械训练。

    在东北角的靶场,还有许多现代枪械训练。

    至于炸药、火箭弹之类的,这个都移到了东南亚的无名小岛上去了。

    第三层是死士训练营,所有拥有修行者资质的孩子,经过层层选拔之后,将会在这里得到最适合自己的修行教育,当然,洗脑也是必不可少的,而这些人,是许鸣最为看重的,他将大量的时间都投入了这里。

    第四层是教官的生活区,以及一个神秘的实验区,一部分孩子将会送到这里来,供许鸣重金聘请的科学家进行试验。

    这些科学家里面,有好多是从外国请来的鬼佬。

    守卫交代,说这些鬼佬的架子很大,连他们都不敢轻易招惹,就在一个月前,有位从内地转来不久的前邪灵教成员得罪了其中一个鬼佬,结果给许鸣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弄死了。

    众人都知道了,这帮鬼佬做的事情,是许鸣最为看重的。

    第五层,他没有去过,只知道许鸣住在那里。

    这些话语交代了第一个和第三个问题,至于第二个,他告诉我们,监控室在负二楼西南角处,有十八罗汉之一的龅牙虎张骑聪坐镇。

    他也是地下负二层的负责人。

    ben仔光又问了一下西南角如何走的问题之后,伸手过去,将那人的脑袋给猛然一拧,也给弄死了。

    他这手段弄得我为之一愣,说你干什么?

    ben仔光眼神阴寒,说你刚才还义愤填膺,怎么现在又圣母心了?这人留着,必是祸害,只有杀了,才是一了百了。

    说罢,他开始脱人衣服,然后往自己的身上穿去。

    从理智上,我知道ben仔光的这做法最为正确,不过情感上还是接受不了他出尔反尔的行为。

    不过我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也跟着脱起另外一名守卫身上的衣服,套到了自己身上去。

    弄完之后,ben仔光将这两具尸体给拖到了一个存放杂物的房间里放好,然后带着我和屈胖三,大摇大摆地朝着西南角走了过去。

    这边的地下基地很大,我们一路走,能够听到东边走廊的尽头,有低低的杂响传来。

    这是枪声。

    刚才那人的交代果然没错。

    路上的时候,经过一个大厅,我们遇到了一队人,有一个黑脸男子带着,我有些心慌,没想到那黑脸男子根本就没有看我们,反倒是他身后的那帮孩子,毕恭毕敬地朝着我们躬身行礼,喊教官。

    我们面不改色地与这队人马擦肩而过。

    随后我们来到了监控室的门口出来,这时方才有人过来盘查我们。

    ben仔光手中握着从守卫身上搜出来的匕首,上前去的时候,一离开监控系统的范围,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匕首插进了对方的胸口出去。

    我也动了手,在短瞬之间,门口四个守卫全部死去。

    随后我们进了监控室里,将里面的保卫人员全部击杀了去。

    ben仔光在期间审问到了一个消息龅牙虎在监控室斜对面的厕所里,他今天拉肚子了。

    ben仔光看向了我,说那家伙有点儿棘手,我一个人未必弄得过他。

    我说我去。

    我亲自跑到了洗手间去,找到了唯一一个关着门的隔间,然后拔出了剑,预计了一下方位,一剑刺了进去。

    有鲜血流了出来。

    我收剑,然后将门给直接掰开来,瞧见马桶上面坐着一个一脸凶相的男子。

    他有一些龅牙。

    这人应该就是龅牙虎,许鸣创立新邪灵教的十八罗汉之一,听外号就知道是一个悍勇之人,只可惜太过于掉以轻心了,结果在自家地盘没有任何反抗地给我杀掉了去。

    一点儿都不麻烦。

    不过想一想也是,任谁拉了肚子,就想着好好做一件事情,就是将折腾不休的肚子给弄妥帖了,怎么也不会想到突然之间来这么一记夺命剑。

    上厕所的时候死去,这事儿着实有一些悲催。

    我检查了一下对方,发现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方才安心,闻着空气中一股浓烈的恶臭,心中也有一些不自然,下意识地洗了洗剑。

    唉,事急从权,要不然我也不会在人家上厕所的时候,做这种事情。

    我自己都觉得丢人。

    回到监控室,ben仔光和屈胖三已经将这里处理完毕,在一段时间以内,我们不会遇到太大规模的抵抗。

    因为这儿相当于地下基地的指挥中心,所有的连线和中枢都在此地。

    屈胖三在短暂的时间内,在这里布置了一个法阵,而ben仔光则利用这些人手里的武器,布置了一个诡雷阵。

    任何人想要闯入其中,都会付出代价。

    至于监控系统,早已被弄得一团糟。

    弄完了这些,我们没有再多犹豫,直奔最下面一层。

    结果抵达电梯口这儿的时候,我们才发现电梯总共就4层,没有负五层;也就是说,想要去负五层,我们必须先抵达负四层,然后从那里找出口。

    时间不等人,我们没有犹豫,下到最后一层。

    结果到负三楼的时候,电梯停住了。

    门开,有一辆手术推床给推了进来,同时进来的还有四人。

    这四人里面,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外国男子,脸色苍白,眼神凌厉,而其余三个,则都穿着浅蓝色的大褂,头上也有浴帽一样的浅蓝色罩子。

    看着好像是做手术的。

    他们看了我们三个一眼,也没有多问,而是按向了4层。

    我有点儿奇怪,电梯这儿总共有四台,怎么偏偏我们这儿就遇到了人呢?

    不过对方并不盘查我们,我也就没有多想。

    从第三层下到第四层的时候,时间颇久,显然有一定的高度,我下意识地看向了手术推床,那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子,长得有点儿像朵朵,十分可爱。

    不过她的脸色有些白,一双眼睛黝黑,却说不出话来。

    这是打了麻醉针。

    门开,这些人先出去,我们也跟着出来,等他们往左边走去的时候,我说走,找第五层的入口。

    然而ben仔光却没有动,我转头看他,瞧见他的双拳捏得紧紧。

    我说怎么了?

    他咬牙说道:“那个女孩我认识,我换帖兄弟的女儿……”

    他一脸悲愤地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他前年的时候,为了救我的性命而死,他女儿,就是我的干女儿,后来他老婆移民,去了日本她叫小香。”

    <b>说:<b>

    换帖就是拜把子、结拜的意思&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