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章 李太跳楼
    李家湖的突然暴起,将我们都给吓到了,雪瑞一把抱住了自己的父亲,哭喊道:“爸爸,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瞧见失踪许久的女儿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前,李家湖的心仿佛稍微温暖了一下,不过还是指着李太的鼻子,用尽全力地说道:“你问她自己,到底干了什么?”

    李太从雪瑞将李家湖挪到沙发的时候,脸色就已经有一些不对劲儿了,此刻更是浑身直哆嗦。

    她听到了李家湖的指责,眼泪水哗啦啦地流了下来,突然间跪倒在地上,然后抱着自己丈夫的大腿,哭着说道:“家湖、家湖,对不起,那件事情我不是有意的,我那天是喝醉了酒,你对我又不关心,所以我一时糊涂,就做了错事,你得原谅我,一定要原谅我啊……”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是一阵鸡皮疙瘩冒起,下意识地往李家湖的脑袋上看去。

    呃,看着那颜色,似乎有点儿绿。

    李家湖脸色涨得通红,使劲儿踢开对方,结果到底还是身体太虚弱,根本挣扎不开。

    不过他嘴里毫不留情面,开口说道:“喝了酒?不关心?呵呵,若只是一次两次,我就当你是一时糊涂,但你隔三差五地去找那臭小子一回,同度春宵,难道就真的只是一时糊涂?别骗我了,我找人查得清清楚楚,你给我戴的这绿帽子,可不要太厚告诉我,是不是李致远那狗日的太大,伺候得你太舒服了,舍不得啊……”

    呃……

    我们旁人都陷入了沉默,不知道该怎么说起,而雪瑞此事的处境则最是尴尬,脸色在一瞬间变得惨白。

    她万万没有想到,许鸣那个家伙前脚差点儿杀了她,后脚又去搞她母亲。

    结果李太太还让他搞成了。

    这事儿说得……

    好尴尬。

    好在李家湖没有再说下去,而是双眼翻白,显然是身体虚到了极点,雪瑞赶忙又喂了一颗药丸给了李家湖,等他气顺了一些,然后说道:“爸爸,别说了。”

    李家湖双眼一瞪,说别说?你知道么,当我撞破了她的奸情,她是怎么做的么?

    我们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他的话语。

    而这时李太歇斯底里地大叫道:“我不想啊,这不是我的意思,都是致远逼着我这么做的,我也是没有办法……”

    哈、哈、哈……

    李家湖流着泪惨笑起来,说都是李致远逼着你干的?,你我夫妻二十多年,没想到,为了一个小鲜肉,你居然对我下起了毒手来,如果不是我女儿,我现在是不是已经死了?哈、哈、哈……被逼的?世间怎么会有你这样的贱人……

    他的笑声如此凄厉,而我们则好像吃到了蟑螂一般。

    就连跟着李太的那几个保镖,都忍不住露出了嫌弃的面容来。

    呃……

    李太听到这话儿,缓缓地站了起来。

    她低着的头,也抬了起来,看向了李家湖,然后问道:“家湖,我们二十多年的感情,你说没有,就没有了,对么?”

    李家湖咬牙说道:“我现在恨不得杀了你这个贱人啊……”

    李太有些反常,居然笑了起来,然后又看向了雪瑞,说雪瑞,你也恨妈咪,对么?

    雪瑞转过脸去,不想说话。

    两行清泪,从她的眼角滑落了下来。

    哈、哈、哈……

    李太惨笑了一声,左右看过去,瞧见的不是唾弃的目光,就是不愿意与她正视的人,这情形让她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妖异,而她却走到了我的跟前来,盯着我,说你现在满意了?

    我一愣,说关我什么事?

    李太呢喃道:“李致远,如果没有你,我又如何会变成这般千夫所指的贱女人呢?”

    啊?

    我摸了一下鼻子,这才知道对方把我当成了许鸣,有些犹豫,不知道怎么跟她说起,便感觉对方身上一股浓烈的香水味冲进了我的鼻子里来,我下意识地避开了对方的靠近,而李太则从我身边绕开,来到了阳台上。

    她突然间歇斯底里地笑了起来,然后转身对着屋里的所有人说道:“是你们抛弃了我,你们不要我了,我会让你们后悔的。”

    啊……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她想要干嘛的时候,李太一转身,居然用超出常人的速度,纵身跳下了阳台。

    “妈咪……”

    雪瑞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声叫了一下,然后冲了出来,伸手想要抓住李太,然而这个时候人却已经从阳台之上跌落了下去。

    这儿是七楼。

    我在旁边看着,没有任何异动,只是看着她摔落下去。

    雪瑞却不同,不管那个女人如何犯错,终归还是她的母亲,于是她翻身也下了阳台去。

    而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声砰的响声。

    着地了。

    “妈咪……”

    我听到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从楼底处传了过来,而这边刚刚说要杀了对方的李家湖,却是一屁股坐在了沙发前,双手覆面,无声地哭泣了起来。

    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

    眼看着枕边人跳了楼,即便是心中藏着无限浓烈的恨意,又怎么能够不伤悲呢?

