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章 停尸房来消息
    顾老板的家在浅水湾一带,不过比起李公馆来说,却是又小了许多,看起来他的身家在富豪云集的港岛来说,只能算是一般。

    不过即便如此,这样的别墅对于寻常人来说,也算是天价了。

    顾老板的家人并不在这里,不过有一个菲佣,给我们倒了茶之后,自觉地回到了工人房里面去。

    我们坐下,相对无言。

    事实上,无论是我们,还是顾老板,对于雪瑞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慨。

    按理说,失踪许久的她突然回家,与亲人会面,这是一件十分值得庆贺的事情,然而一回来就瞧见父亲被人害了,差点儿死去,而母亲出轨不说,而且还当着自己的面跳了楼。

    这样的事情,搁在谁身上,都有些受不住,更别说她一个弱女子。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回想起了李太临死之前所说的那句话来。

    她要让“抛弃”了她的我们后悔。

    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她是在用自己的死亡,惩罚那些爱她的人,这事儿对于我来说,当然是无所谓,甚至乐见其成,但是对于她的丈夫和女儿来说,却实在是太残酷了。

    而造成这惨剧的一切,都是那个叫做许鸣的男人。

    他不但占据了李家湖堂弟的身体,策划了毁灭寨黎苗村的血案,对我和屈胖三进行了追杀,而且竟然赶出了与李太偷情这样的恶事来。

    简直就是天理不容。

    这样的人,就应该下地狱去。

    难怪雪瑞在草草处理完家里面的事情之后,立刻就要赶过来呢。

    世间没有一种行为,能够比许鸣加诸于她身上的侮辱,更加值得去仇恨,杀父辱母之仇,再善良的和平主义者,都不可能忍得住。

    场面平静了一会儿,然后顾老板咳了咳嗓子,问我道:“那什么,陆言,我多嘴问一句哈你堂哥陆左在哪里?”

    我看着他,说你不知道?

    顾老板挠了挠头,说陆左出的事情我是知道的,有关部门的人也找我问过几次话,不过我知道他一定是被冤枉的,肯定能够走出来,只不过那什么,你应该知道陆左和雪瑞的关系,作为一路看他们走过来的朋友和长辈,我觉得雪瑞这个时候的状态有点儿不太好,需要一个男人来支持……

    他尽力表达了自己心里的想法,而不让我产生误会,所以语言还是有些纠结。

    我能够听出了,顾老板是陆左的真朋友,而不是怀着某种目的问出这样的话来的,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不愿意说出陆左的下落。

    这不是不信他,而是保护他。

    我认真地听顾老板说完,然后说道:“你放心,陆左不在,但有我。”

    听到我的话,顾老板松了一口气,说道:“好,这就好,家湖和我是最好的朋友,而雪瑞就像我的侄女一样,我不希望她如此痛苦。”

    我说雪瑞还是我的救命恩人,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雪瑞说是一个小时,结果四十多分钟,她便已经赶到了这边来。

    我都不知道她是如何应付那些警察的。

    顾老板去打开房门,将她给迎了进来,而我和屈胖三都站了起来,雪瑞走上前来,对我说道:“我爸爸刚才跟我说了你们的事情,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我勉强笑了一声,说你客气了,寨黎苗村是你的家,也是虫虫的家,不管是为了谁,我都有足够的理由站出来。

    雪瑞说你们做得很棒,我相信即便是我,也不可能做得更好。

    顾老板请我们入座,然后说道:“我去外面抽根烟,你们慢慢聊哈……”

    他是个识趣的人,知道我们有要事得谈,所以主动避嫌。

    看着顾老板将门给关上,我说道:“他是个不错的朋友。”

    雪瑞说对,他是我父亲最好的朋友,跟陆左哥也是挺好的朋友事实上,在陆左哥未发迹之前,他对陆左哥有过提携之恩。

    简答聊了几句,我直入主题,说道:“雪瑞,事实上,我们这一次过港岛来,事先并不知道你父亲出了事;我们过来,主要的目的,就是找许鸣的,这家伙欠了我们一点儿债,我和屈胖三准备把这家伙给干掉……”

    雪瑞说是因为寨黎苗村的事情么?

    我说有一部分原因,还有一个,是许鸣组织了好几次针对我们的追击和谋杀,这事儿我们得还回来;另外就是他此刻成立的新邪灵教召集了许多邪灵教的余孽,开始渐渐死灰复燃,并且与国际上的好几个邪恶组织合作,组成了一个大联盟,如果现在不把他干掉,只怕以后就麻烦了。

    雪瑞瞪眼,说他真的已经重组邪灵教了?

