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二章 屈氏逼供法门
    一剑斩!

    长剑斩去,于双刀之上,随后迸发出了巨大的炸响来,ben仔光站立不住,直接摔进了人群之中去,而我拖着长剑,冲入了人群之中。

    能够在这个时候赶到ben仔光身边的人,都是忠心耿耿之辈,每一个都是悍勇无双,有的拔出了长刀,有的亮出了火器。

    而这个时候的我,亮出的,是手中的破败王者之剑。

    长剑而往,不管前面有多少人。

    我只知道谁敢挡我,就是一斩。

    一剑而上。

    唰、唰、唰……

    我在人群之中挥舞长剑,不断与周遭之人拼斗,然而目标却直指ben仔光,那家伙瞧见我如同疯狗一般的势不可挡,终于死了再奔逃的心思,而是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与我对撞起来。

    而双方这一拼,我立刻感觉到了ben仔光之所以能够坐到这个位置上来,并非浪得虚名。

    不愧是秦魔的得意高足。

    他的双刀灌注了劲气之后,刀身灼热,散发出微微红芒,一刀一刀地劈砍而来,气势惊人,所过之处,一片灼热。

    喝……

    ben仔光战得痛快,身上的衣服一下子就炸裂开去,露出了满是刀疤的上半身来。

    宛如精钢一般结实的肌肉上面,贯穿了无数的刀疤,有的只是细痕,有的则是如同蜈蚣一般的针脚弥漫,而在他的胸口处,则纹得有一头惟妙惟肖的饿虎,黛青色的调色将其冷酷暴戾的一面勾勒无疑,仿佛随时都要呼之欲出一般。

    而翻转过去的时候,我却瞧见ben仔光的左臂之上,竟然还有一位身材曼妙的敦煌飞天。

    双方一阵砍杀,而就在此时,突然间有重物从天而降。

    砰!

    一声巨震,炁场鼓荡,众人站立不住,有的直接跌倒在了地下去,随后有一个黑影子在人群之中奔走,拳风腿影,拳拳到肉,不断有人飞起。

    当我与ben仔光双双砸落到了墙上之后,他身边已经没有一个能够站起来的人了。

    屈胖三料理杂鱼的手段,远比我刚猛剧烈。

    而这个时候,ben仔光也已经明白了自己到了最危急的时刻,口中一阵念叨,胸口之中的那头饿虎猛然跃下,化作了一团黑雾凝结而成的猛虎,朝着我扑来,而左臂之上的飞天,却是化作了一位身材曼妙的女子,挺着汹涌波涛,朝着我掩杀而来。

    他也没有趁机再逃,而是手持双刀,与我正面一战。

    啊……

    他怒声吼着,将所有的愤怒和情绪,都集中在了这垂死一击之上来。

    事实上,对方的猛虎,又或者飞天,对于寻常人来说,都是一种未知惊诧的恐怖手段,但是我却并不这么认为。

    这是阴灵之物,不管是什么原理,它都有着恐惧的东西。

    而最恐惧的,只怕是至刚至阳的雷电。

    道门降妖除魔,首选雷法,正是因为这个生生相克的道理。

    而我的破败王者之剑,经过极品雷击木剑鞘的温养,从来都不缺此物,更何况身怀大雷泽强身术的我,对于此道,也是个中翘楚。

    所以当对方发动全力冲来的时候,我也猛然捏住了手中的剑柄,灌注全力。

    当蓝紫色的电芒从破败王者之剑之上弥漫而出的时候,ben仔光就已经没有了翻身的机会,随后我长剑挥舞,无论是凶猛的饿虎,还是身材曼妙、让人欲血膨胀的飞天,都带着一声凄惨尖厉的叫声,化作了虚无。

    而随后我再次斩出了三剑,三剑过后,ben仔光手中双刀应声而断。

    他手中的双刀应该是有来头的,要不然也撑不到现在。

    不过再有来头,又能如何?

    然而最终让ben仔光臣服的,并不是我的长剑,而是屈胖三的招牌菜断子绝孙腿。

    一脚踢过去,堂堂和记大佬,ben仔光直接跪倒在地。

    他痛苦地捂住了裆部。

    我所能够做的,只有上前过去,一把抓住了ben仔光的脖子,然后一阵噼里啪啦地拍打,将他的修为给禁锢住,再使用遁地术,逃离了现场。

    十分钟之后,我们出现在了一处无人的海堤角落里。

    望着不断拍打岸边的海水,我把从ben仔光身上撕下来塞进他嘴里的破布,又给扯了出来。

    ben仔光一得解脱,立刻张嘴大骂,然而半句话都没有出口,我的长剑便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过来,平静地问道:“许鸣在哪里?”