    这场面看得我颇为心酸,而屋子里的几个保镖瞧见这场景,想要偷偷离开,结果屈胖三又给拦着了。

    他冷着脸,说谁要是敢在这个时候找事,我弄死他。

    别看他小,但是威慑力还是有的。

    场面一时冷了下来。

    过了几分钟,哭声停止了,雪瑞面无表情地回到了病房来,看着我,说我要杀了许鸣。

    我点头,说好,你节哀。

    雪瑞再一次重复道:“我要杀了许鸣。”

    我想要说些什么,不过这个时候却有警笛声响了起来,我想起自己并不是通过合法途径来港的,于是说道:“我们不能露面,这儿的事情,你想处理一下,回头我们过来找你记住,仇恨是一回事儿,你父亲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雪瑞听见,这时方才看向了李家湖,表情恢复了正常,朝着我点了点头,说好,我知道了。

    我目光看向了那位风水师傅,还有几个保镖,犹豫着什么,雪瑞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乱说的……”

    雪瑞师承蚩丽妹,那是顶尖的养蛊人,她自己也是白河蛊苗的当家,手段厉害,我不担心,说那好,我们回头见……

    我准备离开,而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位顾宪雄却开口了,说两位若是没有去处,不如去我那里。

    啊?

    我愣了一下,雪瑞却说道:“顾叔叔是我爸爸最好的朋友,跟你堂哥也是熟人,他没问题的。”

    我点头,说也好。

    顾宪雄说我的车子在停车场,车号是,你们稍等我一下,一会儿我就来。

    警笛声已经近了,我没有再多废话,与屈胖三翻窗而走。

    十分钟之后,我们与顾宪雄汇合,然后由他带着,离开了明德医院。

    路上,顾宪雄伸手,与我们相握,然后说道:“我以前就听老李说过,你是陆左的堂弟,对吧?你可能不知道我,不过你堂哥陆左在没发达之前,就跟我一起做过生意,老李还是我介绍他认识的,当初是让他帮忙给雪瑞治病……”

    他一番话语说出,我却是想起了来,说我听说过你,你是顾老板,对吧?

    顾宪雄连忙摆手,说你抬举了,叫我顾宪雄就好了,老顾也行,我听家湖谈起了你们在缅甸的事迹,好嘛,七魔王哈多那样的家伙,给你弄得分崩离析,简直是太厉害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我说你这是太客气了,我听我堂哥说起过你,说你是他的贵人,若不是你,他说不定还在那个厂子里打工卖劳力呢。

    顾宪雄说你堂哥,陆左这个人,他是一块璞玉,怎么都会发光的,你瞧瞧,我以前对他也就一点儿小小的帮助,他却从来没有忘记过,这样的人,不成功,老天都看不过去……

    叙了一会儿旧,大家都感觉亲近了许多,话题谈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来。

    顾宪雄叹了一口气,说雪瑞真的是个苦命的孩子,亲眼目睹到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惨了……

    我没有搭话,想着刚才我若是快一步,说不定就能够将人给救到。

    当然,这世间的事儿,也不是说“要是”,就能够成功的。

    我也只是想一想。

    其实在我的想法之中,李太此刻,已经是陷入了死地。

    既然如此,她一心求死,终究还是会死去的。

    这其实是最好的结果。

    要不然,难道要等着李家湖原谅她?

    我的心也乱如麻,有些自责,而这个时候,顾宪雄则说道:“其实,所有的一切,都怪李致远那个家伙,若不是他勾引堂嫂,然后对家湖下手,又如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对了,李致远。

    又或者许鸣,这个家伙,才是罪魁祸首。

    我终于想起了这一次过来的目的,而这时顾宪雄的电话也响了起来,他接过电话,说了两声,然后对我说道:“雪瑞打来的,她说她处理完那边的事情,一个小时之后,来我家里跟你们汇合……”

    <b>说:<b>

    仇恨,不要蒙蔽双眼&hellip;&hellip;