    我说对。

    雪瑞沉默了一下,说你们现在有没有什么计划?

    我看了屈胖三一眼,他朝着翻了白眼,而我则有些尴尬地说道:“之前的想法,是过来,看看能否找到许鸣的下落,然后直接上去干翻他,不过临时知道你父亲的事情,所以就赶过来处理这事儿了。”

    雪瑞问你们为什么怕警察?

    我说我们是通过假证过关的,而且现在在大陆,我们的身份很敏感,盯着我们的人很多,躲在暗处更安全一些,我们暂时不想露面,被人知道对了,那几个人你是怎么处理的?

    雪瑞说每人为了点儿蛊毒,然后警告他们,谁要是敢乱说话,会死得很惨。

    我说管用?

    雪瑞的表情有些冷,说我在他们身上下的虫蛊,能够听到他们的话语,希望他们敢尝试,不然我没有杀人的理由。

    瞧见脸色阴郁的雪瑞,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我至今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那种恬淡自信的美丽,我不希望这些因为仇恨和暴力给毁了去。

    不过现在看来,估计很难。

    说完这些,雪瑞看着我,说我妈咪死了,父亲的身体糟透了,需要长时间的调理,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在想许鸣应该会很好奇,或许会忍不住露面,所以我希望你们去我家守着,等他一露头,我们一起行动我不确定现如今的许鸣到底变得多厉害了,所以依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未必能够拿住他。

    我笑了,说引蛇出洞,这一招很不错。

    雪瑞说我明天就会着手处理母亲的丧事,许鸣从名义上来说,是我父亲的堂弟,到时候在丧礼上他一定会露面的。

    我说希望是吧。

    商量妥当之后,我们出门,与顾老板交代了一番,他让司机送我们离开。

    当我们抵达李公馆的时候,这儿十分热闹,李氏家族的人来了许多,都在这里等待着,满心疑惑,李家湖重病不见客,雪瑞刚刚回家又不见了人影,就剩下一管家在这里应付着,十分疲惫。

    我们没有从正门进去,而是绕了一个圈,翻墙而入,然后来到了李家湖的房间里。

    雪瑞则去应付那些亲戚。

    至于李太的遗体,则停在了医院里,雪瑞找了人在那里等着,有任何情况,都会给她汇报。

    她也是经历过变故的人,并不是不出闺门的大小姐,处理起事情来,倒也井井有条。

    我们进房间里的时候,李家湖已经醒了。

    见到我们进来,他想要坐起来,结果给眼疾手快的我给拦住了,我帮他弄好被子,然后说道:“李生,不用如此客气,你现在身体还没有恢复,需要多休息。”

    李家湖看着我们,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我已经听雪瑞说了,如果没有你们,说不定我已经不在人世了。”

    我笑了笑,说吉人自有天相,你命不该绝,就不会死。

    李家湖惨笑了一声,说什么吉人,对不起,今天真的让大家看笑话了……

    我摇头,说李生,这件事情,是许鸣那个王八蛋的错误,你不要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你得好好活着,只有这样,才能够看到许鸣倒下去的那一刻。

    提到许鸣,李家湖有点儿面目狰狞,说我还是太仁慈了,如果趁他羽翼未丰的时候,早点儿处理这个白眼狼,或许就不会有现如今的事情。

    我说怪只怪那家伙以前表现得太人畜无害了。

    李家湖说你们小心点,许鸣现在的势力很大,我听一位商场上的朋友说,他跟兄弟会在香港的一位大人物关系很好,能够动用的力量,超乎常人的想象……

    我说你别担心,他有张良计,我有过云梯,这事儿是有心算无心,就看谁占了先手。

    李家湖说他不知道你们来了?

    我说我们来的时候易了容,除了你和雪瑞,还有在场的几人,天底下没有人知道我们在这里……

    李家湖身患重病,即便是扯了降头,依旧精神颓废,再加上妻子亡故,所以状态并不太好,聊了没一会儿便睡去了,而我和屈胖三则在房间里守候着,免得再生意外。

    到了半夜的时候,房门被敲响,随后雪瑞走了进来。

    她拿着电话,低声对我们说道:“留在医院的人来了电话,有人进了停尸房……”

    <b>说:<b>

    可怜的雪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