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三章 孤儿院负一层
    屈胖三唱的这个,叫做挑滑车,是京剧传统剧目之一。书阅ぁ屋

    他的兴致倒是挺高的。

    而ben仔光所说的那个孤儿院,位于新界元朗附近,他告诉我们,说那个地方以前是坟场的,后来的时候改造出来,政府批了一块地,用来做孤儿院,因为地处偏僻山区,一直都没有人愿意接受,等到了许鸣的父亲死去,他将所有遗产都捐助成立了基金会,方才接手了那个孤儿院,然后开始大肆改造。

    现在的孤儿院,跟以前的那个已经截然不同了,许鸣不但在港岛,而且从日本、朝鲜、韩国以及东南亚地区各地搜罗颇有根骨的孩子过来,落户孤儿院中。

    他做这些,并非是善事,而是培养足够的死士和杀手。

    这些人从小经过残酷的培养,然后被放在港岛外围的无人岛和东南亚海岛上进行残酷训练,个个都如同毒蛇一般。

    在这件事情上面,他师父跟许鸣是有争执的,经常为了这事儿闹得不愉快。

    不过后来许鸣似乎是改进了许多,而他师父又因为一些事情,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才使得矛盾没有继续激化下去。

    不过ben仔光其实知晓,许鸣该做的事情还是在做,只不过是转入了地下而已。

    这些事情,他知道,但并没有跟他师父说。

    能够混黑道的,心肠从来不会太好,他不想因为这事儿,让师父跟许鸣再起矛盾,所以才会进行隐瞒。

    他甚至还知道许鸣在孤儿院下面建立了一个秘密基地,那家伙常年在那里待着,自任院长。

    在外界人的眼里,他是一个热心慈善的商人。

    一直都是。

    从ben仔光的讲述之中,我大概知道了许鸣身边的势力,一开始的时候,他的确是在秦魔的推荐下加入了邪灵教,而后来的时候,他竟然成功打入了小佛爷最为心腹的佛爷堂里面,成为了其中一名成员。

    而这一经历使得他在邪灵教的地位迅速提升起来,而随后他似乎去了一个很古怪的地方,并且在那里结识了另外一个改变了他一生的人。

    许鸣并没有参与邪灵教后面的事情,而是一直留在了那个地方,后来他似乎参与了一次针对小佛爷的叛变,不过最终被镇压了,许多人死去,而他带着二十来人,一起逃回了港岛来。

    那二十来人经过淘汰,最后剩下了十八人。

    他们被称之十八罗汉,是许鸣最心腹的手下,而许鸣则凭借着这十八人重新扎住了脚。

    那个大佬庄,就是其中一员。

    一开始的时候,许鸣还惶惶不可终日,逃到了东南亚去躲避了一段时间,而后来当小佛爷战死天山的消息传来,他方才返回了港岛,开始重新招兵买马,甚至竖起了新邪灵教的旗帜来。

    当然,他们自己将其称之为真理全能教。

    经过这几年的发展,随着邪灵教许多漏网之鱼的加入,使得许鸣的势力变得越来越大,在港澳台以及南方一带,又重新死灰复燃了起来。

    不过涉及了之前的教训,他们显得十分低调,用各种办法来遮掩住自己的面目。

    比如慈善基金会、同乡会、互助会等形势,并且大力向大学生人群进行渗透,甚至还组建了好几个组织同盟,平日里以网络创业、微商为联系手段。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许鸣比他的前辈更加谨慎,又更加富有开拓性精神。

    就连ben仔光也不知道许鸣的势力究竟有多大,但据说他已经能够影响到一部分政府高官的意志,甚至还跟一帮右翼学生组织有着紧密联系。

    ben仔光跟我们说了很多,看得出来,他是真心投靠了。

    因为他越来越觉得一点很恐怖,那就是许鸣所图甚大。

    而整个人的心很冷,世界上仿佛没有什么东西,是他不可以舍弃的。

    有的东西,只要没有用,他就会弃之如敝履。

    他也希望许鸣死去。

    虽然他不能够如愿以偿地当上和记的坐馆,但至少不会像一个傀儡一般。

    我忍不住问他,说他到底是李致远,还是许鸣?