    事情闹得这么大,我们不可能杀光所有人,所以不管大佬庄是否逃离,我们抵临港岛的消息,应该都已经散发出去了。

    许鸣应该是早有准备了。

    不过即便如此,我们也并没有改变初衷,那就是这个无耻败类,必须死掉。

    ben仔光很硬气,咬着牙不说话。

    他不肯说,这是骨气,我叹了一口气,看向了旁边的屈胖三。

    屈胖三也叹了一口气,然后伸手,抓向了对方的胯下。

    ben仔光叹了一口气,然后大叫了起来。

    我捂住了对方的嘴。

    几秒钟之后,他使劲儿眨眼睛,显然是有话要说。

    我放开了手,原本刚强坚毅的ben仔光一下子就流出了悲伤的眼泪来,说都是场面上混的人,能不能给一个痛快?

    我说你想死?

    ben仔光哭了,说对,给我一个痛快吧。

    我愣了一下,说许鸣那个家伙到底有什么好,你竟然愿意为了他付出生命?你们之间,有基情?

    ben仔光呸了我一口,说许鸣算什么东西,我是为了我师父。

    我说这更奇怪了,兰德公司的人告诉我,说你师父本来是扶持许鸣的,结果后来那家伙抱到了大腿之后,回头就开始排挤你师父了,把你师父送到了马来西亚去,这明摆着是要边缘化你师父啊,怎么你还说为了你师父?

    听到我的话语,ben仔光猛然一震,看着我说道:“兰德公司?你们是兰德公司的人?”

    我摇头,说不是,只是有合作而已。

    ben仔光把握到了什么,说你的意思,是兰德公司已经对许鸣不满了,对吧?

    我笑了笑,说像许鸣这样朝三暮四、忘恩负义的二五仔,你觉得兰德公司会放心他?想想小佛爷的遭遇,想想你师父的遭遇,你觉得你跟着他,真的有前途?

    ben仔光陷入了沉默之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没有再说话。

    一时之间,大家陷入了沉默之中。

    屈胖三似乎有点儿不太适应这样的气氛,于是再一次伸出了魔手。

    啊……

    ben仔光叫了起来,苦笑着说道:“别、别再来了,再来一次,我真的就废了。”

    屈胖三毫不在乎,说没所谓,能不能活过今晚还两说呢。

    ben仔光说别啊,我说,我说还不行么?

    我看着他,说别啊,我都还没有开始用刑的,你怎么就招了?不给劲啊……

    ben仔光哭着说道:“他老是对男人最脆弱的地方动手,谁受得了啊?再说了,我师父去了马来西亚,三个多月都没有消息了,我还一直怀疑呢,现在听了你的话,我还能为他卖命?”

    屈胖三说别啊,谁知道你是真的还是假的,要万一是假的,我们倒是给卖了,岂不是很坑?

    ben仔光说你到底想怎么样啊?别弹鸡鸡,其它都有得谈。

    屈胖三沉吟一番,对我说道:“这么的,你给他吃一剂子午断肠蛊,只要他敢耍咱们,让他受万虫吞噬而死……”

    呃?

    瞧见屈胖三一本正经地跟我说话,我愣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接。

    子午断肠蛊我的确是有听过,这是陆左的招牌手段,只不过我听说他那个是需要通过本命金蚕蛊来施放的,现如今的他真正养起了蛊,而我的聚血蛊还没有醒过来,哪里能够弄这个?

    我虽然也算是养蛊人出身,但这么久以来忙忙碌碌,就没有闲过几分,就算是闲下来,也多琢磨拼杀手段,从没有想过弄点儿蛊毒出来。

    那玩意需要耗费很长的时间和精力,而且还得投入大量的资源。

    我没有啊,怎么弄?

    不过到底还是跟屈胖三狼狈为奸多时,我心思一转,忍痛摸出了一颗益气健身丸,对他说道:“张嘴。”

    ben仔光不敢不从,结果丹丸一下肚,顿时感觉神清气爽,七窍轻灵,忍不住笑了起来,说这是什么,感觉好舒服,就好像泡在泉水之中一般。

    屈胖三冷笑起来,说你现在是舒爽了,等发作起来,就知道厉害了。

    ben仔光是许鸣核心成员之一,自然知道我的身份,当下立刻苦起了脸来,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个东西,什么时候会发作?”

    我一本正经地说道:“二十四小时之后,会发作第一次,随后每隔三天发作一次,如果得不到我的治疗,你将会全身溃烂而死,临死之前,身体里会生出四万零八百的虫子来,将你的血肉吞噬一空,只留骸骨……”

    ben仔光说怎么还有零有整的呢?

    我没有理他,说废话少说,许鸣在哪里?

    ben仔光说这个时候,他一般都会在基金会下属的孤儿院里,他在那里培养孤儿,有根骨的训练成死士,无根基的训练成杀手,现在已经卓有成效了。

    我看了屈胖三一眼,忍不住说道:“赤裸特工啊……”

    屈胖三没看过那电影,一脸茫然,却唱道:“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俺赶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

    <b>说:<b>

    &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