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章 螳螂捕蝉
    听到这个消息,我皱着眉头,说你留了谁在哪里?

    雪瑞说道:“阮助理,爸爸最信任的助理,跟了他二十多年,一直忠心耿耿……”

    李家湖已经睡着了,我不想打扰到他,踮着脚走出门外来,说人都应付走了?

    雪瑞叹了一口气,说来的都是爸爸和妈咪两边的亲戚,特别是妈咪这边,我外公外婆家也是港岛的名门望族,突然间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都有些接受不了……

    我看着雪瑞,说别人我不管,你要稳得住,你是去过黄泉道的,知道生死之事,本来无常,应该看得开一些。

    雪瑞听到,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我伸手,想要抓住她的肩膀安慰,突然间又想起了雪瑞跟陆左之间的关系,稍微犹豫了一下,而这个时候雪瑞却自己靠了过来,说借你肩膀靠一下。

    她说罢,靠过来,双手紧紧抓着我的胳膊,然后无声地抽泣着。

    过了一会儿,我的肩膀都已经蕴湿了,她方才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说你别误会啊……

    我苦笑着说道:“你放心,我没有那么多的自信,知道自己是我堂哥的替代品。”

    雪瑞低着头,没有说话,深吸了一口气,方才看着我,说我们走吧。

    我说你父亲……

    雪瑞冷声说道:“他只要是还想在港岛混,就不会做得那般明了……”

    我没有再多说话,而是与她一起下了楼去。

    雪瑞亲自开车,载着我们赶往了医院去,她开得很快,几乎一路狂飙,我瞧得有一些心惊,说雪瑞,雪瑞,稳住,不要被心魔给控制了。

    她这才稳了一点儿来。

    到了医院之后,雪瑞停好车,然后给阮助理打电话,他告诉我们,说他就在停尸房附近守着,那帮人还没有走。

    听到这话儿,雪瑞推开门,匆匆走了出去。

    我也想跟出去,屈胖三却一把拉住了我。

    他对我说:“有问题。书阅ぁ屋”

    啊?

    我愣了一下,说你什么意思?

    屈胖三说那个人的声音有点儿抖,你没听出来?

    我说是不是冷的?

    屈胖三眉头一挑,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这样的语气,没问题才怪呢……

    雪瑞见我们没有下车,回过头来,问怎么了?

    屈胖三说道:“哦,我尿急,陆言先和你过去,我去撒泡尿过来。”

    他一边说,一边推了我一把。

    我瞧见他这般说,知道他不会跟我们一起行动的,不过想了一下也好,要万一有什么事儿,有人在外面照应着也不错。

    这般想着,我没有再停留,下了车,说别管他,懒驴拉磨屎尿多,从来不让人省心。

    我与雪瑞两人进了医院,然后朝着停尸房的地下室方向走去。

    路上的时候,我低声说道:“雪瑞,一会儿小心一点。”

    雪瑞不以为意,而是问我道:“如果来的,是许鸣,一定别让他跑了。”

    我说如果有埋伏呢?

    雪瑞一愣,说怎么会这么说?

    我说屈胖三怀疑那位阮助理被劫持了,在那里设好了圈套等我们呢,我的意思呢,是我先过去,你一会儿再过来,免得被一锅端了。

    雪瑞摇头,说这怎么行,这是我的事情,怎么能够让你冒险呢,还是我去吧。

    我与她争执几句,发现雪瑞很固执,也就没有再坚持。

    反正一旦有什么不对劲儿,我到时候直接一个地遁术离开就是了,谁也拿我没办法。

    前往位于地下室的停尸房路上,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就觉得有几分阴森,穿过一条灯光幽暗的长廊,有一个空房间,左边的下方有一个铁门,那儿就是停尸房了,我们来到跟前,推了一下,发现那门是虚掩着的。

    我没有立刻进去,而是让雪瑞拨打了阮助理的电话。

    雪瑞打了过去,铁门后面传来了一阵铃声,然而却迟迟没有接听。

    铃声在空旷的空间里不断回响,无端生出了几分惊悚来。

    我没有再多犹豫,直接拔出了破败王者之剑来。

    雪瑞想往里面走,被我一把拉住了,随后我用长剑将门给拨开了去,那门在空旷的空间中,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吱呀声,我瞧见了里面的灯光,一明一暗,一股冷气从里面徐徐地吹了出来。

    我缓步往前,慢慢走进了里面去。

    缓步而行,停尸房里面的一切场景印入了我的眼帘之中,一排排的柜式储尸盒,然后还有推车之类的,随后我听到了手机铃声,是从那储尸柜里面发出来的。

    储尸柜?