    ben仔光说不知道,他在白道上的名字叫做李致远,但私底下,却从来都称自己为许鸣,想来后面那个,是化名吧……

    我心中冷笑,想着他恐怕不知道,许鸣才是那个家伙真正的灵魂。

    一路走,因为怕暴露行踪的关系,我们赶到孤儿院附近的山上时,天色已经亮了。

    从山边望过去,那孤儿院似乎有过翻新,透着一股子的明亮。

    清晨有晨雾缭绕,从我们这个角度望过去,什么事儿都没有,也没有见到有什么车辆往来。

    它仿佛沉睡了一般。

    过了一会儿,有铃声响起,然后孤儿院开始醒了过来,不断有身穿社工服的大人走出房间,然后又有活泼的小朋友在院子里跑动起来,充满了生气。

    看着这些,我忍不住回望了ben仔光一眼。

    他知道我在想些什么,指着孤儿院后面的一处高高黑塔,说那边往下走,就是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许鸣这几年最大的心血,就在那里,一会儿你们过去瞧一眼,就能够明白了。

    屈胖三在旁边低声说道:“你可别骗我们,否则……你知道后果的。”

    ben仔光下意识地夹紧了腿,说能别吓人么?我现在都已经有点儿神经衰弱了……

    我说你给我们带走了,你认为许鸣接下来会怎么办?

    ben仔光说他这个人很谨慎的,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老头子一样,他应该不会再针对李家做任何事情了,毕竟李家也是名门望族,但背地里,一边会发动所有的力量找你们,以及我,另外一方面他也许会离开香港去……

    啊?

    我说你不是说他的势力很庞大么,为什么会这么没胆子?

    ben仔光说道:“我之所以见到你们就跑,就是因为他曾经好几次提起过你们,说起你们两人的破坏力十分大,连七魔王哈多那样的人都栽在了你们的手上,所以跟你们交锋,最好不要刚正面,而是迂回,利用各方面的力量来围剿你……”

    我笑了笑,说我当做是夸奖吧这边会不会有防范?

    ben仔光摇头,说他不知道我对孤儿院这么了解,也相信能够掌控住我,所以对我是没有防范的;不过也不排除他对名下所有的产业进行收缩防御。

    我没有再等待,说时间拖得越久,越容易给他逃了,我们先进去看看吧。

    屈胖三同意了我的意见。

    ben仔光对许鸣显然是有过研究的,所以对孤儿院这边的结构十分清楚,带着我们从东南角的阴沟处潜伏而入,然后上了楼顶,从天台上翻下,一路而行,最终来到了他刚才指的黑塔下面来。

    黑塔这边的守卫有些森严,而且进出入都有监视器,我们等待了小半个小时,趁着交接班的空隙,最终溜进了里面去。

    我们没有走电梯,而是走楼梯,很快来到了负一层。

    这儿很宽很高,里面的空间巨大,而我也瞧见了ben仔光口中所说的死士养成计划,从我们楼梯口这边的角落望过去,正对面处是一个宽阔的操场,那儿除了一大片的人工草坪之外,还有许多人工的障碍区,以及训练区域。

    我们下来的时候,外面的孤儿院里小朋友刚刚起来,在社工的带领下四处玩闹,天真烂漫,然而这里,分成好几个年龄段,已经开始训练得热火朝天了。

    人数最多的,是十三岁至十七八岁的少年,男女不分组,差不多有两百多人,这些人表情僵直,宛如机械一般的跑步。

    他们大汗淋漓,却没有一人喊累。

    押队的有穿着黑色制服的教官,落在最后面的,会毫不留情地挥鞭子打去。

    那打是真打,皮开肉绽的,让人心惊肉跳。

    还有更小的,但却一样严格。

    我瞧见七八岁的孩童,有的不听话,哇啦啦地哭,教官仿佛为了立威,上去三鞭子,直接将人抽得直挺挺地栽倒在了地上去。

    看这样子,显然是没命了。

    随后,有穿防化服的人员过来,将死去的孩童直接拖进了黑色塑胶袋中,捆好之后拖走。

    经过这一出,几乎没有孩子敢再违抗命令。

    他们幼小的心灵之中,知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地方,是一个视人命如草芥的地方。

    停下来,就等于死。

    所以他们拼命跑,所为的,就是不想死。

    这场景看得我和屈胖三睚眦欲裂,撸着袖子想上前去,将那教官给弄翻,却给ben仔光给拉住了,他低声说道:“你们不想找许鸣了?你们对付那些教官干嘛,不都是他的走狗……”

    他说着,我认真打量了一下,发现这里面的一些教官,年纪似乎都并不大。

    刚刚挥鞭子打死人的那个,留着短发,却是个女孩子,看年纪,估计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

    这些人里面,除了一部分是许鸣新组建的真理全能教成员,大部分的,其实都是他建立的孤儿院体系里培育出来的孩子。

    一想到这个,我的杀心更加浓烈。

    这个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