    我皱着眉头,走了过去,瞧见那柜子并非严丝合缝地镶嵌在里面,而是露出了半截缝来,我伸手,将那柜子猛然往外一抽,瞧见一具脸色惨白的尸体。

    是阮助理。

    他平躺在了储尸柜的盒子里,喉咙给人切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从里面咕嘟嘟地往外冒,流满了整个盒子。

    我伸手,在他的脖子上按了一下,发现人已经死了。

    刚死不久。

    我感觉到自己踏入了一个陷阱之中,下意识地往后推开,然后左右望去,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却听到门外的走廊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并且隐约听到人有在低声说道:“报警电话里面,说凶手很悍勇,小心点……”

    警察?

    我看了雪瑞一眼,终于明白我们到底还是陷入了敌人的圈套之中去。

    雪瑞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撕下了衣服一块布,将所有留下痕迹的地方给擦了一遍,而我则没有再顾忌,一把拉住了她的手,低声说道:“我们走,离开这里。”

    我想要使用遁地术准备离开,然而猛然一冲,却感觉撞到了铁板上一样。

    果然……

    布局的那人显然是知道我的手段,居然在停尸房里提前做好了布置,让我根本无法通过地遁术逃离现场。

    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雪瑞着急了,问我道:“怎么办?”

    怎么办?

    这个时候躲肯定是躲不了的,外面的警察应该也是圈套里面的一部分,甚至在我们抵达之前,就已经接到了报警,肯定会严格搜查的,而这个时候,阮助理的死,再加上我们在现场,想要跟对方解释,根本是行不通的。

    这就叫做黄泥巴掉进了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但不躲不逃,难道跟这帮警察刚正面?

    我们又不是许鸣,总不能行事肆无忌惮,随意杀人吧?

    雪瑞显然也是有这样的担忧,有些慌张地看着我,而我在犹豫了两秒钟,突然间灵光一闪,从乾坤囊中掏出了一串珠子来,剥下一颗,递在了雪瑞的手中,说用劲气将它给捏碎。

    雪瑞不知道我什么意思,而就在此刻,我也拿出一颗,直接捏碎了去。

    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冲到了铁门前,猛然一脚踹了出来。

    砰!

    铁门一响,好几人冲了进来,而在此之前,雪瑞已经捏碎了那个珠子。

    隐身念珠。

    这玩意是我们之前在天山神池宫里面陆左分给我的赃物,一共十二颗,每捏碎一颗,就能够隐身五分钟,遁去身形,让人瞧不见踪影。

    捏碎这珠子的一瞬间,我感觉到了一股扭曲的炁场将我给包裹住,随后瞧见面前的雪瑞也消失不见了。

    当然,这种消失只是视觉之中的消失,炁场感应之中,她依旧存在。

    不过这情况,面对着一帮警察,倒也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一瞬间,停尸房里涌进了七八个警察来,手持左轮警用手枪,小心翼翼地搜寻着,很快,他们发现了储尸柜里面刚刚死去的阮助理,纷纷上前过去,而我则拉着雪瑞,离开了这里。

    两人心情沉重地离开了医院,来到了停车场,隐身效果并未消失,但我却能够感觉到身边这位女子身上散发出来的低气压。

    雪瑞显然愤怒到了极点。

    阮助理跟了李家湖二十多年,不但与李家湖的感情深厚,与雪瑞也是十分亲近,相当于她叔叔辈的任务,结果因为她的一个命令,最终给人予可趁之机,惨死在了这里,还被设计成陷害我们的局。

    这事儿,对于她来说,实在是一次严重的打击。

    一天之内,连续发生了两次这样的事情,无疑让人觉得头疼,这还只是我的想法,对于雪瑞来说,就更加严重。

    我们坐在车子里,沉默了好一会儿,我想起了屈胖三,说这小子去了哪里,怎么也不吱一声?

    这时有警车开了过来,雪瑞终于开口了,说我们得走了,留这里只怕会很麻烦。

    虽然没有当场逮到我们,但阮助理作为李家湖的助理,特别又是在李太刚刚跳楼自尽的情况下,肯定还是会牵连到李家的。

    只是,屈胖三这家伙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我总也不能扔下他不管吧?

    想了一下,我说你现在,我留在这里等他,到时候一起回来。

    雪瑞有些犹豫,说这怎么行?

    我说你得赶紧走,要不然警察去你家里找你的时候,找不到人,可就麻烦了。

    说罢,我下了车,而雪瑞则开车离开。

    我继续在停车场的角落等待,有人来时,我直接躲进了车底下去,如此等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我方才瞧见屈胖三鬼鬼祟祟的身影,回到了这里来。

    我过去一把抓住他,说你小子跑哪儿去了?

    屈胖三一回头,笑了。

    他说跟我走。

    <b>说:<b>

    都是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